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的錘鍊,大風大『浪』早已是見得多了,雖然馮會『波』如今的手段,著實是有些古怪,叫他無法看出這是什麼手法,但想要讓他心生畏懼,那實在是痴人說夢!

話音落下,林白手微微抬起,向前輕輕一揚,掌中飛劍倏然而出,驟然化作一道流光,散發出森然的冰寒氣息,猶如是要封鎖九州一般,向著馮會『波』便沖襲而去!桀桀……,對於林白的話語,眼望著那森寒劍氣,馮會『波』恍若未覺,森冷發笑!而隨著他的笑聲,只見順著這四野之間,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詭異黑氣,從四面八方驟

話音落下,林白手微微抬起,向前輕輕一揚,掌中飛劍倏然而出,驟然化作一道流光,散發出森然的冰寒氣息,猶如是要封鎖九州一般,向著馮會『波』便沖襲而去!

桀桀……,對於林白的話語,眼望著那森寒劍氣,馮會『波』恍若未覺,森冷發笑!而隨著他的笑聲,只見順著這四野之間,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詭異黑氣,從四面八方驟然呼嘯而出!那黑氣的速度之快,竟然已是超出了林白飛劍的速度!

只是眨眼間,順著馮會『波』所在的位置,乃至於整個天地,都已被這黑氣所完全佔據!

而就在這黑氣出現,和飛劍散發出的劍氣碰觸到一起之後,飛劍原本散發出的湛然光芒,竟是驟然變得黯淡下來,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污穢了一樣!

緊接著,那些森冷的劍氣,更是完全被這些黑氣所吞噬,只是短短瞬息間,那璀璨無匹的劍氣,竟已完全煙消雲散,化作了烏有,甚至順著飛劍之上,更是有陣陣青煙冒出,就像是被人用什麼詭異的濃酸潑上了一樣。

而就在林白見勢不妙,將飛劍收回之後,更是發現,原本光華湛然的飛劍,此時上面竟是出現了不少黑『色』的斑駁小塊,而且那些小塊更是在不斷擴散,似乎要完全佔據飛劍!

也虧得這飛劍材質不凡,又被林白祭煉過一番,否則的話,怕是都要被化作腐朽之物!

好『陰』邪的力量,居然連飛劍都能損毀,這到底是什麼?!沒有任何遲疑,林白急忙運轉照見本源之力,向著飛劍之上的那些黑『色』小塊凝視而去!

屍氣!這是屍氣!而就在照見本源之力碰觸到氣息后,林白瞳孔卻是猛然一凜,終於發現了這股『陰』邪氣息是什麼東西,那是存在於被死亡吞噬的生物身軀之中的屍氣,這是要比那些怨憎之力更為恐怖的力量,是一切亡魂心中的不甘,其中更是存有無盡的因果之力!

萬物亡后,身軀化氣,其氣行走於天地之間,『陰』陽無咎!這是一種無情的『陰』邪之力,更可說是一種詭譎的魔道,只要沾染上分毫,便會叫人的身軀化作腐朽之屍。

而這鐘山存世頗久,金陵城周遭更是肅殺之所在,城中亡魂無數,雖然許久之前,林白已是清理過城內的『陰』氣,但這些屍氣,卻已是早已和天地融成一體,根本無法分離!

不過屍氣雖然古怪,但能夠將其運轉之人,卻是少之又少,而且想要清除屍氣,更是艱難無比,是以此前林白也沒有把這些事往心裡放。

卻是沒想到,今時今日,這馮會『波』竟然會此種術法,掌控這海量屍氣為己用!

屍氣行與『陰』陽相隔之間,所能掌控屍氣之人,也必須是要在『陰』陽之術上修為極為『精』深之人,可看這馮會『波』的模樣,怎麼看都怎麼不像是擁有那種神通之人!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這馮會『波』到底是什麼人?!他又是從哪裡學來的這神通?!

「不對,你……」而就在此時,林白更是發現了一個叫他更為驚詫的情況,此前自己釋放出的劍氣,已將馮會『波』的身軀各處,戳的是千瘡百孔,但傷痕雖然累累,可在這些傷口間,卻是沒有分毫血液溢出,就像是他身軀中的『精』血早已乾涸多時,「你是一具屍體!」

此時此刻,林白終於是明白了過來,為何馮會『波』能夠『操』縱這海量屍氣為己用,為何自己此前會覺得這馮會『波』古怪無比!一切的一切,就是因為此人如今已是一具屍骸,準確的說,是一具被人『操』縱著,徘徊於『陰』陽之間,行走在生死之內的行屍走『肉』!

