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念平沒有好氣地回答道:“標準太高,有點過頭了!”

他當即命令道,把休息室、會客間全部封閉。劉長林縮了一下脖子,本能地意識到,自己今後將很難適應華念平的工作風格。假期一過,陶海亮由省裏的趙旉之領導陪同赴任。恩源集團的全體班子成員,各部門負責人、基層單位等中層級別的領導人事,全部召集到小禮堂與新任總經理陶海亮見面。華念平代表恩源集團,對陶海亮的任職表

他當即命令道,把休息室、會客間全部封閉。

劉長林縮了一下脖子,本能地意識到,自己今後將很難適應華念平的工作風格。

假期一過,陶海亮由省裏的趙旉之領導陪同赴任。

恩源集團的全體班子成員,各部門負責人、基層單位等中層級別的領導人事,全部召集到小禮堂與新任總經理陶海亮見面。

華念平代表恩源集團,對陶海亮的任職表示了極其熱烈的歡迎,沒有客氣,只有真誠,

陶海亮非常感動。

見面會結束,與丈夫陶海亮一同前往淮上市的洪芳,來到華念平的辦公室,兩人單獨敘舊。

“念平,我可是把陶海亮交給你了,你千萬要給我帶好他!”洪芳道。

“老同學的心思我懂,不是要帶好他,而是要替你看管好他。” 冷血總裁請輕點 ,“原來洪芳師姐,其實並不放心我們陶總呀!”

“說真的,對他到恩源集團來任職,我從內心裏,的確不太贊成。”洪芳滿臉認真。

“爲什麼,你信不過我!”


洪芳的想法,讓華念平有些吃驚。

“你難道沒有聽說過,朋友不可同室爲僚!”洪芳道,“這方面不成功的案例很多。我在省裏,經常遇到基層的兩個主要一把手,如果同時出現在上級領導跟前,彼此融洽得如兄弟一般。其實私底下鬼胎各異,甚至相互背後裏告狀,把對方詆譭得一無是處。”

“這是一種不良的生態現象,往往因爲爭權奪利,或者政見不合。”華念平感慨,“不過,請洪芳師姐儘管放心,我和海亮兄之間,絕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你知道,我在西華洲沒有一點個人利益。”

既不會爭權,也不會奪利,洪芳相信華念平所講的全是事實。

這個男人心懷寬闊,無論是工作,還是個人感情生活,所有的表現從來都是大度無私;陶海亮得以提拔,能與華念平這樣的一個人共同搭班子,如果也會出現問題,那必然就是自己丈夫的過錯。

洪芳想到了幾個月以前雖然一面之緣,但印象深刻的那位七度置業公司漂亮女老闆秦欣茹,曾與華念平談婚論嫁。

本以爲華念平好事將成,很快就要結束一個男人的漂泊生活,秦欣茹卻因爲身體受傷住院,遇上奪情高手,改變主意嫁給了她自己的主治醫生馬基元。

洪芳爲老同學暗暗難過,自然想起華念平心底裏始終藏着的另外一個女人。

“對了,念平,你有林思兒的消息麼?在她回到米國的三籓市以後,我打了很多電話,但不知什麼原因,卻一直與林思兒聯繫不上。”

她不無擔心地道。

“我想,她連你的電話也不接,或許是因爲……不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打攪吧!”

華念平沒有忘記,他在機場向林思兒最後告別,曾表現出的那種無情。

林思兒當時那心痛欲絕的離別樣子,猶如就在眼前。經洪芳這時提起,華念平不由得心中頓起惆悵,極是後悔自己那段時間,故意對林思兒做出的冷漠樣子。

“念平,不管你是否願意承認,”洪芳滿臉悲傷,不住地嘆息,“我看得出來,你心裏從來就沒有動搖過對林思兒的愛情!唉,我真爲你們兩個可惜!”

對林思兒刻骨銘心的感情,華念平一直默默藏在心間。

……


送別章尃之和洪芳一行後的沒幾天,省裏宣傳部的陸副部長來到了淮上市。

陶海亮在省裏時,就和陸副部長交往密切,他主動向華念平提出,將親自負責接待陸副部長。

陸副部長是因爲接受了一個特別邀請,前來淮上市參加恩源學院“玉磐論壇”學生社團舉辦的網絡大賽頒獎儀式。


同時,陶海亮也向華念平說出一個確切的內部消息:陸副部長已經被上面考察,不久就會出任省裏的常委,組織部長。

他特別好心地囑咐華念平,務必推掉一切活動,準時參加在七度大酒店,爲陸副部長舉行的隆重晚宴。

現任省裏宣傳部的副部長,竟然屈尊參加一所普通高校裏學生社團的授獎活動,這讓華念平頗感意外。

他擔任專員職務時,和這位陸副部長在工作上基本沒有交集,但卻很清楚地記得,正是這位陸副部長,曾經親自下令淮上市電視臺停播了陳虹娟主剝的《專員夜話》、《關注民生》兩檔專題節目。

