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衍也是醉了,這三個女人啥心態呀,不過想想算了。

“老婆,你怎麼突然給我買西裝了?”姜衍問道。“因爲我今天路過婚紗店,看到很多婚紗照,都是西裝,所以我纔買的,正好讓你試試。”萬娘微笑解釋。“老婆,咱們一起去拍個婚紗照吧,正好留個紀念。”姜衍得意的說道。“嗯,到時候拿給父親和母親看。”萬娘答應道。姜萌和鐵鈴兒羨慕的看向兩人,真是情比金堅呀,太完美了

“老婆,你怎麼突然給我買西裝了?”姜衍問道。

“因爲我今天路過婚紗店,看到很多婚紗照,都是西裝,所以我纔買的,正好讓你試試。”萬娘微笑解釋。

“老婆,咱們一起去拍個婚紗照吧,正好留個紀念。”姜衍得意的說道。

“嗯,到時候拿給父親和母親看。”萬娘答應道。


姜萌和鐵鈴兒羨慕的看向兩人,真是情比金堅呀,太完美了。

正在廚房做飯的季琴,也是羨慕的聽着,感覺自己這一輩子算完了,所以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兒有這樣的負擔。

“衍哥吃飯了。”小泥鰍趴在餐桌上喊道。

姜衍等人,這才反應過來,看着時間已經五點了,衆人也連忙走向餐桌。

“咦,今天季姨下廚呀,我要好好嚐嚐。”姜萌開心的說道。

“哈哈,做的不太,見笑了。”季琴謙虛說道。

“今天的食材,可是我去買的。你怎麼不誇獎我呢!”小泥鰍啃着排骨說道。

“嗯,我也誇你。”姜萌說道。

衆人也是哈哈大笑起來,大家都發現,只要有小泥鰍的地方,肯定不缺乏快樂。

就在晚飯結束時,姜衍本打算出去的,結果被姜萌攔住。

“老哥你先別走,鈴兒想拜您爲師。”姜萌正色說道。

姜衍也是連忙看向鐵鈴兒,再看向自己妹妹,姜衍也是無奈了。

“那行,我查看一下鈴兒的體質和資質。”姜衍說着就走向鐵鈴兒。

鐵鈴兒也是緊張,她不知道什麼是體質,資質她倒是明白一些。

姜衍也不解釋,一隻手直接按在鐵鈴兒頭疼。

“小全,檢測一下吧。”姜衍心神說道。

“叮~正在檢測中……”

“叮~木靈體質,適合醫道。”系統提示。

姜衍點了點頭,看向鐵鈴兒說道:“你不適合武道,但你適合醫道,你可願意嗎?”

“只要師尊大人肯收我爲徒,弟子願意。”鐵鈴兒躬身說道。

季琴都愣住了,自己女兒要學醫?

“你不用拜我爲師,我做不了你的師尊,如果你想拜師,你去巫靈山,找烏璐,她和你一樣,都是木靈體質。”姜衍說道。

鐵鈴兒聽後也是一怔,對呀,那位阿姨也是一名高手,真笨!

其實姜衍不想收鐵鈴兒,因爲修仙之道太過殘忍,而且木靈體質的人,只能是醫道。

如果想變強,那花費的時間需要更多,再者如果沒起來的醫道很容易夭折,他可不想多帶一個拖油瓶。

“多謝先生告知,我明日就去巫靈山。”鐵鈴兒躬身說道。

“鈴兒,你不上學了?”姜萌問道。

“萌萌其實你早就應該明白,武者的世界永遠都是強者說的算,弱者只能服從。”鐵鈴兒意味深長的說道。

姜萌又點不明白的轉過頭看向老哥,姜衍也是微微點頭,他知道鐵鈴兒經歷過很多。

所以將鐵鈴兒交給烏璐,他也放心,至於功法,隨隨便便一本就行。

就按地球靈氣來說,能煉出個金丹,就已經不錯了。 姜衍看向季琴,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畢竟兩母女才重逢,這又要分開。

季琴也明白,自己女兒長大了,就點頭同意。

姜衍看着事情已經搞定,就打算出門,辦他的事情了。

就在姜衍打算上樓時,門鈴響了起來。

姜衍和萬孃的神識瞬間釋放,想知道是誰。

“我去開門。”姜萌連忙跑向玄關。

“沒事,他們是國安局的,估計是來詢問一些事情。”姜衍說道。

萬娘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四名國安局人員,看到一個小丫頭開門,也是直接說道:“您好,我們是國安局的,是來調查一下,下午發生的事情。”

“哦,那請進吧。”姜萌微笑說道。

他老哥剛纔已經說了,所以她纔不在乎。

四名國安局人員看到小丫頭的微笑,他們也露出shan意的微笑。

四名巡查員走到客廳時,簡單的看了一下,也是一驚,這位就是那仙子?

