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周洋撇嘴道:“我們是文明人,做文明事。怎麼可能去鬧事呢?你們都別擔心,我去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我就不相信他不給我們。”

“洋哥……”李信和胖子異口同聲道。周洋朝他倆一瞪眼,說道:“別廢話了,我說去就去……快點調頭回去……”“等,等一下……”我立刻打斷了他們,說道:“那家老闆到底是誰?我認識不?”“認識,當然認識……”胖子笑着對我說道:“他是……”周洋瞪了他一眼,打斷他的話,然後看着我說:“江曉啊,等會到了,你就知道

“洋哥……”李信和胖子異口同聲道。

周洋朝他倆一瞪眼,說道:“別廢話了,我說去就去……快點調頭回去……”

“等,等一下……”我立刻打斷了他們,說道:“那家老闆到底是誰?我認識不?”

“認識,當然認識……”胖子笑着對我說道:“他是……”

周洋瞪了他一眼,打斷他的話,然後看着我說:“江曉啊,等會到了,你就知道了。着什麼急啊?”


“什麼玩意?這還有什麼保密的?”我瞅了周洋一眼,感覺他挺臭屁的。

“哈哈……”周洋笑着說道:“李信,開車子……去碰碰運氣去……”

既然不告訴我,我也就不再問了,反正到了那裏,肯定就看見了,我倒要看看這個老闆是誰,還要看看周洋到底能有什麼本事,讓人家才裝修的房子,直接轉租給我們。

不一會兒的功夫,我們就到了那家才裝修的門面房。

“兄弟,這家店的老闆在不在?”胖子走到一個裝修工人的面前問道。

那人叼着煙,一擡頭看了看胖子,說道:“不好意思,我們只負責裝修。至於老闆在哪,我們真不知道。這老闆也就偶爾過來一趟……”

“謝了,兄弟!”胖子垂頭喪氣的回來了。

“我打電話給他!”周洋一邊說着,一邊掏出了電話,“喂,我是周洋,現在在你店裏,有件事……”

周洋電話是打通了,但是好像話還沒有說完,人家就直接掛了,李信和胖子聳了聳肩。

“哎喲,敢掛我的電話?現在真是長能耐了。我看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真不知道我周洋,到底有多厲害……”周洋發了幾句狠話,然後對着胖子說:“胖子,你打電話。就說他店裏……店裏被人砸了,連裝修工人都跑了……他要是問我們在這,怎麼還讓人砸了店,你就說我們來的時候,就這樣了……”

胖子看了看周洋,說道:“這能行麼?”

“當然能行!”周洋挑了挑眉,說道:“放心吧!就照我說的,告訴他就行了。”

“好吧!”胖子嘆了口氣,然後就掏出了手機。

“喂,你的店被人砸了,裝修工人都跑完了……”胖子的演技不錯,語氣顯得很是着急。

果然對方問了,你們在那兒,怎麼還被人砸了店?

胖子然後把周洋交代的話,一股腦的都說了出來,接着就笑眯眯地掛了電話,然後對着周洋說道:“洋哥,搞定!”

周洋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看着周洋他們,感覺這個老闆認識他們,肯定是倒了黴了,這不是嚇唬對方麼……

我們三個坐在店裏一邊抽着煙,一邊和那些裝修工人聊着天,不過一會兒的功夫,一輛紅色的小轎車就停在了店門口。

我一見立刻就站了起來,今天看看這老闆到底是誰…… 周洋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看着周洋他們,感覺這個老闆認識他們,肯定是倒了黴了,這不是嚇唬對方麼……

我們三個坐在店裏一邊抽着煙,一邊和那些裝修工人聊着天,不過一會兒的功夫,一輛紅色的小轎車就停在了店門口。

轉世悟淨 ……

一輛紅色的小轎車,停在了店門口,只見周洋他們都起身,朝着外面看去。

我也掐滅了菸頭,朝着外面看了過去。

“人呢?人呢?胖子,誰砸我的店了?”頓時,就從車裏下來了一個少女,一身白色的連衣裙,臉上濃妝淡抹,惹人駐足觀望。

胖子一見,連忙捂着肚子,一邊撒腿就跑,一邊喊道:“肚子疼,肚子疼……我要上廁所……”

那個少女轉臉又看着李信,李信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雙手插兜,一邊吹着口哨,一邊快步地離開了……

“江曉,你怎麼也在這?你和他們合起夥玩我的吧?”那個少女瞪了我一眼。

我看了看周洋,然後有些驚訝的對着她說道:“凌薇?怎麼是你?”

