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給你爸媽兩千塊的…”

“你不應該給嗎?而且,你就給一萬每月,你好意思的嗎?”“咱們結婚這麼多年,我就給了我爸媽兩個月的錢,我給你爸媽可是好多年了...”“你不應該給嗎?而且,你每個月賺那麼多錢,不給個三萬四萬的,你真好意思說!”...聽到這樣的對話,朱銓內心頓時一聲“握草”,這都什麼神人吶,居然如此的雙標?!女的怎麼能

“你不應該給嗎?而且,你就給一萬每月,你好意思的嗎?”

“咱們結婚這麼多年,我就給了我爸媽兩個月的錢,我給你爸媽可是好多年了…”

“你不應該給嗎?而且,你每個月賺那麼多錢,不給個三萬四萬的,你真好意思說!”



聽到這樣的對話,朱銓內心頓時一聲“握草”,這都什麼神人吶,居然如此的雙標?!

女的怎麼能夠偏心眼偏到如此地步,而男的居然能忍受這麼些年不離婚?

女拳師怎麼如此恐怖?


服了,真的是服了!

空姐也聽到了後面那對夫妻的爭吵,趕緊上來勸阻,免得其影響到其他的乘客。

而女人似乎是特別的委屈,看到空姐來了,頓時就止不住內心的悲憤,“嗚嗚嗚”的哭了起來,那眼淚就像一串串珍珠似得滴了下來。

不知道的,還以爲她老公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呢!


接下來,空姐就成了知心姐姐,那個女人就將心中的委屈全盤托出。

原來,這對夫妻結婚四年多了,男的在首都工作,老家是蘇省的,跟劉東強老家一個地方的,現在年薪二百多萬;

而這個女人是首都本地人,是一位全職媽媽,爲了享受生活,還沒有要孩子。

女人說本來他們是恩愛美滿的一家,並且男人也會將他的工資、獎金、提成等所有的錢都上交。

結果前一段時間,男人升職後,每個月除了多幾萬塊錢的工資外,還多了一筆保姆費。

幾萬塊的工資是如數上交了,但是保姆費卻被他用來給自己爸媽了。

這事兒還是女人翻看男人手機,發現他的支付寶裏面竟然每個月都轉給他父母兩千塊錢才知道的。

女人繼續地向空姐傾訴,只有將滿肚子的委屈給說出來,自己的悲傷才能緩解。

她說以前男人也給過他自己父母幾筆大小不一的轉賬,不過當時是有商量的,雖然給的時候她很不開心,說了他兩句,可最後給算同意了。

但是這次,他竟然瞞着給他父母錢,私下給了他父母,細問之下,我才知道他哪來的錢,他竟然對我隱瞞了這一筆保姆費。

雖然這些錢說少不少,說多不多,但是我每天在家當全職太太也是很辛苦的,這個保姆費本來就是給我的錢,讓我可以用這筆錢請小時工來打掃。

況且,我們的大別墅,還有給我父母,我弟買的兩套房子以及兩輛代步車,都是要還貸的,哪還有錢給他爸媽啊!

最關鍵的是,男人欺騙了她,讓她覺得很不舒服。

女人最後還說,準備詢問律師,問問這男人的行爲算不算侵犯了婚內財產權。

當這一切全都說完的時候,女人心中的鬱悶與憤怒也是消散了大半,雖然依舊對男人橫眉冷對,但是已經不再爭吵了。

空姐也是揉了揉自己的蹲下太久而發酸的腿,哭笑不得的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去。

作爲一個空姐,她的主要任務是服務乘客,讓乘客又一個好的飛行體驗,所以聽女人說糟心的時期已經是她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雖然,本能的情況下,空姐覺得女人好像不太佔理,但無奈,誰讓她是最爲不穩定的因素呢?

若是讓她來幫着女人一起聲討男人,或者幫着男人勸導女人,那一個不小心就是會發生意外,導致“情況更加惡劣”。

坐在前排的朱銓在聽完這女人的一番自述後,內心則只有這樣的神情:???

這女拳師也太可怕了吧!

朱銓知道自己必須要做些什麼才行,否則這不是讓華國廣大男同胞們擡不起頭了嗎?

女拳師的戰鬥力是很高的,而且是越發的囂張,稍有不滿意,就會在網上施加暴力,哭訴自己被區別對待。

將原本真正的女拳“這活爲什麼不讓我做”,愣是給改成了田園女拳式的“這活憑什麼要我做”。

對了,爲何不直接將這個當成一期普法直播來進行宣講呢?

朱銓猛然想起,自己因爲要備戰這最後兩輪的比賽,也是好些天沒有開普法直播了。

每天都是臨睡覺前登上那個“普法專家張三”的賬號來從評論或者私信中選擇幾個問題來回答,但是這顯然是不夠的。

因爲莫約九成以上的粉絲都是來催促再開直播的。

可是,現在在飛機上,怎麼才能直播呢?


