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這麼說我進入了這院子,以後未必不能更進一步呢。”

蘇冰雲也沒反對,而是將玉壺一收,說道:“三年了,第一次來客人,一杯濁酒,也算是盡地主之誼,你飲了這杯,我有話和你說。”蘇冰雲難得一笑道:“一杯好酒,換得一聲尊稱卻也值得,我問你,前日郊區之事,是不是你乾的?”葉逸見蘇冰雲雙眼盯着自己,葉逸莫名地生出一種信任感來,知道自己隱瞞不過,便將前日之事說了一

蘇冰雲也沒反對,而是將玉壺一收,說道:“三年了,第一次來客人,一杯濁酒,也算是盡地主之誼,你飲了這杯,我有話和你說。”

蘇冰雲難得一笑道:“一杯好酒,換得一聲尊稱卻也值得,我問你,前日郊區之事,是不是你乾的?”

葉逸見蘇冰雲雙眼盯着自己,葉逸莫名地生出一種信任感來,知道自己隱瞞不過,便將前日之事說了一遍,蘇冰雲沉吟半響說道:“葉逸啊葉逸,若不是你運氣好,恐怕今日你就不能安然在此了。”

葉逸一臉不解,問道:“爲什麼?難道這其中有何隱情?”


蘇冰雲說道:“前日雷霆大雨,正好適合我“冰雲訣”的修煉,恰巧我經過了郊區,你知道我發現了什麼嗎?”

“發現了什麼?”葉逸疑惑道。

蘇冰雲說道:“前日那自稱毒蠍的女人,壓根沒受傷,想不到她竟然使了李代桃僵之計,若非那日正值大雨,我六感靈敏,恐怕也很難發現,不過我在遁走之時,卻感覺此人已經發現了我,時至今日,我依然心有餘悸,我懷疑此女另有目的,你以後需得小心一些。”

葉逸臉色大變道:“如此說來,此事確實另有蹊蹺,多謝你的提醒,以後我會注意的。”

蘇冰雲沉吟一會,又說道:“我觀你氣色應該是受了些暗傷吧,只是沒想到能好得這麼快,看來應該吃了什麼上好的丹藥。”

葉逸點點頭道:“蜀山老頭曾給我一些瓶療傷藥,我的確服用了一顆。”

“蜀山老頭?你是蜀山的?”蘇冰雲臉色一變道。

葉逸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我的確是從蜀山而來。”葉逸自然是不想讓蘇冰雲知道,現在蜀山唯一的真傳就是蜀山那老頭。

蘇冰雲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說道:“看來是我多想了,蜀山在一百年前就沒落消失了,不過我有一事不明,你爲何能有如此修爲,而且我能感覺到你這一身修爲並沒有藉助外力,若是在那古老的年代,你這一身修爲也是驚才豔豔之輩呀。”

葉逸自然不能將“五星天辰訣”的祕密說出去,而是說道:“其實並非沒有藉助外力,蜀山深處有很多草藥的,我吃着吃着就感覺身體異於常人,也算是個意外吧。”

蘇冰雲當然知道葉逸對自己有所保留,便不想繼續追問葉逸的祕密,而是說道:“家父曾說過,蜀山之上有一位絕世高人,已經消失多年,不知道是不是你口中所說的蜀山老頭,不過想來應該不是,要不然你也不會這麼窮。”

葉逸一臉苦楚道:“我當然窮了,哎,老師你既然這麼有錢,何不借我一些?”

蘇冰雲有些無語,說道:“我所說的有與無,並非世俗之物,你可曾見過這個?”蘇冰雲不知何時手中出現了一塊碧綠的石頭。

葉逸感受着石頭內散發出純潔的水屬性氣息,說道:“這種石頭我似乎在哪見過,但一時又想不起來它叫什麼了,呀,我想起來了,有一次蜀山老頭要煉藥,往火爐裏添加了這種石頭,不過卻不是這種屬性的,應該是火屬性的。”

蘇冰雲眉頭一皺道:“看來你所說的蜀山老頭果然大有來頭,這是天地靈石,據說在很多年前此物在Z國各地很多,可惜到了現在幾乎消失不見了,這一枚你拿去試試。”

葉逸接過石頭,感受着石頭內精純的水之靈力,略一運轉“五星天辰訣”手中石頭以一種可見的速度變小,並化爲粉塵消散在空中,而葉逸則覺得身體前所未有的舒坦!

蘇冰雲臉色露出不可思議的臉色道:“怎麼可能!”

葉逸意猶未盡,說道:“老師,怎麼了?”

