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犯人不留活口,全都變成了補充邪神能量的養料,當最後一人被殺死,陳青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山洞。

數百人人數雖多,可境界普遍不高,邪神能量也未能全部補滿,可對陳青來說已經夠了。魔族大軍這時候離凌天宗只有不足三日路程,這都是它們故意降慢速度等著更多魔族部隊匯合的結果。奇形怪狀的魔族鋪天蓋地,其中不乏身高數十米強大怪物的存在,更讓人心驚的是,其中還有不少魔族人形的正規部隊,這些正規部隊已經有了兵種

數百人人數雖多,可境界普遍不高,邪神能量也未能全部補滿,可對陳青來說已經夠了。

魔族大軍這時候離凌天宗只有不足三日路程,這都是它們故意降慢速度等著更多魔族部隊匯合的結果。奇形怪狀的魔族鋪天蓋地,其中不乏身高數十米強大怪物的存在,更讓人心驚的是,其中還有不少魔族人形的正規部隊,這些正規部隊已經有了兵種之分,更是身穿雜亂的盔甲手拿各種兵器。

陳青站在一處山峰頂部的巨木之上,身邊陪著的是偽聖宋藝,兩人冷冷的看著魔族部隊逐漸靠近。

宋藝手摸鬍鬚,向陳青一笑,「魔族還真是大意,連偵察部隊都不派,我先去引開它們的空中力量。」

「不要大意,別忘了魔族之中也有偽聖。」

宋藝對陳青的囑咐並不在意,在他心目中,陳青早已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就算對方有偽聖存在,有陳青在也能輕鬆料理。宋藝騰空飛起,沖向魔族上空,還未靠近,雲層之中就俯衝而下黑壓壓的一群怪物,很多怪物背上還騎著人形魔族,這是魔族部隊的空軍。

不等這些魔族飛行生物靠近,宋藝就猛然加速主動靠近,身上偽聖的威壓猛然爆出,這些魔族雖然能夠抵抗魂力也能抵抗威壓,可扛不住偽聖那無可匹敵的氣勢,身體變得僵硬,跟下雨一樣從高空墜落。

「哼!」

見還有不少魔族在掙扎堅持,宋藝冷哼一聲,手指揮動,發出凌厲如劍的魂力,給予了這些魔族致命一擊。

這可是數千米的高空,掉落的魔族大多數骨斷筋折死於非命,就算有些皮糙肉厚,可也是落個殘廢的下場。

見竟然是一位偽聖出手,魔族沒有退縮,而是有更大批的魔族從雲層俯衝下來。一下就將宋藝淹沒,可接著就被宋藝清空一大片面積,可魔族仍是前赴後繼,只要宋藝耗光魂力,就會被任意宰割。

宋藝的魂力足以讓他支撐很久,而且不斷的在嘴裡扔著極品補魂丹,他的任務就是盡最大可能的擊殺魔族空軍,這些傢伙對凌天宗的威脅最大。


陳青一直在觀看宋藝的戰鬥,這時還輪不到他出手,就算是他能夠召喚邪神,可殺光魔族百萬大軍也絕不可能。

「嘭!」

一聲更加劇烈的爆響傳來,只見天空中密布的魔族又被清空了一大片,可宋藝的身影竟然也向地面墜落,還有兩個魔族身影緊追之下,看到這一幕的陳青眼冒凶光,立刻變身邪神。

邪神現世,邪焰滔天,如天地君王一樣出現在魔族面前,陳青伸手吸過身手重傷的宋藝,隨手扔進邪神宮后就把目光鎖定在兩位魔族偽聖身上,他一直就是在等魔族的幕後首領。

要命的邪焰遍布天空,所過之處沾染上邪焰的魔族紛紛化成飛灰,兩位魔族偽聖感受到這時一位絕世強者降臨,渾身都開始顫抖,眼睜睜的看著陳青用手掐住它們的脖子,把靈魂吸了出來。

原以為殺掉兩個偽聖,魔族失去了統一指揮就會大亂,不成想先是天空傳來極速的破空之聲,無邊無際的魔族空軍竟然加快了速度向凌天宗飛去!緊接著地面也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音,掀起漫天的煙塵,魔族的地面部隊也開始了狂奔。