“你也學壞了!”凌薇瞪了我一眼,然後走到周洋的面前,說道:“你是一天都不想讓我安寧。說吧,到底有什麼事情?”

我噘了噘嘴,心說,這和我根本就沒有多大的關係,可是當着周洋的面,也不好意思拆他的臺。

周洋未語先笑,頓了頓,纔對着凌薇說道:“凌薇,我確實找你有點要緊的事情……這樣吧,咱們找個地方,邊喝邊聊?”

凌薇看了下四周,說道:“喝什麼東西?有什麼事情,趕快說!我等會還有事情。”

“行,行,行……”周洋連忙答應,然後說道:“那咱們到裏面說吧!這兒說話不方便。”

我一見,也立刻說道:“就是!你們看這兒裝修呢!實在是太吵了,你倆還是到裏面說吧……”

凌薇點了點頭,然後跟着周洋就走了進去。我沒有跟進去,畢竟讓凌薇把店轉給我們,這個難度不是一般的大,還是讓他倆好好談談吧!

我在外面坐在一塊石頭上,胖子和李信這個時候也回來了。

“怎麼樣?進去聊去了?”胖子悄聲的問我。

我點了點頭。

李信在我身邊坐下,看着我說道:“江曉,你可真行!凌薇來了,你還不走?你難道一點都不怕她麼?”

“怕她?爲什麼要怕她?” 百美夜行

“對了,你和凌薇是怎麼認識的?”胖子在旁邊也八卦了起來。

我看了看他,反問道:“你們又是怎麼認識凌薇的?”

“江曉,你這不厚道啊!是我先問你的,你先回答我啊!”胖子還挺認死理的,於是我就把怎麼認識凌薇的事情說了出來。

“她是不是一直都沒有怎麼兇過你?”李信想了想說道。

我點了點頭,說:“差不多,基本上沒兇過我。”

“而且還把店低於市場價格,直接轉給你可吧?”李信像是個福爾摩斯一樣,有點神氣啊!

“是的……你什麼意思吧?別拐彎抹角的。”看着李信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我感覺他一定是有什麼驚人的話要說,所以讓他直截了當的說,不要藏着掖着了。

李信半蹲在地上,看了看裏屋,又看了看我,說道:“其實啊,我感覺,凌薇肯定是喜歡你。”

“真的?”胖子在旁邊驚訝的問道。

李信點了點頭,說:“絕對是真的。”

我趁着李信不注意,上去就推了他一把,“哎喲”一聲,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我說道:“少扯了……你是不是喝酒了,在這說胡話呢?”

“江曉……”李信笑着從地上爬起來,說道:“你別不信!凌薇這個丫頭,其實就是個帶刺的玫瑰,只要是男人接近她,她就會懟的非常厲害,讓你不敢再靠近一步……”他說到這裏,又朝裏屋看了一眼,繼續說道:“看看,裏面吵起來了……”

我和胖子都往裏面看去,隱隱約約的看見兩個人,不停地有着肢體動作,不過沒有打架,兩個人的聲音也被裝修聲蓋了下去。

“是啊!”胖子也看了眼,然後對我們說:“青青姐雖然霸道,但是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凌薇就不一樣了,她不但懟你,而且你只要在她的店裏消費,她絕對會一刀宰了你。”


“不是……”我看了看裏屋,然後對着李信說道:“凌薇不是喜歡周洋麼?”

“什麼?”李信張着嘴巴看着我。

胖子差點摔倒,直接說道:“你說凌薇會喜歡周洋?”

