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

江城身體繼續往後退,等到退到北閻王所在的包廂的時候,發現自己背後已經出了一層的冷汗,他一把把包廂的房門關上,之後腦門上的冷汗開始一滴滴落下來。因為剛剛,就是在那條走廊裡面,江城看到了許多熟悉的人,他們之中的客人和服務生之中,有些居然是一樓大廳那些掛死的人,裡面甚至還有剛剛被江城殺死的武者,此刻他們

江城身體繼續往後退,等到退到北閻王所在的包廂的時候,發現自己背後已經出了一層的冷汗,他一把把包廂的房門關上,之後腦門上的冷汗開始一滴滴落下來。

因為剛剛,就是在那條走廊裡面,江城看到了許多熟悉的人,他們之中的客人和服務生之中,有些居然是一樓大廳那些掛死的人,裡面甚至還有剛剛被江城殺死的武者,此刻他們都活了,而且變換了身份,成為了練歌房的客人和工作人員。

看江城被驚嚇回來,躲在沙發中的北閻王忍不住大笑起來。

「現在你相信我說的話了嗎?你在外面看到的東西,都是幻象,現在你信了嗎?你此刻應該慶幸,因為你沒有被幻象殺死,沒有成為幻境的奴隸。」北閻王點了一首《我相信》的歌曲,之後大聲演唱起來。

北閻王唱的很瘋狂,唱著唱著,他居然流淚了,江城在這有些悲傷的歌聲之中,甚至聽到了一絲絕望。

剛剛經歷的這些,也差點讓江城崩潰,不過他畢竟兩世為人,心理的承受能力不是一般的強。

經歷過短暫的低沉之後,江城走到北閻王的身邊,一把抓過北閻王手中的話筒,之後說道:「你他罵能不能別唱了?能不能先告訴我這裡發生的事情?」

被搶奪話筒之後,北閻王又哭了,這個滿臉絡腮鬍子,頭髮很長的漢子,捂著自己的臉,瘋狂的大哭起來。

「死了,都死了,這該死的幻象,是它讓我殺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那時的幻象把他們幻化成我的兩個生死仇敵,結果我二話沒說,直接一刀砍斷了他們的頭顱,我殺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

等那個北閻王穩定了情緒之後,江城又繼續問到。

「能告訴我事情的真相嗎?」

「你真的想聽?答案可能並不是你想要的。」其實,就算他不說,江城也大概猜到了這件事情的始末,不過江城想對這件事情更加的了解,這一切要靠這個北閻王。

因為江城的再一次發問,穩定了情緒的北閻王,終於將這件事情的經過娓娓道來。

在末日發生后不久,這裡就成了一座死城,外面的人可以進來,但裡面的人休想出去,人們開始也沒有覺得怎麼樣,並不認為這樣有什麼問題,可是等到滄縣人民戰勝了這個城市的蟲子之後,問題終於來了。

人類殺死了所有的蟲子,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不過還是成功了,就在人類為自己的成功感到欣喜的同時,危機也同樣降臨了。

