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一翻手,竟變出了一個一人多高的黃葫蘆,笑呵呵的拍開了上面的蓋子,頓時散發出了一陣陣醇美的酒香,立刻令很多人大為高興地向他湊了過去。

可就在那時候南宮鴻雁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各位朋友,方才我們雖然見識到了,東方先生那高強的法力,但我們卻始終沒有親眼目睹列陣仙子的實力,而她想必也很想和我們較量一番,是以依在下之見,我等還是暫時不要飲酒,待領教了她那高強的實力之後,我等在舉杯暢飲如何?」聽了他那個提議,很多人都神色各異的常英紅看了

可就在那時候南宮鴻雁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各位朋友,方才我們雖然見識到了,東方先生那高強的法力,但我們卻始終沒有親眼目睹列陣仙子的實力,而她想必也很想和我們較量一番,是以依在下之見,我等還是暫時不要飲酒,待領教了她那高強的實力之後,我等在舉杯暢飲如何?」

聽了他那個提議,很多人都神色各異的常英紅看了過去,而那時候也知道,自己必須要在那些人面前施展自己一點真本事,才可以令他們在今後的合作中,聽從自己號令的常英紅,稍微掃視了一下他們,忽然相當威嚴的說道:「多謝各位英雄看得起我,待大家吃罷午餐之後,我自會與各位較量一番,到時還請各位手下留情。」

她的話說的雖然很客氣,但的臉上卻絲毫沒有任何客氣的意思,反而像是一位身居高位的大將,在尋到自己的屬下一般,頓時令一些人對她那種氣勢相當佩服了起來,同時也有一些人,對她那高傲的個性有點不悅了起來,但限於她乃是東方之城的城主夫人之尊,那時也沒有任何人敢對她出言不遜。

是以在她說完后,有些人還是很給她面子的,向她說了些非常客氣的話。

早就知道那些人對自己不是很服氣的常英紅,那時候也沒有去過多的和他們寒暄,在他們較為平靜下去了一些之後,忽然又向他們說道:「各位,東方先生經過了方才和大家的交流,他現在肯定已經於點累了,麻煩各位讓他隨本座暫時回城休息片刻,稍後本座便來領教各位的高招絕技,和各位切磋一番!」

當時注意到了她那相當嚴厲的眼神,萬劫在她說完后,也相當隨和的和那些豪傑高手說了些禮貌性的話,便帶著水護法等人,跟隨著東方風霸等人回城去了。

而那些高手幾乎也都是相當豪爽之輩,待他們離去之後,立刻三五成群的,去了他們休息的地方飽餐去了。

就在萬劫等人剛剛進入到了東方之城的時候,忽然看到彩鳳仙子和玉凰仙子,靜靜的飄在了距離地面三尺多高的地方,迎面向他們看過去呢,東方風霸等人,立刻相當客氣的向她們打了聲招呼,便非常識趣的轉身向城主府走去了,而那時候感覺到了她們有些不高興的萬劫,立刻微笑著帶著水護法和真真,在東方麻姑的陪同下走到了她們面前,相當討好的說道:「兩位美麗的仙子,不知你們有何事來此啊?」

在他說話之際周圍的所有老百姓和將士,一下子全散的沒影了,著實令萬劫的心中更加擔心了起來,而結果卻有點出乎他預料的是,那兩位仙子那時候並沒有對他發火,反而在對視了一眼之後,由彩鳳仙子幽幽的說道:「今天你和姑姑等人,與天下豪傑共聚一處肯定很辛苦,更令兩位姐姐和姑姑為你擔心了,晚上早點回去,我們在府中等著你們一起就餐。」

她說完后玉凰仙子對著東方麻姑微微點了點頭,也較為溫和的向萬劫說到:「我們知道各位英雄和城主等人,今天晚上肯定會宴請你們,但你今天《肯定累了,而且必須要很累,累的沒有辦法接受他們任何好意》,所以你在傍晚之前,必須要帶著姑姑還有兩位姐姐回府去,若不然你擁有都不要回去了,聽明白了嗎?」

看著她說的那些話的語氣雖然很溫柔,卻很明顯是在命令自己呢,在她身後完后,萬劫立刻非常討好的向她們說道:「明白,傍晚之前我一定帶著她們回去的,到時候我親自下廚,為咱們準備一頓豐盛大餐,請兩位仙子暫且回府等候我們吧!」

