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摧毀其他的,留一艘就好,速度要快,他們的增援來了。」

身為隊長的凌動再次大吼出聲,早就不耐煩的其他邪神衛獰笑著散開,各自挑選了攻擊目標。邪神衛們的攻擊簡單粗暴,直接施展魂技在艦首上砸出個大洞,破壞了指揮和動力系統,遇到他們的人無一活口,在增援趕到之前,駕駛著一艘戰艦逃之夭夭,一邊逃一邊清理奪取戰艦上的敵人。 「我跟你說了,不要節外生枝,你這蠢貨

身為隊長的凌動再次大吼出聲,早就不耐煩的其他邪神衛獰笑著散開,各自挑選了攻擊目標。

邪神衛們的攻擊簡單粗暴,直接施展魂技在艦首上砸出個大洞,破壞了指揮和動力系統,遇到他們的人無一活口,在增援趕到之前,駕駛著一艘戰艦逃之夭夭,一邊逃一邊清理奪取戰艦上的敵人。 「我跟你說了,不要節外生枝,你這蠢貨為什麼不聽勸告洗劫其他星球?洗劫也就罷了,現在好了,還有活口跑了,全宇宙都會知道雄鷹商會是以星盜起家。」

戰爭堡壘之上,雄鷹會長正在遠程通訊的屏幕上大聲咆哮,這次行動的指揮官卻桀驁不馴的看著他。

「父親你老了,膽量也沒了。洗劫了這顆星球,我們能獲得大筆財富,還能把黑鍋推給那個奧特星上的勢力。被人發現了又能怎麼樣,死人是沒法開口的。」

話一說完,這傢伙就關閉了遠程通訊,接著回頭看向身後的兩位聖境強者,這兩人點了下頭消失不見,承擔了追殺凌動眾人的事情。

星海戰艦速度很快,可兩位聖境強者駕駛著專屬星艦,這種星艦速度要比其他的快上數倍,沒用多久就追上了凌動眾人,龐大的威壓傳來,兩位聖境強者更是一起動手發動攻擊,戰艦轟然爆炸,由於距離過遠,邪神衛們無法傳送進入邪神宮。沒人能在兩位聖境強者攻擊下逃生,自傲的兩人看都沒在看一眼,駕駛著星艦掉頭就走。

奧特星上的陳青突生感應,感應到有邪神衛戰死,立刻趕往了招魂殿。陰暗的招魂殿中,並沒有新的鬼魔兵出現,這讓陳青意識到出事的邪神衛離得很遠,那就只有凌動的隊伍,他們的靈魂都沒能返回!

意識沉入識海,果然有十餘暗淡的靈魂印記劃分到了鬼魔兵區域,這讓陳青的心一沉,憑著對這些靈魂印記的感應,他一個個的對應著名字,當發現凌動的靈魂印記仍是在邪神衛區域,眼睛立刻眯成了一條縫,這意味著凌動還活著。

每一個邪神衛都很寶貴,一下戰死十餘人,讓陳青無法接受,決定親自前往救援凌動,還要看看誰這麼大膽,敢殺邪神衛。

一艘小型星艦飛離了奧特星,向著出事方向飛去,駕駛星艦的陳青已經滿臉猙獰,邪神衛的死讓他充滿滔天的怒火。

破碎的戰艦懸浮於宇宙之中,周邊全是殘骸碎片,一艘專門用來打掃戰場的星艦飛來,緩緩將破碎的戰艦拖向星空堡壘,到了那裡將會被拆解,好獲得還能用的零件,煉製戰艦的金屬也有些價值,不能夠輕易浪費。

拖著殘骸的星艦從星空堡壘底部進入,這裡已經成了垃圾山,之前被凌動眾人破壞的戰艦全都堆放在這裡。

一些身穿土黃色衣服的人鑽進殘骸之中,他們是星空堡壘中最底層的人員,先要清理內部的屍體,一具具雄鷹商會成員的被拖出,武器裝備先被扒掉,屍體就那麼赤條條的堆在一邊,會有其他人將屍體處理掉。