陳虹娟是《專員夜話》和《關注民生》的策劃、製作和主持人,她揹着華念平,主動扛起了所謂不良影響的直接責任,此後被迫從淮上市電視臺主動辭職,如今已遠赴日國。

其實,這兩個節目都得到了華念平的支持,其中的《專員夜話》是他親自走上電視屏幕,與普通民衆直接進行對話。

陳虹娟在離開淮上市時,曾給華念平留下一個QQ號,要他信誓旦旦保證,千萬不能中斷和她的聯繫。

幾天前,陳虹娟還在QQ上祝賀華念平榮任恩源集團董事長,說她將在春天裏回國,做參加京城國際婚紗時裝大賽的準備。

之前的好幾個月裏,陳虹娟雖然人在日國,卻能處處弄到消息,隨時掌握華念平和秦欣茹戀情發展。她雖然還是經常和華念平在QQ保持聯繫,但時間和次數明顯降低,華念平清楚地意識到了陳虹娟的心情低落。

直到最近一個階段,陳虹娟得知秦欣茹突然嫁給了馬基元醫生,猛然間像是換了一個人,出奇的活躍,與華念平的聯繫頻率也驟然升溫。 華念平在計算機裏看到,陳虹娟每天都有好幾次主動在QQ上向他留言。諸如:

一早是“念平君該起牀了,今天的心情要爲虹娟保持愉快喲!”“念平君早餐不要忘記喝上一杯牛奶,我要你天天健康!”

到了晚間,又道“念平君一整天都還好麼!”“念平君要爲我注意身體,晚上可不許熬夜”等等之類。

陳虹娟每日裏變換着不同的說辭問候華念平,使他想起了在半年前,陳虹娟曾經爲躲避她在傳媒藝術大學班主任胡老師的追求,居然闖進幹休所他的住處,兩人公然“同居”了好幾天。

她那幾日儼然新婚主婦的樣子,在上班前爲他打好領帶,回到住處又立刻把拖鞋送到跟前。

“陳虹娟會是一個好妻子,但只能屬於與她十分般配,甚至比她更加優秀的男人!”

華念平這樣去評價陳虹娟。

對他來說,沒有辦法不去糾結自己身體的殘疾,無論是初戀的林思兒,離婚的吳寧芳,還是曾經有過婚約的秦欣茹,都是因爲自己這跛腳的缺陷,最終不管出於哪方面發生的問題,他只能屢遭感情破局。

因此,華念平雖然感受到陳虹娟在QQ上火一般的熱烈,但他很清醒地意識到,她對他所有的一切,大概不過是那種網絡上帶着浪漫的情感契合,美麗而虛幻。

倒是有一點,華念平爲陳虹娟十分感到慶幸。

這就是陳虹娟雖然不再任職淮上市電視臺的女主播,卻找回了她自己當初在傳媒藝術大學裏的專業本行,而且看陳虹娟的發展趨勢,她正在向知名時裝設計師努力。

現在,華念平心想,這一切多虧省裏宣傳部的陸副部長,所以晚上如果在酒宴上見面,倒是要替代遠在日國的陳虹娟,誠心誠意地好好地敬上此人一杯酒。

但是,恩源學院社會心理學系的研究生侯意映,卻在他下午剛上班時就飄然而至。

她帶着一位女學生,直接登門到華念平的辦公室,代表“玉磐論壇”網絡大賽組委會,邀請他務必前往參加今天頒獎儀式後的篝火晚宴。


這讓華念平頗爲躊躇。

因爲已經定下來,今晚還要接待省委宣傳部的陸副部長,自己也並沒有打算辜負陶海亮的一番好意。

“華董事長此時猶豫不決,該不會是怕耽擱對陸副部長的那場高貴晚宴吧?”侯意映以尖刻的目光看着華念平,連美麗的鼻骨都帶着狡黠。

“只是一次正常的公務接待,請意映同學不要瞎想。”華念平微笑着辯解。

“只可惜,幾個月後的陸副部長,已不是現在的身份。”侯意映語帶玄機,“否則以華董事長的品格,始終把我們這些羣衆擺在第一位,早已經爽快答應青年學生們的請求了。”

“意映同學,你這話從何說起?”華念平滿臉詫異地望着侯意映,“我好像沒有聽懂,你讓我有些糊塗了!”

“不管華董事長真不懂,還是假糊塗,權當意映剛纔是在胡說。”

侯意映看到華念平認真的樣子,反倒笑將起來。

“記得去年暑假,華董事長去我們恩源學院演講,我斗膽請教對男女一夜之情的看法,當場都沒有難倒你。想不到這次,可真的有所不同,居然讓你舉棋不定!”

那位與侯意映一同前來的女同學着急起來,對華念平道:“請您千萬不要推辭侯意映的邀請,這可是她能代表我們大家,能委屈做到的最後一次請求。因爲從下個學期開始,侯意映就主動正式退學了!”

“好端端的,爲什麼要退學?”