這座城市成為了一座死城,裡面的食物有限,可沒有蟲子的威脅,人口卻在緩慢增長,終於在某一天,糧食成了這個城市最大的問題。

這裡不是農村,沒有種子,自然無法耕種作物,沒有蟲肉吃的人類,手中的食物也越來越少。

直到此刻,眾人才意識到,在這樣下去,大家都會餓死,那時,人們開始著急了,他們想盡了辦法,都想要逃出這座迷失之城。

而北閻王也是想要逃出這座死城的人類之一,不得不說,他曾經是科學院的科學家,想對別人來講,還是很聰明的,那時候的他想盡了一切的辦法,可就是走不出這座死城。

北閻王算是比較聰明的人,他最起碼比很多滄縣內的人都要強,大約過了一年,他終於運用自己的智慧,把家人從城市中心帶到了郊區,他知道,他應該是第一個接近城市出口的人。

眼看著出城在即,可這時卻異變突生。就在他們以為自己可以出城的時候,在郊區的一個公墓裡面,居然飛出一隻蟲子。

那隻蟲子背後生有六翼,它身體是銀白色的,有一頭野狗那麼大,那隻蟲子從公墓中飛出來,一雙狠毒的複眼卻一直盯著北閻王一家看。

當時的北閻王是一個b、級武者,實力十分強悍,他覺得自己應該可以輕鬆搞定這個蟲子,所以他動了殺心。

出去的路就在眼前,他可不想讓這隻蟲子擋住自己出去的路。

也就在同一時刻,那隻蟲子居然口吐人言。

「卑微的人類,我很佩服你的勇氣和智慧,不過如果你認為我的幻境就這樣完了,那你可錯了,記住我的名字,我叫滄海幻蟲。」

那蟲子狠毒的複眼又看了北閻王一眼之後,便徹底消失在了原地。

北閻王一時間沒有明白這隻蟲子所說,可直到接下來發生的一連串的悲慘事件,才讓他明白這隻滄海幻蟲的話的真正含義。

這隻滄海幻蟲的幻境空間十分恐怖,無窮無盡,一切皆可化成幻境,他們一家雖然到了郊區,可是卻再也難以踏出半步。

甚至,在這個第三層的幻境之中,北閻王甚至不小心被幻境所迷惑,殺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慢慢的,北閻王才知道,這個幻境空間最少分三層,第三層可以屏蔽人類的五感。五感消失以後,他實在是想不出走出這個死城的辦法。

… 明白了事情的經過之後,江城的眼中也漸漸露出迷茫的神色,這個幻境空間不光可以迷惑人類的五感,甚至還可以利用幻象殺人。

只要是被幻境所殺死的人類,最後都會反過來為幻境所用,就像是一個死去了靈魂的殭屍,任由那隻滄海幻蟲隨意支配。

這裡像是在上演一場大電影,每個人都是戲中的重要角色,無論生死。

短暫的迷茫過後,江城的眼中再次露出一絲精光,滄海幻蟲這種蟲子,江城在上一世也聽說過,這是一種十分恐怖的蟲子,從生下來的那一刻,就是三、級巔峰,它就像是蟲子中的王族,生下來就帶有十分高貴的血統。

通過北閻王的描述,江城知道,那隻滄海幻蟲現在還是一隻幼蟲,雖然經歷了三年的增長,現在實力也註定不會太高,充其量是四、級初期。

江城現在身為鍛骨境初期武者,但真實的實力已經達到鍛骨境中期,甚至更高。如果這隻滄海幻蟲只有四級初期,憑藉江城現在的實力和底牌,估計可以和它打個平手,可如果這隻滄海幻蟲已經晉級為四級中期,那江城現在絕對不是對手,為了保險起見,江城現在必須提升自己的等級,使自己的實力達到鍛骨境中期,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和滄海幻蟲抗衡。

江城現在需要大量的元氣神石,或是高等級的蟲丹,普通的蟲丹對他實力的提升已經完全沒有了作用。

「沒用的,無論你做什麼都沒有的,你永遠都走不出這個幻境空間。」看著身體埋在沙發裡面,失聲痛哭的北閻王,江城嘆了口氣,之後坐在了他的對面。

「光是這幻境就把你打倒了嗎?你就這麼輕易的放棄了?」

「不放棄又能怎麼樣?你覺得你能斗得過那隻蟲子?那隻蟲子很恐怖,我們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那些被殺死的武者,全部都成了這幻境的一部分,到了必要的時刻,他們都會成為那隻蟲子的幫手。」

「就算我們能殺死它的那些打手,也休想殺死他它,我從來也沒有見過實力那麼恐怖的蟲子,那隻該死的蟲子的實力,最擅長的就是幻術,實力遠遠超出你我的想象。」

北閻王將頭埋在沙發裡面,十分痛苦的說到,他被困在幻境第三層,已經兩年多了,時間早已把他的鬥志消磨的一乾二淨。

「如果我說,我可以對付那隻滄海幻蟲呢?」

「什麼?你對付?」江城這一句話,驚的埋在沙發里的北閻王一下蹦起身來,他驚疑不定地看著江城,不知道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江城眼中露出堅定的光芒,直視北閻王那失去神採的眼睛。他知道,現在憑藉自己的幾句話,根本無法讓他相信,他只有亮出自己的實力才行。


「我現在是鍛骨境初期的實力,如果能夠給我時間突破到鍛骨境中期,我也許可以和那隻蟲子抗衡。」

江城扎了一個馬步,之後一個直拳轟擊向虛空。

轟隆!

江城這一拳用了全力,二十五個元氣量爆發出來后,一股強大的氣流震得整間練歌房都彷彿發生了大地震,一塊塊破磚碎瓦掉了一地,這一拳幾乎轟爆了虛空,使得這個相對穩定的空間出現了一絲絲裂縫。

「我這個實力,和那個滄海幻蟲相比如何?我如果在晉陞到下一個境界,和那滄海幻蟲相比,又當如何?」

江城的實力已經完全鎮住了北閻王,從末世降臨的那一刻起,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實力這麼強悍的武者,那狂暴的元氣量十分厚重,差不多比鍛骨境中期的武者還要強悍,如果江城再一次晉級到下一個等級,那實力豈不是要強過鍛骨境後期?

