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也只能退到一邊,見那個壞阿姨手章中翻湧著一股強大的力量,二話沒說便向冥希擊去!

「娘親小心!」「安啦兒子你放心吧!」冥希急忙發功防禦,並得意的揚起嘴角,默念著不知名的咒語,而下一秒,一把銀白色的長槍浮現在眼前。這便是赤鳴,明夕生前最想契約卻又為了小瞳一直沒有契約的赤鳴!冥希心中湧出莫名的酸楚,堅定的將鑰匙插入赤鳴的內部,赤鳴頓時散發出耀眼的強光!那光芒在黑暗的山洞中顯得極為刺

「娘親小心!」

「安啦兒子你放心吧!」冥希急忙發功防禦,並得意的揚起嘴角,默念著不知名的咒語,而下一秒,一把銀白色的長槍浮現在眼前。

這便是赤鳴,明夕生前最想契約卻又為了小瞳一直沒有契約的赤鳴!

冥希心中湧出莫名的酸楚,堅定的將鑰匙插入赤鳴的內部,赤鳴頓時散發出耀眼的強光!那光芒在黑暗的山洞中顯得極為刺眼,猶如明日一般!

在耀眼的光芒中,冥希欣喜的得知————今後她便是赤鳴正式的主人了,以後赤鳴不僅是她的武器,並且憑藉赤鳴,她可以在獸人族風光的混吃混喝,帶著呆萌兒子詐騙各種錢財珠寶……

額……真是的,想到哪裡去了!這要是被明夕知道了又該說她是沒正經的小狐狸了。

而小瞳見冥希竟然正式使用了赤鳴,不由得將小嘴張得大大的,「娘親,你恢復功力了?」

「那當然啦!娘親剛才不是說過了嘛,只要有元丹的幫助,這兩條欺負我們的賤蛇就不得不給我們磕頭下跪!呆萌兒子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嗯!娘親棒棒噠!」

手握赤鳴的時候,冥希突然感到體內翻湧著源源不斷的力量,這種感覺……既熟悉,卻又陌生……

熟悉,是因為這種感覺和她之前修行五百年所獲得的功力十分類似;

陌生,是因為雖然熟悉,但這種力量在這裡被稱為玄氣,她從沒接觸過玄氣,也不懂得如何修鍊玄氣……

總之,這些東西她才不打算管!恢復功力就是王道!

終於等到恢復功力的一刻了……終於等到自己翻身的一刻了!

「姬灧,你還有什麼招式就儘管使出來吧!你將是我恢復功力后的第一個祭品!」 「等一下娘親。」小瞳似乎想到了什麼,見娘親這就要開戰,急忙邁開小腿跑了過來,躲在冥希身後扯了扯她的衣襟。

「你還要幹嘛?」冥希無奈的回頭,不是告訴他讓他退到一邊嗎?怎麼又跑過來了?

「雖然娘親恢復功力小瞳很開心,可是……可是……」

「你怎麼又沒完沒了的『可是』啊?娘親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不許說『可是』!」

「那小瞳還是不說『可是』,說『但是』好了……」

冥希徹底扶額,這個呆萌兒子真是讓她徹底無欲無求了……

「好吧兒子,你要『但是』什麼?」冥希只能無奈的回答。

「但是娘親你究竟是什麼玄階啊?那個壞阿姨可是天玄哎,娘親是要越級挑戰嘛?」

什麼?玄階?


冥希聽后大吃一驚!這才想起還有玄階這回事!這個小鬼說的沒錯,她的確恢復功力了,但是……她現在到底處於哪個階級她自己都不知道啊!

萬一自己是人玄之境,不自量力的就越級挑戰這個天玄之境的蛇皇的話……

拜託,穿越過來這麼多天她最大的領悟就是她根本就不是21世紀穿越小說里那些女超人般的女主,沒有什麼主角光環,要是就這麼冒然越級挑戰,那麼保不住她的腰又要殘廢了!

所以現在……她不能跟這蛇皇來硬的,不然打起來的話她可能占不到什麼優勢。

不過她可以以智取勝,發揮自己的狐狸特長嘛————那就是賊一樣的智商!

這點她絕對要比明夕強許多!

而此刻姬灧見冥希這般賊溜溜的眼神也疑惑起來,這女人到底在耍什麼花招?

不過她正懷疑著,便見冥希將目光移向小瞳,並命令道:「呆萌兒子,把你懷裡的蛋交給娘親!」

「幹嘛?娘親你不會又要吃了它吧?」小瞳算是被冥希雷人的舉動嚇出恐懼症了,趕忙抱緊了懷中的蛋,不打算給她。

「廢什麼話趕緊拿過來啦!喜歡的話大不了娘親改天進雞窩給你掏幾個一模一樣的!」

啥?!冥希的話差點沒把姬灧雷死————她居然把蛇皇的蛇蛋和雞蛋相提並論!

而見小瞳哦了一聲后乖乖把蛇蛋交給冥希,姬灧幾乎已經怒火中燒,這傢伙簡直就是讓人不忍吼出人間的一個名句: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他們手裡有蛇蛋做人質,這直接導致姬灧不敢輕舉妄動,要是這娘倆情急之下把蛋砸了,還不得心疼死她!

