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滅之境。”他淡淡的說道。“能逼我出這一招,你也可以死而瞑目了。”

在最後一絲光亮被那黑霧所包圍的時候,我完完全全的被這黑霧給籠罩了起來,此時,深深的恐懼陡然涌上了我的心頭。我瞬間明白,這毀滅之境恐怕就是製造恐懼,將一個人活生生的折磨致死,極端的恐懼,會使一個人靈魂也不能倖免,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由此可見,這十邪鬼的絕招,是多麼的毒辣恐怖。恐懼之意從那黑霧中蔓

在最後一絲光亮被那黑霧所包圍的時候,我完完全全的被這黑霧給籠罩了起來,此時,深深的恐懼陡然涌上了我的心頭。

我瞬間明白,這毀滅之境恐怕就是製造恐懼,將一個人活生生的折磨致死,極端的恐懼,會使一個人靈魂也不能倖免,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由此可見,這十邪鬼的絕招,是多麼的毒辣恐怖。

恐懼之意從那黑霧中蔓延而出,隨後便隨着我的呼吸進入我的體內。當心底蔓延出那一絲恐懼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但是我很明白,毀滅之境不可能只有這一點點作用。

忽然,周圍竟是變得亮堂了起來,我揉了揉眼睛,發現這裏竟然是我家所在的小區門口。

“怎麼?我怎會忽然回來?”我奇怪的打量着四周,還跑過去摸了摸周圍的牆壁,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沒有一點讓我懷疑的地方。

“不可能,我一定還是處於那毀滅之境之中,這一定是幻境。”我心裏暗自提醒道。

於是,我開始在小區之中亂轉,因爲我知道毀滅之境只有擂臺那麼大,如果仔細找的話,總會找到結界的地方。

可是,轉了半天,這裏真的如同小區一般,我甚至是跑步去了小區外的一家大型超市,路上也有着不少的人,我計算了一下,我跑過的路程早已超出了那擂臺的界限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隨後,我沒辦法,只得先回家去看看。

摸了摸口袋,鑰匙還放在裏面,我掏出來之後打開了大門,走了進去。

進了屋,便看到正坐在沙發上發呆的表姐,我試探性的喊了一聲:“表姐!”

表姐聽到後,猛地轉過頭來,見到是我,便驚喜道:“聶翔!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說要出去好久嗎?”

“我真的回來了?”我仔細的看了看錶姐那美麗的臉蛋,然後上去捏了一捏,發現竟是如此的真實,難道我真的多心了?還是我做了一個夢?我有些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了。

“哎呀!你幹嘛捏人家的臉~對了,素楠妹妹呢?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表姐問道。

“素楠妹妹?”我心裏一驚,素楠那丫頭可還在修真界!還沒有回來!可是我爲什麼莫名其妙的回來了?

於是我說道:“我出去看看素楠。”隨後便起身出了屋子。

我打算去修真界的入口,再回去看看,畢竟這一切都顯得太詭異了,讓我有些措手不及。我清清楚楚的記得,我是在和十邪鬼戰鬥。

走在路上,周圍的行人也是顯得那麼真實,一切都非常的正常,但是,正是這般正常,讓我感受到了一絲不對勁。

猛然間,我想起了什麼,眼前一亮,或許問問素攀大叔,他或許知道也說不定?隨後我便快速返回了家中。

打開門,剛打算喊表姐,這時讓我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

表姐此時正跟一個陌生的男子抱在一起接吻,那陌生男子還將手伸進了表姐的衣服之中,胡亂的摸着。

“凌琳!!”我的雙眼陡然間赤紅了起來,隨後我狠狠的叫了一聲表姐的名字。

表姐聽到後,也是回過神來,看到我,不由得尖叫了一聲:“你是誰!”

我的腦袋此時已經被悲憤的情緒充斥,我有些顫抖的說道:“我剛出去,難道你不認識我了嗎?”

表姐看着我,仔細的打量了一般,才說:“對不起,我不認識你,這裏是我家,請你出去。”

這時,那個陌生男子回過頭來,有些厭惡加莫名的看了我一眼,說道:“我表姐說話你沒有聽到麼?還不快滾?”

臥槽!這個男人長得真他媽醜!這就是我看見他的第一反應,歪眼草莓鼻,厚厚的嘴脣裏露出滿口的大黃牙,再加上額頭上那幾顆明顯的青春痘,表姐他媽的怎麼會和這種男人抱在一起?