朱銓看了一眼系統中自己獲得的聲望值,已經高達一百八十多萬點了。

要不花十萬點來開啓商城,看看這商城裏面有沒有工具讓自己可以在飛機上可以直播。

消耗掉十萬聲望後,系統商城開啓。

朱銓迅速點擊了進去,之間裏面的商品琳琅滿目,有“黴運貼”、“好運卡”等等一系列的東西。

很快的,朱銓就找到了自己所要的東西“虛擬直播間”。

這個“虛擬直播間”可以讓朱銓隨時隨地的開啓直播,而不會被其他人發現,而直播間看到的內容則是朱銓腦海中想要讓大家看到的內容。

比如這直播時穿的衣物,可以是西服,也可以是T恤;可以說紅色,也可以瞬間變爲藍色;可以是閃爍着光芒,也可以是自燃着火;

比如這直播時的背景板,可以是藍天白雲,也可以是華燈初上;可以是陽光明媚,也可以是風雨交加;可以是荒蕪人煙,也可以是人聲鼎沸;



總之呢,一切的變化都朱銓的喜好來私人訂製。

這特麼的可是個神器啊!

朱銓趕緊看了眼價格,呃…一百二十三萬四千五百六十七點。

有零有整?!

好傢伙,還真特麼的貴啊!

爲了直播普法,朱銓也只能是含着淚進行了支付,將這款“虛擬直播間”買了下來。

一切準備完畢, 奉令成婚 ,這才偃旗息鼓,重歸於好。

這個男的…嘖嘖嘖…朱銓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男的了,簡直就是華國男人之恥! 這男的,怎麼能這樣?

明明自己佔據了法理與道義的雙重製高點,卻還被這種女拳師拿捏的死死的。

唉!!!

朱銓嘆了口氣,隨即又進入到了“虛擬直播間”內開始直播。



“這是在直播了嗎?”

“啊啊啊,好在我設置了特別提醒,沒有錯過張三老師的直播。”

“張三老師,你的朋友李四出來了嗎?”


“張三老師最近幾天忙什麼呢?”



朱銓一開直播,瞬間就有了幾十位粉絲進入了直播間,開始對朱銓噓寒問暖起來。

朱銓已經是在“虛擬直播間”的幫助下化妝成爲張三,看着彈幕上的發言,沉聲道:“大家晚上好。普法專家就是我,我是張三。今天呢,我講與你們其中一位進行連線,用法律的角度來幫助她解決問題。”

“哎呦,這感情好啊!”

“張三老師這是要互動了嗎?”

“微博直播間的確有個抽獎連麥的功能,沒想到居然被張三老師給用上了!”

“希望能夠抽選到我!”



很快的,朱銓就抽選到了一個“虛擬直播間”所安排的虛擬賬號進行了連麥。

“張三老師,您好!我跟我老公結婚四年多了…”


這位虛擬賬號將剛剛女人的話複述了一遍,最後問道:“我就是想問問張三老師,他這算隨意挪動,算是侵犯了我們的婚內財產權嗎?”

朱銓對於系統給予的“虛擬直播間”的功能大爲驚歎,剛剛這一次表現就相當的完美,很是生動的展現了剛纔女人說話時的趾高氣昂、頤指氣使。

而當這些話說完後,直播間裏面的觀衆,尤其是男性觀衆,紛紛在公屏上刷道:

“等等,我剛剛聽到了什麼?”

“這個女人是魔鬼嗎?怎麼價值觀?”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女的是田園女拳吧!”

“我靠,可怕!”



很快,他們就反應了過來,剛剛這位連線女性觀衆,到底說了些什麼東西。

可以這麼說,現在的許多男網友,那可是深受其害啊!

稍微在網絡上活躍一些的,說話間稍不注意,就被這些個田園女拳打上“歧視女性”的標籤。

如果說那些稍不注意的話的確有歧視女性的嫌疑,雖本意不是如此,但被罵也能捏着鼻子忍下來的話,那麼不能忍受的是隻要他們在各個平臺上,說了一句男性的話,便會被她們以各個神奇的角度進行“打拳”。

這類事件屢見不鮮,作爲資深網民的這些人,怎麼會不知道這個東西?

直播間的直男觀衆們,對這個玩意,更是痛恨無比。

再回憶一下這個連線的女人,在她的嘴裏,她丈夫做的事情就是“罄竹難書”,欺騙自己,不孝順她的父母,還居然孝順男人自己的父母!

我的天!

這特麼的不是被那些田園拳風影響的拳師是什麼?

二百多萬年薪的老公,在外邊工作的累死累活,但你在家美美的當全職主婦,並且還幫你父母、你弟供房貸,每個月給你父母兩萬塊,之後偷偷的給自家父母兩千塊錢,這就叫做欺騙?

她管這個特麼的叫做欺騙?

請問,這特麼的怎麼就特麼的叫做特麼的欺騙了?!

靠!

直播間裏面的衆多男性觀衆不由的啐了一口,如果這女的在他們面前的話,絕對能夠將她給淹了。

不到三十歲,這樣子錢賺的多、捨得給你和你家人花錢的男人,你能找出幾個?

甚至,若不是性別所限,他們這些傢伙,都想要直接嫁給這位哥們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