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當然相信師兄呀!”

夏雨笑的溫柔如水:“師兄在小雨的心中一直都是大英雄,小雨相信這世界上沒有師兄做不到的事情……”“呵呵……”面對死過一次的夏雨,夏樂格外珍惜,他輕輕吸了一口氣,突然向前一步,將夏雨抱在懷中,享受着懷裏柔若無骨的美人,溫和道:“小雨,等所有的事情解決之後,我們就再回到無名小山上吧……”夏雨突然被夏樂一

夏雨笑的溫柔如水:“師兄在小雨的心中一直都是大英雄,小雨相信這世界上沒有師兄做不到的事情……”

“呵呵……”

面對死過一次的夏雨,夏樂格外珍惜,他輕輕吸了一口氣,突然向前一步,將夏雨抱在懷中,享受着懷裏柔若無骨的美人,溫和道:“小雨,等所有的事情解決之後,我們就再回到無名小山上吧……”

夏雨突然被夏樂一摟,登時面上一熱,心中猶如小鹿亂撞一般,卻不敢掙扎,乖乖的軟在夏樂懷裏,彷彿之前思考過的話此時也一下忘了個乾淨,話到嘴邊,卻只化成了一個字:“嗯……”

夏樂心神一蕩,立即便清醒了過來,他暗歎一聲,隨即將懷中夏雨扶正,臉色一凜,正色道:“小雨,你也跟着猛男他們去吧……”

夏雨此時極爲乖巧,輕輕點了點頭,便走出了房門。

待夏樂發覺三人已經離開山寨之後,終於深深吸了一口氣,將目光放在了窗外,已經浮上了一輪明月的漆黑天空……

空氣中,那股肅殺之意,已經越來越濃…… 這一個月的時間以來,夏樂並沒有把太多的事情告訴夏雨,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下陰間尋回她的事情,至於遠古深淵和潛在威脅的事情,他卻隻字未提。

對於夏雨的感情,夏樂內心之中總覺得虧欠許多,而那個純體的真正祕密與世界缺口的事情,他更是不敢向夏雨提及,花飄零雖然說過紫煙魚骨同樣可以替代夏雨去完成修復世界缺口的重任,但因爲花飄零並沒有對他詳細解釋,話中也是遮遮掩掩,這卻讓夏樂的心中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若要讓夏雨以魂飛魄散的代價去修復世界缺口,夏樂定然是不肯的!

所以,自夏雨復活以來,關於遠古深淵中的潛在威脅的事情,夏樂只是簡單的對她交代了一些,至於世界缺口的事情,他卻是沒有說的。

這個時候,山寨中所有人員,除去夏樂一人之外,都已經撤離到了青龍城中,此時已是戌時三刻,空中兀自掛着一輪明月,顯得冰冷異常。

夏樂獨自站在房間之中憑窗遠望,冰冷明月周圍繁星點點,平日異常喧鬧的山寨,此時卻是清冷寂靜,與那相隔不遠喧譁異常的青龍城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知道什麼時候, 人性禁島:我和美女上司

大地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夏樂深深吸了一口冷氣,揹負着雙手,靜靜等待着他們一步步來臨……

山寨外的小土坡前,黑壓壓的聚集着一羣人,目測之下至少接近四五十人,他們穿戴各異,三五個人湊成一堆,顯然不是來自同一個門派,但他們卻都有着同一個目的!

那就是報仇雪恨!!

二十年前,這些人的門派之中的一些前輩,莫名被五行宗的喬淵五人以各種手段殺死,二十年間,這些門派之中的後人帶着滿腔憤怒曾不惜餘力的大範圍搜索喬淵五人的下落,卻始終都沒有尋到蛛絲馬跡。

但是,二十年後的今天,他們終於迎來了報仇雪恨的時刻!!

每個人激動萬分的同時,心中卻都又無比沉重。

因爲據可靠消息透漏,喬淵五人已經達到了貫通期的層次!


若是普通門派的弟子達到貫通期,即便是有五人,他們人多勢衆照樣並不畏懼,但是,喬淵五人修行的乃是五行之術,修煉到貫通期,比之其他門派的貫通期強者都要強上許多,況且,他們五人湊在一起,五行生生不息,這樣一來,五人的綜合實力就更強上了一個檔次。

但即便是這樣,他們這些人心中最多也只不過是凝重罷了,卻沒有絲毫的畏懼!

二十年的時間,他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二十年的努力,就是爲了今天這個報仇雪恨的時刻!

望着前方不遠處,那個隱藏在黑暗中的山寨,每個人的心中都被一股熱血所填滿!

“南宮門主,如您所說,那五個魔頭此時應當就在這山寨之中吧?”

一個看上去極爲猥瑣的老頭,留着一縷山羊鬍子,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向身邊的一名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中的人說道,他的聲音之中隱藏着一股試探之意。

“韋宗主,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家門主還會欺騙你不成?”

不等黑袍人講話,他身邊一名隱藏在黑暗中的刺耳的聲音立即響起。

“艾歐,不得對韋宗主無禮!”

