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小萌回過神來,直接扯著嗓子喊道:「救命啊!」

她聲音尖細,這一喊整個客棧都聽得見。鄭凱大驚,說道:「姑娘,我沒有惡意,你不要高呼。」小萌說道:「少爺說了,只要你想靠近我們,就直接喊救命。救命啊!」鄭凱簡直又氣又惱,又是那個古崢。如果這個少女不叫喊,自己制服了她,然後把她強暴。以自己對付女人的技巧,一定會弄的這個小妞神魂顛倒,徹底臣服在自己的胯

她聲音尖細,這一喊整個客棧都聽得見。

鄭凱大驚,說道:「姑娘,我沒有惡意,你不要高呼。」

小萌說道:「少爺說了,只要你想靠近我們,就直接喊救命。救命啊!」

鄭凱簡直又氣又惱,又是那個古崢。如果這個少女不叫喊,自己制服了她,然後把她強暴。以自己對付女人的技巧,一定會弄的這個小妞神魂顛倒,徹底臣服在自己的胯下。

鄭凱對自己那個方面很自信,連翼氣境界的柔姨,都被自己降服了。

到時候,就能控制丫鬟,幫自己得到那小仙子。

可惜這一切,都被那個「古崢」毀了。

聽到呼救聲,雲崢立刻帶著古充他們衝上來,鄭凱退後幾步,裝作無辜的樣子。

雲崢來到小萌面前,問道:「小萌,他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小萌搖搖頭,道:「少爺,我很聽話。看到他就直接喊救命了。」

雲崢點點頭,揉了揉小萌的頭髮,讚許道:「小萌真乖!」

這樣親昵的感覺,簡直讓鄭凱嫉妒瘋了。

但是,他還是強忍著嫉妒,勉強做出笑容,說道:「一切都是誤會,誤會而已。」

雲崢走到鄭凱面前,指著鄭凱的鼻子,罵道:「我警告你,離我們遠點。不然,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鄭凱面容抽搐,很像直接動手,殺掉雲崢。

不過,雲崢身後站著古充幾人。鄭凱掂量一下實力,最終還是沒有動手。

「嘿嘿,誤會,誤會。」

鄭凱陪著笑臉說。而雲崢直接不理他,帶著小萌走下去。然後,雲崢等人坐上馬車騎上馬,直接離開這座城。

鄭凱和柔姨,眼看著雲崢他們走遠,柔姨說道:「怎麼?不追了。」

鄭凱咬著牙說道:「追!怎麼能不追。這種美女,如果放過了,我會後悔一輩子的。」

「但是我們要去青城學院的。你哥哥好不容易,給你爭取一個入學考核的名額。你若是去晚了,遲到了,也會後悔一輩子的。」

鄭凱猶豫一下,說道:「看他們往哪裡去。若是和我們順路,就繼續攻略。若是和我們不順路,三天之後如果還沒拿下,就下藥用強。」

雲崢一行人出城之後,直奔青京城方向。走了沒多遠,忽然聽到後面轟隆隆的響聲。回頭一看,只見後面的官道上,有一輛巨大馬車,正在極速的駛來。

那馬車,簡直像一個小型的房子,巨大的官道都被它佔滿了。馬車下面有十幾個軲轆,跑起來,揚起大量的煙塵。


這馬車跑的非常快,可是拉著的馬,卻並不很多,只有四匹而已。只是那馬非常高大,比雲崢他們騎的都要大一倍,簡直像一隻怪獸。

馬匹身上,散發強大的血氣波動。雲崢對血氣很敏銳,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四匹馬的血氣之力,堪比鍛氣巔峰,差一點就達到強氣。

