雄輝煌怒道:“你說得輕鬆,這樣我輝煌會的臉面往哪裏放?傳出去,人家會說我雄輝煌貪生怕死,一個大幫會,居然向一個剛成立不久的林幫低頭,這成何體統?”

幕僚苦口婆心道:“會長啊,你怎麼就在乎這些虛名呢?輝煌會的存亡重要,還是你的面子重要?再說,面子沒了可以再掙,一旦幫會沒了,我們就真的完蛋了。”“你不必再說了,與林幫的恩怨已經結下了,我雄輝煌好歹也是一方梟雄,難不成還會怕他林幫不成。”重生之極品贅婿 :“再說,就算我肯拉下面子,春麗和川兒母子,必

幕僚苦口婆心道:“會長啊,你怎麼就在乎這些虛名呢?輝煌會的存亡重要,還是你的面子重要?再說,面子沒了可以再掙,一旦幫會沒了,我們就真的完蛋了。”

“你不必再說了,與林幫的恩怨已經結下了,我雄輝煌好歹也是一方梟雄,難不成還會怕他林幫不成。”

重生之極品贅婿 :“再說,就算我肯拉下面子,春麗和川兒母子,必定也是不願意,他們脾氣我是知道的。”

幕僚冒死諫言:“會長,你乃一家之主,事關幫會存亡,怎麼能任由妻兒脾氣來呢?再說,這件事的始末,都是公子惹到林絕的妹妹才導致今天這一切的。會長你別忘了,現在幫會人手摺損嚴重,時刻面臨其他大幫的虎視眈眈,再加上一個林絕,幫內誰是他的對手?”

雄輝煌越聽越窩火,怒吼道:“大不了老子請家族八品高手出馬,難道就收拾不了那個林絕?”

自從攻打林幫回來後,幕僚和手下就對林絕膽顫心驚,會內軍心渙散,士氣低沉。

爲此,雄輝煌焦頭爛額,又無法,心頭的壓抑積壓越來越重。

幕僚卻是冷聲道:“會長,你不會忘記林絕背後還有關家和御藥園吧?你請伊家八品高手出戰,本就違背京城地下勢力的約定,一旦打破這個約定,如果林絕請關浩然這個九品絕世強者出手,輝煌會和伊家都要完蛋。”

雄輝煌麪皮抽動。

屈辱,無比的屈辱。

同時也深深後悔。

不該攻打林幫的。

“我悔不該聽你言啊。”

雄輝煌嘆息一聲,“按你說的辦吧,割地加上賠款,與林幫罷休。”


幕僚道:“這還不夠,會長你馬上通知夫人和少爺,過來親自給林絕道歉。”

雄輝煌頓時有些爲難。

幕僚急道:“大丈夫不拘小節,會長你身爲地下梟雄,難道連老婆孩子都喊不動?”

雄輝煌疲憊道:“我試一試,但不保證會成功。”

電話撥通,說明情況後。

伊春麗發飆了:“休想,讓我給那個林絕小兒道歉,休想,死也不從。”

伊少川也冷笑道:“爸,怕什麼?大不了跟他來個玉石俱焚,你的輝煌會拼沒了,還有伊家呢,咱們照樣可以做人上人,那林絕則什麼都不會剩。”

雄輝煌連話都不想回,啪一下就主動掛斷了。

“怎麼樣?夫人和少爺答應了嗎?”

幕僚比他還着急。

雄輝煌苦笑道:“沒戲,那個孽子還說,就算輝煌會拼沒了,也不算什麼。”

幕僚震驚了。

這特麼還是親兒子嗎?

這明擺着把老爹往火坑裏推啊。

“會長,你再試一次……”

幕僚不甘心,繼續想勸雄輝煌。

被雄輝煌揮手打斷:“你下去吧,我累了,什麼也不用再說,等我休息好再議。”

幕僚仰天長嘆。

主子軟弱,還攤上一個草包妻子和垃圾兒子。

這一家子,真是令他灰心喪氣啊!

