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大言不慚!」武王臉se更加難看。

「第一劍,yin陽相分!」一劍揮出,劍勢慢吞吞的如同烏龜爬動,但是被李麟直指的武王卻是毫毛倒豎,整個人猛然後退。噌!一道百丈劍光一閃而逝,武王府大片院牆轟然倒塌,大片建築崩塌。僅僅一劍就毀掉了武王府的四分之一。「你這是什麼劍法!」閃躲到遠處的武王臉上露出一抹驚怒之se,那看似輕飄飄慢吞吞的一劍竟然

「第一劍,yin陽相分!」一劍揮出,劍勢慢吞吞的如同烏龜爬動,但是被李麟直指的武王卻是毫毛倒豎,整個人猛然後退。

噌!

一道百丈劍光一閃而逝,武王府大片院牆轟然倒塌,大片建築崩塌。僅僅一劍就毀掉了武王府的四分之一。

「你這是什麼劍法!」閃躲到遠處的武王臉上露出一抹驚怒之se,那看似輕飄飄慢吞吞的一劍竟然擁有這般恐怖的殺傷力。

李麟沒有絲毫廢話,白虎劍揮動!

「第二劍,yin陽相合」

這次劍氣不是無堅不摧的突破。而是如同一道兩se領域,內部充滿了瘋狂的絞殺之力。

武王周身真氣暴漲,一支靈寶長槍揮舞如風,竟然硬生生的擋住了李麟這一劍形成的劍意領域。

轟隆,兩se領域爆開,武王手中的長槍也遭受重創,鋒銳的槍頭斷了半截,上面的靈光大減。

「混賬!毀我靈寶!」武王心疼的收起這桿心愛的長槍,猛然頭頂出現一尊巨大的黑se山峰。

「泰岳,給本王鎮壓!」隨著武王的大喝,黑se山峰迎風化為萬丈,攜帶著恐怖的氣息向著李麟壓了下來。

「第三劍!yin陽相容!」李麟始終握著劍柄,對著高空猛然劈出第三劍。兩se領域化為一se,內部充滿了烏黑的殺氣。這股領域壓縮為小球,轟然撞在了黑se大岳上。

轟隆一聲巨響,烏黑巨大的泰岳被掀飛出去,在李麟有意控制之下,轟然砸在武王府中。本就被毀掉四分之一的院子又有四分之一被砸成了齏粉。

「三劍已過,武王,以後不要再招惹本王,否則下一次就不是只砸房子,而是殺人了。」對著高空中臉se蒼白的武王沉聲說道。李麟接著踏破虛空消失不見。(未完待續。) ()武王神seyin晴不定,隆在袖子中的雙手幾次抬起來又糾結的放下,最終李麟踏破的虛空入口徹底消失,氣息難以譚嬋,武王才臉se難看的飛回了摘星樓。

「今ri之事本王不希望有人亂嚼舌根!」充滿威嚴的聲音傳出,整個長安城都籠罩在這股聲音之中。那些窺探的高手無不收回神念,老老實實的做自己的事情。

武王府雖然被砸了,但是除了毀掉一些房屋,死了一些下人之外,武王府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失。就連那個被李麟一腳踢飛的八品王座也還留著一口氣,以八品王座的生命力想死都難。可以說武王府的損失並不太大。

大唐皇宮深處。一座不起眼的黑se小塔中。

收回目光的老者滿臉笑意。

「真是個xing格火爆的小傢伙!不愧是有大氣運之人,看來大唐想要騰飛還要藉助他的氣運。」老頭子笑眯眯的說道。正在虛空中穿梭的李麟突然身子一冷,下意識的抖了抖。就這一分神,差點讓他掉到空間亂流里去。..