聽了他那些話,真真和水護法一下子忍不住竊笑了起來,而那兩位仙子卻很平靜的點了點頭,才轉身離去了。

在她們走遠之後,萬劫忽然渾身冒汗的倒在了真真的身上,長長的呼出了口氣,看著東方麻姑相當害怕的說到:「我的個親姑媽唉!這兩位小仙子怎麼越來越會《關心》我了?總這樣下去的話,我看用不了多久,我就得成為咱們東方之城最模範的《大帥哥》了。」

說著說著他還裝出了一幅相當可憐的樣子,向水護法勃起了同情來。

可那時候東方麻姑卻輕輕的敲了下他的頭,相當嚴厲地說道:「你小子少在這裡現眼了,城主夫人還等著你去和她就餐去呢!趕快給我打起精神來,去他們那裡大吃一頓去吧!」

說完后她竟不管不顧的揪住了萬劫的一隻耳朵,在他的慘叫中,帶著他們一起向城主府的方向走去了,一路上著實令看到了他們的所有人,大感好笑的偷偷地向他們看了過去,同時也令萬劫大感沒面子的,捂住了自己的臉頰皺緊了眉頭。

沒多久他們進入到了城主府內的餐廳,中剛和東方風霸等人見面,看到了常英紅那一臉怒容,真真登時有點害怕的想要轉身離開了,可那時候萬劫卻一下子緊緊的抓住了她的一條手臂,很小聲的說道:「你別走啊小真真,沒看到這裡正有某位大美人,想要把我生吞活剝了的嗎?」

說完后他卻微笑著向常英紅看了過去,可那時候已經聽到了他方才說的那句話的常英紅,那時候卻微笑著說道:「你放心吧壞小子,只要你給我想出一個,可以基本上不讓我出手和那些莽夫過招的妙計,我絕對不會把你怎麼樣的。」

她說完后焰雀忽然微笑著說道:「反之若你想不出來的話,你的下場一定很好玩的!」


說完后就連冷水和東方風霸,都壞笑著向萬劫看了過去,著實令萬劫感到,好像正有一群非常可怕的大妖怪,張開了他們那血盆大口,正向自己虎視眈眈的看過去呢,相當害怕了起來。

但那時候東方麻姑忽然啪的一下子,打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非常厲聲向他說道:「你小子別和我們在這裡演戲了,趕快把你那些鬼點子說出來吧,大家跟著你忙活了一上午了都很累了。」

說話間她竟坐在了不遠處的餐桌旁邊,自斟自飲的倒了一杯美酒淺酌了起來。

看著連她和水護法還有真真,都在等著看自己的笑話呢,萬劫稍微想了想忽然氣定神閑的說道:「那件事情也不是什麼太難辦的事,只要城主夫人您發揮自己的特長,絕對可以很輕鬆的,讓那些英雄高手向你認輸,乖乖的聽從你的號令,再也不敢造次的。」

說完后他竟大咧咧的拽著真真和水護法,坐在了東方麻姑旁邊,為他們分別倒了一杯美酒。

而那時候不明白他那是什麼意思的常英紅,立刻緊皺著眉頭非常不高興的向他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還很讓我去和他們那幫臭男人,一一過招比試嗎?」

看著她是真的發火了,萬劫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很認真的說道:「那怎麼可能呢?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我早上做的那些事情不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嗎?而且若真的讓那些傢伙,和身為我們這裡城主夫人的你,一次又一次的比試較量,我們東方之城的威嚴何在?」

看著他那自有主意的樣子,東方風霸頓時也不太理解的向他問道:「那你究竟要讓你嫂嫂怎樣和那些人較量啊?」

在他說話之際,東方麻姑等人也相當納悶的向萬劫看了過去,而那時候萬劫非但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相當無奈的向常英紅說道:「我說嫂嫂大人,您最精通和最擅長的是什麼事情啊?」

聽他那麼一問,常英紅立刻沒好氣的說道:「廢話,當然是排兵布陣了!若不然你當我這列陣仙子的名頭是吹出來的嗎?」

她的話剛說完萬劫立刻很認真的說道:「那不就結了嘛!既然你知道自己最擅長做的是那些事情,那何不用你這種特長,去讓那些高手好好的嘗嘗你的手段呢?反而讓大家跟著你在這裡發愁犯難的!」