我看着他們兩個,然後點了點頭。

兩個人對視了一會兒,然後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笑什麼?笑什麼啊?到底怎麼回事,你們不能告訴我啊?”看着他倆哈哈大笑,笑得我是莫名其妙的,感覺他們肯定有什麼瞞着我呢!

兩個人笑了一會,看着我正準備告訴說話,周洋和凌薇就走了出來。

周洋一臉的得意洋洋的樣子,而凌薇卻一本正經的,難道說周洋真的讓凌薇把房子讓給了我們?

“江曉,你過來……”凌薇說完話,一轉身就朝着門外走去。

我看了看周洋,他朝我使了個眼色,然後又擺了擺手,意思讓我趕緊過來,他有話想對我說。

雖然不知道,他想對我說什麼,但是我正準備過去的時候,凌薇卻回頭說道:“過來啊!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我看了周洋一眼,然後聳了聳肩,就跟着凌薇走了出去。

“江曉。”凌薇看着我,突然問道:“你爲了你們這個公司,是不是愁得好幾天都沒有睡覺了?而且今天還去了醫院?”

“呃!”聽了凌薇的話,我一時難以回答,於是撓了撓頭,趁着這個空子,看了一眼周洋,只見周洋朝我點了點頭。

我連忙轉過頭來,說道:“對,對……”我說到這裏,又按了按太陽穴,繼續說道:“現在頭還疼呢!爲了我們的新公司,我們可以說,已經是嘔心瀝血了,吃不好睡不好……”

“今天去醫院了,醫生怎麼說啊?”凌薇很關心的問道。

我又揉了幾下太陽穴,說道:“嗯,醫生說沒什麼大事,就是勞累過度,讓我好好休息休息……”

凌薇一聽,立刻說道:“那你還楞在這幹嘛?醫生都讓你休息了,怎麼還到處亂跑呢?”

“不是,公司的房子還沒有弄好呢!”我擡頭有些失望的說道。

“唉!”凌薇嘆了口氣,說道:“房子的事情就交給我吧!反正我這店今天也才裝修,損失也不算大……索性就給你們吧!”

“那怎麼行?那你的店,怎麼辦?”雖然知道她有可能把房子讓給我們,但是我還是絕對挺對不起她的。 “不是,公司的房子還沒有弄好呢!”我擡頭有些失望的說道。

“唉!”凌薇嘆了口氣,說道:“房子的事情就交給我吧!反正我這店今天也才裝修,損失也不算大……索性就給你們吧!”

“那怎麼行?那你的店,怎麼辦?”雖然知道她有可能把房子讓給我們,但是我還是絕對挺對不起她的。

凌薇聳了聳肩,說道:“再找房子唄……反正我現在也不急。先讓你們公司開業再說。”

“你爲什麼幫我?”這是我想問她的,畢竟這個忙真的不是小忙,人家都已經開始裝修了,能忍痛割愛的讓給我們,這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不太可能。

“你想知道麼?”凌薇突然神祕的一笑。

“想啊!”我自然是很想知道。

“就不告訴你!”凌薇把嘴一撅,就直接進了車子。

“凌薇,你開車慢點。”既然她不想說,那我也不好意思追問,只得讓他慢點開車。

她從車窗伸出頭,說道:“記得開業的時候,叫我一聲。”

我點了點頭,然後朝她擺了擺手。

等到凌薇一走,周洋他們就跑了出來,說道:“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我瞪了眼周洋說道:“你給我說清楚了,你爲什麼說我去醫院了?”

周洋撓了撓頭,說道:“這不是讓她心軟,好把房子讓給我們麼?”

“那你爲什麼不說你自己?”我反駁道。


周洋尷尬的笑了笑說道:“要是說我自己的話,凌薇不但不會把房子讓給我們,估計還會買掛炮仗來放呢!”

“有點誇張了吧?她又沒和你有仇?”我疑惑地問道。

“沒仇是沒仇,但是……”周洋吞吞吐吐了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