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認識他,並不代表他也不認識你.."老人站了起來,向着內屋走去…唐七自然也跟了過去…

老人直接走道一個破碎的頭像面前,輕輕的拍了三下..."轟.."一個幽深的地下通道出現在了唐七眼前,一陣陣刺骨的冷風從下面吹來..."前輩,這...."不等唐七問完,老人直接進入了通道之中...看着老人的身影,唐七也不在猶豫,直接衝了進去.因爲他知道,如果老人

老人直接走道一個破碎的頭像面前,輕輕的拍了三下…

"轟.."

一個幽深的地下通道出現在了唐七眼前,一陣陣刺骨的冷風從下面吹來…

"前輩,這…."不等唐七問完,老人直接進入了通道之中…看着老人的身影,唐七也不在猶豫,直接衝了進去.因爲他知道,如果老人要害他的話,憑他的修爲,完全可以辦到,根本不需要來費勁心機的暗算他…

在唐七進入通道以後,後面的入口瞬間被封閉,整個通道瞬間變的黑暗無比..

"直接向前走,不要問爲什麼…"唐七的心底響起了老人的聲音..

老人越是這樣,唐七的好奇心就越重.也不猶豫,直接向着前方走去…

"就算是陣的有危險,又能拿我這麼樣.."唐七心道..能夠在三位尊者的封鎖下消失的無影無蹤,的確有資本說這個話…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許是一年,也許是十年,或者更久..唐七終於看到了一個出口..裏面閃爍着昏黃的燈光…

那時一個不知道已經過去多少年的地下室,整間屋子都是由一中發黃的古石做成,石室的另一邊有着一個封閉個石門,中間有着一張石桌,從那些已經有些破舊的石頭,不難看出這個石室的久遠..

"這就是盡頭..?爲什麼在這個冗長的通道之後隱藏這這樣一個地下室,又或者說是地下古墓?"唐七此時心中充滿了疑問..

"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是,我能告訴你的卻不多…"老人的聲音在這地下古墓中響起..在加上那跳動的油燈,顯得詭異之極..

"這是什麼地方?剛纔的那個通道是這麼回事?還有那石門後面又是什麼,叫你傳話給我的人又是誰?"唐七一口氣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所以疑問..

"這個地方是哪裏,其實我也不清楚…..我的父親在無意間發現了這個地方,並答應石墓主人,爲他守護這裏.至於那個通道,只不過是對空間和時間的有效運用罷了….."


聲音停頓了一會.繼續道.."那石門後面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只是隱約感覺道里面封印着一個強大的存在….."

"封印?"唐七疑問道..

"一般的修煉者,到達一定的境界以後,即使是天尊都滅殺不掉,最多隻能將其封印…"老人解釋道..

"天尊?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唐七並不知道自己認的爺爺就是天尊級的存在..

"你不知道?"老人顯然有點意外.."既然沒有人告訴你,那肯定是有理由的.我也不能害了你…"

"既然你不告訴我,那也沒什麼,畢竟我遲早會知道的…那叫你傳話給我的人是什麼人?別告訴我是海娃的父親.."唐七也知道,如果老人不想告訴他,任他在這麼問也不會有結果,索性換了個問題道.

"那個人的確的海娃的父親……"老人的聲音有點猶豫..

過一大約盞茶的工夫..老人的聲音在次響起,道"年輕人,你知道巫族嗎?"

"巫族?那是一個什麼樣的種族?"唐七問到..

"你不知道也是應該的……"老人嘆了口氣道…"巫族是一個非常神祕的存在,只不過因爲某種原因消失了罷了.."

"消失了?"聽着老人的口氣,唐七不由的直接說道."與其說是消失了,不如說是被滅了更爲真實吧.."

"你果然非常細心,想不道我的這麼一點情緒的變化你都察覺到了…"老人讚道..

"也沒什麼,你剛纔在說道巫族的時候有着一絲的猶豫,後來在說到他們消失的時候,你的情緒有些波動,憑你這麼高的修爲,能影響到你的心境,稍微動動腦子就知道了.."唐七道.

"巫族曾經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民族,他們創造過處於自己的文明..最爲了不起的是,他們那裏也曾出現過一個超越天尊的存在……."老人好象陷入了自己的回憶當中..

"巫族法術,並不同於外面的法訣,皆是擁有大智慧的人所創..而歷代巫尊都是五尊之中的最強者,然而盛極必衰..這就是永恆不變的天道…"老人的情緒顯然有些變化,也許是在爲巫族感到不平吧..

