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尊位怎麼稱呼?”院長對風愈鞠了一躬,這是在面對強者的時候纔會做的動作。

“沒用的小子,那個混蛋纔不會搭理你這些弱者。”老龍指着自己和另一個人說道,“看到沒,這些就是這個混蛋給我們的見面禮,你們這些傢伙還是不要亂來了。不然你們那些小骨頭,可就不會只是和我們一樣了。”“你小子可得小心點,如果剛剛不是我家那個小丫頭和他有點交情,我剛剛可是真的會死哦!”沒有人會懷疑他的話,只

“沒用的小子,那個混蛋纔不會搭理你這些弱者。”老龍指着自己和另一個人說道,“看到沒,這些就是這個混蛋給我們的見面禮,你們這些傢伙還是不要亂來了。不然你們那些小骨頭,可就不會只是和我們一樣了。”

“你小子可得小心點,如果剛剛不是我家那個小丫頭和他有點交情,我剛剛可是真的會死哦!”

沒有人會懷疑他的話,只因在這裏除了老龍以外最強的人類,神聖帝國真正的守護神,現在正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老龍的手已經扭曲變形,看不出原本該有的形狀,頭上也滿是淤青,着砍在這羣人眼裏,實在是 太不可思議了。要知道巨龍可是大陸上最強大的生物,他們的身體,是世界上堪比神器的武器。哪怕變成了人之後強度有所減少,也絕對不是人類所能夠打敗的存在。

而且再加上老龍的實力,他們不敢再往下想風愈的實力了。最主要的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們 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這纔是最爲恐怖的事情。

“不知道尊位想要找什麼樣的書?”院長想了一下,爲了能夠讓這位趕緊離開這裏,還是主動靠前。

得到的,還是風愈沉默的迴應。彷彿這裏就只剩下風愈一個人,其他人都不存在。

“又不是,到底哪裏纔有?”合上了書,風愈揉了揉眉頭,看向一直站在他身邊讓他心煩的院長。雖然很想殺了,但是殺了之後,需要面對的,可就是這一羣老頭子的瘋狂圍攻了。

“你們這裏有沒有超遠距離的空間傳送魔法?”

風愈說的話,讓所有半神強者都愣住了。

空間魔法,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說是不存在於人間的魔法。

他們這些半神,也只是在半神之後才知道什麼是空間之力,也只能弄出一點點的空間之力出來。向之前風愈弄出來的那些空間通道,他們就花了不少的時間去修補。雖然修補完成,但是他們的力量總歸有限,若是什麼時候他們的修補之力突然崩塌,那可就除了**煩了,所以纔會讓尊者層次的人在那裏守着。

而經過剛剛的修補之後,這些人對空間之力的理解又上了一個層次。若不是害怕危險出現,如果地點不是這裏,他們恨不得這樣的事情能夠多發生幾次。

但是這麼熟悉空間,或者說在空間之力遙遙領先他們的風愈身上聽到了空間魔法這個名詞,讓他們有些理解的同時,也有些疑惑。

空間魔法之所以說是不存在人間的魔法,是因爲一旦掌握了空間在魔法,或者說是空間之力,便已經踏足了神的範圍。

他們這些人爲什麼被稱爲半神?還不就是因爲他們領悟到了空間之力?哪怕只有一點點,那也已經超出了凡人的層次。哪怕是尊者,和他們也已經不處於同一個層次之上了。

若是能夠掌握了空間之力,真正的掌控空間之力,那便是成神的標誌了。只有掌控了空間之力,才能夠打開這個世界和神界的屏障,在空間亂流之中保證自己的安全,安全的到達那個神的世界。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辦法能夠稱爲神,那就是收集信仰之力。在有了足夠的信仰之力,一額能夠在空間裂縫之中保證自己的安全,不被那些空間亂流所傷。

這些東西,都是那個至高神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告訴他們這個世界的財產。

因此對於風愈的問題,幾個人雖有疑惑,卻也心中瞭然。

但是風愈這樣做,卻讓院長有些心驚肉跳了,“難道以尊位現在這個層次的空間之力,還沒有把握在空間亂流之中保證安全麼?”

若是以風愈現在的空間之力還沒有把握生存下去,那他們這些人,又如何能夠在空間裂縫之下活下去?