“你他媽是誰?”我憤怒的上去撕住他的領子,打算將他扔出去,誰料,我用了全身的勁,他竟然還是穩穩的坐在那裏。

“這是老子的家!你他媽是誰!”我近乎崩潰的吼道。隨後我一拳轟向了那個男人的那張醜陋的臉。

可誰料到,他竟然輕鬆的閃過了我的攻擊,隨後輕輕一拳,我便狠狠的從門口倒飛了出去。

此時的我下意識的想動用玄氣飛行,可我驚駭的發現,我的身體裏竟然沒了玄氣!一點玄氣波動都沒有!順手摸了摸腰間,我發現腰帶也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他媽是怎麼回事!”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揉了揉有些疼的臉蛋。

這一次,我徹底的冷靜了下來,一切都太詭異了,我非常相信這就是那十邪鬼的毀滅之境產生的幻覺,但是一切都顯得太真實了,包括感情,疼痛,對外界的感知,還有表姐。

我真的無法忍受被自己的女人背叛,我明明出去還沒有一分鐘就回來,爲什麼表姐忽然間就不認識我了?而且還和一個醜的無法直視的男人親熱? 在鎮靜了片刻之後,我便打算先觀察一下,看看這裏有沒有什麼漏洞,或許能讓我離開這裏。

我偷偷的溜回了家,這一次,我並沒有進去,而是趴在窗戶上,偷聽表姐和那個醜男的對話。

“阿翔,你又要走了嗎?”表姐嬌滴滴的問道。

那個醜男擺出一副自認爲非常帥氣的樣子,說道:“不,親愛的,我再也不會離開你們了。”

“真的?”表姐聽後不相信的問道。“在我看來,你就是一個每時每刻都在忙的大忙人。”

“男人嘛,總要養家餬口的,我如果不賺錢,怎麼養你們啊!”醜男笑着說道。

我聽後怒氣上涌,急火攻心,差點沒從窗戶上掉下去,特麼的,我現在真想衝過去給他臉上狠狠的一大腳!但可惜的是,我的所有實力都消失了,現在的我,比一個普通人還要弱。

忽然,那個醜男的電話都響了起來。

“喂?”醜男接通後說道。

“嗯,我是聶翔。”


聶翔!!!我聽後差點沒把眼珠子瞪出來,這狗日的怎麼和我叫一個名字?想了片刻,我似乎明白了些什麼,這個奇醜無比的人難道是冒充我的不成?於是,我打算繼續聽下去。

“老景啊~!”醜男笑道。“行,今晚八點不見不散,記得讓陳澤那小子把他老婆帶上啊!”

我艹!我氣的直髮抖,這畜生還真把自己當成聶翔了不成?

於是,我便從窗戶上下來,一腳踢開了門,衝進去,直接走向了表姐。


“表姐,你好好看看我!”我使勁搖晃着表姐,說道。“我纔是聶翔啊!你怎麼不認識我了呢?”

表姐嚇了一大跳,大聲的尖叫了起來,那個醜男以極快的速度給了我臉上一拳,然後單手撕着我的領子把我扔了出去,並扔下狠話:“小子,你他媽要是再來搗亂,我就殺了你!”

“媽的!媽的!媽的!”我捂着碎了兩顆牙的臉頰,吐出一口鮮血,怨毒的望着那個假“聶翔”。

疼痛再一次刺激了我的神經,讓我徹底的清醒了起來。這裏或許並不是什麼幻境,或許我真的是回來了!但是老天不知道跟我開什麼玩笑,竟然不知從哪裏冒出了一個奇醜無比的東西代替了原本的我。

於是,一股從未有過的怒火從我的心底涌出,我現在的腦海裏只有報仇,殺了那個醜東西,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想到這,我便邪笑了起來,無論用什麼方法,只要殺死你就好。

此時的我,異常的冷靜,但誰也不知道我的心裏是多麼的憤怒,迷茫。

我走在路上,憑藉還沒有完全廢掉的身手,偷了一個婦人的錢包,然後去五金店裏買了一把砍刀。

雖然我失去了魔法和真氣,但是我的刀法在這世俗界,也是無人能比的。

我將刀用報紙包了起來,然後將自己打扮成了一個乞丐的模樣,最起碼我自己是已經認不出我自己了。

然後,我便蹲在了我家門口的附近,靜靜的等待着機會,周圍的路人時不時的過來往我面前的破碗裏扔下幾個硬幣,或者是有好心的,給我張十塊的,幾個小時下來,我忽然發現乞討也是一個十分賺錢的行業。

這時,那個假“聶翔” 獨寵嬌妻:老公,別太壞 ,但我只有握緊拳頭,竭力使自己冷靜。

隨後,我深呼吸了一口,便顫顫巍巍的走了過去。

過去之後,我壓低嗓音說道:“好心人,給我點晚餐錢吧。好人一生平安。”

表姐的愛心氾濫,說:“老公,你看他多可憐。”

假聶翔聽後便笑道:“好吧。”於是,從錢夾子裏掏出幾張百元大鈔,放在了我的碗裏。 他身上有條龍 夠了吧?”

