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這已經超出了我們所預料的範圍之內,上千人的性命我們擔負不起,還是……召開會議,大夥兒一塊商量吧。”羅清虛說道。

李忘生點了點頭說道:“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先退後兩公里,安營紮寨,調整一番吧。我們儘快通知安全局高層,如果撤退,就儘快的撤離,如果戰……就只能夠請求更多的支援了。”兩人商量出了一個方案,李忘生便對下方的人下令道:“所有人,清理戰場,帶着傷員,我們退後兩公里,稍作調整。”雷家的人撤離之後,安全局的聯軍

李忘生點了點頭說道:“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先退後兩公里,安營紮寨,調整一番吧。我們儘快通知安全局高層,如果撤退,就儘快的撤離,如果戰……就只能夠請求更多的支援了。”

兩人商量出了一個方案,李忘生便對下方的人下令道:“所有人,清理戰場,帶着傷員,我們退後兩公里,稍作調整。”

雷家的人撤離之後,安全局的聯軍也迅速的離開了戰場。一時間,戰場上變得寂靜無聲,只有地面上的那些血跡,和空氣中飄蕩着的腥味,證明着這裏剛纔爆發過怎樣激烈的鬥爭。

安全局的聯軍選擇了一處靠山的位置,作爲暫時的營地。所有的傷員都被集中在一起,那些隨隊伍前來的千蝶宗弟子和治療系的異能者,正在爲這些傷員們處理傷勢。

李忘生則正在向安全局的高層彙報這邊的情況,在臨時會議室裏面,除了他之外,各個門派的代表和八個超凡境的強者,再加上之前潛入到雷家山谷之中的葉荒一行人,都聚集在這邊。

“情況就是這樣,雷家的山谷宮殿裏面,有一個使用了最完美的破壁基因的女人。那個女人正在繭化的最後階段。大概還需要兩天的時間,就能夠出關。一旦她出關,只怕我們所有人聯起手來,都不見得是她的對手。”葉荒將自己一行人闖入到宮殿之中的所見所聞講述了出來。

當然,還有一些事情,他選擇了隱瞞,比如那個女人的真實身份,再比如……那個女人的真實目的。這些事情,設計到了七大宗門的隱祕和醜聞,他沒有這個勇氣,將這些事情公之於衆,也沒有這個能力,承擔將七大宗門的醜聞都公佈之後的代價。

所以,他選擇了隱瞞。 “我們已經快要將雷家清巢而滅了,這種時候你卻讓我們撤退?”

第一個向葉荒的話提出質疑的是萬劍宗的代表。

萬劍宗是一個二流門派,僅次於七大宗門。這一次萬劍宗雖然沒有超凡境的強者過來,但是也派出了十幾個抱丹境的強者,可以說也是這次聯軍的主力力量之一。他們的代表,是萬劍宗的少宗主劍秦,一個抱丹境五重的年輕武者。

同屬於年輕一代,修爲實力也相差無幾,就因爲自己不是七大宗門的人,與張野葉荒這些人在一起的時候,總是被人忽視,劍秦對此頗爲不悅。


“沒錯,雷家的人雖然還能夠負隅頑抗,但也不過是強弩之末而已。”一個看上去莫約六十多歲的老者附和着說道:“我們只需要再發動兩次強攻,就能夠一舉殲滅雷家,爲整個武林,整個世界除去這一大禍害。這種時候,就因爲你的一面之詞,說雷家山谷內,有一個十分強大的存在,就讓我們撤退,這個信服力未免有些……”

說這話的老者,也是一個宗門的掌門,這個宗門不強,老者已經是門中最強大的人了,爲了給自己的宗門謀一份名聲,這老者也算是拼了老命,眼看着好不容易就能夠拿到巨大的功勞,可不能半途而廢。

“請諸位相信我,你們也看到了,剛纔最後出現的那個白髮的青年。他叫做周清,原本只是一個普通人,連武者都算不上,可是現在呢?就連李師兄一時半會之間,也奈何不得他。”葉荒說道。

“這我倒是瞭解過一些資料,那個叫做周清的,是雷家的少主雷麟,他們雷家搞那些什麼基因的研究,用在了少主的身上,不是很正常嗎。”

“不,那個人不是雷麟,真正的雷麟早就死了。”葉荒說。

“哈哈,連我喬家都沒有得知的消息,你居然知道?難道說,少林寺的情報網,比喬家都要嚴密了?”

