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是落清流、落柳……..

最後一人乃是聞可。聞可上前抽取時,蜈天用手擋住了罐子口,看著聞可道:「你是聞鱗部落的!」「是又如何?」聞可看著蜈天淡淡道:「難不成你們六王之地,舉行的這百妖盛宴,只准你們六大部落的人參加?如此狹隘小氣?」蜈天統領不怒反笑道:「試問妖族有幾個百妖盛宴?這裡面的奇珍異草大多是道古紀元的,外面真實的世界

最後一人乃是聞可。聞可上前抽取時,蜈天用手擋住了罐子口,看著聞可道:「你是聞鱗部落的!」

「是又如何?」聞可看著蜈天淡淡道:「難不成你們六王之地,舉行的這百妖盛宴,只准你們六大部落的人參加?如此狹隘小氣?」

蜈天統領不怒反笑道:「試問妖族有幾個百妖盛宴?這裡面的奇珍異草大多是道古紀元的,外面真實的世界里根本已經消亡了!所以不要給我用什麼激將法!」

「那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參加這封妖戰了?」聞可冷聲道。

「不是,為了堵住悠悠之口。」蜈天趴到他耳邊輕道:「你當然可以參加,但是你奪冠了,也帶不出任何東西,因為你不是六王之地的人!」

「那麼你還要參加嗎?」蜈天挪開了手輕笑道。

聞可目光森然看了眼蜈天,伸手抽取了一枚珠子,轉身就走。

至此,所有人都是抽取完畢。


封妖台兩側,眾人的站位也是很有意思。原本青丘部落的落清流,她大概是出於厭惡曳戈的存在,因此她站在封妖台左側的巨龍口處,而棄石竟是帶著沙衛、沙瓊也站在她們身上,儼然一副護花使者的樣子。至於子烏部落和奢比部落也在巨龍的左側,不過離棄時和落清流他們稍稍拉開了些距離!

曳戈和寐照綾肯定不會去左側的,他們兩人抽取了珠子后徑直來到右側巨龍口處,鼠易攜著綠允也過來了,緊接著之後的聞可也過來了。

如此左右兩邊似是有股詭異的暗流涌動著。


「好了!既然你們都抽取了八對顏色相同的珠子,那麼封妖戰就開啟了……誰先來打第一場呢?」蜈天統領在封妖台上好整以暇,環視眾人道。

話音剛落,卻是一道黃色的身影,率先掠上了封妖台,眾人細看之下此人衣衫普通,相貌平平,正是棄石!

隨著棄石的高調上台,封妖之戰終於拉開了序幕,一直沉寂著的幻境外的數萬人似乎是壓抑了許久,瘋狂地歡呼起來。

棄石神色平淡,他揚了揚手裡的珠子,那珠子是灰色的。

曳戈看到這一幕,微微一愣,低頭看了下自己手裡的灰色珠子道:「靠!我是灰色的!」

「大英雄不是應該用來壓軸的嗎?不應該最後出場嗎?難不成我真的是一個嘍啰,第一場就要暴斃了?」曳戈的氣急敗壞地向身邊幾人攤手道。

「百妖路你屌炸天!百年來第一個通關之人,還怕干不過棄石!相信我,他才是嘍啰,你是大英雄!」鼠易義正言辭地向曳戈說道。

寐照綾則是有些擔憂,棄石從進入百妖盛宴以來,一直強勢。

雖說封妖台壓制了境界,可就算是她對上了棄石,她也沒有幾分勝算,更何況曳戈!

聞可一直沉默。

綠允則是一副幸災樂禍,開心道:「姦夫淫婦,秀恩愛,繼續秀啊?這樣深刻的道理告訴你,秀的多了,是會遭天譴的……哈哈…..!」

「嘴賤也是會遭天譴的!」寐照綾柳眉倒豎,瞪了眼綠勻恨恨說道。

「呵呵。我遭天譴?有我易哥,我會遭天譴?」綠勻說著向身邊鼠易懷裡蹭了蹭,一臉撒嬌獻媚模樣。

幾人交談了幾句,並未耽誤了多少時間,可是上萬的觀眾哪裡肯等?外界噓聲一片,甚至叫罵起來!

蜈天統領也是大皺眉頭,喝問道:「誰是灰色?再不上台以棄權,認輸論!」

曳戈無奈,正準備硬著頭皮上。

寐照綾卻是像鼠易搖了搖頭,然後又瞅了一旁準備看戲的綠允一眼。

鼠易咬了咬牙,拿過曳戈手裡灰色的珠子塞進了身邊綠允手裡,向綠允道:「你上!」

綠允本來眼睛就大,此刻受驚,眼睛差點睜的從眼眶裡掉下來,飽含淚水心痛道:「為什麼?難道你們才是真愛?」

鼠易沒敢看綠允的眼睛,一把拿過她手裡那個紫色的珠子扔給了曳戈,大怒道:「什麼為什麼?哪裡有哪么多為什麼?給老子上!」說罷一腳踹在了綠允屁股上,把她踹的飛上了封妖台!

