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樓並不大,全是用翠綠如玉的竹子建成的。而頂上用的是棕樹葉片。

一切都顯得那般的古樸、普通。要說這是主神大人的駐地,還真有些令人不敢相信。此樓的主人在武神府也是鼎鼎大名,外府管事『譚金』,一位二級主神。「進來吧。」譚金說道。鐵其緩步而入。裡面也極為簡單,一個巨大的案桌旁坐著一個普通村夫樣的老者。老者一身樸實的青袍,腳底蹬著的是一雙厚底布鞋。「管事大人,剛接到消

一切都顯得那般的古樸、普通。要說這是主神大人的駐地,還真有些令人不敢相信。此樓的主人在武神府也是鼎鼎大名,外府管事『譚金』,一位二級主神。

「進來吧。」譚金說道。

鐵其緩步而入。

裡面也極為簡單,一個巨大的案桌旁坐著一個普通村夫樣的老者。老者一身樸實的青袍,腳底蹬著的是一雙厚底布鞋。

「管事大人,剛接到消息。說是萬花宮弟子傾巢而出正在搜捕一個叫唐春的年輕人。這還是萬花宮宮主白仙雲親自下的命令。仙雲令高懸宮中。」鐵其說道。

「就是你說的在仙域中折騰的年輕人?」譚金淡淡問道,貌似,對這事並不怎麼上心似的。

「沒錯,我覺得此人跟咱們尋找了幾萬年的主人有些關係。

因為,武王府並沒有招他入府,可是他居然會天戳八式前六式。

我想,他肯定得到了武神傳承。而且,據說。他最早得到時還不到死境。

而當時那第一式『無風也起浪』就在遙遠而偏僻的大虞皇朝中的北都秘境之中。

那個地兒就是死境弱者都極難發現一個的。而後來,他一路過來,從浩月島域到外域,再到朝武,到大東王朝,到天罡大陸,到萬妖空域連續得到了後邊六式。

據說他還知道天戳八式最後的招法。」鐵其一臉慎重。

「嗯,這倒是奇怪了。最後兩式就是咱們都沒有記錄的,他居然會得到。難道他還真是『他』了不成。這事,得慎重。我會往內府上報的。還有,立即傳令下去,武神府弟子出動尋找此人。而且,盡全力保護他。」譚金站了起來,一個跨步空間一道扭曲失去了人影。

「唉,唐春,我只能幫你這一點了。你能否逃過白仙雲的手就看你自己了。」鐵其嘆了口氣,緩步而去。

「師尊,唐春到萬勝海啦?」海媚匆匆進來,問道。

「嗯,聽說是。」鐵其說道。

「我要去找她。」海媚說道。

「不行,太危險了。在白仙雲的聖怒之下就是我也保不住你。不能去。」鐵其態度堅決。

「我要找那個混蛋報復。」海媚一臉堅毅。

「唉,你口中的混蛋現在估計已經證得神位了。呵呵,你打不過他。所以,好好修鍊,爭取下次證得神位再說。」鐵其笑了笑。

「師尊,你別亂想嘛。我就是氣不過嘛。算啦,我回去修鍊了。」海媚臉有些紅了,趕緊轉身跑了。

「這個小妮子,好像有些春心了。難道她命里跟唐春……」鐵其一愣,搖了搖頭。

老傢伙突然一震,吶吶道,「如果唐春真是那個人,那海媚真跟了他的話還真是無上的造化了,不得了不得了,難道我鐵其要轉運了不成。這運數就應念在了海媚身上。唉,可惜了。金師叔閉關了,不然,得請她再測一測此事了。」

「唉,你還真是陰魂不散。」 三國我不是NPC ,唐春終於醒了。一看,頓時有些傻眼了。因為,他居然是躺在一座大山。

而且聽到了一道久違的聲音傳來。

再一看,這傢伙趕緊掙扎著要站起來,一臉尷尬,道,「不好意思,砸著你了。」

那什麼滴大山根本上就不山,而是以前救過自己,藏身於小花果福地的那隻老龜。(未完待續。。) 「知道不好意思就好,你這一砸差點把我的肉身砸出一個窟窿來。真是倒霉。」老龜嘆了口氣,但是,貌似,並不生氣樣子。