“想要讓我們撤退,總得將事情說清楚才行……若不然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我聽說,葉荒你與夏家的那位大小姐,關係不明不白的,而夏家大小姐被雷家抓去那麼久,說不定已經被策反了,你們偷偷潛入進去,不會是被那位夏家大小姐給迷了心智吧?“

有人相信葉荒,自然也有人質疑,有人對葉荒一行人佩服不已,自然也有人嫉妒。

看着這些人七言八語,葉荒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這樣下去的話,如果自己不見事情原原本本的說出來,只怕他們根本就不會相信自己。


可是,那種涉及到七大宗門的醜聞的往事,真的能夠輕易說出口嗎?!

他望向風輕雲,望向張野,發現他們兩個人也都是一臉的愁容。

碰!

拍桌子的聲音傳來,衆人望向李忘生。

“好了,不用說了,我已經將剛纔的事情上報了總部。”李忘生的目光望向葉荒說道:“總部的命令是,事已至此,退無可退。礙於你所說的那些,總部會加派人員前來支援。”

葉荒的神情還是沒有絲毫的鬆懈,朱靈擊碎了蟄伏在他精神世界中的那條白蛇之後,他就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也知道那個控制着夏菲的身體的白髮女人,究竟有着多麼恐怖,多麼強大的實力。

如果安全局的總部,還只是派遣一些抱丹境,超凡境的強者過來的話……只怕,結局並不會改變多少。反倒而,會有更多的人犧牲在這山谷之中。

這是那個女人籌謀了三十年的計劃啊!她想要做的,就是將七大宗門乃至於整個武林的中堅力量,都一次性的埋葬在這雷家祕境之中,整個雷家祕境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他們現在已經跳入到了這個陷阱之中,趁着陷阱還沒有完全的關閉之前,還有最後一絲逃離昇天的機會。

“沒用的!就算來了支援也沒有用的,必須儘快的撤離這裏。一刻都不能夠停留。”葉荒繼續說道:“這整個雷家祕境,就是一個巨大的殺陣,一旦殺陣啓動,我們所有人都得死。”

聽到葉荒的話,一些人提出了質疑,有誇張的甚至直接譏諷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我說,葉荒兄弟,你莫不是潛入了雷家山谷一趟之後,就被雷家的那些人給嚇破了膽吧?”

嘲笑葉荒的,是一個莫約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名喚羅非,和劍秦一樣,也是一個二流門派的大弟子,修爲在抱丹境六重。這個門派所精通的,也是咒文陣法,雖然不及武當山,但也算得上是獨樹一幟。

羅非說道:“衆所周知,陣法分爲兩種,第一種是對敵之時,用自身力量臨時佈下的,第二種則是利用一些材料和咒文,佈下的長時間存在的陣法。不管是第一種還是第二種,陣法所籠罩的範圍越大,對力量的消耗就越大。按照葉荒兄弟你所說的,一個陣法,要籠罩覆蓋整個雷家的山谷?哈哈哈哈!據我所知,整個武林之中,已經得知的最大的陣法,就是你們少林寺伏魔洞中的那個陣法吧。那個陣法有多大?難道葉荒兄弟,你自己心裏還不清楚?”