「該死!」

陳青低咒一聲,意識到魔族還有未知的首領,極速飛高衝進了魔族空軍之中,現如今只能儘可能的先消滅魔族的空軍。陳青爆發了全部戰力,比宋藝更快速的屠殺著天空中的魔族,可這些魔族也並不是全無智慧,不再保持密集的隊形,拚命的分散開來。

邪神身上冒出的氣焰雖對魔族有很大殺傷力,可耗費的能量也極其龐大,陳青不得不有時候暫停下來,單獨追上一些實力強大的魔族生物將它們的靈魂吸收,用來補充能量。

原本三天的路程,在魔族飛行生物加速之下,短短不足一天就已經能夠看到凌天宗,而這時候的陳青仍是保持著邪神狀態,攔在了魔族飛行生物的前方,由之前的大範圍滅殺,優先變成了擊殺最強橫的一批。

大型的飛行生物已經被陳青擊殺了絕大部分,可這些魔族的靈魂根本就補充不了邪神的能量,只能是延長邪神存在的時間。當凌天宗中飛起密密麻麻的黑點,陳青這才長出一口氣,再次擊殺了一隻身軀龐大的魔族飛行生物之後,向著遠處的地面就衝去。

這時候地平線上已經掀起漫天煙塵,隱約可見很多高大的身影,這些身影所過之處房屋和樹木被撞倒崩塌,每一步下去地面上都會出現大坑。魔族部隊中跑的最快的一批傢伙也快要到了。

陳青這次就是要解決掉對城牆威脅最大的大塊頭,當頭就撞上了跑在最前方巨獸的身上,一個人形的洞出現在巨獸胸口,接著陳青就從它背部竄了出去,巨獸轟然倒地,靈魂也被陳青吸收。

「斷情斬……」

數只巨獸根本不顧陳青,紛紛從不遠處要跑過,陳青暴吼一聲就揮舞出了邪神之刃,幾隻巨獸被攔腰砍斷,哀嚎著爬了幾下死於非命。

陳青獨自一人面對千萬巨獸,以肉眼不可見得速度快速竄過一個個巨獸的身邊,所過之處的巨獸不是被砍死就是被他吸收了靈魂,當邪神能量補充了一部分,邪焰再次爆發,造成了魔族巨獸大範圍的死亡。

當無邊無際的其他魔族出現,陳青渾身浴血的停下身形猛然回頭,就看到已經有魔族巨獸摧毀了凌天宗山門,正在推倒地一道城牆,還看到一位邪神衛被活生生打爆。這一幕讓陳青眼中的凶光更盛,立刻轉身向城牆衝去,繼續優先將巨獸們斬盡殺絕。

這些巨獸似乎是明知必死或是得到了命令,一味的只是破壞城牆,對人們的攻擊根本就不理會,當陳青一路殺戳的趕回,第一道城牆已經被摧毀,第二道也破了好幾個大洞,人們只得先用魔族的屍體將大洞堵住。

剛剛堵住那些破損之處,付出慘重代價后巨獸也被消滅乾淨,無邊無際的魔族也就趕到了,它們填平了所有壕溝,向著第二道城牆就沖了過來。

魔族的進攻沒有任何花招,就是純粹的人海戰術,當陳青通過吸收它們的靈魂補充完近半能量后,沒有著急出手,而是凌空站立,死死的盯住下方魔族,想要找出魔族首領的蛛絲馬跡。如果不能將首領擊殺,這仗就算打勝,也剩不下多少活人。

想在百萬軍中找出首領談何容易,陳青根本一無所獲,就在這麼一會工夫,第二道城牆已經被屍體堆平,為了減少傷亡,人們不得已退到了最後一道城牆這裡,在往後已經退無可退,將是進入秘境的礦洞入口。

「魔族在挖洞,隨我阻止他們。」

第三道城牆處于山腰之下,有了山體的原因,使得這裡最為高大,可魔族不但猛攻,還派出了善於打動的怪獸開始挖掘,凌天宗主爆吼著帶隊衝下城牆,對那些怪獸發動了攻擊,可很快就遭到了天上地下了聯合的包圍,淹沒在了怪獸潮中。 此時的陳青並不知道凌天宗主處於生死危機中,找不到魔族首領的他對那些人形魔族正大開殺戒,每一個人形魔族都有驅駕怪獸的能力,想不到破解之道的陳青只能儘可能的殺死它們。

