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好吧!還給你!」周威把蓋子擰好,將飲料扔回給我。

我嫌棄地說:「你喝都喝了!」「是啊!」周威得意洋洋地說,「所以你不如乾脆大方一點。」說著又從我手裡拿過飲料,再次擰開喝了一口。「滾蛋!我不想看見你!」「好!」周威笑眯眯地說,「你讓你媽再買一箱飲料回來,我明晚再來喝。現在我先走了。」周威一走,我便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機,想給莫玉露打個電話。不過一想起莫

我嫌棄地說:「你喝都喝了!」

「是啊!」周威得意洋洋地說,「所以你不如乾脆大方一點。」說著又從我手裡拿過飲料,再次擰開喝了一口。

「滾蛋!我不想看見你!」

「好!」周威笑眯眯地說,「你讓你媽再買一箱飲料回來,我明晚再來喝。現在我先走了。」

周威一走,我便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機,想給莫玉露打個電話。不過一想起莫老師,我的手還是放下了。想了想,我給莫玉露發了條信息,問她:「玉露,在幹嘛呢?」

然而,我等了一夜,都沒有等到莫玉露的回復。有好幾次,我都忍不住想給她打個電話了,可是每次拿起手機總是想起莫老師,這個號便怎麼也撥不出去。

躺在床上,我想:莫玉露真的喜歡我嗎?如果她是真的喜歡我,那我以後不是要有女朋友了?

想象著莫玉露成了我女朋友的畫面,我是又開心又緊張。

男女朋友在一起一般會做些什麼事呢?逛街?看電影?牽個手?一起喝飲料?

好像逛街和喝飲料都有過啊,那就是說,我們已經是男女朋友關係了?

不!不對!如果我們已經是男女朋友關係,那莫玉露為什麼不回我的信息?她是沒開電腦沒看到我的信息嗎?那也不可能啊!一整夜的時間,她一次都沒看?而且……

我想到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她為什麼要讓周威給我拿籃球服?還不讓他告訴我?這是要跟我割袍斷義嗎?

想到這裡我就睡不下去了,第二天一早,我便戴上口罩跑到X高中,去見莫玉露一面。 斬草不除根,後患無窮!

儘管釋芷心和靳棘將原本五五開的戰局,以一場暢快淋漓的大勝而結束,然兩人卻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那是一個族群!

雖然他們唯一的聖者被殺,但不代表他們沒有反抗的能力。

這裡,是巫族境!

「有傳送陣?」林風望向千戀皇。

「對。」千戀皇輕然點頭,「一般關係好的族群都會交換傳送點,包括師徒關係,又或者族群的分支等等。」

林風點頭明白。

境外巫族進入巫族境,便會被接收,拜同類型巫族強者為師。

哪怕他日成就聖者,自成一脈,但師徒間的關係卻不會改變,巫族同族之間的關係相當之好。也有一種可能,便是這個族群自願成為另一個強大族群的分支,享受資源,修鍊條件,乃至其它等等。

但眼下,無論是什麼原因都已經不重要。

因為,對方的『援軍』轟然而來,六道聖者氣息,幾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向己方襲來,目標相當的明確!

正是為剛才被殺的聖級後土巫族報仇!

「可惡!」靳棘氣的渾身直顫。

並非害怕或是恐懼,而是深深的後悔!

釋芷心緊咬著嘴唇,眼淚不爭氣的滴落下來,嬌臉煞白,吹彈可破的臉蛋上充斥著憤怒,對自己的憤怒!

兩人天資聰穎,又怎會不明白?

只是他們閱歷太淺,很多時候很多事都太魯莽,未考慮後果。

平日里,他們就算闖禍也有父母替他們擦屁股。但今時今日彼此在一個小隊,他們卻因為自己的錯誤,連累了其它人!足足六個聖者,一個聖級巔峰,兩個高階聖者,三個中階聖者!

別說六人齊至。單單那兩個高階聖者便足以敗他們!

「對不起,林大哥,千姐姐。」釋芷心眼淚不停落下,然眼中卻透射著一分執著。

她雖善良也心軟, 倩影聖手


「不,是我的錯!」靳棘吼道,猛扇了自己一個耳光,「我太大意,以為這些小嘍嘍成不了什麼氣候。沒想到……」咬牙切齒,靳棘青筋暴露,整個人有種歇斯底里的瘋狂,殺意狂露。

因為高傲,才會自責,靳棘自是不會將責任推給釋芷心。

林風望向千戀皇,會意的點了點頭。

非常好。

或許千戀皇的這個方法有點不近人情,然卻是結結實實的一棍。打在兩人頭上。如父母對孩子一般,嚴苛未必不是愛。總比日後兩人再犯下如此錯誤,危及性命要來的好。


若只是嘴巴說,告訴他們,記憶決不會如此深刻。

而眼下,自己相信這一次的事對靳棘和釋芷心來說,將會是深深的一道烙印。永記心頭。

尤其是釋芷心,小妮子眼中的決絕和執著,發自心底。

「沒關係。」林風對靳棘和釋芷心微笑的點了點頭。

不需要多言,以行動來表示一切。

四人之中,論實力論威望。自己必須擔起『隊長』的責任。

「交給我。」林風輕道。


眼眸望向前方,六道聖者的氣息,已然如一道道光影如期而至,恐怖的氣息讓的整片大地都是震動。足足六個聖級的強者,都是以個體力量強橫為傲的巫族,殺氣凜然。

「林大哥!」「林兄!」釋芷心和靳棘面色頓變,連喊。

「放心。」千戀皇清然開口,打斷兩人,望向林風,「他可是我們的『隊長』,相信林風,他既然有這個決定我們就該支持他,這個時候你們要做的只有兩個字——」

「服從。」

林風洒然一笑。

擔起『隊長』一職,對自己來說並不是什麼難題。

人多則話多,意見更可能不同。或許自己壓住其餘三人很簡單,然長久下去一則影響團結,二則影響彼此私人關係,三則更可能激發矛盾。倘若自己主動請纓做隊長,顯然不妥,然乘此機會由千戀皇提出,水到渠成。

而且,將很多未知的因素更能簡單處理,尤其是——

威信!

