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踏入華夏,但是這次讓你過來,不是來執行什麼任務的。”

“那是爲了什麼?”杜海覺得自己有些口乾舌燥,一定是昨晚消耗了太多生命之源,於是拿起牀頭昨晚擱在那裏沒喝完的水杯。“我要你給我炸了警局!”夜梟在手機裏面霸氣的說道。杜海剛將水杯裏的水灌了一口在嘴裏,聞言“噗”的一聲,直接給噴了出去,濺的牀上滿處都是,在如此動靜之下,牀上的法國女人也被驚醒了過來。“杜

“那是爲了什麼?”杜海覺得自己有些口乾舌燥,一定是昨晚消耗了太多生命之源,於是拿起牀頭昨晚擱在那裏沒喝完的水杯。

“我要你給我炸了警局!”夜梟在手機裏面霸氣的說道。

杜海剛將水杯裏的水灌了一口在嘴裏,聞言“噗”的一聲,直接給噴了出去,濺的牀上滿處都是,在如此動靜之下,牀上的法國女人也被驚醒了過來。


“杜,怎麼呢?”法國女人將身體暴露在空氣中,沒有絲毫遮攔的問向杜海,不知道杜海這是受了什麼驚訝。

杜海朝她擺了擺手,暫時無視眼前的春光,沒有搭理她,而是對着電話裏的夜梟驚疑道:“夜老大,我剛纔沒聽錯吧!你說要炸了警局?”

“你當然沒聽錯,別囉裏吧嗦的,趕緊給我滾到東海來,有人想在太歲頭上動土,還把我抓到警局裏,我自然是要給他長點記性。”

“我靠,誰他媽這麼不長眼,連我們暗影老大也敢抓?等着,我這就飛過去。”

原本還有些顧忌的杜海,在聽到夜梟被抓了之後,頓時就怒了,這和不把他們暗影放在眼裏有什麼不同,這比侮辱他自己,還不能讓他忍受。

和杜海結束了通話,夜梟神色淡然的收起了手機。

看到一直在“表演”的夜梟,王天德沒有一絲的相信,反而覺得好笑。

這麼賣力的表演,表演給我看嗎?你以爲我會相信,簡直是可笑,真當他們東城分局是紙糊的?還是說你是**化身,想炸哪裏就炸哪裏?

這裏可是華夏,哪個****敢來這裏搗亂?不怕死嗎?

“十個小時之後,你就會看到這裏被炸上天!如果你現在就放我出去,還來得及!”夜梟看着王天德神情淡淡的說道。

“哈哈,我要是信了你的鬼話,我就是腦袋秀到了,別在這裏賣力表演了,這只不過是浪費時間而已!”王天德根本就不相信夜梟說的話。

夜梟也懶得和他廢話,有些人非要兩隻眼睛青眼所見,纔會相信事實的存在,那就隨他去吧!

夜梟冷哼一聲,將雙眼閉上閉目養神。

但是王天德可不想這麼讓他舒適,雷向東讓他做的事,他還沒做呢?於是冷笑一聲,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警棍,踏着腳步朝夜梟走來。

在進審訊室之前,他已經關了這裏面的監控,就是等下在教訓夜梟的時候不被留下把柄。


夜梟是什麼人,一下子就察覺到了王天德在朝自己靠近,睜開眼睛就見王天德手裏拿着警棍,看着自己滿臉的獰笑。

“怎麼?你這是準備想要屈打成招?”夜梟神情冷漠的看着他,臉上一點害怕的神情都沒有,反而一陣冷笑,他正不知道找什麼藉口教訓這傢伙呢?

王天德吐了一口唾沫,看着夜梟不屑道:“你都已經證據確鑿了,對付你還要哪門子屈打成招,打你,只不過是有人想要教訓你,讓你也嚐嚐做太監的滋味。”

“這麼說來,你這是在爲他人辦事嘍?”夜梟眼睛一眯, 我在地獄,你在人間

王天德身形一滯, 鄉村妖孽小神農 ,趕緊將警棍放在桌上,摸出了自己的手機,一看是自己家的黃臉婆打來的,頓時眼中露出一絲厭惡,但是還是不得不接通了電話語氣輕柔的問道:“怎麼呢? [娛樂圈]一切為了美夢成真 !”

“老王,你在哪裏?我們兒子被人給綁架了,你快點回來!”王天德的老婆陳秀娟當即就在電話裏哭訴起來。

原本她以爲那個電話就是一個惡作劇,誰有膽子敢綁架政法書記、警察分局局長的兒子,那不是自己嫌命長嗎?可是當學校班主任的電話打來之後,陳秀娟才豁然驚覺,那根本就不是一個玩笑。

“什麼?”王天德聞言對着手機就是大聲叫了一聲,分貝一下子提高了十個等級。

自己的兒子居然給人給綁架了,這還得了,哪個不長眼的王八犢子,居然連他警察分局局長的兒子也敢綁?

