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候方冷冷的笑了:「你好厲害呀。」

他忽然大聲吼道:「薛武,連海,你們兩個還喘氣嗎?死了沒有?」站在雨中的薛武和連海大聲回答著:「報告,還在喘氣,沒有死。」「是想看著你們的教官死嗎?」「不想!」八個偵察班的戰士齊聲喊道。「不想讓他死,你們他媽的還站在雨中干球?還不把他拖回屋中,給他熬點薑湯,等他被雨淋死了,你們想灌都灌不進去了。」鄧

他忽然大聲吼道:「薛武,連海,你們兩個還喘氣嗎?死了沒有?」

站在雨中的薛武和連海大聲回答著:「報告,還在喘氣,沒有死。」

「是想看著你們的教官死嗎?」

「不想!」八個偵察班的戰士齊聲喊道。

「不想讓他死,你們他媽的還站在雨中干球?還不把他拖回屋中,給他熬點薑湯,等他被雨淋死了,你們想灌都灌不進去了。」鄧候方怒吼道。

八個偵察班的戰士,慌忙把莫曉生抬進屋中。

「老鄧,你這樣做會放縱他的,不利於他今後的成長。」倉鼠火啦。

鄧候方瞪著倉鼠:「你這樣做是在幫他成長嗎?你是想要他的命。亂彈琴。」

「鄧候方同志,我現在以特工隊黨代表的身份跟你談話,你知道你這樣做意味著什麼嗎?」倉鼠又要上綱上線。

鄧候方寸步不讓:「倉鼠,不要在我面前擺什麼黨代表的架子,團政委的官比你大不?他說起話來還是和風細雨,你他媽算老幾,動不動就上綱上線,我怕你咬了我的球!」

倉鼠臉色蒼白:「你–」

鄧候方冷哼一聲:「你什麼你?想在這呆著,就抓好後勤保障工作,否則,哪來的回哪,老子不稀罕。」

他扔下發獃的倉鼠,衝進雨中,對站在軍旗下的齊柏峰踢了一腳:「奶奶的,還有酒嗎?給老子也整幾口。」

倉鼠愣愣的看著鄧候方和齊柏峰走了,圍觀的戰士小聲地議論著,也走了。

倉鼠的心沉甸甸的,一陣陣發涼。他想不透,為什麼原來李保田、金眼、飛鷹那些已經戰死的同志們抵觸他,現在鄧候方也抵觸他。

「我做錯了什麼?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政策做的,為什麼會這樣?」倉鼠不停地自問。

夜晚,鄧候方找到了悶悶不樂的倉鼠:「對我今天的做法,是不是特有意見?」

「你是隊長,我是外來人,不敢有意見。」倉鼠冷冷的說。

鄧候方微微一笑:「隊伍有鐵的紀律是不錯的,沒有鐵的紀律是打不了勝仗的。可是你今天的做法過於偏激,不可取。」

「為什麼?」倉鼠不以為然:「我上軍校的時候,教官的處罰,比這個要重得多。」

鄧候方嘆了口氣:「軍校和隊伍不可相提並論,軍校是後方的講習堂,無論對學員處罰得有多重,都有相續的相關保障。」


「一線作戰隊伍就不同了,戰士們時刻都要準備上戰場。像你這樣處罰戰士,他們生病了怎麼辦?」

「如果你今天把他們兩個扔進禁閉室,關他們個三五天,我不僅一句話都沒有,還會大力支持。可是你把他扔在雨地里,我就不敢苟同。」

「為什麼?」倉鼠平靜下來。

鄧候方語重心長地說:「因為我們要隨時準備戰鬥,戰士們不能拖著生病的身體上戰場。你說對吧?」

他拍拍倉鼠的肩膀:「你好好想想吧。」

雨停了,清晨的天空分外晴朗。

酒醒后的莫曉生頭痛欲裂,他呲牙咧嘴的坐起身:「奶奶的,這馬尿真不是什麼好東西,喝的時候難受,醒了更難受。」

薛武站在他的身邊,輕聲說:「教官,隊長和黨代表吵架啦。」

「為什麼?」莫曉生揉著太陽穴,並不在意。

「因為你。」薛武給莫曉生遞來一杯水。

「為了我?我怎麼啦?」莫曉生感到莫名其妙。


「因為你喝酒啦,違反了禁酒令。」薛武解釋道。

他又好奇地問:「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莫曉生用力的回憶著,突然大叫道:「壞啦壞啦,我這次死定啦。」 第八十三章憤怒