"五千年前,巫族出了一名絕世奇才,他整合了巫門所有前輩所創的法術,在加上自己的感悟,最終創造了巫門奇典,取名爲"應天訣",那的確是一本曠世奇書..而那一界巫尊,只用了六十年變達到了飛昇期.."

提到巫尊,老人顯然有些激動.."可是就在他渡劫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所渡的劫居然是血劫—–"

說到這,老人好象顧及什麼.並沒有說完,而是轉移話題道.."在巫族有着一個神祕的職業,巫族人稱他們爲先知.."

"先知…"唐七走到那石桌前坐了下來.等待着老人的繼續講解…

"不錯,巫族的先知,是世上最爲神祕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很少有他們不知道的…"老人的聲音在整個房子中飄蕩…

"那又怎麼樣?你說的這些好象與我沒有什麼關係吧..& 魔女逆天︰雙面帝尊靠邊站

"海娃的父親便是這世界上最後的先知…"淡淡的聲音在整個房子中迴響…

"哦"唐七不知道什麼時候跑道一邊去敲打那邊的石壁,淡淡的應道…


"難道你就一點都不驚訝?"老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石屋裏面.

"有什麼好驚訝的,從你開始對我講巫族歷史的時候,我就猜到給我留言的人絕對是巫族中人.."唐七看也不看老人,回答道.."還有,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和巫族有着一些關係吧.."

"你怎麼知道?"老人驚駭的看着唐七.手不自覺的纂了起來..

"你現在應該很緊張吧,畢竟巫族是現餘四族的公敵…如果人讓人知道你與巫族有關係,那麼.不用我說,結果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吧.."唐七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看着老人道..

"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或許海娃他父親是對的…"老人突然大笑到…

"說吧,怎麼才能救他?"唐七指了指那石門道…

"你….怎麼…."老人驚訝道..

"其實也沒什麼,那邊的石門雖然被封印着,可是上面的咒印明顯有人動過,然而這裏這麼封閉,又沒有什麼打鬥的痕跡..只能證明那咒文上的痕跡是你們試圖破除封印留下的.."唐七解釋道..

"哎…我真的老了…"老人無奈的嘆了口氣..問道."難道你就不怕裏面封印的是某個絕世魔頭?"

——————————————–


霧靄峯內…

寂滅天尊此時雙手負背,一動不動的注視在遠方…

"小七終究還是走上了無數前人的道路.."寂滅天尊失落的道..

"這些都是命中註定..就算你是天尊也改變不了….."不遠處的一個黑影淡淡的道…

"是我害了小七啊…"空氣中隱隱傳出了寂滅天尊的嘆息聲…. "就算了告訴你了,也沒有任何作用..因爲現在的你根本就無法解開封印.."老人站了起來,慢慢的向着石門走去…

"那你爲什麼告訴我這些?"唐七疑問到..

"只所以告訴你這些是因爲你將來遲早會來解開這個封印的.."老人回答道…

聽到老人的話唐七心裏突然有一種被人算計的感覺,這讓他感到非常的煩悶..

"你也不必多想,將來你如果要破碎虛空的話,沒有這個被封印的人的幫助,你註定會步上前人的後塵.從而消失在這個宇宙空間…."老人彷彿看出了唐七心中所想回答道..

"好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在說吧.."不管是你誰,既然敢算計我,將來就一定會付出代價.."唐七心道."還勞煩前輩告訴我,怎麼才能找的海外散修島.."

老人看着唐七,好象猶豫着什麼,不過最終只是嘆了口氣..道"海外散修的島嶼在整個海域的正東面."

"這個我也知道,只不過我去了幾次卻什麼都沒有發現.."唐七道.

"呵呵,其實海外散修島是處在海底的.."老人笑道…"不過,你就算知道了他的具體位子你也進不去,因爲整個散修島被一個天然的大陣所守護."

"大陣?"唐七疑問的看着老人.."什麼級別的大陣.."

陣法共分爲三層,一層爲人陣,乃是有一定修爲的修者佈置的大陣,此爲下層陣法..

第二層爲地陣,據說乃是大地初成的時候,自然形成的,陣法與大地連接,防禦極強..不過傳說一些修爲強大的佈陣宗師也可以佈置..

第三層名爲天陣..不過據說此陣威力極大.就連天尊的修爲都無法佈置..能佈置這種大陣的人,往往已經不存在於下界空間了..

陣法沒層擁有十個階位,不過據傳說好象還有更高級的存在..不過真實與否就無從得知了..

