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年來,南州城已經有六個人晉升築基了,其中白家三個,洪家一個,我算一個,還有一個是見龍商會的,好像姓郝,名叫郝兇。主人三年前殺死的那個潛龍商會的掌櫃,便是這郝兇的弟弟。”

“六個築基嗎?”洪武不由冷笑,這三年來,自己的眼光高得太多了,現在別說築基,就算是化神也入不了自己的眼了。“主人不要害怕,就算是五個築基聯合起來,我們也不用害怕,只不過這白家背後的陰屍宗,倒是有些麻煩。”“白家終於公開和陰屍宗站在一起了?”“是的,要不然白家何以一下子出來三個築基,就是因爲巴結上了

“六個築基嗎?”洪武不由冷笑,這三年來,自己的眼光高得太多了,現在別說築基,就算是化神也入不了自己的眼了。

“主人不要害怕,就算是五個築基聯合起來,我們也不用害怕,只不過這白家背後的陰屍宗,倒是有些麻煩。”

“白家終於公開和陰屍宗站在一起了?”

“是的,要不然白家何以一下子出來三個築基,就是因爲巴結上了陰屍宗,據說還結交上了一個姓死的死長老,金丹修士。這死長老最喜歡末成熟的女童,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個了,這白家居然以城主的身份給死長老選送女童。”

“該死。”洪武淡淡道。

“是啊,可惜我們的實力暫時惹不起陰屍宗,若是主人能借助金刀門的實力,倒是也不用害怕陰屍宗。”

“金刀門嗎?”

“是的,主人走了以後,這金刀門的長老親自發話,讓白家和見龍商會不得針對你洪家。只不過這金刀門也不能每天都管着這事,而白家和見龍商會卻是一直在南州城的,一直給洪門施壓,我估計洪門門主也快支撐不住了。”

ωωω ⊕ttκǎ n ⊕c o

“洪門門主的實力倒是不弱,不過眼光倒是挺淺,想來他是覺得我洪家沒有利用價值了,說不定會將我家人交出去。”

“正是如此,可是我之前幾次都向洪家要人,但因爲我不好明着開口要人,而洪鵬大人又不肯離開洪門,所以我也沒有辦法。”

“辛苦你了。”洪武道。看一個人是否忠心,絕不能看表面,而得看他在背後所做的事情,像江石這樣的人,也算是忠心了。洪武決定好好培養這個江石一番。

一念至此,他便笑道:“現在我回來了,一切都好了,你這三年的忠心我看在眼裏,做得不錯,現在我傳給你一些丹方吧。”

江石只感覺腦海裏突然多了一些信息,這些正是丹方,許多丹方甚至連化神期尊者都能用得到,不由大驚。

“主人,您已經化神了嗎?”

江石只不過是築基,以爲化神便是最高戰力了。

洪武哈哈一笑道:“化神算什麼,化神尊者我都殺了好幾個了。”

江石不由更是驚駭道:“主人,這化神尊者高高在上,一般人想見都見不着,主人竟然能殺了好幾個。”

“化神有什麼好見的,這樣,給你見見這大陸上最強的戰力吧。”洪武說着,將馬大聖召出來,馬大聖一出來,稍稍放出一絲氣勢,頓時江石戰慄不己。


“這便是合體期。”洪武道,“在我面前,你們是平等的,都是我的僕人。”

合體期?江石傻了,主人竟然能將合體期收作僕人,那主人的戰力得強到什麼程度了啊?

ps給看盜版的朋友,這本書是免費的,大家只要上17k上註冊個帳號便可以看正版,一樣的免費,正版的享受,何樂而不爲? 洪武將馬大聖收回桃源世界,然後對江石道:“這樣,一會我還是不出面,你出面去向洪門要人,我悄悄跟着,看看誰敢跟我作對。”

江石連忙點頭,他深知洪武現在的實力,別說傾手間便可以滅了南州城,就是滅了大業王朝,也只是一念之間,之所以要這麼做,還是因爲洪武只是有帳算帳,並不想傷及無辜。而且主人一直有一個惡趣味,喜歡扮豬吃老虎,這次估計也是這樣。

正說着話,卻聽到有人來報,說有一個姓洪的人來找江石,江石剛想說不見,洪武卻已經感應到了是父親洪鵬:“來的是我父親,剛好,你去見一見,有什麼要求,你儘量滿足。”

此時洪鵬正一臉愁容,想着江石丹師雖然和自己關係不錯,那是因爲洪武的面子,現在洪武已經死了,人走茶涼,就算人走茶沒涼,那隻不過是一杯茶的事情,若是要再多的丹藥,丹師如何肯給呢?自己又沒有足夠的元石來買,難道讓自己借丹藥嗎,可是自己哪有這麼大的面子呢?