蘇冰雲看着消散在空中的粉塵,喃喃自語道:“不可能啊,難道他是傳說中的至水之體?不,不對,我不會看錯的,他並不是至水之體,而且資質與凡人無疑啊。”

“老師,你嘀咕什麼呢,這石頭不錯呀,不知哪裏能採集到,我也弄一些來。”

蘇冰雲遲疑一會,又摸出一顆紅色石頭,說道:“你用了什麼方法,竟能如此之快就把靈石中的精純之氣吸收?”

葉逸一把抓過蘇冰雲手中的火屬性石頭,說道:“喏,你看着,就這樣……”葉逸再次運轉功法,幾個呼吸,手上的靈石又化爲粉塵,消失空中。

若說剛纔蘇冰雲有點意外的話,這一下徹底震驚了,她手指微顫,揮了揮空氣中的粉塵,然後一把抓住葉逸的肩膀,說道:“快,快告訴我你是怎麼辦到的?”

葉逸第一次如此近距離一睹高峯低谷,又聞着成熟的體香,“咕嚕”一聲,葉逸情不自禁地嚥了一口唾沫。

葉逸笑道:“你多給我一些石頭,我就告訴你。”

蘇冰雲瞪了葉逸一眼道:“你倒會坐地起價,不過我還需要確認一些東西。”蘇冰雲手中又多了三顆石頭,分別爲金色的,綠色的,和灰色的。

葉逸沒想到這個蘇冰雲這麼富有,看着蘇冰雲手中的石頭掩藏不住貪慾,說道:“這三顆石頭要送給我嗎?”

蘇冰雲臉上閃過一絲肉疼,說道:“你拿去試試,看能一起吸收嗎?”

葉逸臉色一喜,手一伸,將三顆石頭捲入手心,末了還不忘揩一下油,蘇冰雲則眼也不眨,說道:“快,你再試一試!” 葉逸有好處拿,怎麼會客氣,深吸一口氣,運轉功法,手中的三塊石頭逐漸地變小,不過相比前兩次,每一塊的速度明顯慢了不少,不過每塊靈石還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小,並化爲粉塵消散空中。

蘇冰雲酥胸亂顫,好半響才平復了情緒,並手一掐法訣,葉逸明顯感覺到周圍的天地之氣被封鎖了。

葉逸臉色一正道:“老師,你不會是想殺人奪寶吧?”

蘇冰雲面若寒霜,突然淺淺笑道:“若是可以,我還真有這心思,不過如此做的話只怕是下乘之舉,而且我也沒有十成擊殺你的把握,否則我做一回強盜也不是不可以的。”

葉逸笑道:“這麼說來,我居然逃過一劫了,老師不如你給我一些好處,我教你這個法門如何?”

蘇冰雲眼裏閃過一絲火熱,說道:“我是水屬性之體,只要能讓我加快吸收水屬性的靈氣,我就滿足了,不知你能否辦到呢?”

葉逸笑吟吟道:“只要給我百餘塊這種石頭,我就將這祕訣傳授給你如何?”

蘇冰雲一臉肉疼,掙扎一會說道:“好,我答應你!”說罷,手一揮,五種不同顏色的靈石擺滿一石桌,葉逸看得目瞪口呆,一把將石頭捲進袖中不見,說道:“你可不能反悔哦!”

葉逸心滿意足收起石頭,說道:“有紙筆嗎?”蘇冰雲早取出一張羊皮紙和一隻裝有黑墨的水筆說道:“給你。”

葉逸略一猶豫,開始默寫一篇仙術,葉逸所寫的這篇仙術乃是“五星天辰訣”中的一種吐納之法,叫做‘韜光養晦’,據說此仙術練到極致,能化天地之氣爲己用,可惜葉逸這些年一直默默運行這仙術不見成效,若非今日遇見這靈石,葉逸還以爲這仙術是雞肋呢。

而葉逸之所以願意用這個仙術去換蘇冰雲的靈石,是因爲葉逸發現吸收了這幾塊石頭之後,久未有長進的修爲竟然精進一步,所以,葉逸迫切地需要這種靈石。在葉逸看來,這“五星天辰訣”中所提到的這篇仙術,實在是粗淺之極,平時又用不上,換了幾百石頭,怎麼也不會虧。

葉逸放下筆墨,說道:“寫完了,你拿去看看吧,對了,可別告訴別人!”

