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分鐘之後,後面跟着的那輛車也停了下來司爾特看着那輛停下來的車,往周圍瞅了瞅。

噌的一下拉上槍栓,給其他幾個人使了個眼色,他們也呈夾角之勢往前走。只不過吉加爾卻並不放在心上。那些人的身材和他們比起來差的太遠了,他們是吃牛排長大的,一拳轟死一頭牛,能和猛虎搏鬥。但是看看陳樂身邊的人,體型纖瘦,雖然保鏢的架勢十足,但一看體型便知道,他們根本不是那種戰鬥力十分強悍的人。甚至他都有些

噌的一下拉上槍栓,給其他幾個人使了個眼色,他們也呈夾角之勢往前走。

只不過吉加爾卻並不放在心上。

那些人的身材和他們比起來差的太遠了,他們是吃牛排長大的,一拳轟死一頭牛,能和猛虎搏鬥。

但是看看陳樂身邊的人,體型纖瘦,雖然保鏢的架勢十足,但一看體型便知道,他們根本不是那種戰鬥力十分強悍的人。


甚至他都有些鄙夷他的大哥司爾特。

真不知道他是怎麼了,居然會害怕這幾個人能翻了天,太可笑了。

他倒是沒有拉槍栓,抽出兩把甩刀,在手指上轉了轉。

這種甩刀的聲音特別大,嘩啦嘩啦的,基本上是起震懾作用,讓敵方感到害怕的東西,一般不會用來作爲武器,因爲它的殺傷力雖然強,但是防禦力卻極低!

他拿出這樣東西,也足以證明他不把他們放在眼裏。

司爾特回頭冷冷的瞪着他:“吉加爾,要是出了差錯,老闆不會放過我們,我勸你還是拿槍!”

“大哥,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做事風格,我喜歡用刀,這並不違揹我們之間的規矩,我已經很小心了,如果,我要是失誤了,任憑大哥處置!”

陳樂看着他們,用手勢告訴阿城,這個司爾特不好對付,他應該非常聰明,至於那個吉加爾就是個二貨。

他太狂妄自大,對這裏的地形根本不熟悉,卻認爲能輕鬆的解決他們。

要想和他們正面迎戰,這一羣人出來對付他們確實很困難,只有慢慢的收拾掉這些人才行。


一切準備周全,他目光灼灼的盯着這些人,至於那個司爾特是他的,非但不會殺了他,還會留這個人一條命。

陳樂需要知道很多東西,也許這個男人可以告訴他。

醫生和護士離開,婷雪也拉着秦雪凝走出了病房。


沈玲星想要安慰姐姐幾句不過,卻被沈紫嫣擺了擺手:“你也出去吧!”

“姐,留下來照顧你吧,你現在身體狀況不太好,姐夫他也在往回趕,回來之後……”

“出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沈紫嫣並不給她說話機會,別過了頭不再看她。

沈玲星嘆了口氣,起身朝着屋外走了出去。

關上了門,她纔看到婷雪和秦雪凝都沒有離開,她們兩個人就坐在一邊兒的椅子上。

兩人也都在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看。

“你們兩位怎麼還不走?天色這麼晚了,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休息?說實話,今天的事情和我們也有關,如果不是我們兩個跟你姐姐坐一輛車,也許她也不會那麼急着回去!”

“卻不怪你們,是有人在背後搞鬼,等姐夫回來了,一定把這個人找到,把他千刀萬剮!”

沈紫嫣躺在牀上,她們剛離開,她終於忍不住了,把被子往臉上一蒙。

渾身開始顫抖着,眼淚已經打溼了被子,她不停的哽咽。

她很想放聲痛哭,可是,她知道她不能,要堅強,一定要堅強,現在怕是還有很多人在等着看笑話,爲了自己的家,爲了沈氏集團,她一定要撐下去。 千面坐在教官面前看着他:“教官我什麼時候能見大少爺?”

“大少爺很忙,我已經幫你引薦過了,相信我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見到他。”

千面微微一笑:“是嗎?那就謝謝教官了!教官先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事情辦妥了沒有?手底下那些人辦事,真是讓人煩躁!”

她說着起身往屋外走,剛一出門臉上那種笑容就僵硬了下來,回頭看了看教官的屋門,拳頭死死的攥着,眼神也變得怨毒了。

教官微微的眯着眼睛,想着千面的姿容,昨天那一夜雨露,讓他至今難以忘懷,只要他不停的讓千面有想得到的東西,那麼這個女人就是他的!

離開了這間黑屋子,千面從樓上下來。

門外十幾個黑衣人也從林子裏鑽了出來。

“讓你們辦的事情辦妥了嗎?”

“請千面小姐放心,他陳樂懷疑不到我們秦家人,但絕對會把所有的仇恨都轉向亞瑟一家,讓他們和亞瑟家族這樣的大家族做爭鬥我們一定笑到最後。”

千麪點了點頭:“除了你們幾個,還有人知道這件事兒嗎?”

“小姐放心,我們可是您的心腹,除了您之外,只有我們幾個人知道。”

“很好,回去領賞吧,到了秦家大少爺一定會好好的賞賜你們幾個!”

“謝謝!謝謝千面小姐!”

