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凡知道血魔之人,並沒有一個人逃離,因爲他們知道,血魔一出世,就得儘快除殺,久了只會讓人界,或許是天地滅亡。

“不管他是何種魔物,竟敢殺我愛徒,今天老夫便要爲愛徒報仇。”一名老者怒氣衝衝的說道。雖然此老者看似年過大半百,且沒有人可小瞧他,他可是一名擁有元嬰中期實力的修仙者。老者怒氣衝衝,帥先向着血魔攻擊而來,他的成名法寶便是一把飛碟狀的法寶。此法寶看似輕薄,然且堅硬無比,鋒利異常,可防禦,攻擊更是強悍,法

“不管他是何種魔物,竟敢殺我愛徒,今天老夫便要爲愛徒報仇。”一名老者怒氣衝衝的說道。

雖然此老者看似年過大半百,且沒有人可小瞧他,他可是一名擁有元嬰中期實力的修仙者。

老者怒氣衝衝,帥先向着血魔攻擊而來,他的成名法寶便是一把飛碟狀的法寶。

此法寶看似輕薄,然且堅硬無比,鋒利異常,可防禦,攻擊更是強悍,法寶所至,見血封侯。

此法碟狀的法寶在老者一出手,便祭了出來,來勢兇兇,盤旋着,斬向了血魔。

面對着攻擊,血魔看都沒正眼看一眼,隨手一揮手中的血劍,下一刻,一道血紅色劍光脫劍而出,從下往上,斬向了飛碟。

老者見血魔如此自大,不由冷笑一聲,然下一刻他的笑容便凝固了。

只見血紅色的劍光在斬向飛碟之時,瞬間穿透了飛碟,斬向了老者,將老者一劍兩半,就此分屍了。

原本老者可以躲過此擊,只是他萬萬沒有想過,自己的成名法寶飛碟就如此被一道劍氣斬碎,並且未能擋下劍氣,只是速度微減,斬向了自己。

也就是這一怔的時間,劍氣了解了他的生命,連元嬰都沒能逃離,便被劍氣所吸收,成了一具,或該說兩半乾屍。

在場衆人傻了,怔住了,他們萬萬想不到,血魔竟然可悍如撕。

雖然華東大陸並沒有化神修士,不過地場衆人絕對有理由相信,就算是一名化神期修士出手,也未必能將一件法寶一擊而碎,還只是用了一招劍氣。

劍氣,以真氣化實,連說是法寶了,就算是護身罩,修爲不足之下也別想破開。

可血魔且作到了,一劍氣擊碎法寶,並讓劍氣不散,繼續秒殺了一名元嬰中期修士。

這等實力,已然不是人界所能擁有的了。 第一百零八章魂壤?

神王煉獄里,皓天,洛聽雪,月兒,紛紛聚集在皓天煉製的那樣東西旁邊,仔細的觀察著那樣東西的一舉一動。

靈氣的注入讓這樣的東西顯得靈性十足,逐漸的皓天煉製的這樣東西開始變成一團黑色的東西,這個黑色的東西好像是土壤一樣裡面蘊含著十分濃郁的靈氣。

這個是?慕容紫凝沒事在神王煉獄里轉悠的時候見到這幾個傢伙在這裡鼓搗什麼東西好奇的過來看看。見到面前黑色的東西之後她驚訝的說道。

老媽?!皓天,洛聽雪以及月兒見到慕容紫凝之後紛紛叫出聲音來。

兒子,好兒媳,月兒,你們這是在幹嘛?對了這個是?

老媽,這個是我無意煉製的一樣東西,你過來看看你兒子搞了什麼東西。皓天說道

這個~,這個好像是魂壤吧?慕容紫凝說道。

魂壤是什麼啊?月兒說道。

魂壤,是一個煉器師里領域進化成為國度的關鍵。只要是一個煉器師只要是他形成了一個領域之後,當他得到魂壤的時候,那麼他就會領域化成國度!慕容紫凝感慨萬千的說道。

國度裡面的靈魂生物依靠的就是靈魂的滋養才能成功的進化,月兒你的藥王國度可能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機緣巧合之下才形成的。老媽是老了無法形成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度而月兒你和皓天一個是領域一個是國度,唉!

老媽。也許你要藉助我的族徽的力量才行啊!皓天拍了拍自己老媽的肩膀微笑的看著她,之後從族徽裡面屬於他的領域以及國度的相關知識進入到她的腦海裡面。

與此同時,皓天煉製的這樣東西開始發生了異變。

在魂壤裡面,一個靈魂在悄然孕育著,逐漸的這個靈魂里產生了微弱的訊息。

我是誰?這裡是那裡啊?