「不…..我以為你是我的良人,沒想到你竟然是我的剋星,讓我遭天譴!」綠勻痛苦的聲音傳來。

「打不過,就認輸,別逞能!」鼠易急急說道。

「不,我一定要讓你後悔一輩子!讓你在愧疚、痛苦中渡過!」綠勻聲音字子狠毒,直刺鼠易心口。

鼠易一下子慌了神,作勢就要上去將綠勻拉下來。

「別!」寐照綾一把拉住了鼠易道:「能有什麼後悔事,她是五毒域聖女,上面主持之人是你們五毒域大統領,能出什麼事?再說她想尋死,棄石敢殺嗎?他又不是棄沙部落的聖子,就算棄沙部落的聖子沙無赦來了,也未必敢下死手!

鼠易心下稍安瞪了眼寐照綾道:「為了你那死姘頭,害我姘頭上!哼,你還指望他能幫上我們?」

「說不定還真能幫上呢!」寐照綾跳了跳眉毛說道。

……..

幸福來的太快,鼠易為他換了珠子,如此不可思議的一幕就發生在了曳戈的眼前,他看著鼠易虎目含淚,差點感動的以身相許,他鄭重道:「易哥,你真是我哥,我要跟你拜把子,當一生一世的兄弟!」

「呸……」鼠易向曳戈啐了一口,他瞪了眼寐照綾便緊張地看向了封妖台!

蜈天統領眉頭緊皺,這曳戈是受人所託,要特別照顧的。因為曳戈過了百妖路,很是引人注目,為了這事兒不過於明顯,他特地將第一輪安排的都是實力懸殊的對決。可這苦心經營竟然是被人給調換了。

「鼠易!」蜈天統領狠狠地瞪了眼鼠易,深吸了口氣,向台上二人道:「亮珠。」

棄石和綠勻依言亮出同時灰色的珠子。

蜈天統領掃了眼,有些意興闌珊道:「那就開始吧……」

封妖台五十丈方圓,極為開闊,其材質也是堅不可摧的硫黑石澆築而成,極為堅硬。

此刻封妖台上的戰鬥一觸即發,在這封妖台內,兩人同是坐照初期,可很明顯一開始綠允就差了許多,她一上台開啟了妖印!讓人震動的是她的妖印竟是藍色的。

妖族妖印分為黑、橙、紅、紫、綠、藍、青七等,藍色妖印可見其天賦之高。

綠允之所以被封為五毒域當今聖女,並不是因為她現在的實力,而是因為她可怕的天賦,因為她如今也不過才十六歲,十六就已經有了坐照初期的實力,且她是藍色妖印,試問藍色妖印,放眼整個妖族能有幾人?

綠勻青稚的臉龐,還有著哭泣過的淚痕,本就是個美人胚子的她,此時更顯得嬌楚可憐。她手裡拿著蠍王欽賜的地階上品軟劍,吸著鼻子,一臉鄭重地看著棄石。在她的身上出現了一條藍色的巨蟒,在她周身遊走,最後落在她的肩頭,望著對面的棄石吐著蛇信…..

「藍色妖印果然神奇,竟然不是虛影?」棄石淡淡地看著,他抬起了右手,手掌里竟是長出了許多黃色的沙粒…….

此刻外界的觀眾看到這一場對決,已經是炸了鍋….


「都說五毒域,竟是些毒物,可這代聖女綠勻,漬漬….你可這又認真又害怕的樣子,哎呀呀……這也太漂亮了吧!」

「就是,就是!可不想那上一代的那什麼寐照綾,背影還行,臉上那麼大一陀黑妖印,像狗屎似的….估計她『毒女『的稱呼和她的長相不無關係,真是噁心死了,是個背影殺手呢。

「美女與野獸啊,你看綠勻身上那猙獰的蟒蛇和她傾國傾城的面龐,真是鮮明的對比啊…….哎,話說這棄石該不會英雄難過美人關,放水吧?」

「放水?棄石敢放水,那無異於給鼠易戴個綠帽子!人家綠勻可和聖子鼠易是一對呢!」

「那可難說…….沒看到綠勻是鼠易踹上去的嗎?」

………

封妖台上,棄石本來是想等綠勻出手的,可是綠勻一直保持著那個橫劍胸前的姿勢,一直沒動。

無奈,他只得準備出手了。右手黃色的沙粒形成了一個碗口大小的沙團,他向著綠勻邁了一步….

與此同時,在另一邊的綠勻也動了!