可是爲了女兒,他不得不鼓起勇氣來,厚下臉皮來,向江石丹師去求。


洪鵬剛到門口,卻見江石丹師親自迎了出來,臉上帶着笑,十分熱情地把洪鵬接進店裏的雅室之中。 絕寵億萬甜心 ,雙手捧着遞給洪鵬。

洪鵬哪見過這樣的排場,他只不過個是小小的煉氣三層,也只是個洪門的外門家老,但是江石丹師不僅是丹師,還是南州城六大築基之一,人家要錢有錢,有丹藥有丹藥,要實力有實力,但卻對自己這麼恭敬。

這時候江石身邊,又有一個叫秦川的煉氣巔峯修士進了雅室,洪鵬知道這秦川,當年就是他保護着洪家進了南州城,按洪鵬的理解,是秦川和洪武是朋友,而江石丹師和秦川又是朋友,這才使得江石丹師對洪家一直十分照顧。

洪鵬自然也知道江石丹師上洪門要人的事情,自己卻因爲身在洪門,而且也不想給江石丹師添麻煩,便一力拒絕了江石。

眼看江石與秦川對自己都十分恭敬,洪鵬心中百感交集,心想,洪武啊洪武,你倒是交了幾個好朋友,只可惜你走得早,要不然以你的天資,說不定也達到築基了,咱們一家都會跟着你揚眉吐氣,只可惜啊,你命不好。

江石看着洪鵬道:“洪鵬大……洪先生,不知道您這次來訪,是有何指教?”

“江丹師……是這樣的,”洪鵬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咬咬牙說道,“我是向你來借一些丹藥的。”

“哦,借多少?”

是啊,借多少?洪鵬一路上只想過江石丹師會不會借的問題,他的心中猜想江石丹師十有其九是不肯借的,畢竟誰的丹藥也不是大風颳來的,更何況這江石丹師的丹藥一顆就可以借數百元石,有些甚至達到一顆丹藥一顆靈石的價格,這麼貴的丹藥,他能說借就借嗎?就算是借給自己了,自己又拿什麼來還呢?

可是洪鵬卻從來沒想過,江石竟然這麼爽快,一開口便問,借多少。

“這個嘛……這個,借三十顆凝神丹,要是不行,十顆也行。”洪鵬心裏沒底。

“三十顆?是不是有點少了?”

“不,三十顆不少了。”

“秦川,你去取三百顆凝神丹來,給洪先生。”江石道。

什麼,三百?

一顆凝神丹的價格最貴時要數千元石,還是有價無市,雖然現在市面上有仿造的凝神丹出售,一顆也要一千元石,就算一顆按一千元石算,十顆便是一塊靈石,三百顆,便是三十塊靈石。”

“這,這個實在太多了。”洪鵬道,“我可還不起。”

“既然還不起,也沒事兒,我這兒剛好有個職位,想聘請洪先生過來擔任。”江石道,“這三百凝神丹,便是給你的訂金。”

訂金,訂金便是三百凝神丹?洪鵬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連忙道:“這可使不得,我何德何能,就是把我賣了,我也值不了那麼多。”

“洪先生不要妄自菲薄,就這麼說定了,洪先生可以在這個契約書上簽字,這契約書是約過丹師協會公證過的,簽完便可以生效。”

洪鵬此時心動了,不管如何,這江石總比洪門門主還有白城主要好,簽了便籤了。於是他將心一橫,便在這契約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契約一生效,江石頓時鬆了一口氣,現在開始,自己再去洪門高調要人,便名正言順了。

洪鵬拿着這三百凝神丹,告別了江石,便往回走,江石卻不放心,派秦川護送洪鵬。其實江石與秦川都知道,以主人這麼強大,何必要自己護送呢,自己這麼做,只不過是盡一點孝心。

洪鵬卻全然不知,有秦川護送,他已經感恩戴德,甚至有點戰戰兢兢。不過江石的盛情難卻,他也不好再推辭,正好有秦川護送,自己心裏有點底。

此時白城主與洪門門主還在議事廳之中,兩個人都談得頗歡,其實白家和洪家還是姻親,只不過這些年走動得少,又因爲洪武的事情一發,兩家便有了嫌隙,現在洪門門主既然決定將洪鵬放棄了,而且還迫使洪鵬交出女兒,這點小小的嫌隙,也就瞬間冰消了。

“白兄,洪鵬的女兒真的是死長老指名要的人?”

