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夜晚,趙小玫往自己兩腮上塗抹了粉紅色的腮紅,然後就給她的額頭上,放上發燙的熱水袋。

她就給王富強打電話說:「富強哥,我今天騎著自行車,來到拐彎處人太多,被後面的人給撞翻了。」「啊?那你傷著哪兒了呀?要緊嗎?」「我傷得呀?倒沒什麼大礙,就是把我的腳脖子給崴了。」「那你現在在哪兒?」「我在學校的宿舍里,我的腳脖紅腫可厲害了。」不幸的是,我還發高燒了。我可不可以請你這位醫生,趕緊來一趟

她就給王富強打電話說:「富強哥,我今天騎著自行車,來到拐彎處人太多,被後面的人給撞翻了。」

「啊?那你傷著哪兒了呀?要緊嗎?」

「我傷得呀?倒沒什麼大礙,就是把我的腳脖子給崴了。」

「那你現在在哪兒?」

「我在學校的宿舍里,我的腳脖紅腫可厲害了。」

不幸的是,我還發高燒了。

我可不可以請你這位醫生,趕緊來一趟,給我看看要不要緊呀?」

這個善良的男主任醫生,就輕信了這個心機極重的女孩子的謊言。

可他在同學聚會時喝高了,他不顧的醒酒,就坐上一輛計程車,來到了趙小玫的宿舍里。

他看到這個小姑娘的淚水,啪嗒啪嗒地直流。

「我生病了,父母不在身邊,只有你能來照顧我了。」 八歲縣太爺

王富強就從桌子上的紙合里,抽出一張紙巾紙,遞給趙小玫問:「你吃退燒藥了沒有?」

她回答說:我已經吃過葯了。

王富強用手背挨著趙老師的額頭,就著急地說:「誒呀,你發燒的還不輕,這麼燙啊。

我得趕緊帶你去醫院。」

「你不用這麼緊張,等過會兒呢?你看看我高燒退不退,如果不退燒呢?

那你就帶我去醫院。」

王富強點點頭。

他就留下來了。

趙小玫淚眼汪汪地看著王富強,聲音哽咽著說:「富強哥,你真是個年輕有為的醫生,又是個很會體貼人的好男人。

你真好!」

「誒喲,你這小嘴甜的,很會恭維人呀!」王富強笑著說。

趙小玫很認真,又用愧疚的口氣說:「我說得可不是恭維你的話,我是認真的呀。

好了,我們還是說些別的吧……」她頓了頓又接著說,「富強哥,你快點跟我說說你家裡的情況唄。」

王富強舌根發硬地說:「其實我們家以前也很窮,我爸不願意貧窮一輩子,他就開始創業……」

他就從他爸,是如何創業的,一直說到他和妻子從談戀愛到結婚生子。


他又說:自從文雅生了個兒子后,爸媽整天樂呵呵的。

我就覺得我們一家人生活的很幸福。

這樣他和趙老師,一聊不覺間,就聊到了半夜了。

趙小玫站起來倒了一杯水,聲音嗲嗲地端起來遞給王富強說:富強哥,來喝口水吧。

她就讓這個一點戒心也沒有的男人,喝了一杯她放進了一些蒙汗藥的水。

王富強這一喝下去不要緊,不一會兒他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趙小美就開始了耍起陰謀詭計,她設下的陷阱,讓這個單純的男人往裡跳。

——她先把王富強拖到自己的床上,扒了他的外衣,她自己只穿了內衣,就讓王富強的臉緊貼她的臉,用照相機咔嚓照了下來。

緊接著又把王富強的胳膊,搭在她自己的脖子上,又是咔嚓拍下來,她還擺了各種姿勢,咔嚓咔嚓又拍了下來。

這個貪婪的女人,就忽然想起了來京創業的孫明亮。

他是牧野花鄉孫慶喜的兒子。

孫明亮大學畢業后,就來到京城,開了一家大型的小家電和大家電的批發零售商店。

他的生意很紅火。


孫明亮時不時地搞一次大型展銷活動。

那次趙小玫想做兼職,就來應聘營業員時,孫明亮一眼就相中她了。

他說:趙小玫你太嫵媚漂亮,我對你一見鍾情啊!我看你一眼就喜歡上你了……

從那天起,他就把趙小玫留在了店裡,當了一名主管。

他每天接送她上下班,還帶她到高級飯店去吃飯。

他還領著她到首飾名店,給她買金燦奪目的黃金項鏈和金戒指,還有金手鐲。

他還給她買了很多的水果和名牌的點心等。

總之孫明亮對趙小玫好得不得了。

當時就把這個出身貧寒的姑娘給感動了。

兩人很快就陶醉在愛情之中。

她自從去了王家后,就嫌男朋友不是京城的戶口,沒有大別墅,還嫌他是個大老粗,沒有知性的儒雅氣質。

此時的趙小玫,卻要好好地利用他。

她就給男朋友打電話說:親愛的,我這段時間很忙啊。


「趙小玫,你從我這裡辭職后,就一直沒跟我聯繫,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孫明亮很生氣地問。