華念平十分不解。

“是家裏……突然有了一些特別的變故,所以不能繼續完成學業”。

侯意映輕描淡寫地回答,顯然對中途退學這件事想得很開。

那個女同學難過的說,是侯意映家裏異常經濟困難,所以讀不起剩下的一年了。

“看來,我沒有理由拒絕同學們的盛請,完全願意聽從你們大家的安排。”

侯意映的這個退學原因既讓華念平可惜,又有些難以置信。

他最後做出果斷決定,答應了兩個學生女代表的心願。

華念平明白自己如今工作性質發生變化,高校學生這塊複雜的思想陣地,守土有責,必須更加牢牢把控才行。

但是這次在工作崗位上的大幅調整,意味着轉換角色後的華念平,一旦獲得了上級領導的重任,至少還要在淮上市和恩源集團再待上好幾年。

而到時候又會發生什麼樣的意料不到新變化,再有怎樣的人生和工作大跨界,無疑全不能由他自己所能把握。

如今極爲巧合的是,接任他的的陶海亮,竟是一班同學洪芳的丈夫,對他算是知根知底。

有陶海亮被提拔後前來與自己搭班子,這還真是求之不得。

他們兩人之間,有洪芳擺在那裏,這便是有形而又牢固的友誼橋樑,所以今後定能不避嫌諱,萬事皆好商量。

援疆的兩年, 軍少爆寵:嬌妻吻上癮

自己如今孤身一人,既然陶海亮又已經正式上任,並熱情高漲地很快投入工作,看來今年的春節,會是自己能走得開的一個好時機。

按照與侯意映約定的時間,華念平下午四點多鐘,就由委辦副祕書長劉長林陪同,來到恩源學院“玉磐論壇”網絡大賽頒獎現場。

網絡大賽設立原創徵文、青春勁舞、新秀歌壇、遊戲攻防、網絡選美五個欄目,面向全國高校,歷時一個月,經過多輪淘汰大戰,解穎而出的最後優勝者,將被授予價值不菲,並且金光燦燦的“玉磐大神杯”。

恩源學院“玉磐論壇”學生社團,是這場大型活動的組織者,他們把這場轟轟烈烈的網絡賽事,稱之爲淮上市網絡造神大戰。

既定的頒獎時間定在下午五點鐘開始,此後將是振奮人心的篝火慶祝晚餐。

侯意映把華念平領進貴賓室,與賽事活動的兩家贊助商見面,除了一位被稱爲譚代表的小個子男人,另一位竟是秦欣茹的弟弟秦欣嘉。

根據侯意映的介紹,譚代表在上海的公司出手闊綽,直接贊助了二十萬元,而秦欣嘉以七度文化投資公司的名義,金口一出,也立馬贊助了十萬元。

醜聞 ,此人名叫譚啓鏢,對方企業稱爲上海福克登實業股份公司。 對這個叫譚啓鏢的人,華念平一時覺得很是有些眼熟。但他緊張思索了半天,始終也想不起在哪裏與他見過面,或者打過交道。

他更是心中暗思,譚代表的這家上海福克登公司,居然斥資幾十萬來贊助一個學生社團的網絡賽事,動機何在,很是令人費解?

也更想不到,省委宣傳部的陸副部長居然會親臨淮上市,對比賽結果進行現場頒獎。

華念平問劉長林,在恩源學院舉辦如此規模浩大,具有重大影響的所謂造神大賽,他之前怎麼就一點也不知情?

劉長林巧妙回答,在那段造神活動籌備期間,華念平和原任常務副總經理黃春融,正忙着領導人事改革調整,當時主持這項工作的紀監組長邱明清發出指示,不要因爲這種羣衆性活動的小事情,影響了全市的中心工作。

劉長林曾經在那次人事調整中,調回淮上市的機關裏繼續擔任他的小科長,近期由於省裏章尃之領導的一再力薦,才又回鍋到恩源集團,直接擔任了工委辦的副祕書長。

當幾十堆篝火已經開始點燃,陸副部長才在陶海亮和另一個年輕女人的陪同下,趕在頒獎開始前的幾分鐘來到現場。

等到華念平主動迎過去,陸副部長和他簡單握了手,主持人已經宣佈頒獎儀式開始。

那個年輕女人被安排在華念平緊挨的位置。


她向華念平握手,主動介紹自己叫邱香婭,在一家上市公司裏工作。

按照規則,對原創徵文、青春勁舞、新秀歌壇、遊戲攻防、網絡選美五個項目,設置大賽三等獎、二等獎、一等獎,依次上臺領獎後,才宣佈最高成就“玉磐大神杯”的優勝者。

華念平所曾經熟悉的學生修國治,獲得原創徵文“寫手大神”稱號,由贊助商之一的譚代表頒獎。

青春勁舞“霹靂大神”、新秀歌壇“天籟大神”被省外高校的學生獲得,由秦欣嘉和邱香婭分別頒獎。

讓華念平感到十分意外的是,侯意映作爲女生,竟然出類拔萃地獲得遊戲攻防“魔幻大神”稱號,由陶海亮爲她頒了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