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敬天大典之後,這兩位燕族兩人就消失在罪城,這是三大世家經過多日調查得來的情報,若是不然也不會進攻燕族,想要來個快刀斬亂麻。

慘叫聲還在繼續,這一次則是一聲一聲在刺激著白松和吳石,兩人看著秋山先生,笑容已經是越發詭異。慕雲霆聽見燕族之外,聲聲慘叫心思也是大定,自己的誓言總算將要完成,但越是到了關鍵時候,越是不能放鬆。不知不覺中煙閣之內,開始鴉雀無聲,燕定豐更是感受到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息,一股讓自己靈魂深處都感覺到恐懼的

慘叫聲還在繼續,這一次則是一聲一聲在刺激著白松和吳石,兩人看著秋山先生,笑容已經是越發詭異。

慕雲霆聽見燕族之外,聲聲慘叫心思也是大定,自己的誓言總算將要完成,但越是到了關鍵時候,越是不能放鬆。

不知不覺中煙閣之內,開始鴉雀無聲,燕定豐更是感受到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息,一股讓自己靈魂深處都感覺到恐懼的氣息。

不但燕定豐如此司農族老燕定志也是如此,心惶惶,神慌慌。燕定侖甚至認為,乃是原族長回歸,如此念頭一出,也是連連搖頭道「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已經死了,這是我親眼看見的。」

煙閣外

面對此起彼伏的慘叫聲,黑鐵衛神經緊繃,越發緊握手中長槍。而就在此刻遠處一道人影緩步走來,一步又一步來者越發清晰。

一襲青衫長袍不染猩紅,可殺氣如血海。披肩長發,朗目劍眉,不過雙十年華可那一股無盡的滄桑,足可渲染整個紅塵。

面對突如其來的陌生人,黑鐵衛第一時間就警戒開來,而當其就在眼前,心中不但掀起一股無力感,更是有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一步又一步

走得很是緩慢,走得很是沉重,這是自己第一次踏足此地,可處處都充滿著熟悉的感覺。台階不過上百,一階都是一個春夏秋冬。

昔日的燕國,百年之後變成了罪城燕族,更面臨著亡族的命運,身為燕族真正的族長,燕定天怎能坐視不管。

「多少年來,你用我的名活著,如今我來到你雙手建立起來的家族。」燕定天彷佛看見了昔日,那名無怨無悔追求自己的兄弟。 煙閣


一道人影印入眼帘,帶著熟悉與模糊,一舉一動都在牽動著眾人的心思,這一刻彷佛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

只見一弱冠少年人,步伐沉穩,氣度高遠,讓人有如臨巔峰之感,那一雙如星辰的明眸,帶著讓人無法承受的深邃厚重感。

「此人?」


來者步步而來,燕族之內一眾老輩,都在同一時間思索起來。而燕孤凌看著那一道帶著光芒的人影,自是心潮澎湃,喃喃自語道「是他?我們的族長?」

「族長?」

一眾老輩也是面面相覷,看著眼前人似乎想要在第一時間將其看穿,眾人怎能忘記敬天大典上,符家高手劍殺燕族族長。

同樣

三位族老對於眼前人出現,自然是緊張萬分,最為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燕定侖已是失神「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的死都是我們眼前所見。」