鍛氣戰馬拉車,巨大的車廂,這馬車的主人派頭十足,很懂得享受。 「古兄,古姑娘,沒想到我們順路啊!」

那巨大馬車速度很快,雲崢等人讓開官道,讓馬車通過。誰知馬車忽然停下,鄭凱令人生厭的面孔,從裡面鑽出來。

「哦,鄭兄馬車速度快,你就先走吧。」雲崢面無表情,不咸不淡的說。

鄭凱還是非常熱情的說道:「既然我們同路,而且我的速度又快,你們就上來吧,我捎你們一程。你看,我的馬車足夠大,再來你們一群,都能裝下。」

這馬車確實能裝下,但云崢怎麼可能上去,只是一味的推辭。鄭凱的馬車上,人很少。車廂內只有他和那個柔姨,趕車的是個老頭,竟然是翼氣境界。

不過,那老頭不言不語,很是木納的樣子。

「既然你們不坐,那我就跟你們同行吧。」這鄭凱,竟然直接下車,跨上一匹戰馬,一副想要和雲崢他們同行的樣子。

雲崢眉頭緊皺,心想著,要不要出手,殺掉這傢伙。最後,雲崢放棄了。他們現在在官道上。官道上很繁忙,人來人往。一旦發生戰鬥,就會有人來圍觀。

這鄭凱有兩個翼氣高手保護,坐著這麼華麗的大車,身份一定很不一般。若是殺了他,走漏了消息。又是給自己找麻煩。

雲崢決定,將雲煙深深的藏起來,只要鄭凱不做出格的事情,就不殺他。如果他有什麼不軌的舉動,就算千萬人看著,雲崢也會動手取他性命。

於是,雲崢繼續上路,乾脆不理會那鄭凱。他來到雲煙的馬車旁,隨時守候著。讓雲煙和小萌深居簡出,盡量不要冒頭。

如此一來,鄭凱雖然加入雲崢的車隊。但是他根本沒機會靠近雲煙,甚至連一面都見不到,更不要說跟雲煙說上話了。

鄭凱對雲崢,簡直是怒到極點,恨不得一口咬死雲崢。不過,為了在雲煙面前保持形象,他還是強忍著怒意,和雲崢強顏歡笑。

就這樣,鄭凱跟著雲崢的車隊,走了一整天。天色漸晚,才進入一個城池中,準備休息。

農門福妃 ,雲煙和小萌才走出馬車。她們臉上都蒙著面紗,免得再招惹是非。不過,即使如此,也引得很多人矚目。

鄭凱馬上要走上來獻殷勤。

「古姑娘,好久不見啊,我差點想死你啊。」

雲崢攔住他,不讓他繼續靠近。而雲煙則是面若冰霜,根本不回頭看他一眼。鄭凱感覺尬尷,發現很多人在窺視雲煙,大怒吼道:

「都給我閉上你們的狗眼,誰再看,我戳瞎他的眼睛。」

立刻有人不服,鄭凱帶上柔姨上去打臉。他本來想表現一下,給雲煙看。結果,雲崢直接帶著她們,進入了客房中。讓鄭凱的行為,變得滑稽無比,像是耍猴一般。

鄭凱氣憤無比,卻無可奈何。

晚些時候,鄭凱來到雲煙門前,輕輕敲門,想要登門拜訪。

這時,房間內傳來雲崢的聲音:

「天色晚了,鄭凱兄弟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這個「古崢」,又留在了小仙女的房間里。鄭凱羨慕嫉妒恨,氣怒之下,胸膛劇烈的起伏,恨不得取而代之。

鄭凱氣不過,想直接推門進入。這「古崢」根本不給自己接觸小仙子的機會,讓他空有泡妞的本事,卻根本無法發揮。

「鄭凱公子,你還是離開的好。」

鄭凱想要破門,卻發現古充等人,站在他的後面,面無表情的看著他。鄭凱心中一驚,灰溜溜的走開。

回到自己的房間,在柔姨身上發泄一番,鄭凱的氣才順暢一些。

「不給我機會,那我就自己製造機會。明天,等著瞧吧!」

第二天,天蒙蒙亮,雲崢就帶上雲煙他們出發,也沒有通知鄭凱。鄭凱看著雲崢等人出城,嘴角露出陰謀得逞的笑意。

雲崢一行人走了沒多久,忽然雲崢坐下的戰馬,發出一聲悲鳴,直接栽倒在地上。雲崢從戰馬上跳下,戰馬在地上翻滾幾圈,停下之後直介面吐白沫。

雲崢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他們所有的戰馬,忽然都載倒在地上。馬車立刻翻到,雲煙抱著小萌衝出來,而馬車卻撞的粉碎。