蘇冰雲雙手微微顫抖,將羊皮紙一卷,貼身收好之後,說道:“我當然不會告訴別人,可惜我這幾年的積蓄可全都進了你的口袋。”

葉逸一臉得意道:“這是你自願的,嘿嘿,老師,沒別的事,我先走了啊。”


“再玩一會吧,要不再來一杯明日香?”蘇冰雲說道。

葉逸從石凳上起來道:“不了,我怕李大小姐出事,老師再見!”葉逸出了院門,一溜煙不見了,生怕蘇冰雲反悔一般。

蘇冰雲確認葉逸走遠之後,竟身影一閃,消失在院落,出現在一間小屋之中,若細細看去,小屋四壁竟然閃爍着各色光芒,想必是一種厲害的禁制。

蘇冰雲坐在一個蒲團上,打開羊皮紙深吸了一口氣,仔細地將上面的每一個字都記在腦海之中。

片刻之後,蘇冰雲手上火芒一閃,羊皮紙化爲灰塵不見。


“……”

“想不到這世間竟有如此神奇的仙術,當真是聞所未聞,這小子,到底從哪得到的仙術。”蘇冰雲喃喃自語一番,突然搖搖頭說道:“葉逸啊葉逸,你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看你平時精明萬分,沒想到這一次卻這般糊塗,就算我散盡家身,換取這仙術已是賺了萬千倍,你卻爲了那區區百餘靈石狂喜不已,真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真的沒有進入修煉一途,不過我蘇冰雲也不是薄情寡義之輩,這一次,算我欠你一份人情吧!”

葉逸哼着小曲,心情那個好呀,心中竊喜道:“這老巫婆還真是傻,幾年的積蓄被我一篇仙術就換過來了,有了這些靈石,也許我就能達到那傳說中的納氣之境了,這石頭真是個好東西啊,蜀山老頭啊蜀山老頭,你也有這玩意,我一定要抽空回去做一回小偷,讓你也出血一把。”

李欣和郭子琪在一處亭子乘涼,也不知是等葉逸還是什麼,反正葉逸若無其事出現在兩女面前的時候,兩女面露怪異,異口同聲問道:“老巫婆有沒有把你怎麼樣?”

葉逸下意識地去捂住某處,說道:“這個,不好說!”

李欣和郭子琪對視一眼,臉色一變,說道:“她把你給那個了?”

葉逸臉上露出沮喪臉色說道:“唉,我是被迫的,你們不要怪我!”

李欣發火道:“滾,你這個流氓!”

郭子琪眼中閃過一絲失望道:“你真的和老巫婆發生了那種關係?”

葉逸點點頭道:“那種關係是指哪種關係?”

郭子琪臉色一紅道:“就是男女那種關係,土包子,到底是不是真的?”

葉逸突然哈哈哈一笑道:“騙你們的,看你們一臉緊張的樣子,思想還那麼邪惡,我葉逸是那種人嗎?老巫婆會是那種人嗎?不過她要真那樣,我也許還真會從了她,主要是我心裏面想着你們……”

“去死!”兩人同聲道。

回去的路上,李欣欲言又止,郭子琪知道李欣想要說什麼,就對葉逸說道:“那老巫婆找你去做什麼?”

葉逸臉色平靜地說道:“當然是昨天沒來上課的事,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幫你們求情了,她不會爲難你們的。”

李欣牙縫裏蹦出一句話來,說道:“誰要你求情,說得好像我們欠你什麼一樣,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想左右逢源,門兒都沒有,還有,晚上的飯你來做!”

“啊?不是有阿姨做嗎?”

“不,我就要讓你做,怎麼不服氣?”

葉逸嘿嘿一笑道:“李大小姐,你要是喜歡我做的菜,你就明說嘛,哈哈,說不定我心情好,還真會做的,你這樣**裸的威脅,我偏不做。”

“不做?好啊,看誰熬不住,小琪,咱們又零食,還怕熬不過他?走着瞧!”葉逸說道:“隨便你們,我還就不相信你們能熬得過我。”

三人回到別墅,葉逸洗了個澡就閉門不出了,兩女賭氣之下也是往樓上走去。


葉逸坐在牀上,調整好心情之後,將體內的真氣運轉一個大周天,發現速度竟然比昨天提升了一成左右,這簡直讓葉逸欣喜若狂,沒想到這個靈石對自己的幫助這麼大,葉逸默默地計算了一下,照目前的修煉速度下去,突破“五星天辰訣”中的納氣之境不知要何年何月了,可是有了靈石就不同了,原本遙不可及的納氣之境也可以展望一下了。

其實葉逸吸收了五塊靈石就有這麼大的效果是於葉逸本身的環境有關的,葉逸自修煉“五星天辰訣”以來,從未藉助過外力,能達到今日的修爲,全靠自身這些年的積累,有了如此堅實的基礎,突然藉助外力,那效果自然非同一般。這就好比生物上說講的農藥滅害蟲一樣,第一次使用效果非常好,以後就得不斷加大藥量和次數才能徹底滅除害蟲,這是因爲害蟲對農藥產生了抗體的緣故,同樣的道理,修煉藉助外力也是一樣的。