哥哥,你的這個東西好像是要活過來了似得。你快看啊。

黑色的土壤裡面一個人性的生物似乎要出來似得,魂壤里的一個虛幻的生物逐漸逐漸的成型著這樣成型的過程看的人是頭皮有些發緊。


你是?皓天不確定的開口問道。

我,我不知道我是誰,但是我知道——我是怎樣出生下來的。在魂壤里一個單調的聲音結結巴巴的說道。

這個被皓天製造出來的傢伙居然不知道自己叫什麼,這可讓皓天一行人就顯得無語了。

老媽。你說這個叫魂壤。是嗎?皓天問道。

對啊,皓天你難道要想將這個傢伙~~~~

月兒,你的國度里的靈魂力量現在能支撐多久?皓天說道

哥,我想只能支撐一年的時間吧?我也不好說。月兒撓了撓頭說道。


那。這個魂壤就給你吧。將它放置於你自己的國度裡面。這樣的話你的國度里靈魂力量就可以說是源源不絕的進入你的國度。

啊!老哥,那就多謝了,你難道不要這個傢伙嗎?


哈!這個傢伙的體積雖說不大。但是要給我們這幾個人分配的話,我,聽雪,還有你月兒。一人一份,哦,對了還有老媽。

對了,老媽,你要不要這個傢伙啊,這個傢伙可以和你自己身上的永恆不朽達成一個玄妙的聯繫這樣的話,老媽你自己經過修鍊可以形成自己的國度的。皓天笑嘻嘻的看著自己的老媽說道。

好吧!慕容紫凝豪爽的答應道。

魂壤的大小就好像是一顆人頭一樣,而四個人經過分割之後魂壤裡面的靈魂開始了分裂,形成了四個一模一樣的黑不溜秋的傢伙。同樣的裡面蘊含著可觀的靈魂力量。。。。。。

哥哥,這個魂壤的位置擱在那裡才好啊?月兒的藥王國度里月兒,皓天正在一個大陸上討論道。

月兒的藥王國度經過她這幾個月的淬鍊已經十分的廣闊,面積就好像是葯器神界的版圖一樣,而她的靈魂就像是一顆太陽一樣照耀在她的國度裡面。幾個大陸上被月兒種植進去的草藥茂盛的生長著。中央的一個靈氣泉眼是月兒在無盡星空發現並帶到自己的國度里,正是因為有了這個靈氣泉眼,月兒的國度才會變得生機勃勃。以至於不會淪落到很難看的地步。幾個女性的丹靈身材嬌好面容輕靈可愛,她們在照顧著這裡的一花一草。見到月兒她們首先就是給月兒行禮。口裡說道:神母大人!

幾個大陸的中間,一個深不見底的水潭出現在皓天的眼前。而這個水潭就是月兒靈魂本源的居住地。也就是她原來本命火焰呆過的地方。

魂壤的位置嘛!就擱在這裡好了。說完皓天將月兒手裡的魂壤準確的拋射向那深不見底的魂潭裡。

哥哥,我的靈魂力量居然有不少的提升!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 ,啊哦~!月兒舒服的呻吟著,一方面魂壤可以誕生出純凈的靈魂力量可以將神祇靈魂增強,另一方面,在煉器的時候加入一點魂壤,在未來的某一天,這個物品就會誕生出一個十分強大的器靈。要是讓修羅血海和聽雪神蓮知道有這樣的好東西的話,那麼他們就會和自己的主人鬧飢荒。

而其他的幾個人,皓天則是將魂壤直接和自己的領域融合在一起。看看這個領域裡面的魂壤會不會讓自己的領域成為國度。但是這個過程是十分漫長的。 劍道神尊

洛聽雪則是將魂壤收到自己的戒指裡面,在她的戒指里魂壤開始遊盪起來,好奇的觀察著這裡的情況。

畢竟它還是沒有一個主格思維的靈魂力量,十分容易成為他人的嫁妝。它註定就是靈魂的食物。

哥哥,這裡的靈魂力量已經得到一個穩定的補充,我的國度可以維持好長好長的時間啦。嘻嘻!那月兒該怎麼樣獎勵一下我的好哥哥呢?這樣吧,哥哥讓月兒好好的吻吻你吧!月兒的藥王國度里皓天和月兒懸浮於一塊大陸的上空笑著看著自己腳下的大地。

那老哥就允許你啦!皓天張開自己的臂膀歡迎著自己妹妹的獻吻。

那月兒來了!哈哈!說著月兒的嚶嚶粉唇就咬向了自己的哥哥。

皓天吃疼的叫到。嗷!