這一群人,實力都很強大,沒有人受傷。只是他們的戰馬,卻都死亡了。

「有人給戰馬下毒!」古充臉色難看的說。

戰馬是蠻獸,擁有血氣,永遠不可能生病。跑這麼點路,對它們來說都算不上熱身,更不可能是累死的。因此,它們只能是被毒死的。

「是那個鄭凱!」雲煙黛眉微皺,斷定說道。

說到鄭凱,那鄭凱的馬車,就轟隆隆的駛來了。

「古兄,古姑娘,你們的戰馬怎麼了?」鄭凱裝作很驚訝的問。

小萌怒沖沖的道:「賊喊捉賊,分明就是你毒死了我們的戰馬。還在那裡貓哭耗子假慈悲。」

鄭凱笑著道:「小丫頭,說話要有證據哦。古姑娘,我看你們馬車壞了,不能前行。看來,還是要我捎你們一程。」

小萌叫道:「鬼才要你捎著。我們雙腿走路,也不上你的馬車。」

鄭凱也不怒,而是笑著欣賞小萌的嬌憨。他說道:「走路可不行啊。咱們現在在兩個城的中間,要走路你們要走幾個月才能到。你是個嬌滴滴的小美女,我可不能讓你受那樣的罪。」

小萌被他說的滿面羞紅,還是倔強說道:「就是不上你的馬車。這一路上,人多的是呢。」

鄭凱冷笑一聲,道:「他們,可沒人敢拉你們。」

小萌在和鄭凱鬥嘴,而雲崢卻在思考。或許這次,必須要坐鄭凱的馬車了。

兩個城市之間,距離很遠。靠步行,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他們中間,還有一個沒有武功的小萌。

並且,也不能靠古充他們飛行。雲崢一次,只能給一個人解毒。古充他們飛行很消耗真氣,若是真氣耗盡,一旦發生意外就危險了。

如此一來,就必須坐鄭凱的馬車。那些戰馬,一定是鄭凱下毒毒死的。他的目的,就是讓雲煙上他的馬車。這一次,他的目的達到了。

但是,鄭凱的最終願望,雲崢一定不會讓他實現。 最終,雲崢他們還是坐上了鄭凱的馬車。

古充等人無所謂,而雲煙只聽雲崢的。小萌嘴上不願意,心中還是有一點想看看這個大馬車。

鄭凱露出得逞的得意笑容。只要耍些手段,這兩個小美女,還不是乖乖的上他的車。

鄭凱的這個馬車,空間非常大。內部的裝飾也很奢華,各種東西一應俱全,最顯眼的就是那一張大床。整個車廂內的色調,都是粉紅色,顯得旖旎曖昧。

鄭凱對雲煙殷勤說道:「古姑娘趕路一定累了吧。上床上來休息一下吧。這張床很柔軟舒適的。」

雲崢走上來,道:「不用了。已經很打擾你了,你讓我們自便吧。來,我們上這裡來。」

雲崢拉著雲煙和小萌,來到一個角落裡,讓雲煙和小萌坐在最角落,然後自己擋住雲煙,又讓古充五個人,坐在最外圍,把雲煙和小萌團團圍住。

「你……」

鄭凱氣的差點吐血,雲崢這種保護措施,讓他甚至都看不到雲煙。他還是不能靠近兩個小美女,和不上來有什麼區別。

鄭凱氣了一會,忽然露出笑容,從一個柜子中,拿出一個瓶子和一個玉質的酒杯。他從瓶子內,倒出一種血紅色的液體。這液體在玉質酒杯內,顯得那樣晶瑩剔透。一股異樣香甜的味道,彌散在整個車廂內。


「好香啊!」小萌情不自禁的說,嘴角流出一縷口水。


鄭凱說道:「這是產自西方蘭國的葡萄酒。非常的美味,並且喝了一點不醉,還能幫助真氣修鍊,非常神奇。所謂,葡萄美酒夜光杯。兩位姑娘,要不要嘗嘗啊!」

「想……」聞著香味,小萌的舌頭都要掉出來,像個小狗一樣。

雲煙瞪了她一眼,道:「閉嘴!」

小萌委屈的擦乾口水,堅定說道:「不喝!」

鄭凱眼見兩個小美女不為所動,又拿出另外一種美食。

「這是青國皇室獨享的糕點,每一個都有不同的味道。」

「不要!」

「……」

鄭凱一共拿出十幾種獨特的美食,可雲煙和小萌都是不為所動。

鄭凱沒有放棄,又拿出一種丹藥。

「這丹藥,叫破脈丹,吃下一顆,就能突破瓶頸,打通一條經脈。」

這次,連雲崢都不禁側目。如果他服下這枚丹藥,豈不是就能突破到罡氣。

不過最後,雲崢和雲煙都無視。這鄭凱拿出這麼珍貴的東西,是想得到比丹藥還珍貴的東西。他的心思,雲崢和雲煙都知道,怎麼會上他的當。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