「龜爺,你以前說是等我有實力時你會告訴我一些什麼的。現在是不是可以講了。」唐春問道。

「哈哈哈,老龜子,你也會給人砸啦。」這時,一道敞亮的聲音傳來,空中走出一個青袍老者。瘦長的臉,腳踩著一朵黃色祥雲。

「你得意了是不是米天,哼哼。」龜爺哼道。

「小子,你牛氣啊。居然敢砸咱們的神靈大人。」米天看著唐春,呵呵笑道,一臉幸哉樂禍了。

「米神,難道你就是尼蘭嘴裡的在大東王朝留下天地眼的神靈前輩?」唐春一愣,問道。

「呵呵,我的眼神還成吧?」想不到米老笑道。貌似,相當得瑟。

「不咋滴!」唐春搖了搖頭。

「你……」米老雙眼瞪得老大,給狠噎住了。

「哈哈哈,小米,怎麼樣,領教到了他的狂性了吧?」龜老大笑了起來,一震就把唐春震得摔到了地下。

「小子,要不是看尼蘭姐妹倆面上,我打爛你的小屁屁。」米老哼哼道,「不過,你小子貌似情況不怎麼妙啊。」


「嗯,經脈全斷,血液封堵,全身皮肉都碎了。法力全廢了,我現在就是一個廢物。」唐春嘆了口氣。

「老三,要不請老大用無上神通幫他一把怎麼樣?」龜老問道,臉色正經了起來。

「嗯,看在尼蘭面上可以請求一把。不過,能不能成就不清楚了。老大的脾氣可是不大好,搞不好這小子會成為他的試驗品。」米老說道。

「啥。試驗品,把我當白老鼠,不成不成。」唐春趕緊搖頭。

「哈哈哈,我又發明了一件新玩具,好玩得不行了。」幾聲狂也聲傳來,一個傢伙破空梆地一聲就落在了唐春面前。大地都跳動了幾下。居然是個糟老頭子。全身蓬亂不說還臟乎乎的,手中居然拿著一個燈泡樣的東東。

「老大,你輕點行不行。再重點我這龜居就得給你直接踩進時空窟窿里去了。」龜老直翻白眼。

「你們看看我發明的新神器。」糟老頭子雙手一搓,一道電光打入燈泡之中,燈泡亮了起來。 顧盼笙婚 ,燈泡煥發出各種顏色來。

「好玩不好玩不?」糟老頭子得瑟得口水直噴三千尺,燈泡時時變幻著。

「不怎麼滴!」想不到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小子,你敢說不怎麼滴,你說。你難道還能發明出比我這『神器』還好玩的神器嗎?」糟老頭子狂吼一聲,唐春差點直接給他震聾了耳朵。

「哈哈哈,看到沒老大,這小子狂不狂,剛才我也給他開唰掉了。」米老大笑道,又是一臉幸哉樂禍不已啊。

老傢伙一把抓起唐春。

「輕點行不行,再給你晃幾下老子直接嗝屁了。到時,還怎麼跟你比賽發明『神器』?」唐春哼哼道。

「嗯?原來如此。你小子好像很慘啊。完啦完啦,廢物一個。」糟老頭子狂笑了幾聲。一臉幸哉樂禍。

「我就是廢物一個也比你發明的神器要強得多。」唐春哼道。

「放屁,我耳雲光在萬勝海說第二,沒有哪個煉器師敢稱第一。什麼玩意兒,狗屁不是的小子居然敢在我耳雲光前啰嗦。」耳雲光大怒了。

「你就懂得欺負後輩罷了,我只是說跟你比發明神器。」唐春冷笑道。

「好小子,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發明的神器比我的要好。老子今天就是頂著神罰也要打開那地兒讓你進去一趟。當然。是禍是福你小子自己命數了。」耳雲光吼道,唐春看見,龜老在朝著自己眨巴眼神,貌似在鼓勵自己趕緊頂上去。

