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上午是湊熱鬧的人比較多,那麼下午則更多的是學習董憶演技的。

當然,其中也不乏想看董憶出糗的人。畢竟太監一角,在影視劇中的風評都不太好。如果你演的太過出色,那麼別人會認爲恐怕他現實中心理就非常扭曲。但假如沒有那麼傳神,會被人批判,佔着茅坑不拉屎。總之,這類角色一般演得好不會有人誇,但演的不好,那一定有人踩。有好事者甚至掏出了手機,準備錄製。劇組對於那些拿手機

當然,其中也不乏想看董憶出糗的人。

畢竟太監一角,在影視劇中的風評都不太好。

如果你演的太過出色,那麼別人會認爲恐怕他現實中心理就非常扭曲。

但假如沒有那麼傳神,會被人批判,佔着茅坑不拉屎。

總之,這類角色一般演得好不會有人誇,但演的不好,那一定有人踩。

有好事者甚至掏出了手機,準備錄製。

劇組對於那些拿手機拍攝的人,並沒有制止,畢竟這也算是一種宣傳手段。

臨開拍前,成隆特意找到董憶讓他不要太過緊張。

因爲此時除了工作人員和參演的羣演之外,剩下的人無一例外,都在遠遠的看着這幕戲。

但董憶也不是一個輕易就會怯場的人,尤其是這場戲他已經當着成隆的面演過一次。

只不過這次換成了鏡頭拍攝,而且有羣演配合,相信可以更快的讓自己代入其中。

蔣家俊喊開始後,原本靜止的畫面,此時活動了起來。

鏡頭內,董憶已經換上了一身苦力打扮,由於是初次搬糧袋,不僅沒掌握技巧。

而且又不懂得阿諛奉承,他被看守的官兵踹倒在地就是一陣毒打。

高要痛苦的哀嚎聲,帶着一絲顫音的乞求聲,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一陣動容。

他們很多人捫心自問,如果換作自己上場的話,這種以假亂真的痛感自己是學不出來的。

當圍觀的衆人看到高要,一步步的向前匍匐蠕動,發黑的嘴角不斷溢出的鮮血時。

有些人感性的人眼眶都已經溼潤,自己在現場看尚且如此,電視劇播出後豈不是要開啓霸屏模式?

第一幕戲很快就拍完了,而且深得蔣家俊的心意。

這幕被毒打的戲碼,主要看的就是小人物在強壓之下艱難生存的畫面。

現在,董憶將它完美的演繹,可以說是讓他最滿意的一份答卷。

“蔣導,關於接下來的戲,我想嘗試一下一鏡到底。”

蔣家俊聞言心中一驚,他和旁邊的成隆對視了一眼,有些不太放心。

“小憶,一鏡到底哪怕是非常成熟的演員去做,失敗的概率都非常的大。”

“因爲它不僅是考驗演員的功底,更重要的是對於劇組也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如果失敗的話,無論之前做過多少努力和準備,全部作廢。”

董憶目光定定的看向他,渾身充滿自信。

“我想試試。”


蔣家俊有心想要駁回他的請求,畢竟一鏡到底的風險太大,以現在的拍攝技術,成功率可以說不到三成。

這也根本不符合劇組拍攝的訴求,劇組需要的是什麼?是能順暢的拍完整部電視劇。

對於其他的旁枝末節,可以說能免則免。

但一鏡到底對於觀衆的感官很好,可以讓觀衆更好的代入其中。

一鏡到底的拍攝手法更多的應用於電影中,因爲他們本來拍攝成本就不小。

不過用在電視劇中,還是極其稀少的。

蔣家俊有些爲難的看向成隆,想看看他是什麼意見。

成隆沉吟片刻後,鼓勵的看着董憶。

“那就試一次一鏡到底,如果失敗,這次的損失算我的。”

蔣家俊心中苦笑一聲,這兩個人真是湊到一起了。

不過他可真不敢讓成隆拿錢,畢竟這部戲自己是導演,更何況成隆的身份地位在那,自己也只好陪他們瘋一把。

這次的道具、場景佈置,蔣家俊親自上陣,力求每一個細節都做到完美。

儘可能的爲演員,確切的說是董憶,創造一個自由發揮的空間。

緊接着,便開始第二幕戲的開拍。

蔣家俊此時的目光緊緊盯着鏡頭中,心中也不由開始祈禱,千萬別讓自己失望!