滔天的邪焰不斷冒出,大片的魔族不斷身死,邪神能量將要耗盡時,陳青就只能再次對魔族逐個擊殺,吞噬它們的靈魂進行補充。

當一個身披斗篷的人形魔族被擊殺后,陳青剛要將屍體扔掉,可一陣風出來,斗篷被吹起,露出裡面的盔甲讓陳青愣住了,沒看錯的話,這是戰族盔甲。

伸手掀開屍體頭盔上的面罩,一張紅色肌膚的臉露了出來,陳青憤怒的將屍體一掌拍了個粉碎。

「戰族,你們好大的膽子……」

陳青仰頭大吼出聲,接著凌空飛起,專門擊殺那些身披斗篷或是全副武裝看不出樣子的傢伙,隨著一個個戰族人被發現,他更是怒不可竭。

要說戰族一開始不知道自己就是邪神,所以才攻打凌天宗,這倒是一個理由,可之前自己早就現身,戰族人仍不把手,這就是有預謀的要毀掉凌天宗,更要屠了陳青的家人和手下,其心可誅。

隨著十餘個戰族人被殺,還有大批人形魔族死去,魔族部隊終於開始有點亂了,獸型魔族不再一往無前的沖向城牆,大部分開始優先爭搶屍體,使得第三道城牆受的攻擊暫緩了一些。

混雜在魔族中的戰族人只有區區不足百人,當陳青大吼出聲之時,他們就知道壞了,行蹤已經敗露,不斷有同伴遭到擊殺,有的開始拚命催促自己管理的魔族發動進攻,而有的則是開始想辦法逃離這裡。

有的部隊要進攻,有的要後撤,結果弄得更是亂套,互相推桑間有些魔族怪獸被弄得凶性大起,乾脆的開始了自相殘殺。

陳青對這些都不理會,專心的搜索戰族人的身影,一個個的對其擊殺,只要攢夠了一些靈魂能量,他就會爆發邪焰,對魔族進行大規模屠殺。

一個個戰族人慘死陳青手中,他還割取了戰族人的頭顱,當斬殺的戰族人數量過了五十,整個魔族大部隊徹底的亂了套,很多魔族四散而去,不少戰族人一見事不可為,只好隱藏在魔族中也扯亂逃離。

人形魔族都在逃,可無人指揮的獸型魔族被食慾左右,絕大部分仍是沒有離去,現場有太多的屍體可吃,還有那麼多的人類鮮肉,對它們來說,這就是一場盛宴。

最後一道城牆仍是在遭到進攻,每一刻都有人身死,陳青只得放棄追殺那些逃走的戰族人,把精力全都用在擊殺魔族怪獸身上。

戰鬥從白天進行到黑夜,又從黑夜開始到黎明,當陽光照射到這一地區,屍體已經埋住了最後一道城牆,還有更多的屍體都已經堆到了礦洞口。玲兒和花瓊芳一身血跡,帶領著鳳衛門誓死守在那裡,二十名鳳衛現在只剩下了不足十人,就連小鬼嬰也變得虛幻,所有人的魂力都到了極限,全靠丹藥在支撐。

唯一不擔心魂力消耗的只有陳青,因為邪神消耗的只是靈魂能量,陳青除了召喚魂力野狼,根本就沒再動用魂力。可就是單純召喚魂力野狼,也將他的魂力消耗了一乾二淨,在這種大範圍戰鬥中,野狼出現不了多久,就會被撕扯成碎片。


機械似的砍殺持續到日落,很多吃撐的魔族怪獸終於退去,固守防線的人們沒有一個人去追,當再也沒有魔族怪獸發起進攻,全都癱倒在地。

到處都是堆積如山的屍體,卻沒有血流成河的景象,鮮血全部被大地吸收用來獻祭。夜晚時分,看著人們打著火把開始搜尋同伴屍體,並擊殺那些受傷沒能逃離的魔族怪獸,陳青心如刀割,牙齒咬的咯嘣嘣直響。