「這沒有什麼不可能。」燕定豐沉聲道,畢竟在自己印象中,那一位燕族族長總是走得比自己遠,「燕定天,或許我早就知道你不會如此輕易殞命。

燕定志緊張「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

慕雲霆看著燕定天邁步而來,神態萬千,心中大石自然是放了下來。接下來的一切,就交給這位燕族族長好了。

「你還是那一年意氣風發的模樣。」秋山先生言語中,儘是滿滿感慨。

此刻

徐吳兩人開始緊張起來,這一位突如其來之人,可謂是高深莫測。就在兩者徘徊思緒中,燕定天已經將矛頭對向兩大禁忌浮屠。

「伏誅否?」

「口出狂言!」

禁忌浮屠裹挾大怒,金剛之力再度澎湃開來,血色妖蓮大袍寸寸撕裂,露出一身淡金色銅皮鐵骨來,其中每一寸肌膚都蘊含著極大力量。

骨骼在聲聲作響,金剛氣息滲透在每一個角落,慕雲霆暗暗心說「看來這禁忌浮屠,是要動真格了。」

面對兩尊金剛,燕定天仍是面不改色,負手而立絲毫都不顯山露水宛如一處深淵,讓人一靠近就墜落無間之感。

「大世尊拳!」

「觀山朝音指!」

一出手就是浮屠絕學,全作山雨撲面而來,欲將燕定天就地絕殺,如此剛猛武道氣息,徐吳兩人一觀心中也是大定,在其看來燕定天再強悍也是必死無疑。

一手出拳一手並指,同時催動磅礴精力,神力豁動,極招推出,大有讓禁忌浮屠墜入深淵之感,僅僅只是一貫短暫交鋒,就被罡風震飛。

「這怎麼可能?」

禁忌浮屠不敢相信,燕定天居然強悍到這等地步,同樣他們更沒有想到,燕定天的可怕還剛剛開始。

緊握雙拳

炙熱大日之光,閃耀在煙閣內外,燕族全員都是眼神發亮,在這光芒之後乃是燕族武道絕學,所有人都在激動與等待中。

燕定天雙臂閃耀光芒,拳中炎火在不斷攀升,其溫度足可焚山煮海,宛如大破滅時代的到來。

「十王列陣!」

拳出如雙陽同出,烈焰光芒中如今王者親臨。面對王者的力量,禁忌浮屠怎能抵抗?全數化為劫灰不留分毫。

震撼的一幕

讓人不敢相信的一幕

燕定天一出手就是驚艷全場,燕族老輩見到如此強悍的武道絕學,無疑不是心潮澎湃,全數跪拜在地「是族長回歸了,是族長回歸了,我早就知道族長是不會殞命的!」

老輩跪拜在地,而年輕的燕族子弟則是面面相覷,唯有燕孤凌一步向前單膝下跪「燕族子弟,恭迎族長回歸!」

燕定侖緊握手中四把鑰匙,怎麼都沒有想到會出現,眼前這樣的一幕,原本以為多年美夢就要成真,而現在連活命都困難起來。


燕定豐更是如此,雙目陰沉,殺氣更是隱隱約約「看來現在,必須準備一條後路。」

反觀吳石臉色更是難看,原本所寄望的禁忌浮屠,居然會當場殞命,而且還是亡在燕族真正的族長手上。

白松面色同樣也不輕鬆,但自己手中還握著最後一張底牌,如今到了該出手的時候,自己也不得不小心翼翼。

「轟!」

一道勁力強襲而來,直接鎖定燕定天,秋山先生眼疾手快,摺扇一收一握,徑直力劈下來「哼!這偷雞摸狗的本事,還真是不差。」


「沒想到你秋山先生居然隱藏如此深,真是讓我等好生佩服。」

一行六人

全是古稀模樣,可一身生機與精力,簡直讓而立之人望塵莫及,可見其武道修為已入登峰造極之境界。

白家六族老


原本只為壓陣而來,白松並沒有想到如今這局面,必須要六老出面。慕雲霆見狀自是挺身而出,冷笑而道「怎的?還想要玩人海戰術不成?那我可是要來湊熱鬧?」

「慕雲霆,你可真是不知死活,對上我白家六大族老,縱然是燕定天也無力回天!」

「是嗎?那加上我又如何?」燕孤凌將霜天槍插入地面,大義凜然道。

燕定豐自然沒有想到,白家居然還會留有後手,而這也真是自己所希望,若是能夠除去燕定天,那與白家的談判一切都好說。

「我的老兄弟,我可不能讓你活命啊!」

在六大族老眼中唯有燕定天才是真正的威脅,同樣自己也相信六人合力,燕定天再是逆天也要受死。

六道氣勁躍然紙上,如同無形的鎖鏈,開始交織出致命的囚牢羅網,不消片刻氣勁鎖鏈,已經盤旋在燕定天頭頂。

「就是如此?」

冷冷一句話,代表著燕定天的反擊即將開始,王者姿態越發高深,總是讓人無法觸及真切,十指操弄百萬兵,一道利眸可誅殺千古。

緊張的氣氛下

慕雲霆神力催動,胸膛熱火澎湃,如是一頭接連一頭的凶獸,即將咆哮而出。

突然

煙閣內

氣溫驟降

燕族三位族老最為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一道倩影拖著嚴冬氣息而來,更帶著無匹的強悍,燕族近百年來最強人的出現了。