而圍觀的人羣中,一鏡到底的消息傳來時,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呼。

就連胡戈眼中也泛起一絲異彩,曾幾何時,他也想嘗試一番一鏡到底。

但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而且他對於自己也不那麼自信。


在看到董憶一個新人勇於挑戰,他的內心也不由有些火熱。

現場的議論聲也隨着開拍逐漸消失,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董憶身上。

由於高要之前做工太慢,而且與官兵有間隙。

在高要去盛粥的時候,官兵寧願將粥倒進泔水桶裏,也不願意給他一口吃食。


飢腸轆轆的他,趁着官兵走遠之後,便迫不及待的去翻泔水桶。

泔水桶周圍蒼蠅飛舞,哪怕只靠近桶的三米範圍內,都可以聞到散發的陣陣刺鼻臭味。

身爲一個廚師,沒有人會比他更清楚泔水桶會滋養多少細菌。

但爲了活命,他,別無選擇。

在泔水桶旁徘徊了一會,最終他還是忍不住將頭埋進了泔水桶中。

在場的人看到這一幕,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一抹嫌棄。

當高要滿嘴米粒,口中叼着一根青菜葉從泔水桶出來時,所有人都不由一陣反胃。

有些自制力差的人,甚至已經提前跑到角落處解決。

可唯一不變的,是他們看向高要的目光。

高要面部抽搐的咀嚼青菜,眼中滿是得到食物之後的愉悅。

扶住泔水的雙手有些微微顫抖,但他還是一口一口的將咀嚼完的青菜硬生生的嚥了下去。

就在他再次俯下頭,伸進泔水桶後,所有人的目光都透露着欽佩,甚至是敬畏。

如此反覆幾次後,高要似乎是已經吃飽了,他慢慢踱步回到一處向陽的角落,準備休息片刻。

可他靠在牆上卻怎麼也睡不着,他的右手捂着自己的胃部,手上青筋暴起,面部也痛苦的有些猙獰。

泔水和胃酸的反應,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他的左手狠狠捏住自己的喉嚨,不讓好容易才找到的食物吐出去。

但胃的抽搐,痙攣,還是讓他始料未及。

終於,在一次乾嘔之後,他吐了出來,而且將剛剛吃的全部吐了出去。

望着地上的嘔吐物,高要笑了,可不知爲何,卻隱隱帶着一絲哭腔。

認命似的倚靠着牆壁,他忽然聞到了一絲香味。

那是……廚房!

此時早已餓的眼冒金星的高要,他跌跌撞撞的奔向廚房,在他偷吃了幾塊玉米麪後。

整個人的精神狀態纔得到一絲絲舒緩,猛然間,官奴營隊長和醫官的對話,傳入了高要的耳朵。

當聽到需要一個廚師時,他再也忍不住跳了出來。

“我就是廚師!”

原本還發愁去哪找人手的醫官,此時仰天大笑三聲,命人將高要拿下。

等到高要被五花大綁後,蔣家俊激動的大喊一聲。

“好!好!太好了!這條過!” 蔣家俊的話音一落,現場的所有人,都紛紛鼓掌。


他們爲見證了一次偉大的演技,而深深震撼,同時,在衆人的心底,也升起一絲明悟。

原來之前,董憶的演技已經收着了,如果剛剛那一鏡到底的戲有演員和他對戲。

一定會被他秒的連渣都不剩,這,就是實力派!

胡戈看了一旁的金沙一眼,苦笑的開口。


“沙沙,你這是從哪裏挖出來的一塊寶?跟他一比,我纔是新人。”

旁邊的幾位主演聞言,也開始打趣。

“你都是新人的話,我們就是還沒畢業的大學生了。”

“我現在可是既期待與他的對手戲,又害怕與他對戲,我好難啊!”

“神啊~救救我吧~”

金沙看到董憶一場戲演完後,幾位主演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心中有些哭笑不得。

剛剛他的表現,確實可以稱得上是劇組內頂尖的演技派。

和他比起來,自己這些混跡娛樂圈好幾年的老油條,可能還不如他演技的一半。

她現在也有些吃不準,自己讓董憶來演高要,究竟是對,還是錯。

幾位主演原本是想等董憶回來之後,好好詢問他一下,如何才能快速顯著的提升演技。

但沒想到,他竟然還要繼續拍,一時間,讓所有人都心頭一跳。

剛剛那段表演,耗費的精神和心血絕對不少,可董憶竟然還能適應這樣高強度的表演!

在鏡頭旁的蔣家俊也有些猶豫,一般而言,對於拍電視劇。

很少會有演員像董憶這樣認真細緻,因爲電視劇動輒數十集,一來拍攝時間長。

二來情緒很容易斷掉,所以一般演員只要能夠發揮出六七成的功底,這已經就算一部上乘的電視劇。

可董憶的表現,已經是將演技發揮到了極致,用於拍電影,都綽綽有餘。

一旦高強度的拍攝,很容易崩掉那根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