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是奇怪。

秦若夭也演起戲來,這裏可不止有劉婧一個演員啊。她一臉天真地問:“這不是探險類節目嗎?探險不會帶魚叉吧,用樹枝不就可以了?”“你用樹枝插一條魚試試!”被秦若夭那假天真的樣子刺激得說話語氣都不善了。秦若夭心中嗤笑,這也太容易了,一點點小僞裝就撐不住了?“我等會再去,咱們先去露營地吧,走了這麼久,大家也

秦若夭也演起戲來,這裏可不止有劉婧一個演員啊。

她一臉天真地問:“這不是探險類節目嗎?探險不會帶魚叉吧,用樹枝不就可以了?”

“你用樹枝插一條魚試試!”被秦若夭那假天真的樣子刺激得說話語氣都不善了。

秦若夭心中嗤笑,這也太容易了,一點點小僞裝就撐不住了?

“我等會再去,咱們先去露營地吧,走了這麼久,大家也累了吧。”

“是啊,我好累。”周舟虛脫般地靠着樹。

秦若夭主動上前把周舟的揹包拿過來,“我們先去休息,待會再來找吧。”

“辛苦了!”唐瑞拍了拍秦若夭的肩膀,以示友好。

這是他很喜歡的一個動作,力道、位置恰到好處會讓人覺得親切,也能讓人進一步放鬆警惕。

但是唐瑞擡頭的瞬間卻看到了秦若夭臉上的嫌惡。

唐瑞一愣,很快,秦若夭臉上的嫌惡就不見了,要不是唐瑞看得清清楚楚,還以爲是自己眼花了。

嫌惡?

爲什麼會嫌惡?

他難道已經被秦若夭看穿了嗎?

望着與周舟走在前面有說有笑的秦若夭,唐瑞微微眯眼,擡步跟了上去。

憋着氣的劉婧走在最後,還讓攝影師走在前面,臉上的僞裝瞬間就卸了下來,惡意滿滿地腹誹着:就你也能插到魚?別被海浪衝走就萬幸了!

露營地空曠,還有個小水池,危險的豁口處也被秦若夭用藤蔓和樹枝保護起來,秦若夭又一次被大家好好誇了一波。

劉婧低着頭,將眼中的嫉妒很好的隱藏起來,默默開始準備鑽木取火的工具。

少說話,多做事還是很能讓網友們產生好感的,比如這個時候,劉婧的直播間就大多都是對她的讚美了。

【也就劉婧在認真做事了。】

【婧姐突然正經起來我有點不習慣。】

【其他人就不能來幫忙嗎?婧姐徒手鑽木取火,手會磨破皮的。】

“婧姐,我來幫你吧。”第一個上來幫忙的是韓萱兒,笑起來溫柔恬靜的模樣沐浴在陽光下,成功讓不少網友get到了她的顏值。

【哇!萱兒也好好看啊,我之前怎麼就沒發現啊!都被秦若夭的美貌干擾得我都眼花了!】

秦若夭看了眼藍色屏幕上的彈幕,再看向蹲在劉婧身邊,顯得溫柔又體貼的韓萱兒。

她微微皺了鄒眉,這年頭,當女藝人還真是難啊。

看着挺單純無害的人,實則把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也什麼都不說。

這種人可比張揚的劉婧可怕多了。


“我去抓魚吧,你們先休息。”秦若夭拿起一把匕首,在手中顛了顛,適應一下手感,忽地勾脣一笑。

這一笑,讓想跟秦若夭一起去抓魚的周舟下意識就收回了腳。

“怎麼了?”秦若夭注意到周舟的動作,擡頭問道。

“沒事沒事……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嗎?”

“不用,你也走了很久了,就在這裏休息吧,我很快就回來。”秦若夭朝山坡下走去,步伐穩健,絲毫不見疲憊。

【周舟……哈哈哈……周舟剛纔是被嚇到了嗎?他的腳唰的一下就收回去了!】

【秦若夭剛纔笑得確實有點詭異……】

【那顛刀的動作彷彿是在找一把稱手的武器……】

“咔嚓——”


負責秦若夭直播間的攝影師非常“體貼”的沒有直接拍攝秦若夭的動作,只是讓直播間的網友聽到聲音。

那利索的咔嚓聲網友都聽得頭皮發麻。

攝影師將鏡頭對準秦若夭之後,一把做好的魚叉就被她握在手中,地上都是各種切口整齊的木塊。

【這就做好了?那還要找什麼工具啊?】

【感覺給秦若夭一把刀,她什麼都能做出來……】

【……這……秦若夭還有什麼是她不會的啊?】

網友發出如此咆哮。

什麼都會的秦若夭目不斜視地朝淺海區走去。 覺醒之胃


看着屏幕上動作瀟灑,模樣冷豔的女人,費弘都不敢相信這個人是他相處了好幾年的“前女友”。

不,說前女友還不對,畢竟他從來沒有當着其他人的面承認過秦若夭的身份。

他不由得嗤笑一聲,現在的秦若夭和以前簡直就是判若兩人,這個人不會是冒名頂替的吧?

但以餘珊珊那性格,是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姐妹被人頂替的。

那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秦若夭?

“你在看什麼?”龍素突然出現在費弘身後,還帶着一身怒氣。

費弘來不及合上電腦,龍素的幾份文件就對着費弘的頭砸過來,“你看看你乾的都是些什麼事!好好的詞作者都被你這水平給氣跑了!”