黑袍人怒斥了刺耳聲音的主人一聲,但聲音之中,卻並沒有一絲憤怒之意。

“是,門主。”

艾歐先是應了一聲,接着便向那老頭低聲道:“韋宗主,請恕艾歐方纔無禮。”

雖然是一句道歉的話,可是,任誰也沒有聽出道歉的意思,但韋宗主卻並沒有在意,不理會艾歐的話,而是繼續向着黑袍人說道:“南宮門主,依老夫淺見,前方不遠處的山寨看似倒像是一個山賊聚集的窩點,您確定喬淵那五個魔頭會藏身在這山寨之中嗎?”

頓了一頓,他轉身環顧了一下其他人,聲音逐漸高亢了起來:“我們這些江湖同道來自****,現場的每個人,至少都擁有駕輕期的實力,像你我這樣擁有貫通期實力的同道,更是有十人之多,所有門派中的精英此刻都聚在此處,都是爲了同一個目標,但我們這些人來到這裏,卻並沒有發覺喬淵五個魔頭的氣息,難道,南宮宗主不應該給各位同道一個解釋嗎?依老夫愚見,喬淵五個魔頭身爲貫通期的強者,又怎會藏身在這山寨之中呢?”

韋宗主的話音落下,登時所有人便齊刷刷的看向黑袍人,喬淵五人的消息是他放出去的,但來到這山寨之中,每個人卻都沒有發覺喬淵五人的氣息,心底也都開始起疑,況且,任誰又會想到,惡名遠揚的五行惡仙,會藏身在這普通的山寨之中呢?

所以,韋宗主這一席話,立即便道出了所有人的心聲,他們這纔不約而同的望向黑袍人,想從他口中得到一句合理的解釋!

“韋博門主……”

黑袍人直呼其名,他的聲音陰沉,聽上去極爲壓抑:“我南宮浩行走江湖數十年,二十年前的那場血戰之中,我僥倖生存下來,豈會對喬淵五個魔頭的氣息不熟?他們五個魔頭藏身在這山寨之中,也是我沒有預料到的,但是,這一個月的時間以來,我都一直鎖定着那段塵的氣息,我敢以項上人頭擔保,他們五個魔頭必定會在這山寨之中!”

南宮浩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轉身環顧了一下四周,繼續開口道:“各位江湖同道,我靈門全部駕輕期以上的精英加上我本人在內,一共十一人,可以說佔據了我們這一批人中的四分之一,我靈門此次可以算是傾穴而出,所有門中高手都齊聚於此,爲的就是一雪二十年前的血恨深仇,敢問各位同道,若是我南宮浩如果欺騙各位的話,又怎會將門中盡數精英都帶來身邊呢?”

……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南宮浩說出這一番話,所有的人都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之中,就連先前中氣十足的韋博此刻也閉上了嘴巴!

南宮浩說的不錯,他帶來的人佔據了所有人當中的四分之一,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比例了,有的門派甚至只有兩人前來,這也是他說話底氣十足的原因!

“南宮門主,您多慮了,老夫並沒有任何質疑您的意思,既然南宮門主敢以項上人頭擔保喬淵那五個大魔頭就在這山寨之中,江湖同道們豈有不信之理?”

韋博看似是在示弱,實則卻將“項上人頭”這四個字咬的死死的,眼神之中也掠過一絲得逞的意思:“我馭蟲宗一行六人願意暫時聽從南宮門主全權指揮!”

隨着韋博話音落下,其他人才紛紛一個接一個的表示贊同,南宮浩看在眼裏沒說什麼,嘴上重重一哼,立即便提高語氣道:“既然如此,遲則生變,那各位……我們即刻就一起攻向山寨吧!”

隨着南宮浩話音落下,頓時人影一起無聲的向着山寨涌動,黑壓壓的人羣,卻偏偏沒有一絲聲音,氣氛實在是詭異至極……

空氣中,頓時充滿了無盡的壓抑氣息!! 燈火通明的青龍城,一家名爲“李氏酒樓”的大型客棧之中,雖然已經到了禁宵的時間,城中較爲清冷,但客棧之中,卻依舊是人聲鼎沸。

李掌櫃親自招呼着山寨中的山賊們,跑東跑西,額頭已經見汗,他此刻心中苦笑不已,任他掏空心思,也想不到山寨中所有的山賊爲何今夜全部都聚集在了青龍城裏。

出於各種壓力,他這個大掌櫃只能親自張羅了起來。

但看到所有的山賊都一副滿臉陰沉的模樣,他也發覺出了一絲不對勁的意思,小心翼翼的招待着衆山賊,心中也不禁暗暗祈禱:老天保佑,這些山賊大爺們不是頭腦發熱想今晚就進攻青龍城吧?