說到了那裡他喝了一杯酒才繼續說道:「到時候你根本就不需要,和他們有任何拳腳接觸,更不需要耗費多少法力,絕對可以輕輕鬆鬆的把他們收拾的向你認輸臣服,而且又可以讓他們真正的領教到,您那個名號所代表著的實力,這豈不是兩全其美的事情嗎?」

聽了他那番話東方風霸立刻相當滿意的說道:「夫人,萬劫言之有理!既然那些人是沖著你列陣仙子的名頭來的,那你何不就讓那些人親自領教領教,你那高強的布陣大法呢?」

他說完后冷水也非常謹慎的向常英紅說道:「師父,徒兒也認為東方萬劫所言甚是,到時候您只需要用幾道靈符,將那些人困在陣中,令他們一時間難以衝出來,肯定會令他們對您相當佩服,再也不敢對你造次的。」

聽了她那些話常英紅不禁微微點了點頭較為謹慎的說道:「也好!那樣也省了我不少的功夫,稍後我就讓他們領教領教我的手段。」

說到最後的時候,她竟相當興奮的攥緊了拳頭,著實令水護法等人相當謹慎的向她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萬劫卻一臉壞笑著向冷水說道:「小美人,你以後給我記住嘍!從今天開始,無論什麼時候你都要和那臭小子一樣,稱呼我為《大哥或兄長》,並稱呼這位老人家為《姑媽》,否則當心我對你動用咱們家的家法!」

說話間他卻相當討好的向東方麻姑看了過去,而東方麻姑卻相當嚴肅的向冷水點了點頭,頓時令冷水和東方風霸等人,對他們姑侄倆大感頭疼了起來,同時也令水護法和真真等人,竊笑著向他們看了過去,尤其是焰雀那丫頭,更是當著東方港風霸等人的面,開起了冷水的玩笑,著實令她相當對萬劫有點生氣了起來,但她也知道自己在逗人那方面絕對比不過他,無奈之下她也只能自嘆倒霉了起來。 當各路英雄豪傑相繼就餐完畢,陸陸續續的回到了那座擂台周圍沒一會兒工夫,萬劫等人也陪同著東方風霸等人,出現在了不遠處的觀禮台上,頓時令那些英雄豪傑,相當振奮的向他們看了過去,同時也令他們相當有秩序的站成了好多條縱隊,逐漸的湊到了那座擂台附近。

看著他們那時候已經和早上聚在那裡的時候相比,已經非常有規矩了,東方風霸的能給人都較為滿意的點了點頭,稍後常英紅便示意萬劫走到了擂台中央,向那些人相當客氣的說道:「各位英雄,我本人和我們城主還有我們城主夫人等人,都知道各位來此想要和我們城主夫人比試一番,好領教領教她列陣仙子的實力。」

聽了他那番話,那些高手雖然攝於東方風霸等人的威嚴,不敢對他們有任何造次,但他們當中的一些人,還是立刻頗為贊同的說了些,希望能和常英紅鄙視切磋一番的話。

而對於他們那些話常英紅也沒有任何生氣,只是靜靜地聽起了他們表達出的那些意思。

看到了那些人躍躍欲試的樣子,萬劫立刻相當平靜地說道:「各位這種想要證明自己的實力的精神,在下非常佩服,而且我們城主夫人,也很欣賞各位這種奮發向上的精神,因此她決定接受各位英雄的挑戰,和各位英雄真心誠意的比試較量一番。」

聽到了那個消息,那些人頓時非常高興的歡呼了起來,畢竟能夠向東方之城城主夫人挑戰,那絕對是一件非常榮耀,同時更能夠證明自己實力的事情。

可那時候那些高手看到了,已經飄到了萬劫身旁的常英紅的時候,登時全部神色緊張了起來,因為很多人從她那雙相當好看的眼睛中,竟感受到了一種相當震撼的壓力,就仿若是有一座大山正屹立在自己面前一般。

而那時候常英紅稍微掃視了一下那些人,忽然相當冷硬的說道:「各位高手既然這麼期待和本座較量,那本座就如你們所願接受收你們的挑戰,希望你們能夠各展所長令本座增長見識,讓本座能夠更多的欣賞到各位的風采!」