「誒呀親愛的,你別急嘛。

我在學校教學,放學以後,還要去做兼職, 魔法時代之深海寶藏 ,教倆人唱戲。

這段時間也就冷落了你,請你看在我為了生活而奔波勞累的份上,就原諒我好嗎?」

「你呀,就是愛這樣拚命地去掙錢。哎,真拿你沒辦法。」孫明亮說。

「親愛的你就……」趙小玫撒嬌地請求男朋友原諒自己。

「好了好了,我原諒你就是了。那你快點說,你在哪裡呢?」

「我現在在租住的房子里,我發高燒了,頭疼的厲害……」

她讓孫明亮趕快來一趟。

她一直沒有答應這個磚石王老五的求婚的原因,是因為他的事業剛剛起步。

他家不夠有錢,雖然他買了一座兩居室的房子,但那是他傾盡家產,好不容易才在京城買了房子。

如今連一輛國際名牌轎車都買不起,他每天都是開著一輛摩托賽車,跑來跑去的。

但要是跟富甲一方的王福強家相比,那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差距甚遠。

今晚趙小玫要讓兩個蠢男人,都跳進她設計好了的陷阱里去。

這位不算太年輕的孫明亮,利用爸爸孫慶喜貪污的公款,擴大了生意。

這些年孫慶喜連連升級,現在已經地區記級別的幹部了。

他還時常教育兒子要學會攀龍附鳳。

可是他的兒子,卻偏偏喜歡戲校畢業的趙小玫。

為此孫明亮和老爸鬧翻了。

孫明亮對趙小玫又是傾慕,又愛憐。

他知道心愛的姑娘趙小玫,是戲校的老師,他就跟著電視上學習戲劇。

此時的他,正在咿咿啊啊地吊嗓子呢,忽然接到趙小玫她打來的電話:——我就不再多說了,我高燒的厲害,你就趕緊來吧。

他就慌慌張張地騎著摩托賽車,趕到了趙小玫租住的房屋裡。

他一進門,就看見趙小玫的臉紅紅的……

他就很著急地問:小玫你吃藥了嗎?

趙小玫她對孫明亮說:我剛才已經吃了葯。

你去抽屜里,拿出溫度表,讓我再量一量。

「好的。」他就把床邊的柜子上的抽屜抽開,拿出溫度表,遞給趙小玫。

她接過來,就放進自己的腋窩裡。

孫明亮走到保溫壺跟前,他拿了一個茶缸,給她倒了一杯開水。

然後,他端著茶缸走過來說:發燒的人,多喝一些白開水,讓身體多多地發汗,就能促進你快點恢復。

「好的,你放下茶缸,讓熱水涼一會兒,我再喝吧。」趙小玫裝作無力的語氣說。

等過了十分鐘,她把溫度表拿了出來,遞給了孫明亮。

他仔細地看著溫度表上水印標刻的溫度說:哦,你已經退燒了。

趙小玫故作溫情脈脈地看著著他說:「每次我生病,你都馬上跑來照顧我。


讓我好感動。

我好愛好愛你呀!」

她緊緊地抱住孫明亮。

一股股濃濃的香水氣息撲面而來,讓孫明亮高興地頓時熱淚盈眶。

趙小玫兩手勾住他的肩膀又說:「看你對我多好啊!

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能夠以最快的速度趕來,這太讓我感激不盡了。

這這段時間裡,其實我每天每天都在想著你,一天看不到你,我就像掉了魂兒似的。

可是呢?只因我家很窮,不得不為了改變我的貧困狀態,又不得不離開你一斷時間。

親愛的我愛你……」

她說著,就一下子抱住了孫明亮的腰,不停地說著甜言蜜語。

他嗅到了愛情甜蜜的味道,他看到趙小玫那灼熱的眸子,一閃一閃的,她在渴望著得到他。

而且她還充滿深情的含情脈脈地注視著他。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