「我已經半步皇級了,怎麼會有冷的感覺?難道有人在打我的注意?」從空間通道中出來的李麟滿臉沉思。但是任他怎麼想都搞不清楚是誰要算計他。


「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本王還怕了那些跳樑小丑不成!」李麟搖搖頭,再次利用空間穿梭趕路。就算皇級高手可踏破虛空,但也不會像李麟這般用來趕路。畢竟踏破空間是需要消耗大量的真氣。普通皇級武者哪裡消耗得起。李麟因為六芒星的力量,穿梭虛空根本就浪費不了多少實力,如果不是長距離傳送準頭太差,李麟怕把自己弄丟了,他恐怕也不會這般不斷穿梭著趕路。

皇宮御書房中,唐皇臉se同樣凝重。

「如何?」唐皇神se威嚴的說道。

「深不可測!三皇子的實力絕對遠超三品武皇,這次出手明顯沒有用全力。」在李震遠身後出現一抹虛幻的身影。

「我不是說的他,我是問武王!」李震遠沉聲說道。

「武王實力在三品武皇左右。他在半步武皇境界積累的足夠渾厚,所以一經突破就連破三階,達到了三品武皇的實力。至於武王府中。有一股實力非凡的勢力潛伏。恐怕武王背後也有上古勢力的支持。」虛幻的身影沉聲說道。

「能看出是上古哪個宗門嗎?」唐皇李震遠沉聲問道。

「不行,對方隱藏的很深,如果不是我感受到了絲絲歲月的力量,恐怕也難以發現對方。」虛幻身影淡淡的說道。

「看來事情沒有那麼好辦了!再有一個月就到了大唐進階的ri子。也不知皇兄能不能成功。」李震遠低聲說道。

「現在大唐有能力競爭太子之位的只有五人。武王。秦王,承乾太子,殺生王。漢王!其他皇子不是已經放棄就是無力爭搶。秦王太過神秘了。就算我們通過黑水王城知道他有六品武皇的實力,但是對於他手中還掌握著什麼力量就完全不得而知。唐皇,你為何一定要承乾太子成為大唐的太子?」虛幻身影好奇的問道。

「總有一ri朕要前往凌霄宗,讓那個賤人給朕一個交代。皇兄也將會和朕一塊兒前往。皇兄實力越強,此行把握越大。」唐皇沉聲說道。

「恕我直言,凌霄宗乃是現在大陸准超級勢力,如果是在上古自然不值一提,但是上古宗門隱藏下來大都門人凋零,只剩下傳承還在。沒有時間積累和發展根本就無力對抗這樣的超級勢力。你現在又即將卸下皇位,手中的資源會再次減少。既然如此你為何不在事後前往漢王府。漢王畢竟是你的兒子,那個女人是他的母親,他恐怕也想要討個說法。」虛幻身影建議道。

「不行,這事不能讓李麟參與。朕對李麟的身份還有些懷疑,有些事我需要和那個賤人當面對質。」唐皇想也不想的拒絕道。在他提到李麟的時候也沒有絲毫父子之情的樣子,這種前後不一的態度讓虛幻身影都有些不解。

秦王府中,秦王也在討論這件事,在他身前沒有活人,只有一尊半人高的銅人,只是現在銅人雙眸散發著靈動的光輝,竟然擁有智慧和生命。

「武王果然也和上古宗門扯上關係了!只是不知道漢王是不是也有這番經歷。」秦王沉聲說道。

「秦王殿下,到了現在你還是不願意加入我們宗門嗎?要知道我們可是上古宗門,當年未曾自封之前乃是大陸最頂級的勢力之一,加入我們別的不敢說,成為一方掌教,享一方氣運還是沒問題的。你又何苦抱著小小的大唐不放手。」銅人開口,發出清脆的聲音。

「宗門永遠不可能成為帝朝!更何況你的話也缺乏可信度。記住,我們只是合作關係,不要抱著這個問題喋喋不休。」秦王神se冷靜,絲毫沒有要接手上古宗門傳承的意思。這種情況要是放到別人身上還不滿臉歡喜的接受了。秦王有幸看到過上古帝朝的文獻,上面說上古帝朝只能從皇朝一步一步的進階而來,不可以從宗門轉化。而宗門發展到巔峰卻也無法和上古帝朝相比,正是因為了解這些,秦王才能多次抵擋眼前銅像的誘惑。