莫曉生和齊柏峰被禁閉了,是莫曉生自己請求的。酒醉時的記憶雖然不完整,但支離破碎的片段,他還是有些模糊的記憶。

他坐在禁閉室的床上,苦笑著對齊柏峰說:「老齊,對不起,讓你跟我沾了個大光。」

齊柏峰躺在另一張床上,吊著二郎腿:「又不是第一次害我,習慣啦。」

莫曉生只是苦笑。


齊柏峰嘴裡叼著一根稻草,風輕雲淡的看著莫曉生:「喂,計劃好下次怎麼害我了沒有?」

莫曉生長嘆一聲:「除了喝酒,還真想不出別的。」

齊柏峰哼哼地笑著:「不見得,讓我失戀一次,也要得呦。」

莫曉生搖頭說:「老齊,你想錯啦,我和栗春妮是好朋友,我不是因為她新交了男朋友難過。我是擔心春妮分不出好壞,上了楊帆的當。」

「我們有紀律,又不能把事情對春妮說清楚,為這個我才煩惱,才找你喝酒的。」

齊柏峰眯著眼睛說:「這你操的什麼閑心?楊帆果真是個雜碎,隊長自然會收拾他,你想的太多啦。」

他坐起來瞪著莫曉生:「不對,那麼多人你不關心,偏偏操栗姑娘的心,肯定還是喜歡上了栗姑娘,栗姑娘新交了朋友,你醋勁大發才找我喝酒的。對不對?」

「懶得理你。」莫曉生翻身躺下。

齊柏峰嘻嘻笑著:「哎,生子,有沒有和栗姑娘拉拉手。」

他的嘴一撅「吧唧」一聲說:「還有這個。」

莫曉生的臉羞得通紅,翻過身,把脊背對著齊柏峰:「你羞死人啦,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齊柏峰呵呵笑著:「在特工隊,能吐出象牙的只有黨代表,我們只能吐出人牙。」

「我吐一對給你,你要不要?」倉鼠推開門。

莫曉生和齊柏峰跳下床,相互對望一眼。

齊柏峰窘迫的說:「報告黨代表,不要。不、不,要,要」

倉鼠皺皺眉:「你讓我狗嘴裡吐出象牙?」

齊柏峰嘻嘻笑道:「不是不是,我可沒有說你是狗嘴裡吐出象牙,我的意思是,你說出的話都是金玉良言,像象牙一樣珍貴,就像禁酒令。要是我們聽了你的話,這禁閉不是就不用關了不是?」

倉鼠冷哼道:「少給我打哈哈,滾出來,隊長請你們呢。」

莫曉生奇怪地說:「正禁閉呢,隊長喊我們幹什麼?」

倉鼠面無表情地說:「你們還沒有待夠啊?那好,我把門再鎖上。」

「別介呀黨代表,生子的覺悟低,還沒有領悟您的良苦用心。我就不同啦,我的覺悟多高啊,昨天就清楚的認識到,我犯下的錯誤有多嚴重。」齊柏峰竄出門外。

倉鼠嚴肅地說:「別打哈哈,你以為禁閉結束了,想得美,你們兩個的處理意見,還沒有下來呢。走,快到隊部,有任務。」

特工隊隊部,鄧候方神色凝重,他的對年坐著一個外來人。

「這時我們抗聯飛虎團派來的聯絡員–林俊軒同志。」倉鼠介紹道「這是莫曉生和齊柏峰。」倉鼠介紹道。

林俊軒坐著沒動,端起茶杯喝了口水:「莫曉生的名字,我早有耳聞。聽了他的事迹,心想莫曉生肯定是個粗壯魁梧的大漢,哪料想是個皮白肉嫩小後生。」

齊柏峰冷冷地說:「客套話你就別說啦,有什麼任務要我們去執行?」

林俊軒微笑著說:「齊柏峰,日軍關東軍特務本部,鐵杆漢奸齊柏山的弟弟,對不對?」

齊柏峰瞥了林俊軒一眼,把目光轉向別處:「對不對你都說啦,問我還有意義嗎?」

林俊軒哈哈大笑:「小鬼,脾氣挺沖,有幾分東北爺們兒的樣子。」

齊柏峰不冷不熱地說:「沒有必要拉近乎,有任務說任務,這跟我是不是東北爺們沒關係。」

「齊柏峰。」鄧候方瞪著大眼:「林聯絡員提到你哥哥齊柏山,並沒有什麼用意。你哥是你哥,你是你,多的什麼心?」

齊柏峰並不示弱:「我哥哥給日本人幹活,又不是我讓他去的,他多的什麼心?」

莫曉生拉著齊柏峰的衣袖,他也很不喜歡這個大模大樣,威風耍的比飛虎團團長康定宇還大的聯絡員林俊軒。

「我是白皮嫩肉的小後生,你是漢奸的弟弟,都是不成氣候的東西,林首長不會把任務布置給我們的。怎麼辦?我們繼續禁閉去?」

林俊軒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莫曉生,你什麼態度?別以為你槍打得不錯就了不起了?」