等這些搬運屍體的人進入破了個大洞的指揮艙,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不光是商會長老一擊就將整個指揮艙擊穿並擊殺了裡面全部敵人,還因為這些敵人的屍體全都穿著猙獰威武的鎧甲,這鎧甲一看就不凡,絕對是一個大勢力才能擁有。

屍體一具具被搬出,還有幾具屍體堆在牆角,他們同樣被搬開,露出最下面一具趴伏的身軀,當這身軀被翻過來,兩人正準備將他抬出去,卻猛的睜開了眼睛,那是一種冰冷刺骨的眼神。

這正是凌動,在危機時刻,數位同伴將他撲倒在地,用自己的身軀擋住了致命的攻擊,就是這樣他也被強大的威力震暈了過去,當有人搬動他的身體,這才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的凌動出手狠辣,很快斬殺了指揮艙內的所有搬運人員,他們連聲音都沒來得及發出。透過指揮艙的大洞,看著外面同伴們被扒光的屍體和數百忙碌的敵人,他潸然淚下,接著眼中露出仇恨的光芒,脫掉自己的盔甲收起,換上一套敵人的衣服,扛起**的屍體低頭走了出去。

來到到處是垃圾的外面,將屍體扔到屍堆上,又回頭看了眼自己那些戰死的同伴,擦了把眼淚就向星空堡壘內部走去。

「頭兒,出事啦,咱們有人被殺了,肯定有敵人混進來了!」

一個收屍人看到了自己人的屍體,急忙跑到隊長面前訴說,而那隊長則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把屍體都處理了,要是被人發現有敵人逃了,咱們都得死!」

所有收屍人和拆解殘骸的人員全都是奴隸,他們的命在那些高層人眼中猶如螻蟻,凌動的逃脫就被他們這樣刻意的掩蓋下來。

在星空堡壘一間豪華的卧室內,一個滿臉淫邪的男子正趴在一位極品美女的身上起伏,他就是整支艦隊的指揮官,雄鷹商會會長獨子鷹雄,他根本不顧這女子的痛苦和掙扎,彷彿對方越是掙扎他就越是興奮,可房門卻被人突然的踹開,那兩位殺死邪神衛的聖境強者走了進來。

對走進來的兩位聖境強者,男子並不以為然,也沒有給予足夠的尊重,仍是繼續他正在乾的事情。兩人對望一眼,其中一位臉頰有綠色紋身的聖境走到近前,伸手就扭斷了正在受摧殘女子的脖子。

「搞什麼啊!你們真掃興。」

雖然不滿,可也沒敢對聖境強者大吼大叫,只是嘟囔的起身,打算在讓人給自己送一個女人過來。

「搞什麼?一個被亂兵誤殺的公主,要比被強暴的公主事態小得多。她可是天龍帝國公主,你知不知道這麼做事態會有多嚴重?」

「能有多嚴重?又沒人知道是我們做的,我這次請命帶隊,就是沖她來的,上次見她竟然說我是臭狗屎,我就讓她嘗嘗被臭狗屎騎在身下的滋味。」

鷹雄臉上露出陰狠之色,他本就不是沖被搶母艦而來,而是聽說美艷的天龍公主到這裡秘密會見情郎,這才妒火中燒的請命趕來。他的話語讓兩位聖境強者長嘆無語,這鷹雄已經被嬌慣的不成樣子,其中一人瞥見了屍體上的項鏈,當他彎腰將項鏈拿到手中,臉色立刻大變。

只見項鏈上原本一顆紅色寶石已經碎裂,露出裡面包裹的一顆白色珠子,這珠子也碎了,他認出這珠子是很多家族給重要子弟準備的本命珠,用於遇險時求救和臨死把最後景象傳送回去之用。

「完了,趕緊通知會長,將雄鷹商會在天龍帝國的人全都撤回來,艦隊停止前進,立刻返回總部!」

「不奪回被搶的母艦了?」

鷹雄還在傻傻的發問,也已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他扒光了天龍公主都沒發現本命珠,還以為沒戴,不成想隱藏在項鏈的寶石中,這是的他已經沒了囂張之色,說完之後慌張的命令艦隊返航。六神無主的樣子看的兩位聖境嘆息不已,真是白瞎了他的名字,這哪裡是什麼英雄,簡直就是狗熊!