少林寺伏魔洞的那個陣法,乃是少林寺達摩祖師所佈置下來的,達摩祖師,那可是傳說般的存在,由他佈置下來的陣法,所覆蓋的面積,長寬也不過兩公里。

但是雷家祕境,佔地面積遠遠的超過了這個數值,是少林寺伏魔洞所在的那個山谷的數十倍。一個陣法想要籠罩整個雷家祕境……維持這個陣法,所需要的能量,無疑龐大到讓人無法想象。

對於羅非所說的話,其他人都點頭附和說道:“恩,沒錯,羅公子說的有道理,一個陣法,怎麼可能籠罩整個雷家祕境,就算真的有人能夠花費這麼多時間和心力來佈下這個陣法,光啓動的能量,都是一個大問題。”

“就算真的佈置了殺陣最多也就是覆蓋戰場而已,我們這邊還有風道長在,還有羅非公子在,也不是沒有破解的方法。”

“哈哈哈,看來,葉荒兄弟,真的是被嚇破了膽了,你要是想要撤離的話,我們也能夠理解。但是請你不要在這個時候,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在這裏擾亂軍心。” 看着衆人開始抨擊葉荒,風輕雲皺了皺眉,站出來轉移了話題說道:“李師兄,安全局的高層有說,會派那些人過來支援嗎?”

對於這些宗門勢力的爭吵,李忘生並不會插手其中,但既然風輕雲詢問到了另外一方面的事情,他就有義務回答。

“方局長說,支援者正在路上,七大宗門以及安全局,還將派遣十二名超凡境和S級的強者過來。”李忘生回答說道。

在這雷家祕境之中,原本就已經有五個超凡境的強者,三個S級的異能者。在加上那即將趕過來的十二人的話,就是二十個超凡境級別的強者。

整個武林再加上異能界,這種級別的強者,被衆人所知曉的,加起來也不過超過五十。

這一下就來了五分之二,可以說是半個武林的力量都已經傾巢而出了,如果這樣還不能夠將區區一個雷家給覆滅的話,那麼就真的不用再混下去了。

聽到李忘生所說的之後,一些原本還有些許擔憂的人,這下徹底的放下了心來。

“哈哈哈,再來十二個超凡境的強者,我看這雷家也蹦躂不了幾天了。”

“還能夠蹦躂幾天?一天就足以攻破雷家,爲武林除去這個禍害了。”

葉荒看着這些自信心膨脹的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那個白髮的女人,早就已經超乎了衆人對力量的想象,光是超凡境的強者,根本就阻止不了她,在她的眼中,超凡境的強者只不過是螻蟻而已!就像風輕雲,在那個女人面前,有反抗的能力嗎?

雖然才突破到超凡境不久,但毫無疑問,風輕雲也是超凡境強者啊!

“諸位,諸位!請相信我一次,時間真的不多了,我們必須撤離這裏!”葉荒說道,他求助的看向風輕雲和張野。


“根據我們潛入山谷宮殿中所看到的一切,不說籠罩雷家山谷的殺陣是否存在,光是那些怪物的數量,也多的有些嚇人。”風輕雲說道。

“那個白髮的女人,確實強大的有些不講道理。”張野的神情也有些猶豫,“我覺得,這種時候,稍作撤退也不是不可取。”

劍秦有些輕視的看了一眼這三個人,不屑的說道:“原本我還對你們這些七大宗門年輕一代的佼佼者頗爲敬佩,現在看來,呵呵……也不過如此嘛。”

“李師兄,當初爲什麼不派我等潛入那山谷宮殿之中呢?至少,我們還不至於被嚇到這般地步。”

對於這兩個人帶着明顯挑釁意味的話語,葉荒因爲焦急勸說衆人撤退,沒有理會。風輕雲則根本沒有將他們放在眼中,至於張野,他一貫不與這些人有任何的來往直接選擇了護士。

這讓劍秦和羅非原本想借助踩壓七大宗門年輕一代來提高自己身份的方式,並沒有產生想象之中的效果。但至少,也讓一些人知道了,這兩個人的名字,多少注意了一些起來。


就在葉荒還努力勸說衆人的時候,卻突然有一個人闖入到了會議室中來。

走進來的是安全局的一個支援者,主要負責一些信息的交接,這人走進來之後,喘着粗氣說道:“不好了,外邊!祕境的外邊,有人正在往裏面闖過來!”