“謝謝!謝謝!公子你真是好人!”我故作激動的說道。其實在心裏,我已經問候了這個醜男的全家女性。

當我離開的時候,我輕輕的撞了一下表姐,好在表姐也沒有在意,趁着這次機會,我將她口袋裏的鑰匙給偷了過來。

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我的臉上又恢復了冷冷的表情,誰料到,我竟然在做這種無聊到極點的事情。


我用鑰匙打開了門,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記得素攀大叔應該還在樓上,但是當我上去推開臥室的門的時候,才發現那裏早已空無一人。

我癱坐在地上,不知道究竟該怎麼辦。

忽然,面前閃過了一道紅色的光芒,接着,素楠便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素楠!”我激動的叫出了聲,衝過去打算抱住她。

誰料,素楠竟是皺了皺眉,然後躲閃開了我的擁抱。

我見狀,愣在那裏,十分奇怪。

“聶翔,我來這裏,只是看看你死沒死。”素楠說道。“另外,我想告訴你一聲,我現在的男朋友叫雲書澤。”

“雲書澤?”我聽後宛如一道晴天霹靂,但是半晌後我又恢復了過來,現在的事情本來就不能用常理判斷,就算說我是個女人我也不會有半點懷疑。

“能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爲什麼嗎?”我問道。“我明明在修真界和雲書澤戰鬥,爲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素楠聽後淡淡的說道:“當日你被雲書澤打成重傷,隨後廢了你的修爲,將你扔出了修真界,後來,他便向我表了白,我能夠感覺到,他對我是真心真意,而不想你,身邊那麼多女人。所以,我做出了選擇。但是出於舊情,我還是打算回來看看你。”

“是麼?”我聽後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一切都變成這樣了?爲什麼我沒有一點記憶?”

“現在離你被雲書澤打敗,已經過去了快三個月了。”素楠說道。“另外,你還有東西落在了那裏,我這次回來,順便拿給你,從今以後,我們誰也不欠誰的。”

“誰也不欠誰的。”這句話就如同尖刀一樣刺進了我的心臟,我咬破了嘴脣,指甲深深的嵌進了肉裏,眼淚無聲的劃過了臉頰,但是我竟是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痛感,心裏的痛已經瀰漫了我整個神經。

素楠把東西扔在地上,我一看,竟然是我的死神之鐮和腰帶!

忽然間,一絲希望又涌入了我的心頭,於是,我瘋狂的拿起腰帶,戴在了身上,頓時感覺到渾身充滿了力氣,我的實力又回來了!

拿起死神之鐮,我感覺到我又恢復到了往日的那種感覺。

這時,表姐的身後陡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陣法,隨後,雲書澤的身影便陡然出現在了那裏。

“好久不見,聶翔。”雲書澤燦爛的笑着。

“好久不見。”我幾乎是咬着牙對他說出的這句話。

“呵呵,你過的還好嗎?”雲書澤走過來,對我笑道。

隨後,他又低聲說道:“我知道你過的不好。在你敗給我的那一刻,就說明了一切,你的東西將會全部變成我的。”

“你以爲那個假聶翔是誰?那就是我啊!之所以把我自己弄的那麼醜,就是爲了噁心你,知道嗎?”

“你的女人,現在都是我的了。” “你放屁!”我怒吼一聲,隨後拿起死神之鐮狠狠的揮砍向了雲書澤的脖子。

雲書澤只是雲淡風輕的一伸手,便是用胳膊硬生生的擋住了我的鐮刀,他看着我,目光中有着些許嘲諷。

“你以爲你恢復了實力,就能夠打得過我了嗎?很可惜,你現在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堪一擊。”

“雲書澤……我必殺你。”我咬破了嘴脣,將牙齒咬的咯咯直響,眼中已經充滿了憤怒,完全喪失了理智。

“呵呵。”雲書澤嗤笑了一聲,便摟着素楠離開了。

我望着雲書澤的背影,怒氣上涌,揮起拳頭直接衝過去,對着雲書澤的腦袋就是一拳。

“砰!”

我這一拳打在了臨近雲書澤身體的地方,似乎是他的真氣護體,無奈,並沒有傷到他。

他看都沒有看我一眼,和素楠消失在了原地。

“這他媽究竟是怎麼回事……”此時此刻,絕望充斥着我的心,想到素楠剛纔看到我時那冰冷中夾雜着一絲厭惡的表情的時候,我的心都碎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