當陳青趕到出事地點時,只剩下漂浮在宇宙中沒人要的殘渣和小碎片。似乎是知道他來了,在這些殘渣中突然飄出十來朵幽藍色的靈魂火焰,如倦鳥歸巢般飛進了陳青的身體,那些都是戰死邪神衛的殘魂,它們頑強的吸附在這些殘渣中,執著的不願飄散,就是再等陳青到來。

感受到殘魂上傳來的哀傷和報仇雪恨的執念,陳青又感受了一下凌動的位置,凌動早已超出了感受範圍,只有一個模糊的方向,在前進就會離得邪神宮過遠,擔心再出現變故,只能是咬牙駕駛星艦返回。

返回奧特星的陳青臉上也沒好臉色,一個消息讓他的臉色更差了,肥鋼他們竟然被趕出了元氣石礦脈,無法再挖掘元氣石。

罪魁禍首就是那隻玉剎蠍,它在雨季沒能找到可能殺死伴侶的生物,旱季的奧特星異常乾燥,處在陽光的暴晒之下,就連它也感覺很是難受,這才返回了自己的巢穴。

正在挖掘元氣石的廢鋼眾人措不及防,煉製的屍魔兵甚至好不容易培養的屍魔王都被殺死吞吃,使得他們狼狽的逃了出來。

「那傢伙連上尾巴足有二十多米,我們的武器根本就砍不動它,用聖境屍體煉製的屍魔王被一螯夾成了兩節,若不是我們跑的快,洞口也被挖大了,都得被掛在那裡。」


肥鋼一臉不爽的站在那跟陳青訴說,被一隻蟲子欺負了,讓他很是不甘心,就算是陳青也撓了頭,上次殺死一隻三米多的玉剎蠍都艱難萬分,這隻二十多米長,聽著都讓人肝顫。

不論如何,邪神宮需要大批元氣石,好不容易發現的礦脈絕不能這麼丟棄,而且玉剎蠍本身就是個極大的誘惑,一身的甲殼可以製作不少的魂寶級盔甲,這險值得冒。

陳青,鴻老,地魔,這是邪神宮最高端的三個戰力,他們來到洞口,地魔直接鑽進泥土中潛入地下,變身邪神的陳青和鴻老從洞口跳了下去。

外面陽光普照,洞里卻是一片黑暗,落地之後是一個很大的空間,肥鋼眾人已經把下方的空洞擴大了上百倍,洞底泥濘不堪,每邁一步都會發出聲音,兩人一聲不吭的懸浮在泥水之上,仔細尋找玉剎蠍的身影。

潔白如玉又身體龐大的玉剎蠍很好尋找,它就像是黑暗中的指路明燈,而且這傢伙很是警覺,陳青眾人的到來已經被察覺,洞里傳來嘶嘶之聲,那是在警告人們趕緊離開,不要打擾它的沉睡。

鴻老停下了腳步,他的任務是在陳青危急時刻進行救援,陳青則是繼續前進,直到長長的蠍尾對向了自己這才停下。

玉剎蠍周身白色,只有一雙小眼睛露出慘綠的光芒,正用這雙小眼睛盯著包裹在骨甲中的陳青,它感覺到了一絲威脅。意識到這很可能就是擊殺伴侶的生物,玉剎蠍暴起傷人,尖細的尾針快如閃電,直刺陳青胸口。 上一次的經歷使陳青不敢仗著骨甲的堅固故意挨一下,他急忙閃身,三匹魂力野狼更是咆哮的沖向玉剎蠍。