幾個人答應着,轉頭就要上車。

千面這個時候,卻突然從身上掏出了幾枚飛鏢,一轉眼的事情,就扎進了他們的喉嚨裏。

某個草叢裏,一個黑衣人胡亂的爬出草叢。

剛纔他正鬧肚子,疼的厲害。

幾個人本來都要跟千面報告了,他也是實在疼的厲害,所以去找了個地方方便了一下。

這一通下來,渾身舒暢,不過等他回到剛纔幾個人藏身的地方,卻發現他們已經都不在了。

千面可不會跟他講道理,雖然這一次,他可能拿不到功勞了,但總比沒命強。

所幸他提好了褲子,就偷偷的藏在一邊,往前面瞅。

聽到千面說讓幾個人去領賞,他就一陣懊惱。

剛纔就應該把屎拉在褲襠裏,換一條褲子也就得了,現在到錢沒了。

正懊惱着,卻看到千面突然掏出飛鏢將他的幾個同伴瞬間抹殺掉。

這女人是殺手出身,動作迅猛,招招致命。

那幾個人又都是她培訓出來的,根本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這男人一把捂住嘴巴,連連往後退了幾步,這才跌跌撞撞的逃到了一旁的灌木叢中。

千面解決掉幾個人,隱約聽到旁邊的灌木叢裏有一些動靜。

她一下子警覺了起來,微微皺眉,抽出一把軍刀,朝着那邊喊:“誰在裏面?”

那邊靜悄悄,沒有人回答,她一步步的往過走。

絕對不能留下任何活口,不然的話消息一旦走漏出去,秦家和亞瑟一家,必然會成爲死敵,那個時候,她可就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怕是就算是大少爺也得給老爺子大卸8塊,至於她這樣一個小小的殺手,更是難以保命。

“出來!你如果自己出來,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要是被我逮住了,我會一寸一寸把你的皮肉削下來……”

那黑衣人捂着嘴巴,趴在地上,看着一步一步朝着他靠近的千面,冷汗已經把衣服溼透了。

他不敢動,只要他稍有動靜,千面就會發現。

嗖!

千面將她那把寒氣森森的軍刀拔了出來。

月光之下,這把刀上散着煞氣:“那你是打算讓我找到你?那好!我成全你……”

嗖!

隨着千面的一句話,旁邊的一個灌木叢裏,一道黑影驟然跳了出去。

她的反應速度也非常快,那黑影剛剛撲出去的一剎那,她手中的匕首就已經飛了出去!


身形一閃,千面也衝了過去。

等靠近了一看,原來被穿透的是一隻野貓。

她把匕首拔了出來,剛纔那手下說就他們幾個人了,沒有其他人,也許是她太多心,這才把刀收了回來。

陳樂已經指揮着幾個人分散。

吉加爾是他們要攻擊的第一個對象,這個人雖然強壯,但顯然有些胸大無腦。

他們倒不會和他們起正面衝突,這些外國人身強體壯,一拳就能砸到他們上不來氣,所以進入屋子之後,他們一直在佈置着東西。

這些土房子就是他們的利器。

阿城在牆上鑿穿了幾個洞。

這牆本來就是土牆,加上年久失修,早就搖搖欲墜。

他又在牆上鑿了這麼多洞,只要用力一推,整面牆便會倒下去。

吉加爾他們靠近陳樂,縱身往外一跳,正好出現在吉加爾的側面。

吉加爾反應過來,怒吼一聲,一把提住陳樂的衣領,另一隻手抓住他的褲腿兒,狠狠的往前面一摔。

這貨就跟一頭蠻牛一樣力大無比,陳樂被這麼一摔,也忍不住吐了一口血!

果然,單憑蠻力和他們對抗肯定不行,不過就算他骨頭,再怎麼身強力壯,就不信這一面牆拍下來,他還能站在這裏。

那幾個人沒有跟吉加爾站在一塊,他們是分散去找人的。

吉加爾舔了舔他那把刀刃,笑眯眯的看着陳樂:“就你這小身板,也想偷襲老子!今天就讓老子送你上西天!”

他倒是不着急了,剛纔那一摔,他已經看得清清楚楚,把陳樂摔的不輕,更何況,就這一下,他對陳樂的鄙夷更重了,還想暗算他?

他可是國際殺手!

陳樂連忙爬起來,跌跌撞撞的往前跑。

吉加爾像是貓抓老鼠一樣把他殺掉,讓他往前跑,自己則不緊不慢的在後面跟着。

可惜他並不知道,陳樂原本就沒有打算跟他硬碰硬。

這貨腦子不夠用,就沒想過陳樂爲什麼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沒多久,他就跟着陳樂走到了那面牆附近。

這時,原本看上去慌亂的陳樂突然收住了腳。

往地上吐了一口血,他擦了擦嘴角,笑眯眯的看着,這傢伙:“我說,你就應該聽你老大的!你真以爲我們那麼好對付?”

“臭小子,你死到臨頭了,嘴還這麼硬,放心,我不會讓你死得那麼痛快,我這人看着你們痛苦哀嚎的樣子!”

他說着,一甩那把甩刀,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陳樂就地往地上一滾,對着旁邊的牆洞,做了個OK的手勢。

阿城就大喊一聲:“推!” 吉加爾雖然是一頭蠻牛,但也架不住這麼重的牆拍在身上,轟的一聲倒在地上,噴出一口血。

掙扎着爬了幾下卻沒動彈的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