「哼!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想著建立帝朝。實話告訴你,上古宗門都已經推算過了。大時代就要來臨,上古百大宗門肯定會接連出現傳承者,宗門將再次復甦,重現上古時候萬宗爭鋒的時代,帝朝永遠不可能出現,因為帝朝將會和整個上古時代作對。」銅像大聲說道。

「哼!危言聳聽!就像你們消失的上古宗門一樣,帝朝的崩潰也充滿了蹊蹺,即便間隔了一個上古時代,人族帝朝也不可能沒落。」秦王冷聲說道。

「你認為以大唐的根基能夠建立帝朝?不要開玩笑了。整個上古時代人族沒有帝朝,還不是因為我們宗門實力強大,皇朝都要被宗門壓制。我可以告訴你,又一個宗門璀璨的年代就要降臨,秦王,成為我們宗門的傳承者!這會讓你成為名動大陸的大人物。」銅像繼續蠱惑到。

噌!

一道劍光斬過,銅像發出一聲慘叫,在銅像身上多了幾道淺淺的傷痕。

「再多嘴本王不介意熔煉了你!」秦王臉seyin沉,進而轉身離去。

「秦王,早晚有一天你會答應我的!這是你的命運,你抵擋不了的。」銅像痛呼之後,發出了猖狂的大喊。

經此一戰,李麟名動整個didu,即便眾人攝於武王的話不敢大肆傳播。但民間自有傳遞消息的渠道,像這種事情可謂是越傳越廣,最後法不責眾也就算了。尤其是了解李麟身份的didu子民更是以絕世天才稱之,畢竟不滿十八歲的皇級高手總給人不真實的感覺。

回到黑水王城,李麟悄無聲息的進入漢王府後院,對此除了白素素和周勝男之外無人知曉。

李麟將控制鐵甲衛的方法交給白素素,將這一百一十位鐵甲衛當做了漢王府後宮的守衛。再加上原有的侍女和女衛,整個漢王府後宮一下子熱鬧起來。

李麟在漢王府地下開闢了一片空間,幾十頭皇級蠻獸皆被封印其中。這是漢王府的一道底牌,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隨便出動。畢竟這些蠻獸大都是從黑煞那裡盜取而來,集中出現很容易將那個恐怖的黑煞吸引過來。然後將揭開封印的方法告之兩女,一旦漢王府出現生死存亡的大危機,就可以前來這裡開啟禁制,調動蠻獸群的力量。

做完這一切,李麟只需要靜靜等待不到一個月時間的大唐祭天大典,之後就可以啟程前往神魔學院了。

時間匆匆而過,轉眼半個月的時間到了。大唐didu派來信差送來老祖宗的手令,讓李麟回didu參與祭天大典。對此,李麟沒有驚動任何人,也沒有讓漢王府的人跟隨。只是自己騎著狗王,帶著黑蛟上路了。

狗王的智慧在李麟多次六芒星力量的洗禮下提高了很多,形貌也有了絲絲變換,白se狗毛中夾雜了一些金se,完全放開的體型更是暴漲了三分之一,已經接近五十丈高了。而變化最大的卻不是狗王,而是無聲無息纏繞在李麟的手臂上如同裝飾物的黑蛟。隨著接觸六芒星的力量,黑蛟成長為幾百丈長,幾十米粗的龐然大物。但是他卻沒有向著龍進化,而是依然保持著黑蛟的樣子。只是周身鱗甲更加堅實,雙爪更加鋒利。對於黑蛟和狗王的進化,李麟沒有絲毫的干涉,畢竟這些蠻獸身具上古神獸凶獸的血脈,進化方向遠遠不是自己能夠揣度的。反倒不如任其發展,修鍊本就逆天,適合自己的道路才是最正確的道路。就像外界靈獸捨棄自己的本源,向著高端血脈進化,雖然是一條修鍊的捷徑,但到最後卻很難打破血脈的禁錮,從血脈枷鎖中超脫出來。(未完待續。) 大唐即將進階高級皇朝的消息已經傳遍整個國家,所有州府都先後進入戒嚴的狀態,以避免民間出現動亂而影響大唐的運氣。

