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很不可思議!

與此同時。還未等江北感慨一下,他爹媽二人也已經超越了他所在的位置,跟上江南的步伐!倒是……實力稍弱的厲豐,在斷後。只見,江南這一球砸完之後,另一隻大球也是再次甩了出去!再次轟向那本就有些支撐不住的裂縫邊緣!“咔嚓咔嚓……”一道道刺人耳膜的碎裂聲再次傳出,連帶着整個天地都像是震顫起來了一般!天空,開

與此同時。

還未等江北感慨一下,他爹媽二人也已經超越了他所在的位置,跟上江南的步伐!

倒是……實力稍弱的厲豐,在斷後。

只見,江南這一球砸完之後,另一隻大球也是再次甩了出去!

再次轟向那本就有些支撐不住的裂縫邊緣!

“咔嚓咔嚓……”

一道道刺人耳膜的碎裂聲再次傳出,連帶着整個天地都像是震顫起來了一般!

天空,開始變得灰暗無比!

只見……

江南竟然如一條泥鰍一般,隨着這裂縫剛剛破裂開來,竟然直接順着老魔主的身邊鑽進了這裂縫中去!

而與此同時!

江萬貫和厲婉也已經雙雙攜手抵達!

跟着那江南的位置,直接鑽了進去!

江北愣了一下,不過一咬牙,頭皮一麻,也是朝着那邊衝去!

老魔主……終於反應過來了。

“豎子爾敢!”

只聽得這老魔主大喝一聲!整個人周身爆發出了強大的氣息!

一時間,讓江北只覺得臉頰如同被鋼刀生剮一般!

這並不是肉體的疼痛,而是那種……畏懼!

來自心靈上的畏懼!

只希望這個裂縫不是什麼單行道就好……

下一刻,老魔主雙腿發力,直接從那裂縫之中掙脫了出來!

整個人躍然於這空中!

周身魔氣繚繞,雙眼通紅,迅速擡起右手,朝着江北所在的方向一掌轟出!

而那剛剛要進入裂縫之中的江萬貫,更是瞬間便剎住了車!

“北兒!”

見狀,江萬貫怎叫一個敢單欲裂了得?下意識的嘶吼了出來!

看着那近若咫尺的小兒子,竟然已經要被那一掌轟中!


“噬魂!”

江北怒喝一聲,吞天魔功瘋狂的涌動,那雙眼更是如鮮血一般,極爲恐怖!

一道道紅色的腥風,從他身體周圍強行涌動而出,圍繞出了一個淡紅色的靈力罩!

“砰!”

這一掌,直接拍中了這靈力罩!


可能是老魔主並未想此招之下便直接傷及江北的性命,也可能是他剛剛出來,倉促之間出手,大意了。

但……

隨着一道道連續的碎裂聲,那所謂的魔尊戰技,‘噬魂’,竟徒然崩碎了!

而江北,也是迅速轉換了一下這個受力的方向,再次再體表呈現出了一個靈力網。

隨着這股不輕不重的力道拍來,江北沒有意外的直接朝着那裂縫之中墜去!

只是,他的臉色慘白,當真是如同受了重傷一般!

而那老魔主,見到江北硬生生受了這一下竟沒死,心裏也不免有些訝異。

不過,隨後卻是冷哼一下。

隨後,只見其將右掌回收,整個人周身的黑氣更加的濃郁。

也隨着他“重獲自由”,更是勾動起了這萬魔宗頂空的魔氣朝着他身體匯聚而來!

而他的掌心之中……

竟然平白無故的多出了一個純黑色的骷髏狀黑氣!那黑氣,還在緩緩凝實,隨後散發出黑亮的光芒!

這一切,也只不過是瞬間便完成!

這一招,可謂是此時短短時間內,老魔主所能施展出來的最強一擊!更多的戰技,更加花裏胡哨的東西……不是施展不出來,而是沒那麼多時間。

他並不想讓江萬貫這幾人跑掉!

至於這一雙兒女……在他眼中也不過是兩個屍體罷了!

隨着那黑色骷髏的凝實,只見這骷髏的孔洞之中,開始散發出黑色的氣流,明顯就是壓制不住這種魔氣……

“死!”

只聽得那老魔主大喝一聲,右掌直接向前猛擊而出!

這次,他要攻擊的目標,竟然是這空間裂縫!

這一下,他竟想要直接轟碎這道裂縫!讓他們從中給炸出來!

厲豐處在最末尾,看到這一幕,更是隻覺得一陣陣頭皮發麻,雙眼之中帶着片片血絲!

他自然明白,自己這狠厲的父王是個什麼人!

別說是江萬貫一家……就連他和他的妹妹,做出今日之事,也是十死無生!

不行,必須攔住他!

但憑父王的實力,他該如何才能攔得住!

……

“北兒!你們撤!”

正此時,只聽得厲豐突然大喝一聲!

竟要朝着老魔主那一掌即將拍向的位置衝去!

江北頓時瞪大了眼睛!

那老魔主的一掌轟出,他自然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威壓,但是……

您別用自己肉身去抗啊!

“舅舅!我來對付他!”江北硬着頭皮大喝一聲!


同時……

從儲物戒指裏摸出兩瓶大還靈丹,直接就把瓶子給捏碎,一朝吞了下去!

江北心中發誓,以後絕對不拿這麼好的瓷瓶來裝丹藥。

浪費不浪費且不說,剛剛吞下了不少的瓷片,刮嗓子啊!

底牌……他還是有的。

畢竟剛剛來到封川期,他的那個……超級修煉系統,又贈送了個據說是灰常牛批的戰技。

不過按照系統出品的尿性勁兒。

一般情況來說,他剛來到這種境界,多半是無法順利的施展而出,大概就和之前搞人家幽冥族的時候差不太多。

但現在……

他現在僅存的靈力也不過是三成吧?

管不了那麼多了!

廢了就廢了吧!反正他是封川期的修士,壽元咋地也得有個幾千年,大不了讓他爹養着他!

反正爲了過好日子……

下一刻,江北更是沒有二話,只見其雙手詭異的滑動着,像是在刻印着什麼符咒,同時整個人朝前拼了命的衝去!

口中猛喝而出!

“神魔天徵!” “神魔天徵!”

只聽得江北口中爆發一聲冷喝。

同時,整個人猛然朝前竄去,雙手齊齊划動着!

但不過瞬間!

只見江北的臉色一片慘白!整個人都身體都在哆嗦着!

而天空之中,本該是順從老魔主“指揮”的那些黑雲,魔氣,竟然徒然從當中一分爲二!

其中一半,朝着老魔主籠罩着。

而另一半,如同是成爲了涓涓細流一般,朝着江北的天靈蓋涌動而來!

至於那些一時間無法鑽進其身體的魔氣,竟然……迅速的變化着!

伴隨着江北周身的黑氣異動……

只見。

那天空中的魔氣,竟然迅速的開始“**”了起來!

一時間,那些漆黑的魔氣,彷彿綻放出了光芒一般,朝着下方拼了命的涌來!

而那些自行**成一個個小塊的魔氣,竟然迅速變得苗條了起來!

霎時間,竟模擬出了萬千天兵天將一般的模樣!

只是,這些兵將的神態極爲詭異,當真是與魔頭一般無二!

而時間,像是詭異的變慢了下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