聽了她那些話,周圍的一些人一下子相當客氣的和他寒暄了幾句,但緊接著萬劫又微笑著說道:「各位英雄,早上我已經和各位切磋了一番拳腳和法術,接下來為了讓各位,能夠最直觀的了解我們城主夫人的實力,不知各位可有興趣在她布設下的一些奇妙陣法中,和她好好的比試較量一番啊?」

聽了他那個提議,雖然有些人立刻相當期待的贊同了起來,但也有一些人非常謹慎的向常英紅看了過去,畢竟她列陣仙子的名號可是聲名遠播的,尤其是那些人都是得到了,他們各自國王和首領的認可之後,才被派到了那裡和常英紅較量去的,單就從那一點上就能夠看出,他們那些大王和首領對常英紅的實力是非常認可的,若不然也不會讓那麼多人去向她一位女人挑戰去,更不可能將她看得那麼重要。

經過了短暫的思量之後,鐵不語忽然相當謹慎的說道:「城主夫人昔日乃是東方凈水前輩的得意高徒,其修為之高,絕對不在多年前將老朽擊敗過的步一層之下,今日老朽領略到了您的風采深感榮耀,同時也知道,老朽與您之間的實力絕對有很大的差距,為了不丟人現眼,老朽決定心甘情願的聽從您的調遣,且不需要和您比試較量了,還請您答應老夫這個要求!」

看著他那麼真誠的樣子,就在其他人相當納悶的時候,常英紅卻微微點了點頭相當客氣的說道:「如此多謝你對我的恭維,現在就請您站到擂台上來吧!稍後我便施展出幾種陣法,和各位英雄切磋一二。」

聽了她那些話,就在一些人很小聲的議論起來的時候,高大山忽然大聲說道:「城主夫人在上,我們巨人一族並不懂得什麼法術,而且早上我也已經代表我們一族的勇士,和東方先生較量過了,因此也沒有必要再向您發出挑戰了,我們也願意聽從您的吩咐。」

說完完后,他竟帶著他身邊的幾個巨人走到了遠處,靜靜的向那些人群中看了過去。

想不到常映紅還沒有出手呢,就已經有人不敢向她挑戰了,那些英雄豪傑中,頓時有些人感到相當奇怪了起來。

片刻后看著再也沒有任何人,想要退出向自己挑戰的意思了,常英紅對萬劫微微點了點頭,他便朗聲向那些好解說道:「各位高手,時間緊迫,若大家仍希望向我們城主夫人發起挑戰的話,稍後我們城主夫人便要在此布陣施法了,請各位做好迎戰的準備。」

聽了她那些話有些人立刻趕到相當不妙的,相繼表示出了想要退出向常英紅挑戰的事情去,並相繼站到了高大山等人身旁,謹慎的向常英紅看了過去。

沒一會兒工夫,看著那些人竟然有一小半不敢想自己應戰了,常英紅的心中登時對他們有些失望了起來,而那時候萬劫看著留在擂台附近的,那些人各個精神振奮的樣子,忽然高聲說道:「既然各位英雄仍然堅持向我們城主夫人發起挑戰,那就請各位拭目以待吧!稍後我們城主夫人便要在此以她一人之力,布設出幾套陣法來接受各位的挑戰。」

說到了那裡,他謹慎的向常英紅看了看見她微微搖了搖頭,立刻明白地說道:「如果各位英雄進入到了陣中,有想要認輸退出來的,就請立刻向頭頂上說出自己的意思就可以了,到時我們城主夫人會視情況而定,將發出那些話的人放出來的。」

聽了他那些話,那些高手立刻相當謹慎的向他道謝了一番,隨後常英紅竟非常謹慎的說道:「各位英雄切莫在陣中強撐著,若不然絕對會有性命危險的,請各位謹記!」

聽了他那番告誡,很多人都相當客氣的向他道謝了一番,隨後常英紅又微微掃視了一下他們,忽然飄到了高空中相當嚴肅的說了句:「各位英雄請接招!」

話音未落,她忽然變出了幾道靈符甩到了半空中,念念有詞的捏了幾個法訣,那幾道靈符忽然向那座擂台周圍,爆射出了一片虛實不定的淡黃色光芒,而伴隨著那些光芒,在那些高手周圍還有一些香煙瀰漫的白霧,猶如一層層薄紗一般,飄渺不定的向周圍擴散了出去,轉而又變成了一片片,高山流水巨樹參天的奇妙景象,再將環立在周圍的巨人一族,慢慢的逼向了遠處之際,竟然相當奇妙的轉動了起來,登時令被困在了裡面的所有人,大感驚奇的向周圍看了起來。

