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老妖聲音也更冷了幾分。

他隱隱有了某種猜測。“你應該也想到了吧?”老妖的神情變化沒有逃過離的眼睛。“趁我不注意,你也進入了長生塔?”老妖面色更難看了。“你太想殺人了,以至於,忽略了我。”離道。“忽略了嗎?”老妖冷哼一聲,“你進去了又如何?依然不是我的對手!”“或許是的,不過,還有一件事沒有告訴你。”離道。“哦?”老妖淡淡

他隱隱有了某種猜測。

“你應該也想到了吧?”老妖的神情變化沒有逃過離的眼睛。

“趁我不注意,你也進入了長生塔?”老妖面色更難看了。

“你太想殺人了,以至於,忽略了我。”離道。

“忽略了嗎?”老妖冷哼一聲,“你進去了又如何?依然不是我的對手!”

“或許是的,不過,還有一件事沒有告訴你。”離道。

“哦?”老妖淡淡哦了一聲。

“除了進入長生塔……我還得到了白翁的傳承。來自半身的力量。”

離盯着老妖。

原來,重傷之際,忽見紫月等人追擊老妖而去。離也想帶着重傷的李道道慢慢跟過來。但就在他準備他離開的那一刻。一隻手突然從地下伸了出來抓住他的腳踝。


離嚇了一跳,低頭看去。只見,沙石之下,白翁緩緩爬了出來,灰頭土臉,奄奄一息……

白翁殺死了鬼鮫。而他自己,也將不久於人世。

白翁感受到了來自紫月等人強大的氣息,問清楚了幾人的來歷和目的。在離行了拜師禮之後,白翁將畢生的力量傳給了離,之後便再也沒有了呼吸。

離將白翁葬了,帶着重傷的李道道追上了紫月等人。卻恰巧看到了老妖大開殺戒的一幕。離本想上去施救,此時李道道醒了,抓住他的手臂,搖了搖頭。

然後看了一眼長生塔,道:“帶我進去。”

離知道不是老妖的對手,索性聽了李道道的話。報着李道道進入長生塔中。

進入長生塔後,離只覺一陣眩暈,便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全身傷愈。並且全身上下有一種說不出的強大力量。


此時,紫月正命懸一線,離毫不猶豫出手,救下了紫月。

“白翁是誰?”老妖並沒有聽說過白翁,更沒有見過白翁。

“我的師傅。”離道:“一名半神!”

“是嗎?”老妖神色一冷,突然發難。整個人箭一般往離射來。

離冷哼一聲,就要飛身迎上去。突聽紫月道:“讓我祝你一臂之力!”說罷,龍頭忽的擡起,龍身如電,往老妖衝撞而去。

“神龍矢!”紫月大喝一聲,龍神忽然拉直,耀眼的金光自龍身之上爆發而出。熾熱的天火砰砰砰燃燒而起,龍身竟然真的化作一根利箭。

嗖一聲,死了空間,直挺挺向着老妖飛射而去!

“焚燒萬界!”

離大喝一聲,指天劍猛地變大。嗖一聲沖天而起,無數火精鋪天蓋地降落而下,剎那間,天上地下,一片火海!

“融合!”

離身形一閃,竟然融入紫月化作的利箭之中。

有了離的融入,利箭速度陡增一倍。

嗖!

眨眼間。

利箭射中老妖衝來的身體。

轟!

利箭穿體而過。


老妖灰飛煙滅,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

許久許久!

離和紫月立在火場中。對視,微笑。

“贏了。”紫月望着離。

“贏了。”離也望着紫月。微微笑着。

又過了許久許久,指天劍回到離的手中。火精也回到指天劍中。大地一片焦黑。


轟轟轟!

二人回頭望去。只見李道道從長生塔中沖天而起。

接着,長生塔轟然搖晃,崩塌瓦解。

李道道落在離和紫月身邊,“我毀了它。它不該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毀了更好。”忽然,一道柔柔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竟然是雨霏霏。

是什麼時候?

離分明記得雨霏霏已經重傷垂死。

李道道和雨霏霏相視一笑,望向長生塔,“它救了我一命。”

原來,李道道傷愈之後,將雨霏霏也帶入了長生塔中……

……

幾日後。長生塔的出現與消失還在爲人津津樂道。

但卻沒有知道長生塔爲何而出現,又爲何突然崩塌消失。

藥王谷。小屋外。

陳苗苗已經知道了鬼醫的死。她傷心了兩天。也在這藥蒲中怔怔了兩天。

此時,離走到她的身後。抱住了她。

“還在想爺爺?”離問道。

陳苗苗沉默了許久,最後嗯了一聲,又道:“我不希望爺爺在天上看到我傷心。所以,我要快快樂樂的活着,讓爺爺看着我開心的樣子。”

離忽然想起了珊兒,道:“有一個朋友曾經告訴過我,每個人死後都會變成一顆星星,爺爺也會變成一顆星星,在天上看着苗苗……”

陳苗苗突然沉默了,過了許久,才點了點頭。

擡頭望天,滿天星斗。

哪一顆纔是爺爺呢?

是最亮點的那一顆吧。

紫月立在小屋門前,看着擁抱在一起的陳苗苗和離。心中一片溫馨祝福,但同時,還有一絲苦澀……

“希望你快樂。”紫月微微一笑,轉身,進了屋。

第二日,紫月向衆人告別。

她要回神龍島了。

“一定要來神龍島玩。”紫月笑着道。

“我們會的。”離緊緊牽着陳苗苗的小手。

紫月笑了笑,又道:“以後,有什麼打算?”

離想了片刻,道:“就在這裏住下,不在過問外面的紛爭。平平淡淡,簡簡單單的生活。生一堆的孩子,然後把他們養大……”

陳苗苗臉一紅,害羞的低下了頭,不敢看紫月和離二人。她嗔怪的看了離一眼,卻沒有多說什麼,心底慢慢都是幸福。

“真羨慕你。”紫月心中欣喜,卻也苦澀。

但她也知道,自己還有更大的責任。

她想對離說些什麼,但最終,動了動嘴,卻沒有說出來。

“我走了。保重!”

不等離回答,紫月已經轉身。淚,浸溼了眼眶。

她沒有回頭,她怕自己一回頭,就捨不得走了。

所以,她沒有回頭。也不敢回頭。

“再見!”紫月在心裏低低吶喊。騰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遠方的天際。

“你也保重……”離低低說了一句。直到再也看不見紫月,離和陳苗苗才轉身回到了小屋中。


……

這日,崑崙後山,八長老墳前。

離跪在八長老墳前,重重磕了三個頭。

“師父……徒兒不孝!”

以往的重重一幕幕在腦海中浮現,霎時間,淚流滿面。

忽然,一陣腳步聲傳來,離本能警覺起來,閃身躲在了一顆大樹之後。

定睛望去,雷浩大步走來,在墳前駐足。

雷浩沉默良久,燒了紙錢,輕聲在八長老墳前說了些什麼。離很想挺清楚,但距離太遠,離卻聽不清。

過了許久,雷浩離去。離從大樹後走出來,望着雷浩離去的方向。

“雷師兄一點也沒變……”

……

三清殿前,慕容小仙正和白嚴浪一起練劍。

慕容小仙已經成熟了許多,整個人看起來卻有一股難言的韻味。只是,她卻滿臉愁容。

那個人……在哪裏呢?慕容小仙雖然已經跟白嚴浪定了婚,但她卻依然沒能忘記那個讓他朝思夜想的人兒……

離在一個角落裏看了許久,嘆了一口氣,方纔離開。

……

珊兒房間外。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