但是對於院長的話,風愈皺起了眉頭。空間之力,他根本就不會,或者說不明白到底是什麼。咫尺天涯雖然有空間之力的嫌疑,但是那個是神通,是晉升到元嬰期之後天地給他的一種反饋。

若是他知道空間之力的話,他早已經開始嘗試離開這個世界,去尋找那個屬於他自己的世界了。

本能的感覺到老頭說了他不知道的話題,或者說老頭誤解的一些東西。不過風愈沒有打算解釋,沒有再深究的意思。他想要知道的東西,已經很多了。

沒有空間之力,或者說這個世界不存在空間之力,那隻要變得更強,突破這個世界的極限,到達那個所謂的神界就能夠觸摸到空間之力了吧?就可以學習空間魔法了吧?就有機會回到那個屬於自己的世界了吧?

輕輕的呼出一口氣,風愈放下了手中的書。他的這個動作讓這羣半神放心的同時就有些揪心,生怕他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來。

風愈動了,慢慢的離開這裏,在這些人輕鬆的呼吸下,慢慢的離開這座讓他們寶貴的圖書館。雖然這裏面沒有什麼重要的文件,卻有很多個人的研究記錄,若是被毀了,那些研究可就要重新來過了。

風愈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裏,也沒有人看到他去了哪裏。

……

“變強啊!”風愈站在之前的那個湖泊邊上,看着那又有不少湖水的湖泊,自言自語。

現在這裏一個人都沒有了,也正好是他自己一個人清淨的地方。

“自己應該怎麼做?”

沒有了空間魔法這個辦法,剩下的就只有到達那個神界才能做了,但是怎麼去那個神界?

讓現在的他變強,變強到什麼樣的程度?


在實力上,他可能已經步入了半神的巔峯,但是距離下一個境界,他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除此之外,元嬰現在,已經被黑氣所纏繞,讓他自己心中都生出一種淡淡的恐慌。而他之前能夠胖揍老龍和近乎殺死那個半神,也都是多虧了元嬰現在這個樣子。若是還是之前的境界,他單單對付一個人就已經有些吃了了。若是不把赤霄劍叫出來,他只能做到自保而做不到進攻。


“當前最缺的就是靈石,只要走足夠的靈石,靈氣就不需要擔憂了。”想到拍賣會上出現的那些靈石,風愈的視線投向了西方,“看來有必要走一趟了!”

不過風愈還沒有出發的打算,在沒有清楚黑氣對元嬰的影響之前,他不想這麼匆忙的離開這個地方。單單一個學院就用這麼多個半神,那這個世界又隱藏着多少強者?

想起之前遇到的那個人,想起魔界的事情,想起關於至高神寶藏的事情,風愈更不想輕舉妄動了。

“不過也有必要去看看那個所謂的至高神寶藏了,弄不好自己也能夠找到一些能夠用的東西。”

風愈再一次閉上了眼睛,讓自己做到空靈的境界,這樣的境界,最有利於他的修煉和對元嬰的觀察。 “大人……”

身後傳來暮雪微微顫抖的聲音,風愈睜開了眼睛。

經過一天的梳理,元嬰表面的黑氣已經看不見了。可是這並不是代表着那些黑氣消失了,而是躲到了元嬰的深處去,讓他無跡可尋。不過就現在來說,他已經能夠控制好自己的意志,不會纔出現昨天那樣的情況。

“你是來問我昨天的事情的?”風愈昨天卓然有些魔怔,但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還清楚的知道。

“那是薩諾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大人。”暮雪眼中帶着一絲悲哀說,隨後便沉默下來。如果面對的不是風愈,而是其他的半神強者,估計早在第一天薩諾就被半神擊殺了。這一段時間裏面,薩諾的種種舉動,足夠讓一位半神強者殺他無數次了。但是這畢竟是她最喜歡的一個弟弟,而且還是一母同胞的親弟弟,心中還是有不捨。

“那你是來幹什麼的?”風愈的語氣有些冷,他已經厭煩了和人之間的交集了。若不是因爲和這些人的交集,他的元嬰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之前的事情也就不可能發生了!當然,之前的事情,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殺了也就殺了,不過是幾個螻蟻。

不過,爲了能夠讓元嬰徹底恢復,風愈覺得是不是該要做一件事情?

一道紅光從他的眼中閃過,似乎有些察覺,院長第一時間出現在他的身邊,“尊位,不知道又有什麼事情讓您不高興了?”

看着院長那略帶微笑的恭敬中所蘊涵的忌憚,風愈恢復了正常,“就算是有什麼不高興的事情,我也不能做啊。你們這些個老傢伙可還是都盯着我,要是真的做了什麼,我可就別想活着離開這個學院咯!”

風愈的話讓院長嘴角一抽,“你要真想走,誰敢攔下你?又有誰能夠攔下你?若是真的發生戰鬥的話,這個帝都還不被整個挪平了?若是不搭上幾個半神的命,我們這些人真的能夠把你留下來?”