尾針沒能刺中,玉剎蠍的尾巴橫掃,三匹魂力野狼直接就被掃中化為虛無,陳青又是召喚出三匹,身子更是猛的往前一縱,只有近身才能有機會將其擊殺。可惜剛一縱身就又極速的退了回來,這玉剎蠍的尾針竟然噴出大片劇毒液體,陳青閃躲不急,一滴毒液落到骨甲之上,把骨甲都腐蝕了一大片,顯得暗淡無光。

擊退陳青玉剎蠍還不罷休,尾巴亂搖著追了過來,噴射的毒液形成密集的彈幕,弄得陳青只得一退再退,很快就變成快要退無可退,已經快到了地洞的邊緣。

見到要擊殺的人類被逼到牆角,玉剎蠍眼中綠色的光芒更加旺盛,可就在這時,地魔突然從地底竄了出來,揮舞著手中魂寶級的兵器就砍向蠍尾中間骨節的連接處。

「咣當!」

金鐵交加之聲響起,火星四濺,沒能砍斷是在預料之中,可五連擊之下還是沒斷,這讓人們大失所望。

「額!我的肉不好吃!」

尾巴雖沒被砍斷,可不代表玉剎蠍不疼,它放過陳青開始猛追地魔,地魔倒騰著小斷腿跑的飛快,眼看就要被追上時,他猛的有鑽進地底。

目標消失不見,憤怒的玉剎蠍用巨螯開始挖掘泥土,想要把地魔挖出來,可尾巴又是一疼,陳青用邪神之刃又是連續的砍在一個地方,堅硬的甲殼已經出現裂紋。

蟲子就是蟲子,體型在大,也沒什麼智商,還不如野獸會思考。它轉身有開始追擊陳青,可沒追幾步,尾巴受傷的地方再次遭到砍擊,它掉頭又追向地魔。

看到玉剎蠍被兩人耍的團團轉,尾巴逐漸被砍開了一半,乳白色的血液一直在往外噴,原本危險的行動變成了這種搞笑場面,鴻老一直緊張的神色緩解下來,摸著鬍子也躍躍欲試,可接著就是臉色大變,魂力之龍咆哮而出。

陳青連續幾刀終於砍斷蠍尾,最大的危險剔除,被追的地魔轉身迎戰,可這時斷掉的蠍尾突然彈跳而起,向著他就刺了過去。

魂力之龍及時趕到,捲住蠍尾想要阻止事態發生,地魔也急速後撤,可還是慢了一步。

「噗嗤!」

尾針直接刺穿地魔大腿,被魂力之龍死死捲住這才沒有繼續刺得更深,若不然逐漸加粗的尾針絕對會將地魔的大腿弄斷。

「他嗎的又中毒了!」

地魔的臉色立刻就變綠了,這隻玉剎蠍的毒性可比上一隻強烈的多,地魔嘟囔一句就栽倒在地開始抽筋,鴻老趕緊跑到近前,拔出尾針之後扛起他就跑,一邊跑一邊拚命往地魔嘴裡灌解毒丹。

「趕緊趴下。」

還沒衝到洞口,身後就傳來陳青的大喊聲,鴻老來不及多想趕緊趴下,只感覺一道風聲從後背傳來,在一抬頭,就看到陳青正騎在玉剎蠍的背上,正瘋狂砍擊玉剎蠍的翅膀。

沒了尾巴的玉剎蠍根本無法攻擊背上的陳青,它衝到通向地面的豎井,六條強壯有力的足快速的攀爬而上,等它來到地面立刻振翅而飛想要離開這裡,可剛剛飛離地面十餘米,就偏斜的重重砸在地上,一片羽翼脫離了身軀被陳青砍下。

已經無法逃離這危險之地,玉剎蠍舉起巨螯砸想要砸中背上的陳青,可一切都是徒勞的,根本就砸不中,陳青正用邪神之刃拚命的砍擊它的腦殼,逼得玉剎蠍不得不滿地打滾,可陳青一手抓住甲克之間的縫隙一手舉刀猛砍,就是不撒手。