莫曉生冷冷的笑道:「你聯絡員,你的級別比康團長大幾級?無聊,真是把林字寫大啦,也不知道裡面都藏著什麼鳥?」

林俊軒暴怒:「你–!」

莫曉生冷冷地說:「我怎麼啦?老子十五歲就是飛虎團的聯絡員,你當時在哪刮旋風?一個亂皮聯絡員,在特工隊耍的什麼牛皮?」

「莫曉生,你想幹什麼?沒王法了是嗎?怎麼和林聯絡員說話的?」倉鼠吼道。

齊柏峰冷笑道:「生子,人家是團部派來的,是大人物,我們想說話,需要先三拜九叩。」

莫曉生笑了:「走啦齊小鬼,我們喝酒的錯誤還沒有認識清楚,對禁酒令理解還不夠透徹。我們回禁閉室繼續想,出生入死的打鬼子,為什麼就都不能喝一口?」

鄧候方冷冷的看著,一直沒有說話。

倉鼠怒容滿面:「蹬鼻子上臉了是吧,想蹲禁閉我不攔著。沒有你莫曉生和齊柏峰,特工隊照樣殺鬼子,照樣是一支無堅不摧的尖刀。」

莫曉生笑道:「倉鼠,你自以為是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改?去年為了送回海山同志的情報,你不聽我的勸阻,非要和我分開路回靠山嶺。」

「也不知怎麼著,你自己走丟啦,為了尋找你,我們特工隊十八個人,到現在只剩下我和隊長了。」

「哼,自從你成了特工隊的黨代表,李保田隊長新組建的特工隊,一夜被打散了,死傷慘重,隊長李保田陣亡。呵呵,倉鼠,小鬼子可不希望你離開特工隊呀。」 第八十四章過分的舉動

倉鼠愣了,鄧候方也愣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莫曉生為了齊柏峰會說出這些話。

最為震撼的是林俊軒,他是團部派往不在飛虎團建制內隊伍的聯絡官,是代表團部首長的。每次不論到下面的哪支隊伍,都會受到禮遇,可今天讓他很不滿意。

黨代表倉鼠對他的態度還可以,可是隊長鄧候方一直不冷不熱。除了問他要傳達團部有什麼指示外,寒暄的話都沒有一句。

現在更好,來了兩個刺頭,像是兩隻狼。不僅不給他面子,還把他數落諷刺了一頓。

他惱羞成怒,指著莫曉生和齊柏峰吼道:「你們兩個藐視上級領導,恣意誹謗你們的黨代表,你們知道這是什麼性質嗎?我要上報團首長,對你們將處以嚴肅的處理。」

「鄧候方,我命令你,立刻將這兩個不服從指揮的敗類嚴加看管,等候上級首長的處理意見。」

莫曉生怒極反笑:「喂,姓林的,你屬狗是嗎?狂吠個屁,你回去跟康團長說,生子就是瞧不起他的聯絡官,你讓他看著辦。」


他又對鄧候方說:「隊長,我和這個鐵杆漢奸的弟弟禁閉去了。」

鄧候方沒有看莫曉生,卻對林俊軒說:「傳達團部的命令吧。」

林俊軒臉紫的像是豬肝:「鄧候方,在我傳達命令前,你先把這兩個羞辱上級的敗類嚴加看管。」

鄧候方站起來:「懶得搭理你。」

「倉鼠。」鄧候方直呼其名:「你們兩個團部來的相互恭維吧,老子還有別的事情,不陪你們瞎咋呼。」

他踢了莫曉生一腳:「你奶奶的,昨天喝酒不喊老子,找死是吧?還有沒有酒啦?有的話拿出來,我們三個去喝點。」

他余怒未消:「奶奶的,老子在前線捨生忘死的殺鬼子,也不知道今天死還是明天死?媽的還要受這等小人之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