葉逸今日吸收了五塊靈石,身體已接近飽和狀態,所以再拿靈石來吸收的話就飽和溢出了,好在葉逸今日雖然吃了一個暗虧,但在這件事情上並不糊塗,而是靜下心來,徹底將吸收來的靈力化爲自己真正的修爲。葉逸不急不躁,暗暗運行功法,漸入佳境。 “……”

夜幕降臨,郭子琪和李欣剝了一桌子的瓜子皮,感覺越來越餓,然後就越吃越帶勁,最後就索然無味了。

郭子琪趴在桌子上說道:“小欣你也真是的,非要賭氣,這下好了,沒人做飯,我都快餓死了!”

李欣手握水果,說道:“這不正好嗎,就當減肥了。”

郭子琪突然說道:“呀,什麼味道,好香啊?”

“你產生錯覺了吧!”郭子琪自語道。

“真的,嘿嘿,我就說嘛,土包子嘴上不饒人,其實人還是不錯滴,小欣,你繼續減肥,我去了啊!”郭子琪一邊說,一邊拉開門就往樓下衝去了。

“你怎麼這麼不講義氣,哎,等等我……”

葉逸圍着一個裙子,右手勺,左手盤,往鍋裏搗鼓一陣,四五個美味無比的菜端上桌子,郭子琪抄起筷子,一臉幸福說道:“土包子,幹得不錯,今兒原諒你了!”

葉逸解了腰圍的裙子,坐上桌子來說道:“你們別誇獎我,其實是我餓了,算是便宜你們了”

郭子琪眼中閃過一絲柔和,埋頭夾菜,李欣卻冷哼一聲說道:“我就知道你熬不過我們。”

就在三人吃飯閒聊之時,李天宏從門外走進來,李欣一下子跳下飯桌,跑過去爲李天宏取下一個皮包,說道:“爸,你回來了。”

李天宏見女兒竟對自己如此親暱,似乎沒有反應過來,李欣又拉住李天宏的手說道:“爸,你還沒吃飯吧,快來吃飯,土包子做的飯很香的。”

李天宏眼中透露着無比的慈愛,一臉的疲憊消失不見,面帶笑容道:“好,我也正好餓了。”

李欣又自告奮勇的爲李天宏端來一碗飯,葉逸正準備去再做兩個菜,李天宏和藹地說道:“賢侄,不用了,你做的飯菜,真的很不錯,怪不得連小女都讚歎不已。”

李欣撇了撇嘴說道:“爸,我哪裏讚歎了。”

“嗯?看來是老爸老了,耳朵不好使了。”

李天宏才離家幾日,竟見女兒有如此大的轉變,又驚又喜,吃了滿滿兩碗飯,纔對葉逸說道:“賢侄,你跟我來。”

葉逸跟隨李天宏到了書房,李天宏雙手微顫,抽出一支雪茄對葉逸說道:“賢侄,你也來一支?”

葉逸搖搖手說道:“伯父,這東西我不會。”

李天宏自顧自點燃了煙,說道:“不抽菸啊,現在的年輕人,像你這樣的好孩子越來越少了,賢侄,這些日子,謝謝你,伯父欠你一份天大的人情,小欣終於長大了,我真的很欣慰。”

葉逸原本想說說李欣的壞話的,可是一想可憐天下父母心,李天宏難得這麼高興,便沒有點破,而是說道:“伯父誤會了,其實小欣她一直都很懂事,可能是因爲伯父陪她的時間少吧,所以有點小脾氣也在所難免的,其實像晚輩這等年齡的人,要沒點脾氣,未必是好事。”

李天宏吞雲吐霧,滿面春風,說道:“不管怎麼說,小欣的改變總歸與你有關,唉,說起來也是我對女兒關愛不夠,小逸吶,小欣缺少母愛,你要多給她一些愛才是啊,你放心,伯父一定不會虧待你的,要知道,我已經把你看着我的女婿……哦不,把你看着和我女兒一樣,視爲己出。”

葉逸額頭一條黑線閃過,笑道:“伯父視我如子,我一定會照顧好小欣的,對了,伯父,前幾日發生的事……”

李天宏手一捏,熄滅了菸頭,臉色一沉道:“賢侄,多謝你救出小女,要是我女真要被綁走,後果不堪設想,不過當日綁架小女的背後人物,我已有些眉目。”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