可沒一會兒工夫,從那些景物中忽然暴動起了一股滔天洪水,猶如一條兇猛的水龍一般,向那些高手攻擊了過去,頓時令他們趕忙各施奇術,要麼變成了一座座小山或一棵棵大樹,硬生生的抵抗起了那些洪水的衝擊,要麼竟飛到了高空中朝著那座擂台撲了過去。

可就在那些人衝到了距離擂台還有一丈左右的地方時,那座擂台卻一下子消失不見了,緊跟著他們竟被一陣狂風捲入到了那片洪水中,發出了一聲聲慘叫。

領教到了那座大陣的厲害的那些高手,看著那些洪水逐漸消失后,忽然有些人施展出了非常厲害的火遁術,竟想要將他們周圍的一切全部化為灰燼,好破陣而出,卻不成想,就在他們那些火遁術施展開的一瞬間,他們周圍所有的景物,居然一下子消失不見了,緊跟著竟颳起了一陣陣非常猛烈的龍捲風,捲動著那些大火向他們攻擊了過去,一下子將一些人燒的慘叫連連的,趕忙抬頭大喊了一句:「城主夫人請您手下留情,我認輸!」

他們的話音剛落,便發覺自己已經出現在了高大山等人身旁,趕忙在地上滾了幾下撲滅了身上的火苗,被高大山等人扶了起來總算鬆了口氣。

可那時候正在陣中,和那些時不時的暴動起來的,狂風亂石大樹洪水之類的攻擊力對抗著的那些人,卻越發叫苦不迭了起來。

有些法力高深的人,看著他們頭頂上的天空稍微思量了一下,竟化作了幾道光芒沖了上去,想要從高空中逃出去,但眨眼間他們卻被一片片陰雲中,爆射出去的霹靂雷電,打的難以招架的相繼墜落到了那座大陣中,不斷的遭受起了,那座大陣中爆發出的種種異象的攻擊,沒多久便有一些人向常英紅認輸之後,出現在了那座大陣外面。

可向來強悍的南宮鴻雁等人,儘管應對著那座大陣中的各種攻擊,已經越來越吃力了,但他們卻不想輕易就向常英紅認輸,沒多久他們竟相繼施展出了自己最為高深的法力,在那座大陣中,暴動起了一片片黃沙和烈焰等等之類的法力,越發狂猛的和那座大陣較量了起來。

當時正在外面看著他們在那座大陣中,所展現的英勇氣概的很多人,都對他們相當佩服了起來,同時也對常英紅的實力更加佩服了起來。

沒一會兒工夫,萬劫看著有些人,快要在大陣中耗盡自己的發力了,頓時大為不忍的向裡面喊道:「各位英雄,咱們這次聚會乃是以和為貴,商議應對以夜幕降臨組織為首的那些惡賊而來的,切莫為了什麼事情而丟了自己的性命,若實在無法從這座陣中衝出來的話,就請立刻開口向我們城主夫人認負吧,她一定會立刻放各位出來的。」

他說完后,常英紅也較為勸慰著向那座大陣中說道:「各位英雄,此刻你們已經各憑本事,證明了自己都是響噹噹的英雄好漢,本座對各位如此執著的精神深感佩服,但我們這次絕不是性命相拼,乃是要在此共商義舉,還請各位不要太執著,若實在支持不住的話,我立刻便將此陣撤去放各位出來的。」

聽了他們那些話,南宮鴻雁等人雖然仍有些心有不甘,但經過了那番較量,他們也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實力和常英紅有著不小的差距,若再那樣堅持下去的話,很有可能會喪掉性命的,所以稍微猶豫了片刻,他們便一起向常英紅認了。