也正是這樣詭異的身軀,才會有著能夠『操』縱屍氣為用的特『性』!自己如今所面對著的,的確是馮會『波』不假,但卻是已經死去,被人『操』縱著屍骸的馮會『波』。

以死人屍骸為用,讓其擁有活『性』,可以『操』縱屍氣,到底是什麼人會有此種詭異神通?!

姑『射』神『女』!這個疑『惑』在林白心中只是出現一瞬,便迅速被林白猜測到了答案所在。

當初在酒店大堂,馮會『波』向姑『射』神『女』讓出酒店房間的時候,自己也在場,那時的馮會『波』還是好端端的活人,並沒有任何詭異的情況。


而就是在跟姑『射』神『女』接觸了之後,馮會『波』才變成了這幅好死不死的模樣!可讓林白想不通的是,那姑『射』神『女』究竟是什麼人,好像不但頗為了解自己,而且還跟自己有不共戴天的仇怨一樣,不僅以種種條件撩撥諸人,更是調派馮會『波』對自己進行阻殺!

不過不管那『女』人究竟是抱有何種居心,她所表現出的一切,已經足以表明她的態度,那就是在她的心中只有一個念想,便是除自己而後快!–55789+dsuaahhh+25933230–> 我氣得渾身發抖起來,難怪每一次打入毒販內部的警察,都會在很短的時間被毒販給識破,原來張飛魚一直在跟罪犯裏應外合。

“你這個混蛋,還我爸爸的命來。”我大叫着衝向了張飛鷹,熟料,他黑洞洞的槍口卻頂在了我的額頭上。

“周然,你來聽爸爸報仇呀!來呀!”張飛魚叫囂着,一腳重重的踢在了我的小腹上。我連退幾步,坐在了地上。剛想站起,早被幾個人死死的摁住。

“周然,要不是你那個死鬼爸爸攪和,當年那筆買賣做成功了的話,我大哥張飛龍之後真的可以不再鋌而走險,過刀尖上舔血的日子。還有你那個死鬼大爹,他的老婆將我二哥飛龍搞得五迷三道。周然,你認爲張周兩家的仇恨是那麼容易了結的嗎?”張飛魚重新將艾麗摟在了懷裏。

“周然,我給你半天的時間,去把那些材料給我拿來,否則的話, 都市之超凡主宰 。”張飛魚怪笑着。

“我都被你控制了,怎麼可以出去?”我冷笑了一聲。

“你不是有一個忠實的奴才嗎?你讓她去,今天晚上十二點之前,材料沒有送來。我就將你倆扔進碎石機裏面,攪成肉泥。”張飛魚的聲音很冷,剛纔我進來的時候,真的看到了了一臺碎石機。可能是一些非法開採的人仍然會偷偷作業,當然。張飛魚只需要給那些人一筆錢,他們就不會前來了。

而碎石機卻還是完好的……

想到這裏,我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若真的被扔進了碎石機,估計連骨頭渣渣都難以尋到了。