她不僅是動了一下,而是在一個時間段內高頻率的晃動。

「啊……不要啊!不要啊!我認輸!我認輸啊!」棄石那一步像是踩在綠勻的心頭,讓她直接崩潰,她一把扔掉了自己的綠色軟劍,雙手抱著頭,帶著哭腔在地上又是哭喊又是跺腳的……

「他媽的,什麼玩意啊?老子擦亮了眼睛就讓老子看這?這簡直不是在丟她的臉,是在丟易哥你的臉!」曳戈眼珠子跟著綠勻跳動的頻率,跳的眼睛都酸了批評道:「面對強敵,連心態都沒有了,還打個屁?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啊!」

「易哥,你說是不是?嗯?易哥,你臉怎麼這麼紅?躲什麼啊?你往人後面躲什麼啊?你再躲,誰不知道那是你死姘頭?」

。 檯子上的棄石一臉驚愕,他望著還在手裡的沙團,喃喃道:「我好像還沒出手吧?」

蜈天統領以手抵著額頭,他真的不敢直視這慘淡的戰場,好歹也是過了百妖路之人,好歹也好歹也是一代天驕,好歹也是五毒域當今聖女,怎可如此膽怯?

他盡量使得自己平靜,朗聲道:「棄沙部落,棄石勝…..敗者退場!」

綠勻將自己灰色的珠子拋給了棄石,棄石接過,與自己灰色的珠子融合,顏色變化,成了一枚紅色的珠子,他將珠子握在手心,轉身退下了。

外界一片噓聲,綠勻撿起自己的綠色軟劍,揚起頭來,朝封妖台正前方巨大的鏡面笑了笑,這更是換來了更為洶湧的叫罵聲。

「後悔不後悔?愧疚不愧疚?」綠勻從台上走了下來,吸了吸鼻子看著一臉灰敗的鼠易狠狠道。

鼠易雙眼無神道:「我真的猜不透你!」

「猜不透,才能保證你不花心!哼!」綠勻驕傲的像只孔雀,從左側的黃金巨龍口中走了進去,算是退場了。

「身體抗打能力不行,但不得說心裡承受能力還是很強的,很洒脫嘛!」曳戈看了眼離場的綠勻道:「我覺得她就是故意的!」

「滾,你閉嘴!」鼠易冰冷說道。

「第二場,誰要上?」蜈天統領有些煩躁道。

短暫的靜默。

聞可從右側走出,緩緩上了封妖台,他臉色平靜,但眉目間似乎總有些散不開的憂愁。他上台亮了亮他手裡的珠子。

同時左側的黃金巨龍口中走出了一人,正是沙衛。

沙衛原本是坐照中期,落柳的死姘頭,如今對上聞可幾乎沒有多大的勝算!

「棄沙部落,沙衛!」沙衛上場聲音不卑不亢,他向聞可微微拱手道。

聞可眼瞼上揚只瞅了沙衛一眼,沒有說話,也沒有回禮,上台後就那麼一直平靜地站在原地!

沙衛有了怒意,本敬他是強者,所以先禮後兵,但沒想到聞可如此傲慢!

「同位坐照初期,我不見得我比你弱了多少!」沙衛森然開口,同時他右手一招,從他的手臂間滲出了許多的沙粒,飛快地在他手中形成了一把黃沙凝聚的長槍,長槍朝著聞可遙遙一甩,原本乾淨的封妖台憑空出現了一層厚厚的霧霾,將聞可迅速籠罩!

「黃沙場域」

當漫天黃沙飛舞的時候,原地的沙衛已經是消失,朦朧中看到有道身影襲向了聞可,而聞可從始至終一直佇立在原地,彷彿將周圍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沙衛開啟妖印了!可這聞可……」寐照綾看著封妖台上的黃沙說道。

「這樣真拉風!時也,命也,怎麼不讓我上去揍這沙衛!」曳戈有些不爽地說道。

寐照綾沒有轉頭,但是眼睛卻是睨了曳戈一眼,細長的眉角,加上變扁了的眼珠,可愛極了,但是卻是充滿了鄙視之意。

曳戈吸了吸鼻子,他是真的被寐照綾鄙視夠了,轉頭就在寐照綾的臉頰上親了一口,狠狠道:「不要鄙視我,我是深藏不露的大英雄!」

……

且看場中戰局。

沙衛借著黃沙阻攔聞可的視線,手持長槍,周身靈力皆是集中於長槍槍尖,整個人如同乘風破浪的帆船,氣勢恢宏,直直刺向了聞可的胸口。

黃沙飛舞,朦朧中的聞可依舊不為所動,在沙衛長槍眼看要刺入他的胸口時,他突然轉身,向著身後,一掌拍出……

那漫天的沙粒中卻是一道身影,應掌落下,身影狼狽地飛出,正是沙衛!

那原先持槍而來的身影,化成了粉末,可是那手中的長槍,去勢不減,仍是一槍已是刺入了聞可的後背!

可是就在此時,聞可的周身蕩漾出了一層紅色的黏膜,如同水又似火,竟是將沙衛的一擊盡數抵擋!

沙衛結實地挨了聞可一掌,一時氣血翻騰,他實在想不通自己從一開始開啟術法后,他在出手的那一剎那用沙粒凝結了一道身軀,自己憑藉黃沙的掩護來到了聞可的身後,在他看來這已經是天衣無縫了。

聞可不知何時手裡握著一把紅色長劍,長劍出鞘,劍尖指著沙衛胸口道:「降或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