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唐凱卻毫不猶豫,非常放心的把戒指給了歐陽露,讓她幫着自己整理東西,可見唐凱對歐陽露是毫無保留的信賴,想到這一點,歐陽露就感到自己的芳心正在劇烈的跳動。

“懶鬼,總讓人家幫你整理...”歐陽露雙頰微紅,滿心喜悅的收拾着。唐凱曾數次救過她的性命,又幫助她報了大仇,將滅族仇人徹底滅族,歐陽露的一顆紅心,早就已經死心塌地的貼在了唐凱的心上,這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如是了,所以對於唐凱的事情,她全部都是當做自己的事情來辦的,她要毫無保留的把自己交給唐凱,畢竟命都

“懶鬼,總讓人家幫你整理…”歐陽露雙頰微紅,滿心喜悅的收拾着。

唐凱曾數次救過她的性命,又幫助她報了大仇,將滅族仇人徹底滅族,歐陽露的一顆紅心,早就已經死心塌地的貼在了唐凱的心上,這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如是了,所以對於唐凱的事情,她全部都是當做自己的事情來辦的,她要毫無保留的把自己交給唐凱,畢竟命都是唐凱的,又有什麼不能是他的呢?

然而就在她看到某個物體以後,她突然感覺到一股難以名狀的情緒直衝頭頂,差點讓她直接沸騰了,要不是知道唐凱正在修煉,她可能早就將這面薄薄的牆壁直接轟碎了。

“粉紅色的粉末…怪不得那時收拾須彌戒的時候,你對某些東西總是遮遮掩掩的不讓我看,我還以爲是你的貼身衣物,沒想到竟然是這種東西…”歐陽露俏臉通紅,拿着那瓶唐凱當初從夢澤林手中奪來的…**…竟開始浮想聯翩,或許是想到了什麼少兒不宜的事情。

而後她驀然驚醒,手忙腳亂的把那個瓶子塞回了唐凱的須彌戒,秀美的額頭之上一層汗珠浮現,那是羞的,出於女人的本能。

“看在你沒有用這個東西做過壞事的份兒上,我就先饒了你。”歐陽露惡狠狠的咬牙,口是心非的自言自語道。

隨後,她認真的把所有東西都整理完畢,將唐凱的財物清點了出來,這都是他們進入拍賣行參與中央拍賣會的資本。

“一共有…赤晶幣四萬,紫晶幣五十萬,藍晶幣三千萬。另外雪妍還送給了我們十萬赤晶幣…”

赤紫藍交相掩映在小小的房間內,靈氣暴漲,異常充沛,快要將這間房屋擠爆了,所幸歐陽露謹慎,早就佈下了重重陣法。

“算下來,一共不到二十萬的赤晶幣,真的能夠在中央拍賣會上買到什麼好東西嗎?”歐陽露有些憂心重重,雖然她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大數目的晶幣,但是從凌雪妍隨手給出十萬赤晶幣的闊綽來看,也許他們真的小瞧了這個拍賣會…

“算了,車到山前必有路,到時候一定會有辦法的,不行的話,也只好現場賣出一些珍貴的物品了。”歐陽露也是無奈,這是下下之策。

在唐凱的須彌戒中,還珍藏着數十卷各種各樣的功法,有高階的有低階的,可以說這些功法都是價值極高的寶貝,其中最爲珍貴的則是三套身法,因爲身法本身就是比較稀有的,有一套好的身法,進可攻退可守轉身可逃跑,自然是保命打架之利器,受到所有人青睞。

歐陽露收拾好東西之後,本想靜靜的等待唐凱出關,可不曾想,她這一等,竟然就是兩天。 薛仁貴願意與杜荷一起上幽州,杜荷內心非常高興。

只要薛仁貴在身邊,杜荷相信一定有機會收服,只是時間長短而已。

三人到洛陽馬市,準備購買一匹好馬給薛仁貴。

不可能讓薛仁貴一人走路,杜荷、典韋二人騎馬,那樣一是速度慢,二是不太盡人情。

杜荷手中有的是錢,根本不介意送一匹馬給薛禮。

三人進入洛陽馬市,看到各種各樣的馬匹。

遺憾的是,99%以上的馬匹,全是供應紈絝子弟、二世祖遊玩用的馬匹。

看上去馬匹很漂亮,卻不實用。

“少爺,這馬市上,基本沒有好一點的戰馬,代步到是行,要上戰場的話,不適合。”

典韋開口道。

呵呵!