“老婆,你彆着急,我這就立刻趕回來。”說罷,王天德立刻就掛斷了電話,也不管什麼夜梟了,直接將雷向東的吩咐拋到了腦後,什麼事能有他兒子更重要?

很快,王天德就開着警車回到了自家的小區,馬不停蹄地的就趕到了自己家裏。

一看到自己老婆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神情慌張,王天德立刻就問道:“究竟怎麼回事,好端端的兒子怎麼會被綁架的?”

“我也不知道啊!之前接到一個莫名其妙的電話,說我們的兒子在他手裏,剛開始我根本就沒在意,直到小誠班主任打電話過來說小誠不見了,我這纔回過神來!”陳秀娟說着說着,眼眶中的眼淚就掉了出來。

王天德看着一陣心煩氣躁,沒好氣的朝着自己老婆喝道:“好了,手機呢?” “手機?老王,你自己不有手機嗎?要我的做什麼?”陳秀娟抹着眼角的淚水,有些疑惑的問道,不過還是將自己的手機遞了過去。

王天德真想一巴掌抽在自己這個白癡老婆臉上,當下就沒好氣的說道:“當然是用留在你手機上的綁匪電話,問清楚我們兒子究竟是不是在他手上,都沒有搞清楚的事,就慌成這個樣子,說不準只是湊巧呢?”

陳秀娟雖然對老公的態度有些不喜,但也知道是自己可能是太緊張了,沒釘錘的事情就在這裏亂想,於是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對着自家老公“凶神惡向”。

想老婆問清楚了哪個纔是綁匪打來的電話之後,王天德沒有一絲猶豫,很快就回撥了過去。

電話一接通,手機裏面就傳了一個說話低沉的男人聲音。

“喂!錢準備好了沒有?”

“你是誰?”王天德直接問道。

手機對面的綁匪愣了一下,然後發出一聲難聽的笑聲,“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陳秀娟的老公王天德局長吧!”

“你認識我?我兒子是被你綁架的?”一聽對方直接叫出自己的名字,王天德雙眼眯了起來,覺得自己的兒子也許真是被綁架了。

“王局長覺得呢?”對面傳來似笑非笑的聲音。

對方雖然沒有直接承認,但是這句話無疑是已經間接承認。但是爲了保險起見,王天德還是問道:“在沒有聽到我兒子的聲音之前,我是不會相信我兒子在你手中的。”

“這個簡單!”綁匪聞言也沒多說什麼,很快手機裏就傳來了一個小男孩的聲音,不過語氣之中似乎並沒有害怕的神情。

“爸爸,我是小誠!”小男孩的聲音到了這裏就截然而至。

“你想怎麼樣?”一聽是自己兒子的聲音,王天德低沉問道。

“難道王局長您老婆沒有告訴你嗎?”綁匪反問道。

王天德聞言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他卻是沒有來得及細問,不過現在直接問也是一樣的。“有什麼目的直接明說?”

“爽快,你一個人來東城郊區180號廢棄廠我立刻告訴你!”

“好!”王天德也沒有廢話,直接答應了一聲就掛斷了電話,然後看着自己的老婆問道:“綁匪抓走我們兒子有沒有說要什麼?”

“我想想……”畢竟,陳秀娟剛開始並沒有太在意,所以並沒有把綁匪的話全部記在心裏,這會兒想了一下之後,才記了起來。

“我想起來了,他說他要一百萬贖金!”陳秀娟立刻驚聲道。

一百萬贖金!騙鬼吧!

王天德冷笑一聲,綁架分局警察局長的兒子就只是爲了贖金,告訴你,你信嗎?那還不如直接去綁架富豪,綁架她一個分局警察局長的兒子幹什麼,風險那麼大!

很顯然,對方這麼和自己老婆說,只不過是想掩人耳目而已,真正的目的怕只有自己過去之後才知道。

“老王,我們的兒子真的被綁架了嗎?”陳秀娟看着自己的老公滿是擔憂的問道。

王天德點點頭,“我現在就去東城郊區180號廢棄廠,你在家裏安心的等待消息!”

……

夏夢和林詩雅見過面之後,便一臉疲憊的回到了家裏,她現在一點回公司工作的心思都沒有。

不知道爲什麼,當聽到林凡出事的消息之後,她就開始心浮氣躁,無法再繼續認真工作,不知不覺之中,林凡在她心中的影響力已經不再是三年前那種情況了。

夏青青看到姐姐居然這麼早就回家了,簡直是頭一遭,於是好奇的問道:“姐,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家?姐夫沒有跟你一起回來嗎?”