燕冰

面無表情的環視全場,這一刻吳石與之四目相對,猶如與的死神擦肩而過,這種讓靈魂顫慄的感覺,不可謂不痛苦。

「是她?」白家六族老異口同聲道,畢竟眼前人不僅僅是燕族強人,聲名更在罪城遠播。

自燕冰出現未曾開口,寒冷的身影緩緩走向霜天槍所在,燕孤凌趕忙拱手作揖道「恭迎冰祖!」

慕雲霆見燕冰如此風采,不禁感慨道「當真是一代奇女子,巾幗不讓鬚眉。」

玉手握起霜天槍一刻,更讓煙閣徹底淪為冰雪世界,燕定豐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之前燕孤凌霜天槍刺地,就是刺中地下水脈。冰與水一體,燕冰如今將其導出自然為己所用。

又見燕冰霜天槍在握,鋒芒指向白家六族老,女武神姿態風采燦爛,敢叫天下失顏色。

「叫板白家六族老?」

燕族子弟全數沸騰開來,誰又能夠想到本族內居然還有一位強人,無不是大受鼓舞,神情雀躍。如此一幕也讓燕定侖擔心起來,這樣下去自家的族長之位,恐怕就沒有人擁護。

「燕冰,你可真是膽子不小啊!」一把霜天槍挑戰六人,這對於白家來說無疑是一大恥辱,六大族老無疑不是殺心大起。

秋山先生見狀小聲問道「白家六族老絕不簡單,難道你不出手嗎?」

燕定天道「我相信她!她已經長大了。」

槍尖水汽霧化開始朦朧了一切,燕冰逐漸同這一片天地融為一體,一場致命的戰鬥,就此拉開帷幕,鋒芒過處必見生死。 冰雪世界

燕冰如女神一般的存在,手持霜天槍冷對白家六族老,眉宇清冷,朱唇輕啟道「一起上吧!免得上了黃泉路也孤單。」

「好狂妄的口氣!就算你燕冰名貫罪城又如何?難道以為我等六人乃是易與之輩?」

白家六族老全數怒上眉山,一身造化修為化怒海驚濤,各個都如雄獅,長發怒揚,大聲咆哮起來讓這個冰雪世界準備起了變化,洶湧的殺意從來不曾掩飾。

慕雲霆早已經是拭目以待,能夠看到女武神開戰,這等機會也是少之又少「雖有名器在手,可白家六族老的修為,也著實不敢小覷。」

如此場面一向鎮定自若的白松,也是面露憂色,緊握雙手道「燕族女武神再強悍,也一定敵不過我白家六大族老。」

「轟!」

一聲巨響

戰火蔓延,殺意飛馳,交鋒就此引爆全場。

只見燕冰一身飄然,殘影掠境凍結所有,冰川鋪路而行,單手持槍殺出,鋒芒橫掃銀裝天下,瞬息之間近在眼前。

白家六族老不敢怠慢,腳踏陰陽乾坤位,心成默契自成攻守一體武陣,武力幾何倍增,大有囚殺困獸之能,面對強勢襲來的冰勁,全力豁動元功,猛力大起一同擋關。

「哼!」

白家大族老冷眉一凜,氣血涌動,毫不掩蓋一身殺念,怒目對上燕冰「燕族奇人不過如此,今朝定然要你殞命!燕族的滅亡你挽救不了」

燕冰冷漠不言沉著,面對四面圍困的險惡局面,完全不為所動,青羅雲衫透著一絲一縷冰霧,霜天槍則遁去鋒芒,彷佛在這個瞬間,整個世界都平靜下來。

「故弄玄虛,受死!」

白家大族老率先發難,餘下族老緊跟其後,血氣澎湃如烈焰,無不是祭出絕殺凶招來,誓要熔化這冰雪世界,將燕族奇人就地斬殺,六人一體一心化屠刀揮動而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