"呵呵,那個大陣名位渾圓天陣,乃是一個地級二階的大陣.."老人笑着道..

"地級..二階…"唐七心中實在是鬱悶之極…雖然自己學過一段時間的陣法,不過要說達到破解地級大陣的程度卻還是遠遠不夠..

"如果就一個地級大陣的話,一些陣法宗師還是可以破解的.."老人好象要狠狠的刺激唐七一樣,接着道."那個大陣好象還有着一個金仙級的護陣者…"

"金仙!.."唐七現在 實在是鬱悶之極..本來地級的大陣就夠的他鬱悶了,現在到好,還跑出一個金仙級的護陣者..

"也不知道你們這些仙人在想什麼..好好的仙界不待,跑到下界來,難道就不怕雷罰嗎?"唐七嘀咕到..

"好了,年輕人,別在埋怨了.."老人拍了拍唐七的肩膀道.."現在該是告訴你海娃他爹留給你的話了.."

"哦…"唐七應了下.他現在實在是鬱悶之極,根本就沒有聽到老人在說什麼,隨口應到 ..

"有些話是不能口述的,我現在以神念傳給你.之後你就可以順願路返回了…"老人也不理唐七,直接將一些話語打入了唐七的記憶深處…

待到唐七回過神來的時候,老人早已經不知去向..

"看來只好先去找陣法宗師了…"唐七心到..畢竟他還沒有狂妄的認爲自己的這點程度能夠破解地級陣法了..

遠唐國,是淵海大陸上唯一的兩大強國之一.

而作爲他都城的盛安當然是整個大陸的商貿中心.在這裏魚龍混雜,有着達官貴人,也有着落魄書生,更有着無數的地痞流氓..

"想不到凡人世界居然這麼繁華…"一個年輕人看着來往叫賣的商販,心中感慨到..這個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唐七..


因爲他知道憑自己的陣法知識面對地級大陣,別說在擁有護陣者的情況下,就算是把他丟在研究百年,也不一定破的開..畢竟他還沒有到達那個層次..根據老人的話,小隱於野,大隱於市,所以他打算到這裏來找找所謂的陣法宗師…

"不知道家鄉現在是什麼樣的了.."看着遠處一個買畫的攤子,唐七不由的想起了那次自己的唐川碰見寂滅天尊的情況..

"小娃娃…我說過這些畫是賣的嗎?”………..

"什麼,臭老頭!我們少爺看上你的畫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你也不去打聽打聽.我們少爺乃是皇上御賜的天才少年畫聖,隨手一幅畫,搶着要的人多了,你居然..”

……………….

"先生,你買畫嗎?"一個怯生生的聲音打斷了唐七的思緒…

那是一個年約十四五歲的小女孩,估計的因爲長期營養不良,面色有些發黃..但是他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卻依舊那麼美麗..

看到眼前的女孩子,唐七不由的心中一痛…一般像這個年齡的孩子誰不是正在父母的呵護下無憂無慮的生活着?而眼前的這個小女孩卻淪落街頭靠着買畫爲生…

"嘿嘿…你這小丫頭…忘記了我上次說的話了嗎?"一個彪形大漢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手中把玩着一把鋼刀.陰笑到..

"對…不起,實在是..表姐…快不行了..我出來..給她賺點藥…錢…還望…"小女孩低聲道,要不是唐七的聽力極好,估計連一個字就聽不見…

看着眼前的一幕,唐七第一次有了要殺人的衝動..

"小丫頭,虎爺不是教導過你嗎?要想在這賣東西,不給地稅是不行的,還不趕快給虎爺道個歉.."一個體形消瘦的年輕人對着小女孩使着眼色道..

"他媽的,虎爺說話,你給我滾一邊去.."那大漢猛然間擡手向着前面的年輕人抽去..

周圍的人顯然早已經習慣了這一切,看見有人打架,都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啪.."年輕人單瘦擋住了虎爺的襲擊..冷冷的看着他…

虎爺顯然被看的有些膽怯,但是也不好退縮,厲聲道."無言,你小子想造反嗎?"

聽着虎爺的話,年輕人皺了下眉頭,慢慢的鬆開了手..

而就在年輕人鬆手的那一瞬間,虎爺後面的一個漢子猛然間不知道從哪掏出了包石灰,向着年輕人撒去..

"嘭.."

那撒石灰的大漢瞬間被擊飛了數十米,倒在牆邊.口中吐着鮮血,眼看是活不成了…

"他媽的,兄弟們,上,把這叛徒給做了.."虎爺大喝道..不過他本人卻慢慢的向後退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