而聽到了他們向自己認輸的話,常英紅立刻解除了那座大陣,總算沒有在傷害任何人性命的情況下,讓他們心服口服的認可了自己的實力。 就在那些英雄高手和常英紅較量了一番,相繼向她認輸之後,看著他們一個個相當心悅誠服的,環立在了擂台周圍,向常英紅和萬劫等人看過去的時候,常英紅登時相當客氣的,和他么說了一些禮節性的話,隨後東方風霸和東方凈水,他們這兩位在東方之城身份低微最為顯赫的人,也相繼向那些人說了一些激勵性的話。

看著那已經墜落西山的斜陽,就在東方風霸等人安排了一些將士,帶著那些英雄高手前去飲酒暢歡之際,有些人竟相當豪爽的邀請他們去和自己等人暢飲聚會,一時間令他們都對他們那番熱情,感染的大笑了起來。

但當時身有要事的東方風霸等人,立刻找了一些借口便抽身離去了,而萬劫更是早就被,東方麻姑和水護法與真真,帶回了東方之城內。

沒一會兒工夫,當萬劫等人回到了水護法府中前院的大廳內,看著彩鳳仙子和玉凰仙子,都不是很高興的眼神,萬劫立刻非常討好的,親自下廚去為他們準備了一頓豐盛大餐,笑呵呵的端到了餐廳中的一張大圓桌上,並破例拿出了一壇好酒為他們分別斟滿了一杯。


可那時候那兩位仙子雖然礙於東方麻姑的面子,勉強和他們說了幾句話,卻始終不肯動筷子去品嘗那些美味佳肴,更沒有舉杯飲酒的意思。

看著她們那相當不對勁的樣子,東方麻姑忽然啪的一下子,狠狠地抽了萬劫的後腦勺一下,相當生氣的說道:「死小子,你從實招來,最近你是不是欺負我這兩個好閨女了?」

說話時她還狠狠地揪住了萬劫的一隻耳朵,頓時令那兩位仙子和真真與水護法,非常心疼的圍在了萬劫的身邊勸起了她。

可那時候也搞不懂,那兩位仙子為什麼會那麼不高興的萬劫,一邊忍著耳朵上的疼痛,一邊相當關心的向那兩位仙子問道:「彩鳳,玉凰,你們今天這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這麼不開心啊?如果我真的做了令你們不高興的話,你們就立刻說出來,我保證一定會立刻改掉的,千萬別這麼不高興了好嗎?」

說完后他還將東方麻姑的手拿了下去,輕輕的將彩鳳仙子和玉凰仙子攬在了懷中,非常憐惜的向她們看了起來。

那時候仍在氣頭上的東方麻姑,也慢慢的壓住了心中的怒火,較為溫柔的對她們說道:「好孩子們,你們有什麼心事就趕快告訴我們吧!如果這小子真的做了令你們不高興的事,姑姑一準兒為你們做主,絕饒不了他!」

說完后她還狠狠地瞪了萬劫一眼,一下子令真真對萬劫頗為擔心了起來。

可那時候彩鳳仙子卻輕輕地說道:「姑姑,還有兩位姐姐,你們都不要為我們擔心更不要責怪萬劫了,我們只是有一些事情想不通,所以才會有些不高興的,還請你們不要介意,我們最近這幾天對大家的失禮之處!」

她說完后玉凰仙子也有點無奈的說到:「尤其是現在我們明知道自己的大仇人,正在非常瘋狂的擴充他們的實力,而我們此事卻什麼也做不了,今日最近看著各路英雄相繼來到了這裡,那麼意氣風發的想要和夜幕降臨中的人一決生死,而我們卻只能這麼乾等著什麼事情也做不了,心中不免越來越著急了起來,還請你們不要介意!」

見她們原來是在為那些事情悶悶不樂呢,就在萬劫和水護法與真真,較為理解的點了點頭之際,東方麻姑卻有點無奈的說到:「何止是你們啊?最近東方風霸那小子,聯合大宗長那幫老頑固,竟力阻我,在我們遭受到夜幕降臨那幫傢伙襲擊的時候,只能和總教練等人守護好大後方,根本不讓我去前線和那些混蛋大戰,這簡直是氣死我了!」