“姐,我又沒幹什麼,怎麼成被我氣跑的了?”費弘煩躁地說。

“怎麼不是你?你有你的意見是好事,但你也不能限制詞作者的想法,什麼必須加入你的詞,你以爲你是誰啊?你真當你的水平能跟專業詞作者比?”龍素揮舞着手指着費弘痛罵一通。

費弘越聽越煩躁,越不耐,對那位離開的詞作者更加非讓憤恨。

“什麼被我氣走的,還不是因爲我咖位不夠,人家不想跟我合作……”費弘嘟囔着。

龍素被他這話給氣笑了,“你剛出道想要什麼咖位?你以爲你有點粉絲就夠紅了?現在也就只有你那批粉絲哄着你,你看看路人有幾個認識你?”

“原來是嫌我不夠紅……”費弘不屑地冷笑,“他紅嗎?他紅有幾個人知道他?”

他所說的“他”正是那位詞作者。

龍素沒想到費弘連這種一看就智障的話都能說出來,氣得直接上手了,食指戳着費弘的頭咬牙道:“你紅,你紅還不是靠粉絲? 喜提一座完美島 ?你當你有幾個粉絲就能在幕後工作者面前橫了?你當心以後都不會有人再找你合作!”

“只要我夠紅,就有的是人來找我合作!”

費弘氣極,狠狠拍開龍素的手,站起來瞪着她。

手背都被拍紅的龍素並沒有怪他的粗魯,反而被費弘眼中的憤然與不甘所吸引。

“既然不甘心,那就讓自己更紅,讓你有這個資格耍大牌。”龍素冷笑道。

費弘轉身看向電腦屏幕上的人,那佔據了大半屏幕的彈幕除了對秦若夭的嘲諷咒罵之外,都是對她更加正面的評價。

並且這些評價在一天之內就已經越來越多。

費弘忽然勾脣一笑,“你說,如果我跟秦若夭同框會怎麼樣?”

聞言,龍素都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秦若夭能有今天還不都是因爲我?現在她的全民知名度都快蓋過我了,那就更應該回報我啊!”費弘清俊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龍素用意外的眼神打量着費弘,這個意外很快就變成了贊同,“我會給你安排,這一次,可得好好利用。”

拍了拍費弘的肩膀,龍素難得的氣憤地進來,笑着離開。

費弘盯着屏幕上被藝人們包圍着的秦若夭,臉上的笑容越發扭曲,你不是還喜歡我嗎?既然你現在又有了用處,那我就勉爲其難地讓你繼續喜歡我!

並不知道費弘的打算的秦若夭此時滿載而歸,正被藝人們圍着誇讚。

“螃蟹!居然還有螃蟹!若夭真是太厲害了!”唐瑞由衷的誇獎。

還真是認真的。

唐瑞都做好了餓一天的準備了,沒想到秦若夭還真的能找來食物。

“小夭,還有什麼是你不會的啊!”周舟一臉感動地看着秦若夭,那是對食物的濃烈的愛意。

秦若夭無語,把十幾個螃蟹往周舟面前一丟,“這些就交給你處理了,爲了給你對它們表達愛意的機會。”

“……”

【哈哈哈哈!周舟快接着啊,這是你愛的小螃蟹!】

【沒想到秦若夭還挺有趣的啊!】


即便周舟滿臉不願意,但還是拿起親愛的食物去小水池那邊清理了。

而劉婧和韓萱兒的直播間還處在與鑽木取火做鬥爭的時候。

“奕承,你過來幫幫忙吧。”劉婧弄了一個小時都沒能成功,想着做事沒做成,也得跟王奕承蹭點熱度吧。

這畢竟是最重要的工作,就算王奕承不想跟劉婧一起,也不得不同意。

火可是戶外生存必不可少的一樣東西。

王奕承淡笑着來到劉婧身邊蹲下,見劉婧一直把手放在綁着繩索的木棍上面,根本沒有鬆手的意思,王奕承也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一起啊,有韓萱兒扶着,這塊木頭不會跑的。”劉婧臉上表情非常自然,還帶着幾分一直沒能生火成功的焦急。

王奕承看她似乎真的是在爲生火擔心,也放鬆了許多,把手握在木棍的另一方,與劉婧合力拉動木棍。

兩人合力,速度就快了許多,一陣陣煙霧升起,唐瑞見狀,趕緊將一堆乾燥的樹葉拿過來,不顧形象地趴在地上吹氣。

難得的,劉婧與唐瑞之間有了片刻的和諧。

秦若夭並沒有加入其中的意思,而是拿着工具砍樹去了。

手起刀落,一截截樹幹整整齊齊碼在一旁,陽光下,秦若夭精緻白嫩的臉頰溢出絲絲薄汗,沿着臉頰滑下,滴入樹幹,滑入衣襟。

攝影師都忍不住對準汗珠,看得網友都臉紅不已。

【秦若夭的形象簡直了,就算是個花瓶我也愛了。】

【我們家妖兒不是花瓶哦,建議觀看《百妖集》新出劇集,妖兒在裏面飾演赤狐哦,演技得到了方老師的讚揚呢。】

【不說其他方面,就這力氣和態度就不是個花瓶,怎麼網上都那樣說她呢?我要是被這麼個美女糾纏,我纔不會放手呢!】

【勿cue其他人,這裏是《荒島日記》。】

說着說着又有人牽扯到費弘,秦若夭連砍樹都變得有力氣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