“可不嘛,也不知道這死長老聽誰說的,據說這洪家女兒洪萱長得十分出衆,而且體質特殊,便上了心,可是死長老又是什麼身份,他自然不能自己出來跟洪鵬說,把你女兒獻出來,所以只好我出面了。”

“那萬一洪鵬借來的丹藥怎麼辦?”

“你說怎麼有可以呢?靈器自不必說,這一件靈器得多少靈石?還是有價無市,就算是元嬰老祖,也不肯把靈器送人,而這凝神丹雖然簡單,但是別說洪鵬,就算你我親自去,那江石丹師也是築基修士,後臺也有好幾位金丹真人,比你我都要強硬,他連我們的面子都不會賣,難道會真的借給洪鵬不成?”

“這麼說來,洪鵬不得不將女兒獻出來了?”洪門門主道。

“你說呢?”

白城主和洪門門主相視大笑,覺得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 就在洪門門主和白城主放肆大笑之時,洪鵬回來了,護送洪鵬回來的,卻是一個叫秦川的煉氣巔峯修士,雖然這秦川的修爲只是煉氣巔峯,但是他卻是江石丹師的心腹,因此在南州城也頗有地位。

洪門門主一見洪鵬回來,便將臉一沉道:“洪鵬,讓你去借丹藥,你可借到?”

“借到了。”洪鵬道。

“胡說,那你說說,你借到多少顆。”洪門門主似乎料定洪鵬借不到。

“回門主,我借到了三百顆。”

“三百顆,還是借給你的?”洪門門主不由一愣。

“不,不是借的,而是給我的訂金。”洪鵬道。

“你發什麼瘋?”白城主插嘴道,“怎麼可能,你有什麼才華,有什麼修爲,值三百顆丹藥?”

“兩位這是什麼意思?”秦川見洪門門主與白城主竟然爲難洪鵬,不由大怒,他雖然只是煉氣期的修士,但是自忖自己的主人都有四個合體強者作僕人,要滅他們兩個,只需萬分之一個念頭,便能將他們滅上百萬個來回。他們這兩個不知死的貨色,竟然敢對主人的父親這般說話。

“秦道友,你來證實一下,這洪鵬是不是說了大話。”

“沒有,洪先生的確拿到了三百凝神丹,而且他也與江石丹師簽了契約,因此他自此以後便是南城丹藥鋪的僱員了,與你們洪門無關。”秦川道。

“這,這怎麼可能?”

“洪先生,現在便去收拾一下東西,帶上夫人和小姐,一起搬到南城丹藥鋪去住吧。”秦川道。

“好,我這就去。”洪鵬沒想到秦川竟然這以高調地向洪門主說明了情況,頓時大喜,連忙要下去接夫人與女兒。

“等等,你不能走。”洪門門主叫住洪鵬道。


“哦?”秦川一揚眉毛問道,“爲何洪先生不能走?”

“是這樣的,這洪鵬是我洪門的外門長老,拿我洪門的奉祿,若是他就這麼走了,我洪門豈不成了菜園子,想來便來,想走便走?”

秦川冷笑兩聲道:“那按你洪門主的意思,便是要賠償唄,你要多少靈石?”

“這個嘛……”洪門門主想了想道,“別的不說,一千靈石吧。”

一千靈石,洪門門主根本就不是誠心要靈石,而是想借這價錢把秦川嚇走。


“一千靈石嗎?好,這裏便有一千靈石。”秦川隨手從懷裏拿出一個靈石袋來,拋給洪門門主,“你還有什麼要求?”