與李掌櫃想的不同,雖然山賊們一個個都面色凝重,但也時不時的聊着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例如“今晚的月亮好圓啊……”“今晚的黑雲好厚啊!”之類的話。


但這些以往輕鬆的話題此刻到了山賊們的口中,卻又有些顯得高深莫測了……

羅三炮這位前任寨主,見山賊們的士氣不高,便直接吩咐李掌櫃去城中青樓找一些歌舞小姐,通宵達旦爲山賊們緩解一下氣氛。

直到李掌櫃好不容易找到了幾名賣身又賣藝的歌妓舞妓,客棧中的氣氛才漸漸提升了起來……

透過絲竹之聲與山賊們的狼嚎聲,一個臨窗的安靜位置,夏雨一臉愁容的憑窗眺望山寨的方向,夜色深沉,空氣中瀰漫出來的那股肅殺之意顯然瞞不過這位死過一次的女子!

“任大哥,你說師兄他會不會有危險呀……”

夏雨的聲音之中明顯潛藏着一股深深的擔心。

“夏雨姑娘放心吧,依夏樂兄弟如今的實力,這天下間恐怕沒有幾個人能傷害的了他。”

任遊自信滿滿的安慰夏雨,一邊還將手中的酒杯遞進了嘴裏。

“可是小雨真的好擔心呀……”

夏雨像是沒有聽見一般,出神的望着黑暗中山寨的那個方向……

山寨的位置。


此時,在南宮浩的帶領之下,衆江湖同道已經聚集到了山寨門前,望着眼前空蕩蕩黑壓壓的山寨,衆人的心中不禁敲起鼓來……

二十年的等待,二十年的隱忍,到了今天,終於可以手刃仇人了!

妝歡 ,卻又不禁惴惴不安起來……

因爲,面前的山寨,實在是太過安靜了!

空蕩蕩的山寨在這黑暗的襯托下顯得死氣沉沉,說是山寨,此刻卻猶如一座大型的鬼屋一般!

冷水掠過衆人吹進空蕩的寨院之中,掀起一陣陣地上的灰塵,吹入木質的房門之上,更是發出一陣陣恐怖的“吱呀”聲……

眼前的景象,或許會嚇住一些普通人,但對於這些江湖上的精英們來說,卻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大家圍起來,不要分散。”

南宮浩輕聲說了一句,首先邁開了步子朝着寨院之中慢慢的走了進去。

其他人聽罷,也都一點一點的跟了上去,四十多人零零散散的圍成了幾個圓圈的形狀,將本門的掌門或是宗主,隱隱的圍在了其中。

“呼呼……”

無聲無息,似乎只有衆人的呼吸聲,在人羣之中盪漾開來。


“嗖~”

又是一陣冷風吹起,掠過衆人前進的腳步。

“吱嘎~”

突然,偌大的山寨之中,一個房間的房門像是被冷風吹起一般,吱嘎吱嘎的傳進了衆人的耳中,讓衆人的精神不由得一下緊張了起來。

南宮浩停下腳步,在黑暗中細細摸索着吱嘎聲的方向,其他人也都屏氣凝神,握緊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五行惡仙什麼時候成了縮頭烏龜,不敢與我們這些江湖同道相見嗎?”

南宮浩試探性的大聲詢問了一句,他的聲音輕輕在這山寨中迴盪開來。

……

……

許久過後,沒有人開口應答,房門的吱嘎聲也漸漸小了起來……

南宮浩見此心中也滿是緊張,如果喬淵五人正面出現在他的對面,以他現在身邊的實力,定然不會畏懼,甚至因爲二十年來積累的血海深仇,這些人更會比以往激發出更多的潛力,但眼前的情況,對方像是打定了躲在暗中,不與自己這些人正面衝突了。

這卻讓南宮浩心中犯起愁來,正面抵抗的話,因爲有攻擊的目標,衆人也不失先機,但若是對方躲藏在暗中,卻就沒有那麼好對付了!

首先,對方五人乃是貫通期的強者,而且五人聯手生生不息,更是能達到貫通後期的實力,雖然自己這一羣人當中,有十名貫通期的強者,但失去了先機,總是防禦暗中偷襲的話,卻也只能在開始落於下風。


對方故意隱藏在這山寨之中,定然是對山寨裏的地形構造極爲熟悉,如果自己這一羣人就這麼盲目繼續前進的話,恐怕會遭到對方設下的埋伏……

打定主意,南宮浩便對衆人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小心翼翼的環顧四周,深吸一口氣,強迫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清了清嗓子,再次對着空曠的山寨喊了起來:“靈門南宮浩,攜江湖衆人來此,特請五行惡仙相見,瞭解二十年前的那段恩怨!”

激將法不行,南宮浩乾脆直接點明瞭主題,一時間“恩怨恩怨恩怨……”的聲音不斷在這空曠的山寨中迴響了起來。

“呀~呀~呀~呀~呀~呀~”

聲音是從遠處的空中傳來的,衆人聞聲立即擡頭張望,藉着隱藏在黑雲底下的月色,只見一羣血喚鳥撲騰着翅膀從很遠的地方正朝着這個方向飛來。

衆人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他們都知道,血喚鳥意味着死亡的來臨,雖然明亮的月光被黑雲遮擋了起來,但衆人還是一眼就發現了天邊那羣正在向着自己這個方向飛過來的血喚鳥!!

一時間,死亡的陰影頓時籠罩在了每個人的心田之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