“靶子,你去將那些東西拿來,在什麼……”我沒有將話說出來,只是看着張飛魚,示意他鬆開我。

這是我唯一的籌碼,若是張飛魚知道了。肯定會對我們幾個人下手。

“周然,你想幹什麼?”張飛魚一臉的不屑。

“我只想告訴我的兄弟,那些材料在哪裏,只是你們一個個賊眉鼠眼的,我不知道如何告訴我兄弟。”我冷聲答道。

“周然,你想死……”一個男人吼道。

“放肆,你怎麼可以這樣跟周總說話,還不滾下去。”張飛魚假意吼着那個男人,我身邊的幾個男人全部退下了。我走到靶子的身邊,在他耳邊輕輕的囑咐着。

“老大,這樣絕對不行……”靶子急了。

“怎麼不行,你把材料交給了張警長,張警長也是有頭有臉,言而有信的人,怎麼會騙我們呢?”我故作一本正經的說道。


靶子顯得很無奈。

“老大,你自己保護好自己。”靶子說完,被幾個男人壓着出來這棟破舊的樓房。 我的黑暗女王殿下 ,張飛魚當着我的面。開始對艾麗動手動腳,我大怒一聲,衝了過去。

突然一聲槍響。子彈在我腳前不到一尺的地方射出了一個很深的坑。

“周然,你不怕死還往前走一步試試?”張飛魚是槍擡起對住了我。我絲毫不懼,仍舊往前走去。

“不要,周然……”艾麗幾乎是在哭着求我。

張飛魚沒有對我開槍,我身後卻有一個男人舉着一個木棍重重的擊在我的頭上。我感到了一陣劇痛,頓時昏倒在了地上。

wωw• тт κan• C○

醒來的時候,我被關在了一個小屋子裏面。四周漆黑,連一個窗戶也沒有。一個女人在旁邊輕聲的哭泣着。

“艾麗,是你嗎?”我感到渾身像散了架一樣的疼痛。

“周然,你沒有死,你還活着?”艾麗哭着,往我這邊爬了過來。我這才發現我被反綁着,根本無法動彈。

“艾麗,你怎麼樣了?”我問。沒有想到,前幾日那麼優雅漂亮的女記者,今天卻變車輛這個樣子,還被張飛鷹這個畜生關在了這裏。

“我被綁着,爬不動!”艾麗很費力氣似的,此刻幾乎是趴在地上,靠着肢體的蠕動向前挪動。

我側下了身子,向艾麗那邊挪了過去。費了很大的力氣,兩個人終於靠在了一起。

“周然,我以爲你死了呢!”艾麗小聲的哭了起來。

“艾麗,你怎麼這麼傻,你一個弱女子,怎麼鬥得過他們?”我有些心疼。

“就是世人像你這樣的想法太多了,才讓壞人越來越猖狂了。”艾麗將頭靠在我的胸膛上,似乎一點也不後悔。

“連命都沒有了,你用什麼去伸張正義。艾麗,跟壞人作鬥爭的同時,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保護好自己。”我沒有埋怨艾麗,現實中像艾麗這樣有正義感的人簡直是太少了。

“周然,我錯了。是我太自作聰明瞭,還把你給帶進來了。不過聽到你剛纔說,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我聽了真的感到很幸福的。”艾麗在這樣的生死關頭,還幻想着美麗愛情,我被她是執着感動着。

“艾麗,什麼也不要想了,我們出去再說。你用嘴幫我把繩子解開吧!”我輕輕的說道。

艾麗挪到我的身後,用她的牙齒爲我解綁在手上的繩子。許是綁得太結實了,艾麗弄得渾身大汗也沒有給解開。我看見門背面有一個鐵鉤子死的東西,我站了起來,然後走了過去。

野地求生,讓我學到了許多生存的技能。我背靠着門,將綁着繩子的雙手掛在了鐵鉤之上。然後身子向下猛壓,我的雙臂由於鐵鉤的作用,漸漸地超過了肩部,頭頂。

這是一種難以形容的疼痛,我感覺渾身的骨骼在咯咯作響。藉助鐵鉤之力,我的身子坐在了地上,而被綁的雙手饒過了頭頂,反轉到了我的前面。

冷汗在那一刻,幾乎溼透了我的衣服。

“幹什麼?周然,再過兩個小時你的那個手下不來,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一個男人在外面喊道。

我坐在了地上,歇息了片刻。擡手,將雙手送到了嘴巴前。我用嘴解繩子絕對是一流的。不到幾分鐘的功夫,手上的繩子便被解掉了。

然後,我走到艾麗的身後,也將她身上的身子徹底解開。艾麗撲到我的懷裏,差點大哭起來。

“艾麗,先別出聲,我會想辦法把你帶出去的。就是死,也不要死在這種鬼地方,對吧!”我貼着艾麗的耳邊,輕輕的說道…… 艾麗緊緊地抱住了我,沒有說話。黑着中,我們彼此都是對方心裏的一道光亮,繼而也溫暖着彼此。

其實,那個時候我跟靶子說的,並不是讓他去拿什麼資料。而且回到蓉城後,找到周律師。然後及時向警局的更上一級報警。靶子當時並沒有同意,擔心我的安危。只是到了這種地步,個人的安危算得了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的往前走着,當然離張飛魚和靶子約定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在十二點鐘之前,靶子如果還沒把材料拿回來。張飛魚勢必要對我和艾麗下手了。