「主子,邪神衛戰死六百三十名,大多數屍體都沒找到,我已經派人盡量找回裝備了。還有就是,宗主戰死了,為了搶回屍體,我們死了好幾個兄弟!」

聽到凌天宗主竟然死了,陳青只是一愣,沒有表現出過於的悲傷,這一戰已經死了太多的人,哭也沒用。

邪神衛都戰死了六百多,陳青也沒有詢問其他傷亡情況,也根本就不用問,只有一個詞可以形容,那就是傷亡慘重,已經動搖了凌天宗的根基。

為了救近十萬普通百姓,死了這麼多人,就連陳青也說不清值不值。他唯一能夠肯定的是,這些人都是人類的火種。有他們在,人類早晚還能繁榮昌盛。

「讓沒受傷的邪神衛們抓緊休息,天亮后就出發清剿周邊魔族,那些被咱們驅逐的人也是人,能救一個就算一個吧。」

魔族四散,那些被驅逐的人首當其衝會遭到厄運,看到了太多屍體,就連心硬的陳青也動了惻隱之心。

在戰場上尋找受傷未能逃離的魔族,將其靈魂吸收后積攢了些靈魂能量,用來將受傷的邪神衛和剩餘的陳家子弟收進邪神宮。此戰小小的陳家也戰死上百,以後還不知道會不會再有比這還兇險的戰鬥,陳青不能坐視陳家滅亡。

除了這些,陳青還接管了凌天宗,正式成為凌天宗宗主,不過他全部放權給了長老們,自己只要了一個稱呼。長老們也知道陳青看不上這宗主之位,只不過是讓人們安心,他不會不管凌天宗,讓凌天宗跟絕大多數宗門一樣消亡。一個個倒也盡心儘力,全力的處理戰後事宜,盡量不讓陳青過多的操心。

陳青確實還有很多事情要辦,新的邪神衛需要選拔,還要清理周邊魔族,更主要的是,他還要去一趟恨仙宮,找戰族要一個交代。

三天之後,身死的凌天宗主經過簡單的葬禮就被埋葬。

數千魔族被邪神衛們堵在了一處山谷之中,陳青獨自進入山谷,吸收掉了所有魔族的靈魂,用它們的命祭祀了凌天宗主的亡魂。靠這些靈魂,陳青不但補充滿邪神所需的靈魂能量,剩餘了一些還滋補了自身,接著就拋開所有雜事,獨自前往恨仙宮。

一路之上看到大批的魔族充斥在凌天宗領地中和周邊,陳青更加憤恨,這都是被戰族驅趕而來,事情敗露后又丟棄在這裡。


當恨仙宮遙遙在望之時,陳青就被人堵住了,堵住他的人是數十戰族聖境強者,這些人到還客氣,一個個躬身相迎。

「你們這是給我下馬威嗎?」

數十聖境一起前來,就算再客氣也有威逼陳青退卻的意思,變身邪神之後的陳青冷哼一聲把邪神之刃扛在肩上。

「不敢,我們只是前來請你能饒恕的,罪魁禍首和參與人員已經擒拿,只求您能遵守諾言,在饒恕戰族一次,我用性命擔保這絕對會是最後一次。」

面對戰族大長老的話語,陳青不屑的笑了,「你們戰族率領百萬魔族攻打凌天宗,使其死傷無數不算,我還戰死六百三十個邪神衛和十二個鳳衛。你拿一些雜魚就想打發我?你們族長呢?凌妙妙那女人又在哪裡?」

陳青的質問,讓戰族大長老面露苦澀,伸手做出一個請得手勢,邀請陳青進入恨仙宮。陳青冷哼一聲就向恨仙宮飛去,一幫聖境強者戒備的護在周邊,就怕陳青暴起發難。

在恨仙宮的中央寶塔,陳青見到了很久未見的凌妙妙,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凌妙妙竟然坐在寶座之上,猶如主人。

「夫……」

見到變化成邪神的陳青進入,凌妙妙嚴重露出恍惚之色,剛一開口就被陳青擺手制止,只得將下面的字咽下,一施禮后改變了稱呼。

「邪神大人這次來,是興師問罪的吧?此事都是戰族統領引起,我已將他和參與者全部抓獲,任憑您處置。」

話音一落,數十被解除武裝的戰族人就被押了進來,這些人一個個披頭散髮,面露不甘心之色,陳青沒有多說,走上前就伸手按住了戰族統領的頭顱。吞噬了靈魂之後,屍體爆成了碎肉,死狀極慘。