「啥地兒開一下子還要被神罰?」唐春裝著一臉淡然。

「鴻蒙神境聽說過嗎?嗯,你這身手者肯定沒聽說過。」耳雲光說道。

「沒錯。那地兒的確是個好地方。天地初開之時撞落下來的。

聽說是上古時一個叫鴻蒙的聖者創立的。就是神王大人們也想進去探尋聖者之秘。

不過,得到傳承的極少。當然,有好運者突破了神王之境。

只有顛峰主神,也就是六級主神才有資格進去。

不過,有資格進去並不等於你就有機會進去。那是需要大神通才能開啟。

而且,開啟者要承受『神罰』。搞不好把自己整死都有可能。所以,就是神王大人們想開啟也不敢。除非是遇上非不得已才敢冒險一試。」米老說道。

「那這,難道老大你是神王不成?」唐春訝然了,感覺後背涼嗖嗖的。自己居然跟一位神王在叫板。

「你以為呢,不是神王是打不開的。所以,小子,敢跟老子叫板,你這膽子真不小。」耳雲光哼道。

「我現在沒有法力,所以,我把圖紙整出來,讓龜老製作可成?」唐春問。

「成,只要你小子用能圖紙整出比我好玩的神器來老子就開啟讓你們去撞撞運。」耳雲光說道。

唐春開始繪製『高清晰3d影像系統』。這個,前世的唐春可是這方面的行家。

幾天後,一張密密麻麻的圖紙出現。當然,這些零配件唐春全都有說明。對於龜老來講用神通複製出來並不難。就是米老都興趣得很。


幾天後,萬勝海第一套3d影像系統出來了。一面寬達百丈的巨大高清電視貯立於神山之上。

「怎麼玩?」耳雲光也有些心動了,看著唐春。

「發電,打開搖控器就成?」唐春一按,屏幕上開始顯露影光。

而唐春把腦中記憶中出現的美國大片,還有《紅樓夢》《三國演義》等經典影視加入了進去。

不久,耳雲光看得發獃了。就是米老跟龜老都一臉興趣。因為。現代兵器他們全沒見過。

「這鐵疙瘩居然有如此神威,這是什麼神器?」米老指著電視中的導彈問道。

「嗯,毀滅力雖說不大,但是,居然能讓鐵疙瘩發出如此東西來。要是這鐵疙瘩用神玄母石製成的話豈不是可以直接一轟之下轟死主神了。」耳雲光說道,雙眼灼灼盯著屏幕。


唐春也覺得奇怪。貌似連神王都不曉得地球的存在似的。

難道地球並不在這個時空段面裡面不成?

一陣子過癮過後耳雲光說是要研究新的神器,其實,是想造加強版的飛彈。這邊顯得急不可耐了,叫上龜老跟米老二人,三人合力開啟『鴻蒙神境』。

只見耳雲光皺緊眉頭,米老也是一臉嚴肅。

不久,耳雲光照準自己胸口狠來一拳,一道神光直接給打了出來沖向雲端。

而米老跟龜老也是顯露出巨**身朝天彈出兩道神光。

三光沖映,形成濤天氣勢殺向了雲端。


令唐春啼笑皆非的就是耳雲光還真是學習的楷模。他的那道神光外形看上去還真是一枚洲際導道導彈。連神光之下居然還有幾個噴頭在噴著黃色神光。

轟然一聲,天地都抖了抖,好像突然間給人戳了一腳似的。

一個巨大的幽黑色的窟窿閃顯了出來,唐春甚至看到了幾頭巨獸正張開牙齒在窟窿前候著。

「還不進去。」哪想到耳雲光直接一腳飛來,唐春慘叫一聲像坐火箭一樣升天而去。

它嗎滴,這就是飛升的感覺。

「我說耳雲光,我功境報廢,進去就是死路一條。」唐春大叫道。

「不進去你也是個廢物。當廢物了還不如一死。」哪想到耳雲光可是冷血得很,一句話出唐老大差點直接噴血倒下。

不過。在唐春憤怒的咆哮著射進空間窟窿之時。餘光是發現。一道巨大的銀色拍子從天而降直接一拍就把耳雲光的護身神光全部拍碎,耳雲光慘叫一聲給直接拍進了地底深處。地下一股水柱驚天而噴,整座長達千里的大山都給炸開了。

「老傢伙,你也差不多了。這就是傳說中的神罰。」唐春陰笑了一聲,轉爾,身體給黑洞吞噬。

唐老大這輩子還真不幸。落身之處居然就是一隻長達百里的巨獸嘴裡。那巨獸張開的大嘴足有幾十個足球場大。唐老大就這點肉掉進人家嘴裡巨獸一點感覺都沒有。

因為,塞牙縫都不夠。

呯……

唐春拉風落地,不過地,是肉地。還在肉塊上反彈了好幾次。這傢伙一抬頭,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來。萬幸啊。因為,頭上高處就是巨獸那一排鋒利得比下品神器還恐怖的牙齒。

要是剛才落那上面估計直接可以到陰府報道去了。

巨獸好像張嘴也張累了,而此刻,居然又有一隻倒霉的生靈給巨獸吸進了嘴裡。那東東呼嘯一聲一把就把唐春砸得往下一滑,兩貨都源著巨獸食道狠跌了進去。

不久,掉進了一汪臭哄哄粘乎乎的巨大湖海之中。好像裝滿了一潭的八寶粥似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