說到最後的時候,她竟忍不住啪的一下子捏碎了一隻酒杯,登時令萬劫他們大為擔心的向她看了過去,而水護法那時候卻較為平靜的勸著她說道:「那件事情你們也不要太生氣了,他們那樣安排,也是為了不讓你們遭受到太大的危險啊!你們一定要理解他們的一番好意!」

她說完后真真也輕輕的向她們說道:「夜幕降臨中的人,都是一群殺人不展演的惡魔之輩,城主等人那樣安排,其實也是對你們的能力非常信任,若不然他們也不會,在我們的大軍趕往前線之際,將守護所有將士的根基重地交給你們啊?」

聽了她們那些勸說,那兩位仙子立刻較為明白的點了點頭,但東方麻姑卻一臉怒容的說道:「就你們倆會說話!」

說完后她狠狠地瞪了萬劫一眼,又相當生氣的說道:「小子,你實話告訴我,這件事情是不是你和東方賢那傢伙搞的鬼?」

聽她那麼一說,真真等級為女孩兒也覺得大有可能的向萬劫看了過去,可那時候萬劫卻更加無奈的說到:「我的親姑姑唉!如果你真的那麼認為的話,那你可就冤枉我了,而且還冤枉的我很厲害呢!」

說完后他竟那隻了一個酒壺,緊皺著眉頭咕嘟咕嘟的喝完了一壺酒。

看著他那個樣子,她們幾位女人一時間感到更迦納悶的向他看了過去,彩鳳仙子更是感到相當不理解地向他問道:「怎麼了萬劫?難道你真的不知道那些事情嗎?」

看著她們幾個都非常懷疑自己的眼很,萬劫苦笑著搖了搖頭才說道:「那些事情我知道的很清楚,而且也知道,那是包括我們大王在內的,五大帝國的國王一致決定的,到了開戰之際,除非前線發生了所有將士都無法應對的危機,否則包括我和鍾離百樂公子與北冥幽殘公子,在內的三大印壇,和你們這兩位美麗的小仙子,還有姑媽你,以及各大帝國的王子,都得全力鎮守這大後方,不準隨意趕往前線。」

聽到了那個消失,真真頓時非常難以理解的說道:「著是怎麼回事啊?幾位大王為什麼會做出那種決定啊?」

可她的話音剛落,萬劫立刻更加無奈的說到:「不僅是那樣呢!他們五位大王還要我帶著彩鳳和玉凰,在大戰開始之際,趕往北方帝國,和留守在那裡的將士去保護他們帝國的王后呢!你們說這叫什麼事兒啊?」

說完后他還相當無奈的嘆息了起來,總算讓東方麻姑她們相信了,自己對她們說的那些事情。

可那時候水護法卻相當理解的說道:「你們也不要再有任何其他想法了,五位大王之所以會做出那樣的決定,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而且既然他們已經決定了那些事情,那必然是任何人都無法更改的,所以我勸你們還是靜下心來,按照他們的意思行事去吧!」

聽了她那些話東方麻姑等人雖然都很理解,但玉凰仙子卻微皺著眉頭說道:「姐姐,你這些話雖然說得很有道理,但你和真真姐姐與各位將士都在前線拼殺,卻讓我們留在這大後方躲避戰亂,五位國王是不是太不相信我們的實力了?甚或是他們太擔心,夜幕降臨中的人,將萬劫他們三人體內的幾大靈獸奪走了啊?」

她說完后彩鳳仙子也有些不高興的說道:「我們的至親,都喪生在了明開元和明段那兩個魔頭的手上,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為她們報仇,決不能在明知道他們為非作歹的情況下,躲在別人的背後,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為禍世間。」

做到最後的時候,她還用力攥了一下萬劫的手臂,登時令萬劫大為感觸的拍了拍她的香肩,才讓她的情緒稍微穩定了一些。


但那時候東方麻姑卻有點無奈的說到:「丫頭們,你們想要為自己的至親報仇,並為了世間蒼生,將那些邪惡之輩全部消滅掉的心情,我們都非常理解,而且我也和你們一樣有著同樣的心思,但她們五個人決定了的事情,那就是人世間最權威的命令,就算是我也不得不遵從,更何況他們那樣做,肯定是經過全盤考慮之後再決定下來的,依我看我們還是不要貿然行動,以免破壞了他們苦心研究之後,才制定下來的作戰計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