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好鞋之後,綠蕪和紫竹就帶著月娘離開了。

房門關上,房間一時間寂靜下來。屋裡剩下的三個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對視。蘇葉和莫星河先都是看向了江淮,之後兩個人又對視了一眼。「行了,別看了。我要說什麼我想你們應該都知道的。」江淮無語道。「所以那位卜小姐出事了嗎?」蘇葉挑了挑眉,出口的話不算多友善。她就是不待見那個卜小姐,擺在明面上的不待見。「你怎麼

房門關上,房間一時間寂靜下來。

屋裡剩下的三個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對視。

蘇葉和莫星河先都是看向了江淮,之後兩個人又對視了一眼。

「行了,別看了。我要說什麼我想你們應該都知道的。」江淮無語道。

「所以那位卜小姐出事了嗎?」蘇葉挑了挑眉,出口的話不算多友善。

她就是不待見那個卜小姐,擺在明面上的不待見。

「你怎麼知道的?」江淮吃驚地看著蘇葉。

這事按理來說應該只有他和浮生才知道啊。

蘇葉他們只知道寶藏,不應該知道卜蝶的事情呀。

蘇葉見到他這副神情,就知道江淮一定被曲浮生給忽悠了,至少將其中過程給隱瞞了不少。

想到這她不由得諷刺的勾了勾唇。

曲浮生這個人,還真是沒法相信啊。

他從來都是藏著掖著城府很深,與他共事太容易被利用了。

好在因為看不透他,她都不敢和他過多接觸。

「卜蝶小姐遇刺了。」



「遇刺?」 一說起來卜蝶之後江淮整個人都嚴肅了不少,彷彿先前那個和紫竹逗趣的人不是他一樣。

「怎麼會遇刺呢?」蘇葉皺起眉來:「曲浮生不是一直都派人保護著她嗎?」

雖然曲浮生這個人一直都是迷迷濛蒙一層霧一樣看不透的狀態,但他對卜蝶的在意卻是掩飾不住的。

所以她才疑惑,以曲浮生對她的在意,他怎麼可能會讓她受傷呢?

「你怎麼知道他一直派人保護的?」江淮狐疑的問道。

他心中很是吃驚蘇葉為什麼會這麼了解他和曲浮生說的事情。

浮生和他講過,有些事情只有他們兩個說了。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蘇葉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這有什麼可奇怪的嗎?曲浮生和明玉借人,和明玉聯手一起保護一個卜蝶,我是真的有些納悶了,這樣的保護下為什麼卜蝶小姐還會遇刺呢?」蘇葉話中滿滿的不解。


她是真的有些搞不懂,總覺得好像有哪個地方怪怪的,但是她一時之間還沒有找到頭緒。

這時候,一直沉默的著的莫星河開口了。

「刺殺她的人捉到了嗎?」

這問題一出,正相視對峙著的蘇葉和江淮都將目光齊齊的落到了莫星河的身上。

不過前者只是看了他一眼之後就將詢問的目光投向了江淮。

這個問題的答案她也想知道。

說起這個,江淮立刻就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他蹙眉道:「沒有,那個人正要行兇的時候就逃了,因為剛好有人去找卜蝶小姐,那個刺殺之人便落荒而逃了。」