戰族統領身居高位,就像家畜一樣被陳青斬殺,接下來就是其他被押解的人員。現場所有戰族人都露出不忍之色,可他們不敢阻止陳青的行為,只能是低頭露出仇恨的神色。

殺完數十戰族人,陳青這才又看向凌妙妙,「現在戰族是你做主?」

凌妙妙一咬嘴唇,鄭重的看向陳青,說出了一句讓陳青震驚不已的話語。

「戰族初臨這個世界之時,我就是他們的族長,只不過後來轉生成了人類。」

震驚之後,陳青的眼神變得越發冰冷,「怪不得你一直維護戰族,原來是這個原因!我就當這些人是罪魁禍首,接下來談談賠償問題吧。百萬魔族入侵凌天宗,六百多位魂帝身死,其他死者不計其數,我要求不高,你們戰族一命抵一命就可以。」

「大人,我只是命令戰族去圈養一些繁殖力快的魔族,好用來宰殺早日完成血祭大陸,不成想會有人趁機攻打凌天宗。凌天宗也是我好幾世的故鄉,遭此劫難我也很難過。罪魁禍首已經伏誅,看在我陪過您好幾世的份上,您就饒了戰族吧,戰族已經凋零,再也受不了損失了!」

凌妙妙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悲傷,眼中留著淚水跪在到陳青面前,其他戰族人也一臉悲憤的一齊跪下。陳青看著滿臉淚痕的凌妙妙緊咬牙關,看了眼高塔頂部后長出一口氣。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已經給了戰族十年時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這次的損失太大,就算你自殺當場也彌補不了。還有件事你不知道,你這一世的父親也戰死了!」 陳青的話語重重的擊在凌妙妙胸口,讓她發出一聲悲鳴,嘴角都被咬破流出了血跡。

「你也別擺出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給我看。魂仙轉世,經歷過的事情太多,尤其你的記憶恢復了大半,不會太在乎其他人的生命。我再說一次,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十位戰族聖境的命,這是底線,若不然我無法跟那些冤魂交代。你們不賠我就自己取,不過若我動手,就不止這個數了。」

凌妙妙悲傷的看了一眼陳青,接著一擦眼淚站起身坐回到寶座之上。

「大人還真是不論那一世都是這麼無情,十名聖境的命是吧,我戰族賠得起。」

話音一落,凌妙妙就伸出手指,被指到的戰族聖境強者話都不說就自裁當場,很快十具屍體就躺在陳青面前。

「不要跟我耍花招,要死就死的徹底一點。」

陳青冰冷的話語傳來,接著十具屍體就爆裂開來,靈魂也消散在天地間,十位聖境徹底泯滅,連成為殭屍或是鬼魂的機會都沒有。

這種變故,讓戰族成員敢怒不敢言,陳青已經算給了面子,沒有當面吞噬十位聖境強者的靈魂,這也是怕徹底激怒戰族。

十位聖境徹底泯滅,就連凌妙妙也是臉色大變,一股怨氣從心底升起。陳青沒有在說話,扔給凌妙妙一個玉瓶後轉身就走。

陳青的背影消失,凌妙妙長出一口氣的打開玉瓶,當看到裡面的東西,淚水在次忍不住的流了出來。玉瓶中是一枚七品補魂丹,陳青曾發誓給凌妙妙湊齊所有補魂丹,這誓言他一直記得。

一滴淚水連同補魂丹一起被凌妙妙吞下,其中滋味只有自己品嘗,陳青已經對她徹底死心。

離開了恨仙宮,陳青原本打算去趟屍城見一見屍族的人,可最終放棄了決定,不想過多沾染屍族的事情。

匆匆返回凌天宗,需要補充的邪神衛已經挑選了出來,看著裡面很多還是半大孩子,更有凌天宗和陳家人。

陳青站在高台上掃視這些人,他們目光堅定又帶著期待,他甚至看到了凌天宗的兩位長老都參與了進來。

「你離開的這些日子裡,我們商量了一下,凌天宗其實已經沒了存在的必要,大家都決定併入邪神宮效忠於你。」

凌動站在陳青旁邊小聲訴說,上次的戰鬥讓他少了一隻胳膊,雖然龍兒煉製出長骨生肌丹,可要完全長好,還需一個漫長的時間。

聽到凌動的話語,陳青先是皺了下眉頭,接著又是一點頭,算是答應了此事,統一用一個名號,確實管理起來要方便的太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