李麟一路行來,可謂是經過了層層盤查,那些活躍於各大州府的先天高手更是讓李麟看到了大唐隱藏的底蘊。

當他到達長安的時候,距離祭天大典已經只有兩天了。踏入皇宮大院,那古老的建築依舊,只是天地元氣濃郁程度和之前有了天壤之別。

「超級聚靈陣,大唐也是好手段啊!」對於**下方不斷抽調四方靈脈靈氣的大陣,李麟也只是看出有聚靈陣的效果,具體的就看不出來了。

「三哥,你回來了!真是太好了!」一個身姿筆挺的青年滿臉喜色的向著李麟走來。


「老八,半年多沒見,你長高了不少啊!」李麟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對於八皇子李麟還是很有好感的,這是個沒有被皇宮勾心鬥角所污染的人,和他李麟雖然算不上親近,但也能夠說得上話。

「皇兄,你可要去你的王府?那可是一座極為特別的府邸!」八皇子李穎興奮的說道。

「府邸?我的王府?」李麟愕然。在他接到的大唐老祖手令只是讓他前來參加祭天大典,並沒有告訴他在**為他準備了王府。

「是啊!按照宗人府的規定,封王的皇子都可以擁有府邸。只是之前王府數量有限才沒有三哥的。前幾天新的一批府邸建成,正好有三哥的一座。」八皇子極為興奮。不管怎麼樣,李麟都是他們六代皇子中唯一封王的,也是唯一獲得王府的存在。這讓八皇子在面對眾多長輩王爺的時候倍有面子。

「這麼說大唐所有的王爺都建了王府?」李麟沉聲問道。隨著黑水王城漢王府實力的飆升,李麟對於**關注在不斷的減弱。尤其是接觸了神魔學院和大陸眾多頂尖勢力的高手,李麟的眼界早已經不僅僅局限在大唐這樣的皇朝之內。因此,**的變化已經無法牽動他的所有精力。

「也不是,很多王爺沒有讀力的王府,如果不是皇伯父開口,三哥你也很難獲得這座王府。」八皇子興奮的說道。

「承乾太子?」李麟眉頭微皺,心思多了幾分複雜之色。


「是啊!現在我在皇伯父那裡學習!」八皇子興奮的說道。

「是父皇的意思?」

八皇子點點頭,他對承乾太子極為崇拜,想想那個皇者之氣加身的男人,李麟也不得不承認,這是很容易讓人折服的人。

「走吧!我們一塊兒去看看!」李麟嘴角扯出一抹笑意。不管承乾太子是什麼意思,獲得一座府邸總是好的。

長安王城區他不是第一次來,半個月前他就來過,甚至還和武王交手了。更是砸了半個武王府。但現在再看王城區的樣子再次發生了變化,周圍大量的民宅被遷走,王城區邊緣出現了百座千丈巨山,每一座上面皆是籠罩著蒼翠的植被,山間溪水潺潺,匯聚到長安城中的護城河中,讓整個長安城都多了幾分水靈之氣。

「好手段,匯聚水靈之力,是老祖宗的手段?」李麟難掩眼中的震撼說道。單從這份手段,大唐老祖真的只有武皇實力嗎?李麟發覺自己之前對大唐老祖的猜測出入頗大。

「三哥,你看,那座府邸就是漢王府。宗人府已經派人整理過了。我們快去看過,那可是超級豪華!」八皇子嘴角含笑,跳脫的說道。

李麟笑了笑,隨著八皇子穿過眾多府邸來到那座金碧輝煌的府邸前。

「這是漢王府?太奢華了吧?」李麟臉上露出一抹訝然之色。

「是啊,黃金鑄成的門樓,整個王城區域獨一份。這絕對算是所有王府中價值最高的一座。三哥,宗人府看來很重視你啊。」八皇子指著眼前金碧輝煌的府邸說道。

「這……整個府邸不會都是用黃金鑄成的吧?大唐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奢侈了?」黃金雖然對修士來說不算什麼貴重的東西,但建造了這個大小足以媲美大唐皇宮的王府就太過奢靡了。大唐從立國到現在國風一直是淳樸自然的,很難想象會有這麼一座暴發戶般的府邸。

