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脆響,黑暗中忽然多出一道亮光,緊接着越來越大,眨眼間成了一個丈長的口子。

古羲臉色一喜,腦子驟然感到發悶,只感覺要暈過去,一瞬間的念想知道這是衍力乾枯的後遺症,沒有多一絲一秒的時間,古羲在劈開的裂縫的下一刻,就已經縱身躍入裂縫當中,也就在進入的那一刻,人已經昏死過去。......在混亂地域的五龍城,這是一個偏遠的地方,城池不大,但惡人卻很多,而且大部分是被窮兇極惡之輩。

古羲臉色一喜,腦子驟然感到發悶,只感覺要暈過去,一瞬間的念想知道這是衍力乾枯的後遺症,沒有多一絲一秒的時間,古羲在劈開的裂縫的下一刻,就已經縱身躍入裂縫當中,也就在進入的那一刻,人已經昏死過去。

……

在混亂地域的五龍城,這是一個偏遠的地方,城池不大,但惡人卻很多,而且大部分是被窮兇極惡之輩。

“來看看冽,好東西,下品尊衍器,童叟無欺只要百萬年靈根就可以拿走。”

一個馬臉小販拿出一顆圓球狀的衍器,裏面傳來一絲絲強悍的波動,讓不少人爲之側目。

“真的是尊衍器?”


一夜情深:杜少的心尖寵秘 ,臉上露出一絲貪婪之色,尊衍器,不是一般人能夠得到了的,在散修當中只有上了人榜的人才會有尊衍器,尋常人,基本上沒有。

馬臉小販呵呵一笑,極爲自信的說道:“絕對是尊衍器!這可是好東西,大哥你現在的修爲是靈衍境巔峯,保不準得了這一把尊衍器就能夠去上人榜了,那可是有三條命的啊!”


鬍鬚大漢一聽,心中更加的火熱起來,雖然看不出這圓形的尊衍器怎麼用,但尊衍器的強悍是毋庸置疑的。

不過想要他用東西換,那是絕對拿出不來的,別說沒有了,即使有,那也不能夠給對方啊!

當下,滿臉煞氣的一把揪住馬臉小販,吼道:“小子,最好乖乖的拿出來,這地方可不好混!”

馬臉小販一聽,撇了撇嘴,原來大漢也是一個窮鬼,他還想騙騙別呢,於是說道:“你是個窮鬼,殺了你也沒有任何好處,還是趕緊給我走開吧,莫要打擾我做生意,不然的話,老子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大漢一聽,有些怒了,不過也有些慫了,畢竟這是混亂地域,一些來這裏的人都有兩把刷子,搞不好一個其貌不揚的傢伙就是一個極短恐怖的存在。

不過他倒是聽出來了一個意思,那就是這傢伙也沒有尊衍器,純粹就是在這裏騙騙別人。

想到這裏,大漢也有些不屑道:“原來也是個騙子,艹,今天大爺心情好,就放過你。”

大漢撇撇嘴,直接離開。

圍觀的人聽見,頓時一鬨而散,沒有熱鬧可看了,這些人都是惟恐天下不亂的人。

馬臉販子聽見大漢戳破他的聲音,心中惱怒,他同樣是靈衍境修爲,自然不怕大漢,招呼也不打,直接拿出攤位上的圓球對着大漢投擲而去。

啪!

一道黑色電光閃過,大漢躲閃不及,直接被圓球的電光擊中,背部焦黑一片,倒是沒有受傷。

“切,原來是一次性的凡衍器,這人也太貪心了,要是真的有人被他騙了,發現後還不得氣死,缺德,太缺德了。”

“是啊,百萬年靈根換來的一個一次性的凡衍器,任誰知道也是要被氣死,不過這玩意做出來的水準還真不錯,不親自使用,發現不了是凡衍器。”

“這下有好戲看了,最近的日子太平凡了,都去珠峯搶着上榜了,搞的我們這裏一點激情都沒有,如今有打架可看,也是不錯的消遣。”

“來來來,這兩人都不靈衍境巔峯,我坐莊,賠率爲1:3,趕緊下注……”

一些圍觀的人看見,紛紛起鬨評論,更有奇葩奇葩人物把這當成了一場賺錢工具,立馬的吸引了不少人去下注。

“你他孃的找死!”

大漢被擊中,背後火辣辣的焦黑一片,雖然沒有受傷,但也足夠狼狽的,怒吼一聲,掄起拳頭就往馬臉小販的腦袋上面招呼過去。

“黑!”

馬臉小販冷笑一聲,避過大漢攻擊,衍力涌入身體,對着大漢的心窩直擊而去。

嘭!

大漢眼睛圓睜,心臟猛的一窒息,如果不是身體強悍,恐怕這一些就得去掉半條命。

“雜碎!”

大漢臉色殷紅,如同打了雞血一般,身體猛地膨脹起來,直接對着馬臉小販連續抨擊而去。

馬臉小販臉色微變,身體極爲靈活的左躲右閃,實在避無可避之後才與大漢硬接,而每一次的相撞,馬臉小販的臉色都要變化一些。

嘭!

最後,馬臉小販身體有些不穩,被大漢抓住時間一拳擊中,直接吐血倒飛而出。

“哈哈!小子,原來衍力竟然這麼弱,看老子不砸死你!”

大漢哈哈大笑,力量澎湃,快速的對着馬臉小販搶攻而去。

馬臉小販心中暗暗苦笑,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狂暴,力量奇大,恐怕這一次要交代在這裏了。

忽然,馬臉小販躺在地上看見天空中出現一絲裂縫,緊接着一道寒光與人影。

“看!流星!”