“艾麗,你怕不怕?”我小聲問艾麗。

“跟你在一起,我什麼也不怕。”艾麗回答得很乾脆。艾麗是我見過的,最敢仗義直言的媒體人了。在她的面前,我的一切彷彿被她的光輝遮蓋了。

“艾麗,是你的勇敢指引了我,讓我不再迷茫。”我輕輕的說道,心裏隱隱的感動着。

緊接着,我必須要在張飛魚動手之前,想辦法逃離出去。門外似乎有兩個人守在,而更外面,則不知道有多少個人了。他們本來是飛鷹壇的成員,現在卻成爲了一盤散沙,被張飛魚強行的聚攏在一起。

我把耳朵貼在門後,聽外面的動靜。

“媽的,我們這樣膽戰心驚,不知道什麼纔是一個頭。也不知道張飛魚搞什麼鬼?”一個守門的男人抱怨道。

“他能搞什麼鬼?又想當**,又想立牌坊。倒頭苦的還不是我們這些人,當初壇主在的時候,哪像現在?”另一個男人附和着。

我聽了,心裏暗自竊喜着。原來這些人並不是誠心誠意的跟着張飛魚,而是迫於他的勢力。

我拍了拍鐵門,裝作有氣無力的樣子。

“兄弟,能不能幫我把繩子解一解,我想要上廁所,快憋死了。”

“憋死了更好,免得我倆在這裏看着,他們卻在外面喝酒。”一個男人嘟囔着。

“兄弟,我要是死了,你們老大能放過你?”我的話很有力度,那個男人頓時被噎住。


我聽見了鑰匙開鎖的聲音,那個男人剛剛進來,我便將他的脖子給死死的勒住了。在他 耳邊輕輕說道。

“兄弟,你要是不想死,就乖乖的別動。跟着張飛魚繼續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條。”

我的聲音雖然不大,卻極具於威懾性。

“周,周總,你要我怎麼做?”男人顫顫巍巍的問道。

“我剛纔聽你們兩個人聊天,早就對張飛魚不滿了,我給你一個立功贖罪的機會怎麼樣?如果你願意,以後到周氏集團來。對了,就是鐵血會的前身。”說着,我將男人鬆開了。男人心裏明白,剛纔只要我再用那麼一點點力氣,他的脖子非要被擰斷不可。

“周總,我什麼都聽你的,你要我怎麼做?”男人小心翼翼的說道。

“讓你外面的那個兄弟也進來吧!”我說道。

果然,男人將外面的男人喊了進來,只是他沒有想到。我和艾麗早已失去了束縛,甚至可以隨時要了他倆的性命。

只是,我並不想傷及任何一個人。包括是罪大惡極的人,也只能交給法律去制裁,因爲沒有人給予我這個權利。

“兩位大哥,我是媒體的記者。我想你們也不想一輩子就這樣東躲西藏,膽戰心驚的過日子吧!其實你們都是無辜的,罪魁禍首是他們。聽我一句勸,別助紂爲虐了。”艾麗說得很動情,甚至是聲情並茂。

“你說我倆能夠回頭嗎?艾麗小姐,你哄我們是三歲的小孩吧!”這名剛剛進來的男人,在黑暗中仍然警惕的看着我。

“你認爲你逃脫法律的制裁嗎?如果成功了,也只不過是別人吃肉,你們喝湯。如果沒有成功,或者你們就是替死鬼了。你好好想想吧!張飛魚的幾個心腹現在在幹什麼,是不是大塊的吃肉,大口的喝酒?”我冷笑了幾聲,兩名男人似乎同時打了一個冷戰。

“那你說,我倆倒底該怎麼做?”這名男人顯然被我說得已經毫無主張了。

“把我和艾麗送出去,如果願意,你們也可以跟我們一起走。再過不久,警方的人就要到了這裏。何去何從,你自己選擇了。”我再一次警告着這兩個男人。

其實,我可以將他們二人很輕鬆的制服。只是,如果沒有他倆的掩護,我想我和艾麗也很難脫身的。

“我答應你。我早不想過這樣偷偷摸摸的日子了。幾乎活得不是一個人樣。”一個男人終於下了決心。他推開了鐵門,走了出去。過了半天,重新走了回來。

“周總,趁現在他們還沒有警覺,我送你們出去吧!”這名男人似乎早就想離開這個鬼地方,現在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我和艾麗跟在男人的身後,摸索着往前走。好像是一條狹長的巷子,兩邊都是高高的牆。似乎要走到頭的時候,我突然聽見有人大喊。

“不好了,有人要跑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