說着,夏青青還往門口瞄了瞄,見沒有林凡的影子跟進來,她才確信姐姐真的是一個人回來的。

不怪夏青青這麼問,主要是這段時間,兩人總是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的,儼然是一對真夫妻,所以突然看到姐姐一個人回來,心下有點奇怪。

夏夢不想把林凡被警察帶走的事情告訴妹妹,免得她擔心,於是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道:“姐姐有點不舒服,所以一個人回來了。”

“哦!”夏青青也沒有懷疑。

東城郊區180號廢棄廠,王天德如約而至,看到裏面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影,他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有人嗎?”王天德對着空蕩的空間大聲喊道。

“王局長果然守信!”不一會兒,一身黑衣的男人突然出現,臉上還蒙着一張黑布。

“我兒子呢?”看着這黑衣男人,王天德用低沉的聲音問道,眼中有着怒火在飄動。

“放心,你兒子現在在非常安全的地方,只要拿到我想要的東西,我立刻就會放了他。”蒙着黑布的黑衣男人說道。

王天德心中的怒火差點蹦出來,聞言強忍着怒火道:“你叫我過來,自己卻不以真面目示人,似乎沒有一點誠意吧!”

“我這樣也是以防萬一,要是事後王局長報警抓我,那我豈不是很麻煩。”黑衣男人笑着道。

“廢話少說,你綁架我的兒子究竟有什麼目的?”王天德怒聲問道。

“我剛纔已經說了,自然是爲了一件我想要的東西。”

“什麼東西?”

“當然是你偷偷留下的,關於雷先生的交易罪證!”

黑衣男人的話猶如石破天驚,頓時讓王天德面色慘白,他看着黑衣男人驚聲問道:“你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這個?”


“當然是雷先生親自告訴我的,否則我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些!”黑衣男人慢慢說道。

“你……是雷向東的人,是他指使你這麼做的?”王天德瞬間恍然,用手指着黑衣男人顫聲問道。

“看來王局長你還不笨!”黑衣男人一陣輕笑,眼中只有他才能理解的笑意。

“爲什麼這麼做?”王天德不明白的問道。

“這還用問嗎?誰希望自己的把柄一直落在別人手中,這種沒有安全感的事情,換做是你王局長,你希望看到嗎?不要把所有人都當做笨蛋,每次雷先生給你送好處,你都偷偷記下一筆,不就是以後想要更大的好處嗎?王局長,你可真貪啊!雷先生是不會容忍這種事情發生的。” “王八蛋!”被人揭破心中的祕密,王天德怒意交加,拔出自己身上的手槍猛然指向黑衣男人。王天德還以爲雷向東根本就不知道這事,原來人傢什麼都知道。


“王局長,我勸你還是把槍收起來,否則,我可不保證你兒子還能不能被你找到。”黑衣男人眼中的冷光射來,完全不懼王天德會開槍。

王天德舉着槍的手在顫抖,最後深吸了一口氣,終於還是把槍收了起來。

“雷向東這個王八蛋究竟想怎麼樣?”之前還要自己對付夜梟,轉眼之間就開始翻臉不認人,拿自己的兒子威脅自己,我呸!

“很簡單,只要王局長交出所有雷先生的不利證據,我自然就會放了令公子。”黑衣男人淡淡的說道。

“他爲什麼不親自找我要,而是使出這種下三濫的手段?”王天德沉聲問道。

“雷先生要是直接找你要,王局長你會承認嗎?不要墨跡了,趕緊將U盤裏面雷先生的賬目交出來。”黑衣男人冷笑道。

“U盤?你是怎麼知道U盤的?”王天德再次大驚,雷向東知道他有自己的把柄這還好說,但是提到U盤就有點匪夷所思了,記錄證據的可以說是賬本,也可以說是電子文檔,但對方卻一眼斷定是U盤,這就顯得不太尋常了。

難道……?

“你看過我的U盤?”王天德指着黑衣男人顫聲說道。

那裏面可是不僅有他和雷向東的交易記錄,還有他和其他人的交易信息,裏面涉及東海市很多官商政要,可以說是他保命的重要東西,要是落到了別人手中,那麼他就完了。

“哈哈,實話告訴你吧,王局長,你的U盤確實已經落在了我的手上,但是那裏面並沒有雷先生想要的東西。”

沒錯,這個神祕的綁匪就是偷偷潛入王天德書房盜走U盤的男人,原以爲雷向東的交易證據會在裏面,但是卻並沒有,U盤裏只有王天德和東海市其他權貴富商的交易罪證。所以他纔不得不“綁架”了王天德的兒子直接當面討要。

“沒有?這不可能!”玩王天德聞言卻是直接搖頭,他明明將所有人的交易信息都記錄在U盤裏面,自然也包括了雷向東的。

“那王局長的意思是說,我在故意找麻煩嘍?”黑衣男人冷聲道。

王天德聞言一臉疑惑,難不成U盤裏面真沒有雷向東的交易記錄?


“不管你信不信,我確實是將交易信息都放在U盤裏面,至於爲什麼雷向東的沒有了,我也不知道。”王天德也很納悶。

“王局長說的是實話?”黑衣男人看着王天德眼睛,感覺不像是說謊的樣子,事實上他已經找了所有有可能的地方,但是都沒有找到,如今聽王天德這麼說,難道雷向東的交易罪證在此之前就被其他人給刪了?

“當然是真的,現在,我還有必要說謊騙你嗎?而且我兒子還在你手上!”王天德有些怒意的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