祕境外,是安全局派遣的重兵把手着,普通人根本就無法靠近,如果是過來支援的武者的話,一般只要亮明身份,軍隊就會讓其通過。

怎麼會有人闖過來?

“是什麼人?”李忘生連忙問道。

支援者回答道:“不清楚身份,應該是一名武者。十分的強悍,武裝直升機坦克裝甲車根本就對她造不成任何的傷害,也不願意亮明身份,外邊鎮守的軍隊,已經被她一個人全部給掀翻了。”

在場衆人臉色一驚,既然是武者,有不願意亮明身份。

難不成……雷家還有支援在外?

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要知道,當初進攻夏家的時候,日本的生命法庭,就曾經協助過雷家!現在雷家就算有其他的盟友,也不足爲奇。

一個武者,連武裝直升機和坦克都奈何不得,足以說明這人的力量,至少在超凡境。唯有超凡境的強者,才能夠有這樣的實力,普通的抱丹境,對付一兩輛直升機和坦克還不成問題,但要對付一個隊伍的坦克和直升機,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李忘生對身邊的蘇嬰說道:“小師妹,你過去看看情況。”

蘇嬰正好對這裏的吵鬧不休,感覺到有些無趣,一聽到師兄派自己去找人打架,臉色當即一亮,興沖沖的就往會議帳篷外跑了出去。

有蘇嬰出手,衆人心中十分的自信。蘇嬰的實力,在之前與雷家交手的戰鬥中,他們可是有目共睹的,兩個雷家超凡境的強者圍攻蘇嬰,結果被蘇嬰打的落花流水,若不是那個什麼蓮教的聖子聖女突然過來阻攔,只怕那兩個雷家的超凡境強者,早就已經隕落了。

同樣是超凡境,蘇嬰簡直就是超凡境中的王者,真的難以想象,一個看上去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小女孩,怎麼會擁有如此實力。

蘇嬰走出帳篷之後,這邊的會議還在繼續。

但是葉荒的勸說基本上已經沒有了效果,無論他怎麼解釋,衆人只當他在擾亂軍心,若不是看在他身份特殊的份上,這會兒只怕已經被人轟出會議室了。

見自己的勸說無效,葉荒也就不再參與討論如何進攻雷家的戰略戰術,他離開了會議室。不多時,風輕雲和張野也都走了出來。

一行三人走到了休息的營地那邊,李靈正在一個帳篷裏面酣睡,三個人就守在帳篷的外邊。

“你們相信我所說的嗎?”葉荒說道。

風輕雲和張野相視一眼,點了點頭,他們和葉荒可以說是從小就認識的,自然是知道葉荒並沒有說謊。

“光是我們相信沒用,要讓所有人相信才行,但是現在看來……這可能是無法做到的了。”風輕雲說道。

“其他人不相信,難道連李師兄也不相信嗎?他自己分明就掌控着超越超凡境的力量,他很清楚,這個世界上的力量,絕對不會侷限在超凡境!”葉荒聲音凝重的說道。 武道超凡,便是頂端。

這是很多武者所認爲的常識。常識,也就是潛移默化,已經深入到了骨子裏的東西。但是常識,卻並不見得一定是正確的。

了凡師祖告訴過葉荒,他說超凡境之上,還有更強的境界存在。了凡師祖閉關了十年,才突破到了那個境界,因此,超凡境的清尊在了凡師祖面前,如同一個幼兒般無力。

自那以後,葉荒就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武道超凡,並未頂端,說不定只是另一種開始。

所以,當葉荒得知,整個雷家祕境,都被一個巨大的殺陣所籠罩的時候,葉荒並像其他人那樣,質疑這個陣法的存在,因爲他知道,這樣的陣法,確實而已存在。

其他人懷疑,是他們的眼界受到了侷限。但是李忘生他們,絕對不會受到侷限,他們絕對知道,超凡境之上還有更強的境界,因爲他們……本身就是超凡境之上的人!