馬臉小販驚叫一聲,手指着大漢頭頂。

“小子,這種伎倆你也好意思用。”

大漢不屑,舉起拳頭準備結束馬臉小販的性命。

就在此時,大漢忽然感覺到頭頂有一股發麻的感覺,好像有什麼危險,當下急忙擡頭一看,下一刻,一道寒光疾馳而過。

噗!

轟!

大漢還沒有反映過來,一道利刃直接從他頭頂貫穿進去,當場本源潰散,毫無生機,緊接着在大漢的不遠處,又傳來一聲悶響,地面塵土飛揚。

“我靠!”

“這他孃的是怎麼一回事,好恐怖衍器,竟然一下就將大漢垂直的釘死在地上了。”

一些人看見,顧不上賭注,紛紛後退,目光驚悚的看着大漢。

大漢雙目圓睜的站立在地上,只是毫無生機,在他的頭頂有一根非金非木的圓棍,好像是從他頭上長出來的一般。

而在大漢的腳底下,有着一道槍尖,槍尖的另一側還有一道月牙兒的利刃,還在滴着鮮血,看起來異常的猙獰鋒利。

“這……”

馬臉小販說不出話來,竟然被一把衍器給釘死了,這衍器恐怕非同尋常……仔細感悟一下,竟然是中品尊衍器!!!

“呼哧……呼哧……”

馬臉小販的心突然砰砰砰的跳動起來,呼吸也急促起來,還是第一次看見尊衍器,這也太犀利了吧。

如果能夠得到……

馬臉小販恐懼的搖了搖頭,因爲在塵煙散去的地方還有一道人影,保不準這就是一個極短恐怖的存在。

扭頭看了看那一羣圍觀的人,個個臉紅脖子粗,只待確定從天而將的人死亡,他們就一擁而上,搶奪這把中品尊衍器。

掉落下來的自然是古羲,不過因爲衍力的緣故,已經陷入了昏迷當中。

這大漢……也只能夠怪他倒黴了。

衆人等了許久,躺在地上的人都沒有任何的反映,不由的猜測對方是不是已經死亡了。

“他死了,我的尊衍器。”

人羣中不知道是誰喊了這麼一句,一些人一聽,雙眼頓時通紅起來,因爲在他們看來,躺在地上的古羲是因爲和人大戰不敵,所以敗亡,也就是這中品尊衍器是無主之物。

這從天而將的好處,沒人不想。

當下,一羣人紛紛出動,一拳轟響八荒戟,直接將八荒戟上的大漢給轟的稀巴爛,露出了**裸的八荒戟,寒光閃爍,暗光流轉,散發出的氣息更加驚人。

不由自主的,這羣人的眼睛更加了火熱了起來。

“這是我的!全都給我滾開!”

“放你孃的屁,這是我哥,他的東西現在掉落下來,自然歸我,全都給我滾,不然我殺你一個片甲不留!”

“我草!擋我者死!”

“……”

一羣人瘋狂了,紛紛找着各種理由藉口去搶奪八荒戟,而八荒戟也因爲被幾人給轟飛了。

“該死的一羣雜碎!”

馬臉小販怒罵一聲,八荒戟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嗯?”

忽然,馬臉小販眼睛一亮,急忙跑到無人搶奪的古羲身邊,一把扛着古羲就往遠處跑。

在他看來,擁有尊衍器的人,身價自然是豐富無比,到時候就可以好好的搜刮了。

而古羲也別人當成死人給扛走了。 “這羣蠢貨,嘿嘿……”

扛着古羲,馬臉小販一路狂奔,同時又散發出消息,五龍城驚現中品尊衍器,一時間,只要是能夠走動的全部向着八荒戟所在的地方蜂擁而去。

而小販心中卻樂呵呵的的帶着古羲跑出五龍城,緊接着又是一段狂奔,來到了一座小山腳下。

七彎八拐之後,馬臉小販扒開一些樹叢露出一個乾燥的山洞,旋即一個閃身,進入山洞裏面。

嘭!

一聲清閒,馬臉小販將古羲丟在地上,抹了把冷汗,嘿嘿的看着古羲。

直播大唐生活 看看你有什麼好東西,嘿!”

馬臉小販迫不及待,剛想伸手往古羲的丹田去摸索,突然間,古羲的手指動了動。

“我的娘啊!”

馬臉小販看見被嚇的魂飛魄散,差點大小便失禁,身體跪倒在地磕頭不止,同時嘴巴也驚恐的說道:“前輩,不是我有意得罪您的,主要是晚輩我以爲前輩您已經死了,想着您的東西不如福澤一下晚輩,到時候晚輩也會給你立牌位,天天供奉您老人家,前輩,都怪晚輩一時糊塗,還請前輩原諒,原諒。”

馬臉小販五體投地,身體瑟瑟發抖,靜靜的等待着古羲的發落。

“前輩……”

半響過後,馬臉小販始終不見古羲說話,不由的悄悄擡擡頭,看見古羲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前輩……”

馬臉小販輕聲的呼喚了一聲,顫抖着用手感悟了一下古羲的氣息,發現沒死也沒反應後,心中鬆了口氣。

“這爲前輩應該是重傷昏迷過去了,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馬臉小販拍了拍胸脯,心有餘悸。目光看向古羲又閃過一絲貪婪。

“這人被傷成的血肉模糊,不僅看不出是誰,也不知道有沒有救,而且看樣子也沒有反抗之力,不如我……”

馬臉小販眼中閃過一絲殺機,如果殺了古羲,就可以得到古羲的好東西了。

事實上的確如此,古羲別的或許沒有,但是尊衍器戰甲卻是一等一的好,丹田中還有上百跟靈根,一些珍貴的草藥,這些都是好東西。

“不行,不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