「所以就是說並沒有實質性的傷害嘍?」蘇葉追問。

沒有實質性的傷害……

「對,遇刺但是沒有受傷。」江淮蹙眉道。

「那卜蝶小姐有沒有說那個人的面貌呢?」蘇葉又問。

「沒有,卜蝶說他一身黑衣還蒙著面什麼都看不到,而且那個人從頭到尾也沒有說一句話,非常的沉默。」江淮轉述著卜蝶當時所說的話。

他越是說,蘇葉就越覺得不對勁。

怪,太怪了。

那個黑衣人的形象實在是太過模糊了。

聲音、長相一系列有用的條件都不存在。

所以這個黑衣人如果沒有被抓到的話,他可以是外界的任意一個人。

男人、女人、老人……

這個界限實在是太模糊了,以她所給的線索根本就找不到人的。

「所以卜蝶小姐說不要找了,那個人如果真的要傷害她,遲早還是會找上門的。她會小心謹慎身邊也不會離任的。」江淮又道。

蘇葉聞言眉梢微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莫星河。

巧了,兩人眼神剛好對上,都在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玩味。

這個卜蝶小姐,絕對是有鬼。

所謂的刺殺,到底是真是假還不能下確鑿的定論。

不過,兩個人都沒有要告訴江淮的打算。

「那你來這裡又是為了什麼呢?」莫星河目光定定地看著江淮。

這小子來這裡怕也是目的不純吧。

江淮猶豫了下,開口道:「我本身就是捕頭,保護百姓就是我的指責。」


「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莫星河曖昧的笑了笑。

江淮對美人的喜愛他還是清楚的,他這人多情的很,為了美人能夠上刀山下火海的主,這次突然把什麼保護百姓的指責搬出來,鬼才會信了他的話。

「不要胡說。卜蝶姑娘和浮生的關係不一般,浮生對她……真說起來,我這次算是為了幫兄弟的忙。浮生很擔心卜蝶小姐,雖然說這次並沒有真的傷到卜小姐,但他還是想要以防萬一。之前做了那麼多部署還是沒有防過,好在那人逃了,要是下次直接傷人呢?」

「所以你的意思,哦不,曲浮生的意思是怎樣呢?」


莫星河挑了挑眉,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笑。

如果真的很在意的話,他應該會急的親自前來吧?

可是他並沒有,他讓江淮替他來,這就很有意思了。

「我知道你們五行島有占卜之術,是可以占卜到一些事情的,所以想看看……」

江淮話沒有完全捅開,只是說了一半就看著莫星河眼睛里滿是期待。

蘇葉聽到他的話,也是吃驚地看向了莫星河。

還有這種事情嗎?

用21世紀的專業名詞來說他們那個五行島的人應該算是神棍了吧?

莫星河微微一笑,緩緩開口:「占卜之術的確有,但沒有神到那種可以將一切看的特別清楚的程度。只能模模糊糊的出來一些訊息,到時候要靠你們自己去拼湊。但僅僅是這樣就已經是很難的事情了。這需要用到一些秘術。」

說著他一頓,看著江淮的目光逐漸變得深邃嚴肅:「你知道的,秘術從來都是需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錢你想要多少都可以!」

江淮立刻說道。

他這話說完,莫星河當即便笑了。

只是他的笑容充滿了不屑。

「你覺得五行島缺錢嗎?」他問道。

江淮一怔,機械般的搖搖頭。

五行島那裡富可敵國,怎麼可能會缺錢財這種身外之物呢?

「想要什麼,都需要付出代價。只是代價是什麼並不確定。但我們兩個也算是老朋友了吧?」莫星河忽的笑了。

蘇葉看著他這樣笑,本能的警惕起來。

他笑的就好像是只狐狸一樣,蘇葉覺得他要坑人了。

這麼想著,她同情的看了眼江淮。

江淮被她這眼神看的心裡惴惴的,很是不安。

莫星河這傢伙要提出什麼條件來為難他?他也有點兒後悔今天來了。

卜蝶小姐雖然美,但那也不是自己的人,總不能因為這個事情就把自己也搭進去吧?

就在江淮滿心思胡思亂想的時候,莫星河突然湊近了他,在他耳邊說了幾樣東西。

在蘇葉的視角中只能看到莫星河靠近了江淮,說了不知道什麼話,然後她就看到了江淮臉上的表情一變再變,越來越精彩。

莫星河說了什麼?

蘇葉滿心疑惑。不過她並沒有這個時候就出口去問,莫星河既然是沒有明著說出來,應該就是不想讓她知道吧?

等之後有了機會再慢慢的問吧,蘇葉這樣在心中想著。

「兄弟,你這是故意的為難我吧?你說的這幾樣東西怕都是世間最難尋的東西吧?一樣能夠尋到就已經是千載難逢了,你居然想要這幾樣,你如果不想幫完全就可以拒絕的,沒必要這樣故意為難哥們。」

江淮皺著眉有些惱了。

雖然莫星河的身份尊貴,但他也不至於怕他,現在面對這樣明擺著為難他的情況下,他也不在乎直說了。

「我又沒說讓你去尋。」莫星河也不在意,輕飄飄的說道。

他開口提了就是沒指望江淮去找。

江淮這貨肯定是找不到那些東西的,但是那個真正有求於人的,可就不一定了……

「你什麼意思?」江淮皺起了眉。

不讓他尋還跟他說出來為難他。

「這件事是誰想做的,就讓誰去找。」莫星河沒說話,蘇葉直接替他表達了意思。

莫星河讚賞的看了蘇葉一眼。

「浮生?」江淮挑眉,然後又立刻搖頭。

「不行不行,你們也太高看浮生了,他再怎麼出名也不過就是個比較有錢的角兒而已,一點背景關係都沒有,你讓他怎麼去找你要的那些東西?要他去找還不如我呢。」

江淮一邊說還一邊擺手,一副甚是了解曲浮生的模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