「三哥猜的沒錯。聽宗人府的人說這座府邸乃是用一整條黃金礦脈鑄成的。內部的設施大部分都是黃金構成,三哥快去看看滿意嗎!」八皇子不理解李麟為什麼苦著臉,依然滿臉興奮的催促道。

「好吧!黃金府邸,難道大唐還想金屋藏嬌不成!」李麟低聲嘟囔道。黃金府邸怎麼看都和周圍古樸的建築格格不入,也不知道大唐宗人府的人是如何想的。這樣的府邸住起來看似風光卻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

黃金漢王府極大,以李麟的神念可以完全籠罩,內部假山亭台閣樓果然都是黃金鑄造。只是為了色彩不單調,特地上了很多顏料。讓府邸看起來舒服了很多。

八皇子知道李麟實力強大,根本就不用他介紹府邸,他直接找到府邸的管事,將其帶來見李麟。

「殿下,殿下,你終於回來了!」一個太監著裝的中年人看到李麟滿臉激動的跑過來,撲通一聲跪在李麟面前。

「寶來?怎麼是你?」李麟訝然的說道。這中年太監竟然是當時他在景泰宮的外殿管事,沒想到他也被抽調到了漢王府中。怪不得他神念漢王府總感覺有幾分熟悉的氣息。

「老奴被宗人府抽調到漢王府擔任管家。殿下您終於回府了,老奴立刻將府中的情況向殿下彙報。」寶來興奮的爬起來,就要回去讓人搬資料。

「不必了,本王暫時不會在這裡常住,一切你打理就可以了。」李麟出言說道。**的漢王府維持一個門面就行了。李麟現在的根基在黑水王城。

「多謝殿下信任,老奴萬死不辭。」寶來吃了一驚,緊接著滿臉激動起來。知道李麟回歸寶來可是做好了準備,沒想到李麟壓根就不在意,要知道這可是黃金鑄成的府邸,黃金在王級以上高手眼中或許不值一提,但在王級之下,那就是財富的象徵。這麼一座宏大的府邸完全由黃金鑄造而成,想想就讓人覺得恐怖。

「三哥,你不準備從黑水王城調些人前來?這可是黃金鑄成的府邸。要是讓人破壞了多不好。」八皇子說道。

「呵呵,八弟,如果你喜歡可以住進來。」

「不,不,這是你的王府,我怎麼能住呢!不過三哥給我留下一處院子住倒是可以。皇宮現在實在是太悶了,偶爾出來住住也不錯。」八皇子笑眯眯的說道。看來他早就在打這個注意了,現在李麟說出來,他可是樂的不輕。

「找寶來吧!他會給你安排!」李麟笑了笑,不在意的說道。

「殿下,據宗人府所說,這座王府乃是由一整條完整的黃金礦脈鑄造而成的,是可以煉製成靈器的。」寶來恭敬的說道。李麟砸爛半座武王府的事情早已經傳遍整個**,對於他的實力**之人也有了清晰的認識。十八歲的高手足以讓他獲得整個**老百姓的追捧。

「奧?」李麟這倒是來了興趣。建築型的靈器他自然見過。武王以及承乾太子的王府雖然看起來和普通府邸沒有什麼區別,但是李麟卻是感受到了靈器獨有的氣息,說明那些府邸根本就不是表面那麼簡單。在黑水王城,很多世家的駐地也都用特殊材料煉化成了靈器。這樣不但可以方便搬運,還能夠聚攏靈氣,讓內部之人修鍊的更加容易。