院長的話埋在心裏,對上了風愈那似笑非笑的視線,總感覺自己心中想什麼都會被他察覺。輕輕的呼出一口氣,對風愈說,“尊位,想走隨時可以走,想來也可以隨時來,學院可是十分歡迎您的到來!”

說完之後院長還不忘在心裏面加一句話,“當然,最好就是好永遠都不要來了!”

“行了,我不會在做什麼出格的事情,我還不想惹麻煩上身。”風愈擡頭看了一眼天空,說出一句讓院長大鬆一口氣的話,“誰知道這個學院裏面的學生是不是那個老不死的後代?要是一個不小心殺死了,我可沒有那麼多精力去一個一個的應付!”

這樣最好,這樣最好,只要您什麼都不做,那就行了!院長雖然很想請這位祖宗離開,但是無奈人家實力太強,就算是他們這些人全都上都比不過,現在這位小祖宗不惹事,那可就真的謝天謝地了!只是風愈下一句話,又讓他的小心肝顫動起來了。

“不過要是哪個混小子不開眼不小心惹到我,那可就不好說了。”風愈抓着長到肩頭的頭髮,帶着一種女人特有的韻味說道,“人家可是會一個不留的處理掉的喲!”

“尊位放心,放心。”院長擦了下額頭的汗水,“相信不會有人會搗亂的,這兩天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做,想必他們也沒有時間去招惹尊位。”

風愈很想再逗一下院長,但是心中突然感覺到一點意思都沒有,“滾吧,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的眼前,不然我怕忍不住宰了你們幾個小混蛋!”

他的視線朝着右方看過去,在那空無一人的破屋邊,突然出現幾個熟悉的面孔。


“我就說肯定瞞不住,你們還偏偏要把老龍拉過來!”


“我們真的沒有什麼意思,就是想要膜拜一下尊位,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風愈嘴角帶着笑容,眼睛微微一眯的看向他們,“那現在膜拜完了,你們想要做什麼呢?”

他的笑容就如同惡魔的笑容一樣,讓這些成名已久的半神心中一冷。

他們可不認爲這是歡迎的笑容,“既然膜拜完了,我們這就離開,我們這就離開!”

“我看還是不要離開了,留在這裏陪我玩玩吧!”

不過他話沒說完,那些個半神早已經消失不見,讓他感覺到真心無趣。

而暮雪仍然站在他的身後,低着頭,不知道想些什麼。

畢竟是以前救過的孩子,風愈心裏面對她也還有些情感。不然昨天薩克擋在他身前的時候,他就第一時間出手了。

想了一下,還是和暮雪說了幾句話,“這兩天到底有什麼事情?你和我說說吧,要是有趣的話,我就在這裏多留兩天。若是沒趣的話,就把之前得到的那些所謂至高神寶藏的藏寶圖給我。”

隨後又朝着空氣喊了一句,“你們應該沒有意見吧?”

一直關注中這裏的幾個半神心中很想說怎麼可能沒有意見,九張藏寶圖花了他們近千年的時間才收集了六張,現在一句話就想要拿走,怎麼可能沒有意見?

但是風愈的實力擺在那裏,他們要是不給,他脾氣一上來,這個帝都能有多少個人還活着?但是給了,這一千年來的努力就白費了!

“沒有問題,既然尊位想要的話,我們免費送上!”

“院長?”

“你認爲若是真的開啓了寶藏,就憑藉我們幾個人能夠守得住?”院長嘆息的說道,“半神的人數近三千,就算是獸尊殿的那一千個傢伙不來,剩下的兩千強者,你認爲就我們一個帝國能夠擋下來?”

院長的話,讓幾個半神沉默了。神聖帝國雖然是明面上最強大的勢力,但是他們知道,神聖帝國纔是最弱小的勢力。僅僅只有八個半神坐鎮的帝國,根本就不堪一擊。

那些真正的大勢力,只要揮手間就能夠將他們殺死。哪怕其他勢力的強者沒有到達風愈這種程度,但是強者的數量,絕對遠超他們。

若是其他的事情,這些人就算是自家的子孫死的七七八八他們也不會出手。但是這是至高神的寶藏,是關於如何成神的消息,足以讓每一個家族,每一個半神瘋狂。考慮到這一點,在風愈說出來的時候,院長才會直接答應。 一個面黃肌瘦,卻衣着光鮮的中年男子指着在皇城中央大道上行駛過的車隊,一臉自豪的說道,“快看,快看,那是聖子殿下。三年前我還在聖子殿下的身邊,幫他上過菜呢!”

但是他的話很快就被身邊的人譏笑,“就你還給聖子殿下上過菜?”