當鴻老扛著地魔飛出地洞,只看到玉剎蠍一邊打滾一邊腦漿飛濺,逐漸的變成掙扎,接著就六腳朝天的躺在那不再動彈。

「別靠近,這傢伙還沒死!」

鴻老要靠近時,遭到了陳青的阻止,腦漿都飛出來十多斤,這大蟲子竟然還沒死,一下讓他瞪大了眼睛。

看到鴻老還拿出了玉剎蠍的尾巴,陳青揮手讓一匹魂力野狼叼起斷翅,將人和玉剎蠍全都弄進了邪神宮中,還把玉剎蠍拖進了魂獸欄。

說起來玉剎蠍根本就算不上魂獸,說是妖獸更加貼切一些,可魂獸欄還是像對待其他魂獸一樣,從地面升起點點熒光進入玉剎蠍的體內,當一個獸字出現在它的額頭,陳青趕緊派人將斷尾和斷翅按在傷口上,接著就是往它嘴裡塞療傷丹,管看到這一幕的人們發出歡呼聲,邪神宮又多了一個強大的戰力。

就連陳青也沒想到真能活捉這實力強橫的玉剎蠍,更別提真正的收服,現如今嘴都樂得合不上,終於有時間擦去嘴角的血跡,與玉剎蠍一起翻滾之時,被它的狂暴力量傷的也不輕!

元起石礦脈終於可以繼續挖掘,陳青也有開始了閉關,對外界的事情全都不理會,只想趕緊提升境界,好早一天徹底的掌控邪神宮。

時間飛逝,轉眼三年過去,元起石礦脈被挖掘一空,地魔在奧特星上亂轉,也未在發現有價值的礦脈,倒是捕捉到不少大型沙血蠍,當一切準備就緒,這才有人敲響了陳青閉關的房門。

「主子,已經查明,當初襲擊凌動眾人的是雄鷹商會,在繳獲的母艦之上也發現了定位器,他們是來報仇的,不知為何屠了一顆商業星,商會大公子還奸.殺了天龍國五公主。天龍國已經與雄鷹商會決裂,雙方爆發大小戰役不下百次,可雄鷹商會有利昂帝國庇護,使得兩大帝國也已經在混亂星系開戰,剩下的美崙帝國對此保持了中立。」

「我們派出的人沒能找到凌動,不過邪神宮中凌動的本命玉牌並沒有碎,代表著他還活著,想要找到他,還要靠主子感應一下。還有就是,打聽到仙坊那些人的消息了,他們加入了美崙帝國,仙坊也被重新組建起來,已經開始有商品售賣。戰族和其餘屍族倒是一點消息都沒,就像是已經離開這片星域一樣。」

剛一走出閉關室,杜洛就稟告了陳青最想知道的消息,接著就等待陳青的抉擇。陳青的眉頭緊鎖,看了看迎接自己的眾人,目光最終仍是看向了杜洛。

「現如今天龍帝國是不是最亂?」


「是的,天龍帝國對雄鷹商會開戰,並沒有佔到什麼便宜,反而丟了數個小星系。主子,凌動在天龍帝國?」

「從方向上感覺,凌動沒在天龍帝國,不是在混亂星系就是在利昂帝國。這小子命硬的很,三年都沒回來,應該是在幹壞事,不用過多關心他。現如今最主要的是找一顆適合我們居住和修鍊的星球,並且還要有合理的身份。當初那個天龍國的貴族還活著沒?」