「對啊,三哥,你現在實力強大,要不你也將這座府邸煉化成靈器。一整條黃金礦脈啊,或許還能夠煉製成靈寶呢!」八皇子也湊過來說道。

「黃金不過是世俗的寶貝,在修鍊界根本只能算普通金屬。本王試試吧,正好有些陣法方面的東西需要藉機梳理一下。」李麟現在的實力到了一個瓶頸。皇級屏障他雖然已經觸摸到了,但多番嘗試卻難以突破。李麟也只能暫時放下,轉而到其他方面。獸道天書自從吞噬了神兵天策之後,就一直被金光籠罩,內部正在進行某種蛻變,以李麟的神識都無法探查。至於其他方面,魔胎無法修鍊,金剛不壞神功更是距離突破遙遙無期。仔細看起來也唯有陣法方面可以修鍊。封印之道李麟已經涉獵很多,但其他方面的陣法就弱了很多。李麟想到了空間戒指中的那部封印的天工秘典,根據周勝男所說,天工秘典乃是上古帝朝時期遺留下來的陣法典籍,只是內部記載了多少東西在封印解開之前無人可知。可以說天工秘典內部可能記載著上古陣法的巔峰之作,也可能只是普通的垃圾小陣法。而且天工秘典留存下來的數量不少,很多爭奪天工秘典的人都被垃圾的天工秘典坑過,這也使得人們對天工秘典的爭奪理姓了很多。

(未完待續) 以李麟目前半步武皇的實力,煉製靈器並不困難,唯一不容易的就是這座府邸太過巨大,而且內部已經有人生活,要想在不傷害人的情況下將其煉製成靈器,這對李麟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八皇子李穎在黃金漢王府逛了一圈,選擇了一座假山多的小院之後就回了皇宮。他還不到十四歲,又沒有封王,自然只能住在皇宮之中。目前的六代皇子除了李麟這個怪胎之外,其他人還都是住在皇宮之中。只是大唐皇宮在更多的時候只是擺設,太宗皇帝已經初步接手了皇權,再加上三代,四代、五代唐皇的協助,六代唐皇李震遠漸漸喪失了所有權利。之所以他還住在皇宮之中,不過是在等待祭天大典的到來。

三天時間眨眼而過,李麟換上自己的皇子服飾,早早的來到皇宮之中。這幾天除了煉製黃金府邸之外,他也了解不少了關於祭天大典的消息。祭天大典乃是在皇宮北方的那座萬丈高山之上舉行。上面早已經搭好了祭天的祭壇。

唐皇李震遠的鑾駕從皇宮之中出來向著正北的山峰而去。隨在唐皇身後的是一個個身穿王袍的王爺皇子陸續而行。為首的正是一身霸氣的武王,滿身貴氣的秦王以及皇者之氣勃發的承乾太子。

李麟可沒有出風頭的意思,更何況和氣質出眾的三人站在一塊兒,氣息內斂的李麟恐怕只是自取其辱。李麟默默的跟在後面。在他身邊則是滿臉興奮之色的八皇子李穎。和李麟有過過節的四皇子李麒則躲的遠遠的。四皇子現在也已經有了八品武師的實力,比一年前提高了四品實力,這般天賦只能算普通。如果沒有奇遇,這一輩子也就武宗頂天了。對李麟根本沒有絲毫的威脅,李麟也沒心情去計較當年的恩怨。


「三哥,祭天大殿之後就要封太子了。不知道我們大唐能夠擁有幾尊太子之位?」李穎興奮的說道。

「怎麼,你也對這太子之位感興趣?」李麟笑了笑,淡然的說道。

「我哪裡有這般本事,不過其他高級皇朝最多也就四個太子,分封四方。武王,秦王,皇伯父三人之外還要有一人,三哥,你實力超群,應該也有機會啊!」八皇子說道。

李麟搖搖頭道:「沒興趣。本王過幾天就要離開大唐前往神魔學院,你可想好要帶什麼東西給你五哥!」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