“老典,太平盛世,戰馬不好賣。供應二世祖、富二代裝逼用,足夠了。”

杜荷搖頭苦笑道。

富二代的紈絝子弟,不會上戰場建功立業,要真正戰馬乾嗎?

“幾位客官,來看一下我這匹馬,絕對是好馬,只需要20萬錢就能拉回家。”

一名賣馬人開口自誇道。


呵呵!

“老闆,你這馬,中看不中用,不適合我們,只適合那些個遊手好閒的人騎乘。”

杜荷調侃道。

賣馬的老闆一聽,馬上熱情的邀請杜荷、典韋、薛仁貴三人坐下來談。

“三位客官,好馬我確實有一匹,不過,就怕你們降服不了。那是一匹野馬王,

半年前我從一個馬販子手中獲得,卻沒人降服得了,一直關押在後面。”

話說回來,這名老闆挺悲摧的。

一匹好馬買回來,無法降服,賣給誰呀!

大半年時間過去了。

一直在餵養,虧得連褲衩都不剩。

好不容易碰上杜荷、典韋、薛仁貴三人,馬上推銷起來,想盡快脫手。

哦!

“老闆,那匹馬在啥地方,咱們去看一下,如果是匹好馬的話,絕對買下來。”

杜荷開口道。

呵呵!

老闆聽了高興呀!

“幾位客官,跟我來,你們一看就知道,我沒騙你們,馬絕對是好馬,就是難訓服。”

賣馬的老闆興奮的道。

三人跟老闆走進後院,發現一匹身高1.8米以上,四肢粗壯,全身漆黑,無一絲雜色的好馬。

媽蛋!

“真是一匹好馬呀!”

杜荷開口道。

此馬絕對不會比典韋那匹汗血寶馬差。

“好馬!”

薛仁貴也發話道。

呵呵!

“真是一匹絕世好馬呀!”

典韋也稱讚道。

杜荷走上前,細細察看一番,沒發現什麼問題。

“老闆,這匹馬多少錢?”

“客官,要的話給100萬錢算了。”

啥!

100萬錢?


想宰人呀!

本來就是老闆賣不出去的馬,現在看到有人想買,馬上開出一個高價出來。

太不地道。

不過呢?

說實話,還真值100萬錢。

100萬錢買下來,絕對不會虧,反而賺大發。

“老闆,開玩笑是吧!看我們有興趣買,馬上喊出一個超高價,難道看我們幾人是外鄉人,

想狠狠宰一刀?若是我們不買,你留在手上,再過一年也不會有人買,到時候虧得更多。

再說了,此馬沒訓服,不容易出售吧!”

老闆一聽傻眼了!

老闆確實沒花幾個錢買下來的,因爲沒辦法降服,所以,沒人問津,一直閒養着。

“那個,客官,你出多少價錢呢?”

老闆急於想出手,不想繼續留下,真心虧不起呀!

呵呵!

“老闆,本少也不虧待你,就與正常市場馬價賣給我們,覺得怎麼樣?”

杜荷開價問道。

“客官,能不能再加點,我餵養的半年,虧了好多錢呀!”

呵呵!

“老闆,20萬錢不少了,留下來的話,你會虧得更多,難道不是嗎?”


老闆想了想,覺得不能再留在手上,必須儘快脫手,真心虧不起呀!

“好吧!20萬錢賣給客官,不過,先說好,訓服不了,我可不會退貨。”

哈哈哈!

“老闆,放心吧!我們一定能訓服,這不用操心,更不會退貨。”

杜荷說完話後,掏出200兩銀子出來,交到老闆手中。

“客官,咱們錢貨二清,馬是你的了。”

“仁貴呀!以後這匹好馬歸你所有,去訓服吧!”

啊!

薛禮做夢不會想到,一匹絕世好馬,杜荷隨手送給自己,心中激動萬分。

要知道,杜荷自己也沒絕世好馬,只有典韋那匹算得上絕世戰馬,一下子,令薛仁貴感激涕零。

寶馬配英雄。

一匹絕世好馬,絕對讓一名頂級武將眼紅、屈服。


想一下,三國時期呂布,絕對是一名英雄人物,爲一匹寶馬赤兔投靠董卓。

“那個,那個,杜公子,真送給我呀!”

薛仁貴結結巴巴問道。

杜荷馬上讓系統察看一下,薛禮對杜荷的好感度一下子,從原來的50點飈升到80點。

日呀!

一匹戰馬有如此作用,令杜荷無言以對。

呵呵!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