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凡手中接過票,路比走到門口,忽然轉過了身子,路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這張票……小凡你不介意我轉送給別人吧?」「沒什麼……是沙菲雅吧。」路比的笑容讓小凡有種不好的預感,但小凡還是下意識的忽略那種可怕的猜測一邊打趣道。「不!我打算送給織世!」「燦爛」的笑容,路比剛說出這句話,整個人就化作一道殘影衝出了會館,留著小凡依舊在原地楞神。送給……織世?「……」「該死的路比!

「這張票……小凡你不介意我轉送給別人吧?」

「沒什麼……是沙菲雅吧。」

路比的笑容讓小凡有種不好的預感,但小凡還是下意識的忽略那種可怕的猜測一邊打趣道。

「不!我打算送給織世!」

「燦爛」的笑容,路比剛說出這句話,整個人就化作一道殘影衝出了會館,留著小凡依舊在原地楞神。

送給……織世?

「……」

「該死的路比!!給我站住!!我要殺了你!!!!」

……………………

ps:小黃還沒有離隊,上一章和織世一起跟上來的,可能是我寫的不夠直接吧,我去改一下。額,還有馬志士,我不是故意黑的,劇情需要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枯葉市,海灘公園。

碧藍的天空,清涼的海風微微吹拂,淡淡的海腥味,陽光下波浪蕩起漣漪的粼光,星星點點映著絢麗的色彩。

目光平靜而深邃,像是看破了人生真諦的老爺爺一樣,坐在遮陽傘的低下,小凡悠悠的一嘆。

「六尾……」

深沉的聲音,透著一種說不出的頹廢和疲倦,小凡的目光望著遠處沙灘冷飲店裡購物的窈窕身影,無奈的開口。

沒有想象中的回答,聽到小凡的聲音,六尾僅僅是耳朵顫抖了一下,卻依舊是那副慵懶的姿態,枕握著盤曲的雙足懶洋洋的躺在沙灘上享受著溫暖的陽光。

「嗨嗨嗨……我知道了,白子!叫你白子總行了吧!」

六尾這樣漠視的反應,小凡也只能舉雙手投降,無奈的苦笑,看來自己出發前給予夢妖只有她會擁有名字的承諾是完不成了。

自己失誤和路比玩笑時給六尾取的白子這個名字,現在完全被六尾記在了心底,也導致了現在這傲嬌死性格的狐狸,若是不叫她白子這名字的話是根本不會理睬自己的。

想到這裡,小凡心底不免有些內疚對於夢妖,於小凡來說,精靈不僅僅是精靈,和小黃一樣,小凡樣更多的是將她們當成是自己的家人,朋友,夥伴。其他的精靈如此,更何況是夢妖了,雖然常常將夢妖當成玩具在欺負她,但夢妖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在小凡的心底卻是勿容置疑的重要。

很少派夢妖去戰鬥,甚至連平時的訓練也很少去要求夢妖做什麼,這是忽視嗎?或許在其他訓練師看來是如此,但對於小凡,只是單純的不想看到夢妖受傷疼痛的表情罷了,用小凡那傲嬌的話來說,萌貨什麼的只要老老實實的在背後賣萌就好,戰鬥什麼的如果輪到賣萌的傢伙上場,那我還混什麼?

小凡如此寶貝著夢妖,也因此就算夢妖天然呆遲鈍的給忘了當初小凡的話,但小凡自己卻依舊記得。

聽到小凡終於叫出了這個讓自己滿意的名字,六尾也是當即回應了小凡,微微抬起轉過的頭,眯成一條細縫的雙眸,炎紅色的瞳孔先是在小凡那張微微苦笑的臉停留了片刻,繼而轉向了冷飲店中的織世,隨即不屑的對小凡冷喝了一聲,一絲鄙夷,濃濃的不爽在六尾眼底浮現,咧嘴露出的尖利小虎牙咯咯的磨著。

「喂喂喂!白子你這種態度是怎麼回事!你不為你的主人我的未來人生擔心一下就算了,竟然用這種看著人渣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六尾這充滿著豐富內涵的眼神以及咬牙磨齒行為,看得小凡背脊一陣惡寒,瞬間就從地上蹦了起來,在與六尾保持了一段安全距離之後,小凡才擦了一把汗。

「嘛嘛……上面這些個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白子!!你那濃濃的醋味是鬧哪樣!!!你不是喜歡妖夢的么!為毛會吃織世的醋!!該死的!你的口味難道又加重了么!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不作死就不會死,事實證明小凡還是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先是一愣,六尾顯然沒有想到小凡會說出這樣的話,反應過來后,伴隨著誇張的效果音,無數個十字迴路在六尾額頭冒出。