這一戰,是自己立威的好機會。

「呼~~」輕吐出一口氣,林風望向千戀皇,不禁豎起大拇指。

這個絕色女孩,雖是年輕然心思縝密,考慮事情滴水不漏,自己之前儘管已是對她評價極高,然還是有點太過小覷了她。千戀皇,有著相當高的情商。心中微嚀,卻已再沒有時間猶豫,前方如狂風驟雨般,遠遠可見六個人身蛇尾的『怪物』,轟然而來。

正是後土巫族!

「正好,試試新生蛻變的重生之火……」林風眼中精光閃動。

霎時間,如一道破雲之箭穿梭而出,直入雲霄,星源力轟然爆裂,火芒籠罩天穹。全身上下凝聚著強烈火焰,帶著釋芷心和靳棘震駭的目光,林風毫無懼色的迎上六個後土巫族,火光凜然。

到底有多強?!

戰鬥,一觸即發。

沖在最前方的,正是實力最強的聖級巔峰後土巫族。

人身蛇尾,身高近百米,已然達到突破聖級巔峰的瓶頸地帶。一旦身高到達百米,他便能晉陞為聖王級別,土之元素濃郁極致,人未至,那巨長的蛇尾便已掃了過來,呼嘯而至!

很快!很猛!

獨寵鑽石天后

「完全可比聖王初階的身體,力量,韌性都是一等一的。」林風心中暗道。

以自己的速度,要避開這一擊尾鞭輕而易舉,嵐雲步的施展直接便能劃開。然躲避對自己並沒有好處,眼前這後土巫族先攻,依靠尾鞭的攻擊範圍,完全可將自己鎖定住。

最重要的是。自己沒興趣和他玩。

要來,就來點狠的!

「陰陽鏡,陽鏡!」林風雙眸霎時璨亮,倏地暴喝。

星源力迅速綻放,匯聚於白色光芒之內,陰陽鏡菱形的色彩如無數玻璃重疊。光芒不斷折射,瞬間在身體前方形成一片劇烈光陣。光源、視線,連帶著氣息都是折射,以星源力為軸心,陽鏡再一次綻放出力量!

視線阻礙!

「奧秘,血鳳!」林風沉喝。

血色的光芒籠罩全身,如血光環繞,一頭浴血的鳳凰幻影在背後閃現。身體猛的變化,速度狂飈。根本毋須躲避,輕然一躍便如流星般直衝而前,不退反進。

反攻之!

本體奧秘領悟最強的,正是在血熗秘境中所領悟的『血鳳』!

蛻變的身體,蛻變的力量,林風血色光芒匯聚,星源力爆發,彷如一柄無堅不摧的閃電。橫空出世。以絕對的速度,擺脫後土巫族尾鞭的攻擊。後土巫族的攻擊能力,太一般。

哧!背後狂風粼粼,尾鞭一掃而空。

耳邊響起眾後土巫族怒極的吼聲,儼然處於暴怒之中。林風眼眸淡然一爍,在『偷襲』上,陰陽鏡的陽鏡有著出其不意的效果。前方聖級巔峰的後土巫族氣息已然紊亂。土之氣息瘋狂散發。

然……

耳邊傳來咆哮聲音,清晰入耳,似乎在和自己說有本事正面交戰。

但事實上,自己使用『陽鏡』,目標並非是他。

而是其它五個後土巫族。

「擒賊先擒王。」林風心念淡然。

疾馳中。血光凝聚,一旦被這六個聖級巫族圍上,自己也難討得好。

而一旦解決最強的這聖級巔峰後土巫族,其餘五個後土巫族必定心生忌憚,恐懼。就算再發揮實力,缺少最利的一把劍,自己的壓力無疑也會小很多。

第一擊,決不容有失!

烀!手中重生之火綻亮,已然到達第八十重天的恐怖威力,為真正聖王級力量。輔以星源力在身體中爆發,林風雙眸綻露出極烈光芒,雖是防禦系火焰,然如今重生之火早已勝過吞噬之火。

「釁火!」林風沉喝。

這一次,以重生之火『挑釁』吞噬之火。

澈然相反!

而威力,同樣與眾不同。

「好強。」林風心之暗凜,眼眸爍爍。

釁火的強,遠勝當日十倍以上,恐怖的威力足以讓聖王級強者都是動容。濃郁的火之力量,急劇的旋轉,形成驚人旋轉離心力。虛空中,一頭鳳凰高亢啼鳴,那片火焰的融合,令的鳳凰幻像若隱若現的出現。

「去!」林風毫不猶豫的轟出一擊。

在釋芷心和靳棘驚然目光中,與聖級巔峰的後土巫族展開最直接的碰撞!

正面轟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