最後的問題讓人們面面相窺,當初那貴族小白臉被怒鬼附身,這幾年根本就沒看到,天知道怒鬼跑哪裡去了。

看到人們的表情,陳青用手一拍自己腦門,自己的四惡鬼什麼德行他最清楚,都是幫唯恐天下不亂閑不住的傢伙,別人也根本就管不住也不敢管。

心神一動,立刻感應出只有兩鬼仍是在感應範圍之內,其餘的早就超出感應範圍不知道跑到哪裡,還好怒鬼也在感應範圍之內,趕緊對其發出命令,讓它立刻趕回。

怒鬼就在綠州城內,這傢伙自從附身了那個小白臉貴族后就有點不正常,正摟著一個肥胖如豬奇醜無比的女人跳舞,奇葩的審美觀讓它感覺這女人才是極品美女,心中響起陳青的命令,趕緊就跑了過來。

「嘿嘿,主子您出關啦!找我啥事?」

現如今的四惡鬼越來越人性化,竟然學會了嬉皮笑臉,陳青抬腿預踹,見它膽怯的躲避,這才收回腿。

「還好你沒換身軀,說說吧,這小白臉在天龍帝國到底什麼地位?有沒有封地?」

「這傢伙就是個廢物,雖然只是最低等的男爵,按說該有一個星系的封地。可他老爹死後,封地大多被搶,只留下一顆可居住星球。就算這樣,還是被他堂哥硬是搶去一半,他被獨眼龍綁票,估計就是他堂哥搞得鬼。」

聽到這裡陳青笑了,他只是少一個借口進入真正的文明社會,好獲得一個正式的身份,總不能見誰都說自己這幫人是被關押上萬年的囚徒。

「有封地就好,準備一下,咱們該搬家了。」

話音一落,人們發出衝天的吶喊,早就厭倦了這漫天風沙又炙熱的奧特星,雖有少數人不舍,可還是摧毀了整個綠州城,一部分人被送回邪神宮,剩下的人全部登上星艦,再一次的踏上了征途。

上百艘星艦圍繞在外人眼中是星空堡壘的邪神宮周邊,沒人敢招惹這支艦隊,可這次屬於秘密行動,路途上所遇不多的星艦,全部被俘獲甚至摧毀,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在快要進入天龍帝國領地之時,艦隊停了下來,全都停靠在一顆廢棄的星球之上,只有一艘小型星艦脫離了大部隊,向著天龍帝國領地邊緣駛去,那裡有個叫仙女的小星系,仙女星系最邊緣也是最不值錢的星球曹家星,正是小白臉曹碩的領地。

星艦在宇宙中孤獨的航行,掌舵的是附身曹碩的怒鬼,玲兒和鴻無雙跟了出來,還帶著她們的鳳衛,陳青則是一個邪神衛都沒有帶。

一大幫女人在星艦上,無事可做的她們將勾引陳青當成了唯一樂趣,神魂大陸本就有陪睡丫鬟的傳統,何況都是貼身侍衛,玲兒和鴻無雙也不介意鳳衛們跟陳青發生點什麼,弄得陳青苦惱不已。 「馬上就要到地方了,你們都穿上衣服成不?」

陳青從指揮艙出來進入卧室,船艙里的鳳衛們穿的都極少,聽到無聊的路途終於要結束了,這才笑鬧的開始穿戴盔甲,根本不介意滿艙的春光被陳青看到。

鳳衛們穿戴整齊,倒霉的怒鬼才被從一個大金屬箱子里放了出來,雖然這傢伙的審美觀跟人類不同,可身軀是個小白臉,鳳衛們很介意除了陳青之外的男人看到她們的身軀。

星艦降落在曹家星專用停泊位上,見到是星盜才會用的破舊軍用星艦,曹家星上的人早就嚴陣以待。可當艙門打開,發現竟然是失蹤數年的曹碩歸來,人們全都大驚失色。

附身曹碩的怒鬼帶著大家向他的府邸而去,而這府邸早就被曹碩的堂哥曹強霸佔,曹強就連他的妻妾們都沒放過一個,正在摟著他最寵愛的小妾在床上翻雲覆雨。急促的敲門聲傳來,這才知道曹碩竟然帶著一大堆女人回來了,慌亂的跑出去查看。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