因為羞憤而顫抖的身體,六尾站了起來,緊縮的瞳孔,閃著寒光的牙齒,狠狠的撲了過去,六尾果斷開始了對小凡的追殺。

一如既往的無視這對秀下限的傢伙,大舌貝躺在淺灘的水中悠閑的吐著泡泡,夢妖和伊布則躲在陽傘之下交流著什麼,那瞪著大大的眼睛,無不透著嚴肅和認真。

自從聽了小凡那句應該做好隊伍中的大姐頭的話之後,夢妖就時不時的找伊布「談心」,儼然想要讓伊布承認自己才是小凡隊伍里的大姐頭,自己才是伊布應該每天上繳保護費的存在,而不是那邊那隻六尾。

夢妖一直是這麼在打算計劃著的,奈何她的智商實在是拙計,以至於無數次的收小妹計劃沒有一次有實際的成果進展,不過這些努力的交流也不是沒有回報,威嚴霸氣的大姐頭夢妖當不了,但一個溫柔呆萌關愛後輩的姐姐還是可以的,至少在伊布心底,已經將夢妖當成這樣的一個存在了,見到男性精靈或者人類,恐男的伊布絕對會第一時間躲到六尾的背後,但若是平時的玩耍的話,伊布所尋找的對象便會是夢妖。

「啊哈,小凡和白子的感情真是好呢,還有他的精靈們也是。」

海灘的另一邊,路比看了眼小凡的情況,感慨道。而他的精靈們,大狼犬,向尾貓以及其他的也是贊同的點著頭,點頭雖然是點頭,只是這些精靈們看向小凡和六尾的眼神就有些奇怪了,到底六尾的叫聲路比還是聽不懂啊。

「混蛋的傢伙!你之前出賣我也就算了,現在還不給我過來幫忙!!」

平時就不是六尾的對手了,更何況現在黑化了的,被一路的追殺,小凡發現路比當即怒吼求助,只是小凡似乎忘了,路比可是和自己一樣的無良呢,這麼喜聞樂見的情景,他不添油加醋就不錯了,怎麼可能會阻止破壞呢!

「這可是小凡你的家事呢,我怎麼好意思插手,你們好好玩吧~」

無良的站在一邊觀賞,路比不時對戰況點評幾句,這樣的態度讓其中的小凡咬牙切齒,只不過因為還處於被六尾追殺的狀態不能找路比算賬,戰鬥持續,沒有援兵的小凡,理所當然的被實力大展並且黑化了的六尾打倒在地,留下了滿是牙印傷痕的手臂和腳。

「看起來很痛的樣子,小凡,你和精靈的交流方式還真是奇特呢。」

像是在檢查是否還活著似得,路比拿著隨意從地上撿到的樹枝戳了戳小凡。

「你這傢伙……」

倒抽著冷氣忍著痛,看著這滿手的牙印傷害,復活起身的小凡狠狠瞪了路比一眼。

「算了,不說這個了。」

看著路比那微微上揚的嘴角明顯是在嘲笑自己,小凡果斷岔開了話題,頓時嚴肅了起來。

「有事嗎?」

「你和織世的態度,你們之前視乎認識吧。」

頓了下來,路比沉默了一會,忽然笑了起來。

「你不會是在吃醋吧?」

「你!給!我!適!可!而!止!」

壓抑著怒火,小凡一字一頓的將這句話擠出了口,那森寒的殺氣讓路比忍不住繃緊了身體,見到路比恢復到正經,小凡這才繼續,長長的出了口氣。

「如果你喜歡的話,我不介意你去追求織世的!」

「開什麼玩笑!我可還想多活幾年!」

小凡的這句話比之前發出的威脅殺氣更讓路比恐懼,似乎腦補出了什麼不好的東西,路比狠狠的打了個寒戰,恐懼的表情,路比下意識的後退了兩步。

「所以了,我想知道一下究竟是怎麼樣的家庭怎麼樣的環境背景才會養成這樣的性格。」

燦(流)爛(淚)的笑著,小凡開口問道,很是正常的問題,不過路比卻是看出了小凡問這問題的緣由。

「你是想從織世的家裡下手吧,讓他們反對織世,從而阻止織世的行為。」

「……」

沒有回答,小凡默默的點了下頭回答了路比的話,眼見如此,路比似乎想到了什麼,無奈的嘆了口氣,上前拍了拍小凡的肩膀。

「織世沒有告訴你她的家庭來歷,我也不好透露什麼,不過我可以回答你,織世家在芳緣的地位並不小。」

聽到這裡,小凡的心瞬間輕鬆了無數,地位不小?這麼說也就是名門之後了,那樣的家庭怎麼可能認同自己的女兒和一個窮小子在一起!如此的想著,小凡暗暗的慶幸著,可是心底卻又一種莫名的失落。

怎麼會!我應該高興的啊!