北閻王一把攥住江城的手,那雙手因為激動,甚至在輕微顫抖。

「你此話當真?可是我們怎麼才能靠近那隻滄海幻蟲?他的智慧可並不比人類低,他最強的攻擊便是幻術,不能破解他的幻術,你即便實力再強,也不是它的對手,甚至連毛都摸不到,就被它擊殺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自然有辦法引出那隻蟲子。」上一世的華夏大地上,曾經出現過幾隻滄海幻蟲,人類在和滄海幻蟲對抗了幾次之後,在經歷過慘痛的損失之後,終於掌握了些許經驗,而江城恰巧就知道對抗滄海幻蟲的經驗。

「你身為滄縣為數不多的科學家,那些想要逃出滄縣的朋友應該都找到過你頭上,我現在需要四級元氣神石或者蟲丹,還要一個孕婦。」

「我們真的可以逃出去?」幻境第三層已經徹底消磨光了這個男人的自信,他此刻依舊有些猶豫不決。

「別墨跡了行嗎?我需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趕在那隻滄海幻蟲晉級五級之前殺死它,我現在時間很緊迫。」

江城說罷,從自己口袋之中倒出許多名貴的武魂神石,那些都是白縣風雲過後,自己收拾那些屍體時候的戰利品,現在終於派上了用場。

武魂神石、神兵利刃、大米、麵粉、礦泉水。

江城把能用到的物資一股腦全部傾瀉在包間之內。

「你儘管拿這些寶物和食物為物資,招兵買馬,我們想要衝出這個死城,需要大量人手,物資不夠,我這裡還有的是。」北閻王不知道江城怎麼變出如此多的寶貝的,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北閻王也不好多問,只是當江城一下拿出這麼多有用資源的時候,北閻王還是被鎮住了。

這江城到底什麼來頭?居然有如此多的寶物和食品,這簡直富可敵國。

「好,你等我消息,我一定不辱使命。」有了江城這個強大的武者對付滄海幻蟲,有物資用來招兵買馬,對付滄海幻蟲手中的幻象大軍,北閻王這一刻忽然覺得,也許這個小子真的能帶領滄縣人民衝出這個幻境空間。

「那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北閻王那有些渙散的瞳孔,此刻又有了一些色彩。

「這座城市之中所有的人,無論是難民還是武者,不管是警、察還是軍人,我們都要儘可能團結起來,我們用這些物資招兵買馬,人多力量才夠大。」

… 「我們給這些招上來的人馬定三個任務,第一個任務就是尋找到一個孕婦,並把她保護起來。」

「第二個任務,就是儘可能用這些物資兌換到四級元氣神石或者蟲丹,如果這兩點都能做到,那我們也不是不可能逃出這座死城。」

「第三個任務就是讓這些人馬召集更多的人馬,形成滾雪球的姿勢,盡可量把滄縣內所有活著的人都團結起來。」

江城要的這三樣東西都十分重要,滄海幻蟲最喜歡吸食剛出生嬰兒的腦髓,用那個嬰兒可以將它本體引出來,而尋找到四級元氣神石之後,能夠讓他晉陞到更高的境界,那樣自己對上那隻滄海幻蟲,江城的把握也更大一些,而召集足夠多的人馬,則是為了對抗滄海幻蟲的幻像大軍。

這天中午,練歌房附近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人馬,北閻王告訴這群還活著的難民,說這裡有充足的糧食,管飽,他們自然是半信半疑的,可總有一些膽大的人選擇前來瞧瞧。

在出去招兵買馬之前,北閻王就已經用一口大鍋,在練歌房的前面煮上了一大鍋米粥,當滄縣內倖存來到練歌房外,聞到那無比醇香的美味的時候,他們全都沸騰了。

滄縣已經斷糧兩年多了,人們平時吃的最多的就是人肉和蟲肉,現在,這一大鍋大米粥就算是下滿了砒霜,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吃下去。