回到林幫的林絕,第一時間就調兵遣將。

“林猛,虎子,你兩帶幫中兄弟行動。”

林絕強調道:“記住,主攻不是你們,而是龍虎門的,你們只需要策應就行。讓龍虎門的去衝,去拼,好處他們佔,哪有不付出代價的好事。” 一切安排妥當。


就等龍虎門的打響戰火的第一炮。

輝煌會管轄下的一個夜總會中。

譚老和黃老正各自摟着一個西洋妞,上下其手。

“老譚,來,喝一杯。”黃老淫笑道:“一會我哥兩比比誰的時間長,我可是好久都沒瀉火了,憋得慌。”

譚老嘿嘿笑道:“老譚,老子可是經常服藥的,比時間你肯定不是我的對手。”

黃老罵道:“老吉這個死鬼,被林猛那崽子廢去雙臂,是沒我們這個福分了,真是倒黴啊。”

譚老遺憾道:“差一點,差一點啊,就拿下林幫總部了。可惜他們那個幫主,真的太強,我兩居然不是一回合之敵,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好歹老子兩也是七品高手。”

黃老怪笑道:“想這些幹嘛?吃喝玩樂纔是人生真諦,輝煌會家大業大,哥兩以後還有的是時間風流呢。”

說着,兩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酒精的作用下,都感覺**升騰。

就要脫褲子時,夜總會大門被人粗暴轟開。

一羣人手持傢伙,就殺了進來。

一時間,雞飛狗跳,尖叫聲和慘叫聲混雜在一切。


黃老和譚老趕緊提褲子,大罵:“哪個不長眼的,敢來輝煌會地盤鬧事?”

出去一看,兩人就驚恐了。

“龍虎門?”

輝煌會總部。


雄輝煌從沙發上驚得跳起:“你說什麼?三個夜總會都遭到了襲擊,誰特麼乾的?”

幕僚擦了一把冷汗:“龍虎門除了門主,其餘三大副門主都出動了,全面襲擊我們的地盤。”

剛說完,幫內用於緊急通知的電話又響了。

幕僚趕緊接起,臉色慘白:“會長,凡是我們的產業和地盤,都已經被龍虎門佔領了,現在就差總部這快了。”

雄輝煌面色極度的扭曲:“這羣不要臉的雜種,老子要他們全都死絕,譚老,黃老他們呢?立刻找回來保護總部。”

幕僚面如死灰:“二老已經戰死。”

雄輝煌乍聞噩耗,沒站住,一屁股跌坐在地:“怎麼會?輝煌會三大高手,一夕之間,廢了一個,死了兩個,難道天真的要亡我?”

幕僚大驚,趕緊扶起主子:“會長,保重身體啊,我們雖然輸,但未必會徹底滅絕。當務之急,是馬上聯繫伊家,請夫人派人來救。”

雄輝煌如抓救命稻草,“對啊,聯繫夫人,讓他立刻派家族族老來救我的輝煌會。”

他手忙腳亂撥通電話。

嘟嘟嘟……

等了半天,沒人接聽。

“怎麼回事?”與幕僚對望一眼,雄輝煌又急又摸不着頭腦。

繼續打。

接連打了十幾次。

還是沒人接聽。

“難道老子被這對畜生母子拋棄了?”


wωω☢ T Tκan☢ C〇

雄輝煌不可置信狂吼。

而在電話那頭。

伊春麗哼道:“不要接,肯定是你那窩囊老爸又叫我去給林絕道歉,哼,沒門。”

伊少川深以爲然:“沒錯,老爸最近也不知怎麼了,膽兒變小了。如果是以前的他,說不定已經將林絕滅了。”

砰砰!

雄輝煌抱起電話機,狠狠地砸成了幾大塊。

面冷,心更冷。

關鍵時刻,生死存亡之際,居然打不通家裏的電話。

這說出去,怕是要讓人們笑掉大牙。

他雄輝煌,最終孤寡奮戰到死。

妻兒不聞不問一句。

“立刻派人去家裏通知。”

雄輝煌也只能這樣了。

幕僚慘笑:“一去一來要花時間,等家族的人來,我們總部還在不在都兩說。”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

輝煌會總部外的人陷入了無盡的絕望和恐慌。

很快又平靜下來,落針可聞。

似乎剛纔什麼事都沒發生。

雄輝煌驚疑道:“怎麼回事?出去看看。”

幕僚意興闌珊坐在地上:“沒什麼看的了,總部淪陷了。如果我沒猜錯,出去第一個見到的,不是龍虎門的人,而是林幫幫主,林絕。”

“林絕?”

雄輝煌幾乎把這兩個字咬碎。

幕僚笑道:“我也解脫了,會長啊,你不聽我言,才導致今天的災難。以林絕的行事作風和手段,從少爺惹到他妹妹那天起,今天的結果就註定了,這一切不是天意,而是人禍啊。”

雄輝煌一驚,叫道:“不可。”

可惜,幕僚心臟已經插上一把匕首。

“會長,聽我一句勸,如果你想活命,就交出少爺的命根子,否則,你也得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