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集團官網任務大廳關於她的懸賞被取消,一年一度的殺手海選大會即將開始,與集團簽訂協議的殺手都是興奮不已,無一不在做準備。

每年的殺手海選,都會有大量的亡命之徒於殺手集團簽訂協議,正式成爲有組織的殺手,人身安全也就得到了保障。能夠入選的人無一是不通過各種考覈的,然而,也有很多通過考覈的人不能與殺手集團簽訂協議。殺手集團每年納人也是有額定數的,入選的那些人,只是替補,換句話說,這一年內,死了多少殺手,殺手海選大會之後就會

每年的殺手海選,都會有大量的亡命之徒於殺手集團簽訂協議,正式成爲有組織的殺手,人身安全也就得到了保障。

能夠入選的人無一是不通過各種考覈的,然而,也有很多通過考覈的人不能與殺手集團簽訂協議。

殺手集團每年納人也是有額定數的,入選的那些人,只是替補,換句話說,這一年內,死了多少殺手,殺手海選大會之後就會再收入多少。

也就是說,殺手集團的人數是永恆不變的。

殺手海選大會,就相當於公司招聘員工,與招聘不同的是,每年的殺手海選大會是所有殺手都必須參加的。殺手海選是招聘,而大會就不歸屬與招聘了,每年,日傑夫都會在大會上宣佈一些非常重要的事,並且還會給很多殺手一些私人任務。

就相當於錢多多現在這樣,私人任務相比較於懸賞榜上的任務,給殺手們帶來的酬勞只會多,不會少。

當然了,私人任務並不是特意指定給誰,是要看殺手們的表現了,比如,你可以給殺手集團帶來利益,可以讓殺手集團更加強大,可以透露一些殺手集團不知道又真實的情報。

所以,在殺手海選大會開始的頭兩個月份,所有的殺手們就都忙碌起來,開始收集情報,琢磨對策,想要在大會上獲得日傑夫分配的私人任務。

關於殺手海選大會,暫時就講這麼多,看過的特意記一下,隨後的章節裏不會再重複講解。

錢多多在坐進S600之前,還特意往別墅多看了兩眼,他總感覺自己忘了些什麼,可是又實在想不起來。

他將車駛出了豪庭家苑,此時路上已經有不少行人了,無一不帶着一個大口罩,匆匆的行走在馬路上,不過路上更多的還是專門清理沙塵的車輛。

這條街,都佈滿沙塵,根本看不到路面,車行駛過後,被車輪捲起的沙塵總是漫天飛揚,所有車輛都是見首不見尾。

沙塵暴停止,黃市的一切也就恢復了正常運營,該上班的上班,該出來壓馬路的就出來壓馬路,此時是早晨,正是上班高峯期,路上的車輛很多。

進入市區之後,行駛速度就變得異常緩慢起來,錢多多也不着急,慢悠悠的往前開。

等她來到唐幼絲所在小區的時候已經是上午的九點多鐘了。


也就是說,錢多多一共用了兩個多小時纔來到。

唐幼絲已經在樓下等待,見錢多多停好車之後,就急忙的衝到了他身邊。

“你怎麼來的這麼慢?你看看,這都幾點了。”唐幼絲指着手錶朝還未下車的錢多多就是一陣牢騷。

錢多多抿了下嘴脣,長嘆一口氣,說道:“幼師,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情況,大路上那麼堵,我又不是開飛機來的,兩個小時來到就已經算是挺快的了?”

“那你家住在哪?”唐幼絲心急如火,原本她的計劃是讓錢多多八點就來到的,到時候就算唐母再能嘮也嘮不到中午,可是現在,晚了整整一個小時,這就對她的計劃很不利了。

“我家住在郊區。”錢多多嘿嘿一笑,打開車門走下了車,眯着眼睛將唐幼絲從下往上打量了一遍。


唐幼絲今天的打扮和上次見面的時候沒什麼兩樣,一身職業西裝,長髮盤在頭頂漏出細長脖,穿着很正式,無形之中帶着威壓,但她現在卻在輕抿着嘴脣,這種威壓就略顯不足了,反而有些可愛。

事實證明,唐幼絲確實是想以教師的身份讓錢多多這個學生對她服服帖帖的,只不過,她錯了。

錢多多雖然掛着學生的身份,但他並不是學生。

他沒有學生怕老師的心理。

並且他有時候還很無恥。

“那,幼師,我們上去吧?我中午可能還有點事,就不在你家吃飯了。”錢多多眯着眼睛,他已經看得透了唐幼絲的心思。

聽到錢多多說不打算在家裏吃飯,唐幼絲自然是開心的不行不行的,不過她並沒有表現出來,嚴肅的說道:“我已經跟你說過N遍,我不叫幼師,等去了樓上,見到我爸媽之後,你不能叫我幼師,要叫我唐老師。”

“好的,唐老師。”錢多多點了點頭。

“還有,等會你上去之後,如果我媽問你我們的關係,你就說咱們只是師生關係,你是我的學生,我是你的老師就可以了,不許你跟我媽說我們的真實關係。”

“我們的關係!”