魂壤的價值,只有雲宮家的家主雲宮傲龍以及雲宮修羅知道。慕容紫凝在得到魂壤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閉關,為的就是要成就自己的領域甚至是國度。雲宮世界里的魂壤只有玄神大陸的一個地方擁有極少的產量,而且品質不好。皓天煉製的魂壤可以說是高級的魂壤。

這個秘密就這樣被雲宮修羅封閉著。封閉著皓天煉製出魂壤的消息。(未完待續。。)

ps:ps:魂壤這個東西可能要伴隨這部作品裡面,接下來的章節里時不時的有這個傢伙出現,這是小雲的一點小小安排。還有推薦沒有啦?隔一天一章已經算的上是一個進步了。接下來如果你們給的推薦足夠多,那麼,你懂得~~~【~、、、!~、、、】(小雲哭著求推薦!求月票!當然求猛烈的訂閱!) 衆人呆若木雞的望着血魔,誰也沒有出手。

其實最爲吃驚之人,就是李婉婷的爺爺與李元這位二爺爺了。

他二人都認識血魔原先是誰,正是曾浩,而曾浩的實力只是金丹期。

雖然之前傳出不少有關血魔滅殺雙**這名元嬰修士之時,這二老也很是吃驚。

一名金丹期修士能滅殺一名元嬰修士,着實駭人聽聞。

可吃驚歸吃驚,且並未震驚,並必曾浩原先就是天宮之主,他身上能擁有強大的法寶,或一些保命殺招也屬正常之事。

可當曾浩一招秒殺了蛟龍之時,這二人更有點震驚了,必竟單以劍氣破開八階蛟龍的防禦,就是他也很難做到。

然在曾浩以劍氣,面對面秒殺一名元嬰中期的修士,而且還是破他法寶之後。

這等修爲,這等傷害力已然不再是人界所能擁有的了。

然在凡人眼中,且不是這樣想的,他們不明白,傳說中的上仙,那可是仙神般的存在。

可在此魔面上,一個會面,先後被讓此魔斬殺了一頭巨大的龍,又一名仙神被瞬間殺死。

他們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在做夢,還是這些仙神都是假的,什麼讓人說殺就殺。

他們震驚,那是修仙者的事情,與血魔無關,血魔可不會等他們醒了再繼續殺人。

只見,血魔擡手血劍,一個交叉的劃出了兩劍。


下一刻,又有幾名修爲較低的修士連逃,或祭出法寶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讓血魔秒殺了。

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血魔的劍氣不但威力強大,速度也快的嚇了,只是眨眼間,便已然穿過了數十丈之遠,殺人於無形。

“快出手,別讓此魔有出手的機會。”一名修士看出血魔的速度絕對不是他們任何一人所能避開的,驚荒之下,祭出了法寶,大喝道。

而他此話一出,所有的修士紛紛祭出了法寶,攻擊向了地面上的血魔。

血魔離城牆也有一段距離,足了數十丈之遠。

然在這些法寶的威壓之下,城牆開始有塌崩的跡象,不少凡人在這威壓之下,直接被壓成了一團爛泥。

可以想像,威壓之下的血魔,承受着何等到的威壓之力,空間都爲之而凝固。

可血魔並沒有因此,並沒有出現他們想像中那般,呈現出不適的感覺,好像若無其事般。

下一刻,只見,血魔擡起手中的血劍,血劍瞬間變長,變大,橫掃面了所有斬向自己的法寶。

一個讓衆人無法接受的結局出現了,所有的法寶雖然並未被直接擊毀,且讓血劍聚集斬飛出去。

不少修爲較低的修士紛紛吐血,臉色慘白。

他們清楚的感覺到,血魔此劍中含帶的巨力,那如同天威般的巨力,絕對不是人界中任何人可以擋下的。

“快跑, 福妻天降 。”一名修士怔住了,有許久之後,紛紛轉身,就要逃離此地。

然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中突然黑雲翻滾,雷聲不斷,阻止了所有人的行者,其中也包括了血魔在內。

下一刻,在血魔頭頂不遠處,開始有巨烈的波動傳出,或好有人在以巨力攻擊的空間般。

所有人紛紛望向了血魔,目光中盡是不解之色。

這等未人力所能爲之的事情,也只有血魔能做到了,只是他們不解,血魔並未動,然天空中,或者說半空中空間又是一遭到何人的攻擊。

轟隆隆,轟隆隆。空間爆炸,帶動了一連患的天塌地陷的聲音,讓人爲之驚駭。

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何事,紛紛都望向了血魔,可讓人不解的是,血魔並沒有動,只是呆呆的望着半空,毫無何任表情。

半空之中,黑雲聚集越發的濃郁起來,黑沉沉的黑雲霧彷彿天地都要塌陷下來般。

“是血祭,人有發動了血祭。”一聲驚慌失措中帶着憤怒的聲音響起,引起了在場衆有人的注意。

血祭,這是一種極爲殘忍的祭祀,用於祭祀某一件法寶,或者是用於祭祀某一位魔神時所用的方法。

然血祭最爲根本就是血,精血,或以無數人的血,或以大量修士的精血。

這一般都只有修魔者,或者是魔族之人才會使用,一般的修仙者都無須此種祭祀。

然讓人不解的是,血魔已然是魔中之魔,他無須祭祀任何魔神,相反,不少魔神只會祭祀他。

至於祭祀法寶,以血魔的血劍之強悍,他還何須祭祀法寶嘛?而血劍明顯已然開利,殺氣騰騰,已然無須再血祭。

黑霧布蓋了血霧,且不能完全蓋住,只是在血霧的範圍內聚集了一角。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