真的是太漂亮了,難怪兩個惡少能大大出手。


他們也是連忙回過神,看向了姜衍,因爲從視頻裏看,這位是最後離開的。

“四位請坐吧。”姜衍客氣說道。

“嗯,您好,您就是姜先生吧?”一名巡查員問道。

“嗯,我就是姜衍,不知道四位找在下有什麼事情?”姜衍裝着不知情的問道。

那名巡查員,拿出一份報告,遞給姜衍。

姜衍也是微笑的看向文件,他也是開心,如果自己去國安局,那再去動手。

所謂的不在場證明都有了,真是不錯。

“我們希望姜先生能配合調查,這個也是自願的。”巡查員說道。

“嗯,我會配合調查的,我現在就跟你們走,不過我先換件衣服。”姜衍微笑的說道。

姜萌和鐵鈴兒等人,都是一愣,老哥打算跟這羣人走?

姜萌剛要去問問老哥時,萬娘拉着了姜萌。

“你哥有他的想法,咱們還是上樓吧。” 我的男友是喪屍

姜萌也是無奈,畢竟自己沒嫂子瞭解哥哥,索性聽嫂子的。

萬娘帶着姜萌向樓上走去,鐵鈴兒也不知道怎麼辦,只能愣愣的發呆。

“你和季阿姨,也早點休息吧,明天你還要去巫靈山呢。”小泥鰍玩着遊戲機說道。

“嗯,謝謝你祖小龍,我一定會追趕上你的。”鐵鈴兒說道。

小泥鰍眼角抽搐,這跟自己有毛關係呀?



姜衍換了一套休閒裝,走了出來:“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四名巡查員起身,就向別墅外面走去。

姜衍神念瞬間飛到萬娘神海中,他交代了幾句後,就走出別墅。

萬娘聽後也是一臉微笑,這個小傢伙,果然沒好事。

“嫂子,你笑什麼?”姜萌問道。

“你哥剛纔交代我一些事情,沒事,你繼續修煉吧。”萬娘微笑說道。

姜萌也是不明白,閉上眼睛,直接開始修煉起了。


C市某家大型私人醫院

三樓的一件特殊病房中,躺着兩名已經不能動的人,這兩人正式杜雄和曹斌。

病房外面,一名中年男人坐在長椅上,他的長相特別兇殘,光着禿頭,胳膊上全是紋身。他眯着眼睛,看向周圍小弟。

“說吧,究竟怎麼回事?”中年男人問道。

“佛爺,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小佛就突然和杜雄打了起來。”一名屬下說道。

“廢物,那些人處理乾淨沒?”佛爺再次問道。

“回佛爺,只要動手的人,全部都處理了。”屬下回應。

佛爺閉上眼睛沉思着,他想不明白,這些人爲什麼反水,而且就好像故意設定好的。

就在他想着這些事情時,幾名黑衣保鏢出現在他的面前。

“佛爺,杜市長在後面等您。”一名黑衣保鏢說道。

佛爺點了點頭起身,朝着醫生辦公走去。

當佛爺曹剛進入到醫生辦公室時,主治醫生對面正坐着一名中年西裝男人,他的體型有些肥胖,帶着一個黑邊眼鏡。

“杜市長您好,這件事情,我一定給您一個交代。”佛爺曹剛說道。

“哼,交代?我看你怎麼交代。”杜市長說着,就把片子摔在曹剛的臉上。

曹剛也是眯縫着眼睛,看向杜市長,如果這裏不是有人,他都會讓人弄死這個市長。

“好了,兩位我現在需要告訴你們一些事情,希望你們能明白病人現在的情況。”醫生勸阻道。

曹剛點了點頭,也就站在原地,他想知道曹斌傷勢如何。

“這兩位少爺傷勢還算可以,筋骨沒有出現斷裂,只不過生育方面出現了一些情況。”醫生說道。

“啊?那是不是以後不能傳宗接代了?”曹剛連忙問道。

“嗯,理論上來說是的,不過你們可以找那些中醫試試,或許他們有辦法解決。”醫生解釋。

杜市長一直閉着眼睛聽,他現在就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好端端的發生這樣的事情。

就在醫生繼續講解的時候,杜市長的電話響起。

他起身走出辦公室,然後接起電話。

電話另一頭是國安局,他們將事情的大概都說了一邊,然後就掛斷電話。

“曹剛呀,你這兒子好狠的心呀。”杜市長憤怒的嘀咕道。

“哼,這件事情,不能聽國安局的。”曹剛站在杜市長後面說道。

杜市長也是一驚,連忙轉頭憤怒的看向曹剛。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