“這個,這個……”洪門門主被這一千靈石給砸傻眼了。


“沒有的話便這麼說定了,若是你們再反悔,便找我們江丹師說去,若是你們再出爾反爾,江丹師說了,便不做你們的生意也罷。”

別的話倒是嚇不住這兩個人,但是一句不做生意,便將白家與洪家給嚇住了,江石的丹藥,已經遠近聞名了,出門送禮,一般都拿江家的丹藥,特別是白家,之前之所以一直不敢對洪家動手,除了怕金刀門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便是江石發話了,誰敢動洪家,便不做他的生意。

難道自己押錯寶了,這洪鵬對江石丹師這麼重要?洪門門主不由泛起了別的想法。而白城主卻是騎虎難下了,他原本想的是用一個法子將洪鵬給逼迫住,讓他交出女兒,這事便算完了,可是現在這事情卻坐了蠟。

“看來你們江丹師便是鐵了心要護着洪鵬一家了?”白城主道。

“看你們是鐵了心要和洪先生作對了?”秦川也是冷笑,他這句話便定了洪門與白家的死罪,只是這兩個死不自知的傢伙,還在那裏囂張。

“就算是得罪了陰屍宗,你們也要護着洪鵬?”白城主搬出了陰屍宗,想嚇走秦川。

“陰屍宗?你確定你能代表陰屍宗?”秦川問道。

“實話告訴你吧,洪鵬家的女兒,便是陰屍宗的死長老要的人,告訴你們江丹師,這事他不插手還好,若是他插了手,惹了陰屍宗的死長老,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秦川怒極反笑,一指白城主道:“好,這話是你說的,我也替我家主人說句話,陰屍宗竟然敢惹到我家主人頭上,那麼不日,陰屍宗便從修真界消失吧。”

“你家主人是誰?好大口氣。”白城主也怒了。

“哈哈,就憑你這樣的螻蟻,也配知道我家主人的名字,告訴你吧,便是這朱雀大陸最強的合體強者周姑娘,見了我家主人,都要乖乖認輸。”

“這個人瘋了。”白城主見秦川說出來的話大得沒邊,頓時搖頭道。

“是的,他已經瘋了。”洪門門主也這麼說道,“傳令下去,將洪鵬的夫人和女兒都帶過來。我這交給白城主。”

“你們誰敢。”秦川突然一擡手,竟然發出一道真氣來,將那個準備下去傳令的人給直接擊斃了。

這一下子,洪門門主也怒了,跳下來,跟秦川動起手來。秦川只不過是煉氣巔峯,而洪門門主卻已經是築基修士了,兩人鬥了一會兒,不久秦川便落於下風了,身上捱了洪門門主幾記拳頭,頓時護體真氣被破,秦川一口鮮血噴出,洪門門主見已然撕破臉了,秦川又當着自己的面殺洪門的人,頓時也起了殺上,他往前一步,便要對秦川下手。

這時候秦川突然感覺到身體裏涌進來一股強大的靈力,自己的傷頓時好了,不僅傷好了,自己一直停滯的境界也突破了,他自然知道這是主人出手了,主人的神通已經神乎其技了,在這修真界之中,成了神仙一般的存在了。秦川其實一直都覺得主人不會坐視自己吃虧的,果然他猜對了,主人見他這麼忠心,便給了他實實在在的獎賞,直接將他拔高了一個境界。

秦川只感覺自己體內的靈力奔涌,境界還在不住地提高,築基一層,築基二層,一連到了築基七層才停了下來,倒不是洪武不肯將靈力輸入秦川的身體了,而是洪武感到了秦川的身體暫時只能承載築基七層的靈力,若是再多,秦川便要爆炸了。

此時秦川一下子提到了築基七層,再看洪門門主,也只不過築基三層罷了,對付這樣的人,秦川此時已經綽綽有餘了。 原本築基三層的洪門門主佔盡了上風,剛想結果秦川的性命,卻感覺到秦川氣勢突然一變,竟然境界連連提升,一轉眼,便變得比自己還要高出許多來了。

秦川突然得到了力量,冷笑着撲向洪門門主,剛纔的戰勢頓時逆轉,現在變成了秦川追着洪門門主不停地虐了。洪門門主眼看支持不住了,叫道:“白城主,快來幫我,咱們一同對付他。”

白城主本來還想袖手旁觀,被洪門門主這一叫,卻不好再不參戰,也加入了戰團,他的修爲更低,只不過是築基一層。只不過白城主和洪門門主都是一家之主,自然有些寶貝防身,這時候性命攸關,他們不得不拿出看家的本事來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