“你們不相信?”那個人一臉憤怒,指着自己衣服上的徽章,臉上滿是猙獰,“這是克爾家族的徽章,在下是克爾家族的管事,你們的眼睛難道是長來看屎的麼?”

“呀,不愧是克爾家族的管事啊,知道的還真的,我們的眼睛就是長來看屎的,正好眼前就有!”說完之後,他哈哈大笑的看向身邊同樣爆發出大笑的人羣說道,“大傢伙,你們說對不對啊?”

“沒錯……”

擡哄的聲音引起了小暴動,沒有影響到車隊的運行,不會有人搭理這裏正在發生的事情。

那個管事捏緊着拳頭,想要反駁,甚至是想要殺了這些人,但是他不能這麼做。身爲克爾家族的管事,甚至是聖子大人曾經的貼身管事,若是被克爾家族的掌權人知道自己栽在這些市井小人的手裏,等待他的一定是被開除後果。若是讓他所熟悉的聖子殿下,那個曾經的克爾家族第一順位繼承人知道他如此丟他的臉,他連活下去的可能都沒有。

一想到聖子殿下以前的那種冷血和冷漠,他打了一個冷戰,只想趕緊離開這裏,而不是再看看那個他曾經服侍過的那個少爺,現在變成如此輝煌的聖子殿下。

但是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似乎看到了聖子殿下正好朝着他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那一眼,哪怕只是驚鴻一瞥,也讓他心驚肉跳。那個眼神他太熟悉了,當他還是少爺的時候,想讓什麼東西消失便會露出那樣的眼神。

他現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逃走,逃得越遠越好。體面的生活,克爾家族的管事,這些都不重要,只有自己的生命纔是最重要的東西。如果再留在這裏,他會死,他一定會死,這是他在那個人身邊侍奉了近十年的經驗。

那瘦弱的身體在這一刻似乎變身成爲一個超級大力士,撥開了擁擠的人羣,硬生生的扒開了一條道路,整個人不要命的往前衝,“逃離這裏,逃得越遠越好,再也不要回到這裏,再也不要見到那個人。”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聖子殿下,他曾經的主子現在似笑非笑的看向他漸漸消失在人羣與陰影中的身影。最後對着身邊的人說,“那是我以前的奴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居然如此的驚慌失措。麻煩聖騎士大人將他請到我的身邊,我有很多話想要和這個曾經的奴僕說上一些。”

“屬下明白了!”空氣中發生一些波動,隨後便恢復了平靜。

聖子殿下看向周邊不斷髮生尖叫的婦女、少女,臉上對她們投去一個溫柔的微笑,換來的是更加大聲的尖叫。

“那不是克爾家族的那個小鬼麼?沒想到現在軍居然這麼風光了!”

“那個小鬼管我們屁事,我們來到這裏是要看聖女大人的。”夏爾鄙視了一下胖子,朝着車隊不斷探腦,想要尋找聖女的身影,“我的聖女大人,我日思月想的聖女大人在那裏,不要再和小人抓迷藏了。”

車隊之中,還有一輛馬車。馬車四周都是隨同的女修士,若是沒有估計錯,那就是聖女所在的地方。

“混蛋啊,爲什麼聖女大人沒有把臉露出來呢?爲什麼不把臉露出來啊混蛋!”夏爾注意到馬車之後,撕扯着自己的衣服,甚至放到口中的酒杯都被他咬碎了。

“我說聖女大人和聖子可不一樣,那裏會在這麼多人面前,還是這麼多不是光明神的信徒面前露出臉來?”薩克無奈的看向夏爾,這個傢伙一旦遇到美女可就什麼都不管不顧了,“你消停一下,我們這些人的身份,明天就能夠看到聖女了,不要再在這裏丟人現眼了!”

此時薩克慶幸他們找了一個雅間,不然的話夏爾的醜態肯定會被所有人看到。哪怕是他們已經習慣被他的醜態拖累,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再被拖累一次。有的時候,面子可是很重要的東西。

在道路的盡頭,距離車隊不過八十米的地方,有一座輝煌壯麗的教堂。這是一座在裝飾上僅次於皇宮的建築物,讓每一個來到這裏的人歎爲觀止。雖然這裏的人大多數都是不信奉光明神,但是還有少數人嚮往着光明神,而其中絕大多數,都是達官貴人。他們信奉光明神,想要的便是死亡之後的永生!

因此教堂的修理,奢華的讓人髮指。與此同時,還有很多騎士想要進入光明教廷,成爲其中的一名騎士。教廷的白色騎士是最強的騎士團,是所有騎士都向往的聖堂!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