「天啊!竟然真的有米粥吃,這裡怎麼會有米粥?」


「好香啊!好香的米粥,就算是死,我也要吃上一口這一大鍋米粥。」瘋狂的人群圍住那口大鍋,有的人甚至直接下手從鐵鍋裡面掬出米粥,完全無視上百度的高溫。

一個漢子手中捧著米粥,完全無視被燙傷的雙手,他輕輕吹著熱氣,之後一臉陶醉的把米粥放在自己的口中,讓米粥在嘴巴里停留了好久之後,才於心不忍地咽下去。

越來越多的人類,開始用手掬米粥喝,他們吃的津津有味,臉上全都洋溢著幸福的光芒。

僅僅一天,這間練歌房內便聚集了大概五十幾個難民,江城在這一波難民之中挑選了幾個武者,作為這群難民的領導者。

倖存者聚集的越來越多,北閻王也開始忙碌起來,他交給這群難民自由穿梭三重幻境的方法,然後讓他們去幫助江城尋找四級元氣神石和孕婦,還有就是教唆更多的難民匯聚到幻境的第三重。


可以說,神石和孕婦這兩樣東西,在滄縣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應該十分稀有,所以肯定不是那麼好找,對於尋找著兩樣東西,江城也並沒有太過著急,

他在這一天便開始閉關了,江城選擇了頂樓的經理辦公室作為閉關地點,之後吩咐北閻王,如果沒有什麼大事,千萬不要來招惹他。

這天,江城正在閉關修鍊,卻聽見有人敲他辦公室的門,江城剛剛進入到修鍊狀態之中,便被人打斷,這讓他十分不爽,可是等到他打開門的那一刻,他的憤怒完全變成了喜悅。

門外,北閻王帶著一個落魄的難民來到江城的房間內,那個落魄男人手中抱著一塊石頭,裡面散發著絲絲元氣,一看就是一枚品質不凡的元氣神石。

「這是你得到的?」江城有些驚喜的問到。

「嗯,這是俺偶然間在河邊撿到的一塊石頭,俺那時覺得這石頭很好看,所以就撿回到家中,可沒想到這居然是一塊元氣神石。」

「好,說吧!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滿足你。」這落魄男人拿著的是一塊五級元氣神石,憑藉這麼一塊五級神石,江城甚至可以突破到鍛骨境中期。

他從來也沒有想過,他會這麼容易就得到一塊五級元氣神石,所以此刻的江城心情大好。

「我,我想成為像你們一樣強大的覺醒者。」落魄男子有些希冀地說到。江城這裡別的不多,就是武魂最多,白縣一戰,他不知道拾了多少個武者和異獸的屍體,而那些屍體之中大多都存在著武魂神石。

江城在空間戒子中仔細尋找了一番,之後為這個落魄男子挑選了一顆動物系的饕餮武魂神石,這饕餮乃是上古神獸,死的這隻雖然血統有些雜,但也已經十分逆天。

有了這顆武魂之後,這落魄男人就算身為後天覺醒者,實力也不會太弱。

「王大寶,還不快謝謝江爺。」見江城一出手就是一顆饕餮武魂神石,北閻王甚至都有些眼紅。

「謝謝,謝謝江爺。」江城微笑著搖了搖頭,之後直接在房間內,幫助這個叫王大寶的男人覺醒了武魂,並贈送了他若干的蟲丹,以求能在最快的速度內提升他的武者等級。

「從今天開始,你和北閻王是就是我手下最重要的兩個幹部,我交代給你們的那些事情,就完全拜託給兩位了。」


江城現在急需閉關升級,所以他更加需要培養幾個自己的代言人,把代言人的數量控制在兩個,正是為了他們之間相互制衡。

於是,江城再一次開始了自己的閉關生涯。這枚五級元氣神石的塊頭很大,足足有一個西瓜那麼大,吞噬掉這顆元氣神石之後,江城相信,自己修鍊果一段時間之後,或許可以達到鍛骨境中期。

把這顆神石擺在辦公桌上,江城盤膝坐在地板之上,他丹田深處,那漆黑如墨的雲彩,如一隻吞天巨獸一般,張開滿是黑色獠牙的巨嘴,一口便吞掉了這顆五級元氣神石。

黑色的雲彩包裹著這顆五級元氣神石,之後慢慢回歸到本體之中。

江城的黑暗吞噬武魂,本來是無法吞噬如此狂暴的五級元氣神石的,可是因為江城靈魂假死,那黑暗吞噬武魂在海城家樂福超市的時候,自力更生,自強不息,通過吞噬過無數的蟲子和夜梟,不停的壯大了自己。

所以,此刻江城的本命武魂已經比原來強大了很多,就連這種十分狂暴的五級元氣神石也可以輕易吞噬,不會有撐著的感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