錢多多一怔,隨即就樂了,笑眯眯的看着盯着唐幼絲:“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不就是…哎呀…”唐幼絲的話戛然而止,直到現在,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剛纔說錯了話,俏臉瞬間紅了起來。

這幾天,唐母一直認爲錢多多是她的男朋友,跟唐幼絲聊天的時候,張口閉口就是你男朋友,你男朋友,久而久之,唐幼絲也就被唐母給催眠了,在心裏默默的把錢多多當成的男朋友。

所以才就說出了剛纔那些話。

“哎呀,我不會在意這些細節的。”錢多多眯着眼睛,用一種我什麼都懂的眼神看着唐幼絲。

“那…那我們現在上去吧。”唐幼絲擡頭看了錢多多一眼,快步走進樓內。

錢多多站在原地,盯着唐幼絲渾圓的翹臀,摸了摸鼻子,也快步跟了上去。

兩人乘坐電梯到達了唐幼絲家所在的樓層。

整個過程,唐幼絲都是低着腦袋,俏臉帶着緋紅,猶如剛剛高氵朝過一般,而錢多多,卻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兩人的心情截然不同。

在家門口,兩人停下腳步,唐幼絲硬着頭皮擡起頭,凝視着錢多多,嚴肅的說道:“記好我跟你說的,千萬別亂說。”

“放心,唐老師,我已經記好了。”錢多多點頭調侃道:“我一定不會咱倆的真實關係的,阿姨要是問我,我就說你是我的老師。”

“你….”

唐幼絲被錢多多氣的氣不打一處來,但又無不能多做解釋,只得用惡狠狠的眼神瞪了錢多多兩眼,將家門給打開。

“媽,我帶錢多多來了。”


唐幼絲進門之後,就小聲的喊了一句,隨後回頭,給錢多多使了個眼神,示意他趕緊進來。

當錢多多進去並將門關好之後,唐母已經迎了上來,緊緊的握住了錢多多的手:“來了啊,來來,裏面坐。”

“好,阿姨。”

錢多多很客氣的答應,唐母見錢多多如此懂事,更是開心的不得了,拉着錢多多走向了客廳。

客廳的沙發上坐着一箇中年男人,正是唐父,手裏拿着一本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書,看的津津有味,好像並不知道錢多多已經到來。

盯着唐父,錢多多眉頭鄒了起來,臉上更是多了一份疑惑,直到來到唐父身邊的時候才神色才恢復正常。

“老唐,錢多多來了,你還看。”唐母將唐父手中的書奪了過去:“一天天的,就知道看。”

“哦。”唐父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方纔轉過頭看向錢多多:“來,坐。”

“坐,坐。”唐母連忙指了指一旁的沙發。

錢多多點了點頭,也沒再客氣,坐到了沙發上,注視着唐父,漏出了一個只有兩個人才能看懂的微笑。

“小絲,上茶。”唐父轉頭喊了一句,隨後將目光看向了錢多多,嘴角也掛起了只有兩人才能看懂的微笑。

四目相對,誰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望着對方。

廚房內。

“倒好了你就去啊。”唐母催促着唐幼絲。


“可是我是她的老師,哪有老師給學生倒茶的。”

“你個傻丫頭,到現在還不肯說實話。”唐母抿着嘴指了錢多多一下:“就算你是她老師,那來者也是客,快去。”

“哦。”唐幼絲低下了腦袋,端着兩杯沏好的茶走向了客廳。

“你不說,那我就去問錢多多。”唐母小聲嘀咕了一句,快步走出了廚房。

從錢多多坐在沙發上那一刻開始算,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六分鐘的時間,此時的兩人,還在互相對視,誰都沒先開口。

唐父心裏在想什麼沒有人知道。

錢多多心裏想得卻是很多。

從上次在醫院見到唐父,錢多多就已經知道他不一般。

單是短暫的握一下手,就能夠將手心燙傷。

不可否認,唐父是異能者。

只要是異能者,身上都有存在一種氣息,這種氣息,可大可小,也是因人而異。

但是,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錢多多還是感受不到唐父的氣息。

他知道,隨着異能者的感悟,氣息是可以隱藏的。

錢多多身上的氣息就已經被他隱藏了起來,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被異能者發現的。

除非你是個高手,異能已經強大到不行不行的。

比如東門慶。

Wшw▪TTkan▪℃ O

而那天在醫院,很顯然,唐父就發現了他的氣息。

由此可見,唐父是個高手。

按道理來說,那天自己在關鍵時刻將唐幼絲送到了醫院,也就可以算爲他女兒的恩人,他不但不感恩,還暗中傷了自己?

那這個高手,到底是有何目的呢?

還是說,他在暗示我什麼呢?

錢多多眼睛眯了起來。 155.

當唐幼絲和唐母來到客廳見到兩人正大眼瞪小眼的時候當即淚崩了。

堅定的眼神中帶着些許熾熱,猶如正在熱戀中的戀人般互望對方,尤其是錢多多那半眯着的眼皮,再配合上他現在這幅似笑非笑的表情。

這完全就是一見鍾情後正暗許芳心的形勢,分分鐘就是要搞基的情況啊。

難不成錢多多是個基佬?

可是,就算他是,那唐父…..

唐幼絲的眼神從呆滯轉變成了錯愕,用句網絡流行語來說,她被雷到了。

“喂,老唐,你幹嘛呢?”

唐母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兩人從對望中回到現實。

“哦..”唐父尷尬的摸了摸下巴:“剛纔談論到點事情,我們正在思考,哈….這錢多多是個不錯的孩子,很聰明,好…恩,很好。”

此話一出,錢多多立即配合的低下了腦袋,完全一副經受到誇獎就害羞的樣子。

“搞的怪怪的,我以爲你們幹嘛呢,看的那麼出神。”

唐母面帶笑容,樣子很和藹,隨身坐到了唐父身旁。

待唐幼絲將茶杯放好並坐在沙發上之後,唐父方纔開口:“錢多多,上次小絲的事情真的要謝謝你啊,要不是你,我們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事情呢。”

“阿姨,你說這些話就客氣了,作爲唐老師的學生,在那種情況下,換做誰,誰都幫忙的。”錢多多十指交叉,說的慢條斯理。

見錢多多如此謙虛,唐母不由得在心裏一陣歡喜,面上的笑容更加和藹了:“行,行,咱們不說這個。”

錢多多撓了撓腦袋,嘿嘿一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