將那絲失落的感情丟到腦後,小凡燦爛的笑了,輕鬆的笑了,只是……

「然後,我要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

沉重的聲音,路比再次開口的話,讓小凡的笑容瞬間僵硬在了臉上一種不詳的預感。

「織世現在家裡是她的哥哥掌權。她的哥哥很寶貝她」

「妹控!?」


「妹控?這個詞語倒是很貼切呢,她的哥哥就是一個妹控!」

微微的頷首,路比對小凡這個貼切的詞語表示滿意,而小凡卻是緊緊皺起了眉頭,不可置信的反問。

「如果是妹控的話怎麼會允許其他男孩接近自己的妹妹!兄妹結合才是真理吧!」

「……」

路比沉默,小凡發現路比看著自己的眼神忽然變了,看了看小黃,又看了看小凡,路比忽然面無表情的轉過了頭。

「變態!」

「變態你妹!我有說過和小黃什麼怎麼樣的么!你這邪惡的傢伙不要給我擅自腦補什麼奇怪的東西!!」

怒了,對於路比這麼明顯的眼神變化,小凡怎麼可能看不出他的想法,自己和小黃?自己怎麼可能是那種對妹妹下手的變態!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就對了!話說回來沒有血緣關係怎麼好下手!!

「好了,不說這個,織世她哥怎麼樣!」

「她哥的話……會很高興的,大概會這麼說吧『太好了!我家的織世終於有人要了!』」


「路比,為什麼我總覺得我這一生忽然就這麼坑了。」

似乎可以腦補出一個情景,一個英俊的青年在聽到自己妹妹有男友之後將滿桌的文件丟在天上,仰天大笑的情景,盯著微波的海面,小凡雙目失神。

「……」

沉默,路比不知道應該怎麼安慰小凡,第一次路比真正的感謝著自己的師傅米可利,當初如果不是自己師傅很嚴肅很認真的警告了自己,或許現在站在小凡這個位置的就是自己吧。

沉默的氣氛中時間流過,路比忽然楞了一下,目光中,小凡忽然站了起來,神色不再像剛才那樣的絕望,似乎有了什麼主意一樣,那是充滿了希望的生的目光!

深深的呼吸,小凡的目光一斂,綺麗的色彩閃動著。

「路比!我決定了!」


「什麼?」

「為了擺脫織世的糾纏,我要立刻結婚!」

「……!!?…………什麼!!!」


就像名畫吶喊中的角色一樣,路比被小凡的發言震的驚叫了起來,小凡那堅定的目光告訴路比絕對不是在開玩笑的!

再一次的深呼吸,小凡的目光望向海灘的四周,探照燈一樣發出詭異光芒的雙眼,在一個個比基尼的年輕少女上面掠過。

「路比!!我們是朋友吧!!」

「大概……可能……勉強算是吧!」

「那麼拜託你了!那邊那個女孩!裝作一個流氓去打劫調戲她吧!!」

……………………

ps:昨天酒喝多了,到現在腦袋還發暈,這一章就這樣了,晚上大概可能也許會有另外一章吧……,沒有的話也就算了,我想各位一定不會介意的吧!!笑~(要是敢反對的話,我會殺了你們的!!)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抬起的手摸著下巴,路比現在的心情很是糾結,看著海中自己的倒影,路比考慮著要將這張臉要擺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

嗶嗶~嗶嗶~

這或許是某種意義不明的電波吧,路比收到之後便是將轉過了頭轉向,浪潮撲擊的礁石背後一個冒出的頭,不停的對路比打著眼神的示意,現在的小凡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計劃之中了。

「算了,就當是舞台的表演吧。」


被小凡那閃著無限希望的眼神,路比幽幽的一嘆,說起來路比也是十分的同情小凡的遭遇,將自己代入小凡的情況,想到吃飯前要檢查食物是否被下了某些不好的藥物,每天早晨都要提前起床以防被偷襲入侵,路比就是一陣寒戰,將自己放到小凡現在的位置自己大概也會這麼做的吧,充分理解了小凡,作為小凡的朋友,路比做出了讓他後悔一生的決定,他決定幫小凡一把。

目光四下徘徊搜索著,路比尋找著什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