這些消息,也會葉荒從那條破碎在他腦海中的白蛇的記憶中所知曉的,蓮教的聖子聖女是佔據着夏菲身體的白髮女人請過來的,他們兩個人超越了超凡境,能夠和他們兩個人交手不敗,甚至還能夠壓過一頭的李忘生等人,肯定也超越了超凡境。

就算其他所有人都執意葉荒的話,李忘生也不應該質疑纔對。

“我也覺得這個有點可疑。”張野點頭說道:“以李師兄他們的眼界和認知,應該不會認爲,這個世界上不存在足以籠罩整個雷家祕境的殺陣。可是他卻並沒有選擇帶領大軍撤離,難道說,李師兄他們還有其他的手段嗎?”

風輕雲擺了擺手,說道:“應該是沒有其他手段了,當我們告知李師兄,雷家山谷宮殿裏面,還有那個白髮女人的存在時,李師兄很顯然也露出了震驚的神情,從他的眼中,我看到了很深刻的猶豫,這絲猶豫在他與周清交手之後,就更加的顯著了。這說明,那個女人的力量,已經讓李師兄產生了一些擔憂。”

“可是,在聯繫方局長之後,他眼中的猶豫,卻又突然消失了。”葉荒說:“如果僅僅是來了十二個超凡境的強者……不足以解決目前的問題纔是。”

“區區十二個超凡境,什麼時候超凡境在你們的口中,變得如此不值一提了。”風輕雲突然插了一句說道。

沒辦法,這段時間,他們見到的強者實在太多了,李忘生,羅清虛,蘇嬰,蓮教的聖子聖女,白髮的女人,周清,乃至於突破之後的何薦華。這些人的力量,都已經超越了超凡境。見識的多了,眼界自然而然的也就開闊了,纔有了現在這種,超凡境也不過如此的看法。

“難道說……除了這十二個超凡境的強者之外,還有真正能夠讓李忘生也覺得心安的支援力量過來了?”葉荒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比如張天師或者武當掌教……”

龍虎山張天師,當今武林第一人,有他在場的話,就算是葉荒也覺得沒有什麼問題是解決不了的。武當掌教,雖然自身力量在七大宗門的這些掌教門主之中並不算太強,但是一身陣法造詣出神入化,即便是張天師與之交手,沒有個七天七夜也破不開武當掌教的陣法。

張野搖頭,說道:“這怕是不可能的,我師尊正在龍虎山準備兩個月後的武林大會盛典,根本就脫不開身。”

風輕雲也否認了葉荒的這個想法說道:“我師傅也過不來,他閉關修煉正在緊要關頭,一兩年內都不見得能夠出關。”

兩人最後將目光望向葉荒,異口同聲的說道:“難道說是普念大師來了?”

和剛纔他們兩個一樣,葉荒也搖頭說道:“我師傅在伏魔洞中鎮守,怕也無法出山。”

他們三人,將武林之中有數的幾個絕代強者都一一說了出來,但是綜合各種信息都可以得知,這些絕代的強者,根本就無法趕到這邊來。

一番討論告終之後,他們只能夠無奈的做出了一個決定。

“這次雷家撤退之後,估計一時半會之間都會選擇防守 ,在那十二個超凡境的強者和其他支援隊伍沒有趕來之前,安全局聯軍這邊一定也不會發動進攻,我們還有一天的時間。在這一天裏,我們最好是從李師兄那裏搞清楚,是不是還有其他人過來支援。如果當真有那些絕代強者過來,那麼攻破雷家,不成問題,如果真的就只有那十二個超凡境的強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