「你們兩個真是夠了!奪了本蛇皇的元丹,還拿本蛇皇的蛋……本蛇皇今天絕不會留你們全屍!」她也只能如此威脅,但蛇蛋終究在他們手裡,姬灧還是不敢輕舉妄動。

「那可未必喔。」冥希得意的舉起蛇蛋,彷彿看穿了姬灧的心思,將蛇蛋放在手裡擺弄著玩,「除非你這個蛋不想要了!不想要的話我可就把它摔了啊!」

「你……你敢?!」

「有什麼不敢的?不過就這麼砸了倒挺可惜的,這玩意絕對比雞蛋好吃,不如吃了吧?」

「娘親你不能再亂吃東西啦!剛才吃壞肚子你都疼成什麼樣了,怎麼還不長記性?真讓小瞳操心。」小瞳無語的搖搖頭,略有不滿的說著。

而姬灧早已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這還是她第一次被一對人類母子搞得如此難堪狼狽!

「你真是本蛇皇見過最可惡的人類,你也是個母親,你覺得拿別人的孩子當人質很光榮嗎!」

聽她這麼一說,冥希乾脆呵呵出來,「當然知道了,不過……既然知道當母親不容易,你剛才還打算送我兒子去陰曹地府?」冥希不屑的說著,真不敢想象姬灧是怎麼想的,居然還敢提這茬?

「就是就是!壞阿姨剛才想送小瞳去陰曹地府,娘親,那咱們也送她的孩子去陰曹地府。」小瞳叉著腰,賭氣的說道。

「嗯!」冥希肯定的點點頭,將蛇蛋擱置在腳邊,不住的擺弄著。

「你……你這是要幹什麼?」姬灧見冥希握著赤鳴,且赤鳴不住的散發著銀白色的光芒,姬灧本能般的慌亂不已。

「也沒什麼,只不過……我想打高爾夫球罷了。」冥希說著揚起嘴角,將赤鳴悠來悠去,瞄準著蛇蛋的位置,打算用打高爾夫球的方式把這蛇蛋打飛出去!

其實冥希心裡也是無奈,這麼使用赤鳴絕對是醉了!

不過這還不是因為她不清楚自己的玄階?算了,玄階等級什麼的回去以後就包在孩子他爹身上了!

而現在,她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姬灧!

而姬灧見勢大驚,就在冥希瞄準蛇蛋想要把蛇蛋打飛的那一刻,蛇信險些沒被驚掉,急忙喊道:「等一下!槍下留蛋!!————」

「留你妹啊!不想你孩子掛掉的話就趕緊滾去撿蛋吧!!」冥希毫不客氣的用赤鳴擊中了蛇蛋,下一秒蛇蛋便被拋出了洞外,且劃出很長一條弧線————

「哇哦!娘親,蛇蛋飛出去而且不見了耶!」小瞳正感慨著,轉過頭一看,竟見姬灧也不見了蹤影。

她肯定是一邊詛咒冥希,一邊迅速跑去撿蛋了。

不過,她走了才是王道!

「唉!這位蛇皇大姐可算走了!」冥希猛的鬆了口氣,撫了撫前胸。

「是吖,可是娘親,我們是不是玩得有點過分了哦?蛇寶寶還沒出生,我們就把蛋砸了?」

「哎呀呆萌兒子你放心吧!你娘親我玩高爾夫球很準的,那蛋砸不了,不過是掉沼澤地里去了!夠她撈一陣子的了!」

「娘親,高爾夫球是什麼?可以吃嘛?」

「……」冥希無語片刻才緩和的道:「當然不可以!好啦呆萌兒子,我們趕緊出去看看噬靈獸怎樣了,這次它也算幫了大忙了!」


「嗯!知道了娘親。」 冥希說罷便拉著小瞳來到噬靈獸面前,見噬靈獸烏黑的毛髮上早已染滿了血漬,且狼狽的卧在草地中間整理著凌亂不堪的毛髮,舔-舐自己的傷口。

冥希瞧它這副筋疲力盡的模樣,倒也心生幾分憐憫。

儘管受了傷,但噬靈獸依舊警覺的盯著冥希,不由得眯縫起眼:「你要幹什麼?」

它自然感覺得到,冥希功力已經藉由元丹恢復,且這時噬靈獸傷得不輕,短時間內難以作戰,冥希完全有可能在此刻殺了它!

「喂你這是什麼眼神啊?幹嘛一直瞪著我!」冥希十分困惑,這隻噬靈獸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我怎麼敢保證你下一秒會不會殺了我。」噬靈獸冷冷的回復了句。

「我幹嘛要殺你,你剛才幫了我們這麼大忙,我們像是恩將仇報的人嘛?」

「誰知道呢。」噬靈獸勉強起身,後退了幾步,一副十分防備的樣子。

冥希無奈的嘆了口氣,也算是明白噬靈獸的性格了————死板得要命!

「好啦好啦,之前你確實把我傷得不輕,不過現在你又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而且差點因工殉職……」

「閉嘴!你才因工殉職!本尊只是受了點傷罷了,調養片刻就可以了!」

「……」冥希和小瞳被它的話雷得不輕,雙雙對視了一下,同時僵笑了一聲:這傢伙真是一點都不可愛,而且還傲嬌得離譜。

「好啦,我的噬靈獸大爺,謝謝你幫我們這麼大的忙,現在……跟我們回家吧!」冥希算是服了,也只能這麼跟噬靈獸說話,因為她深知,噬靈獸就是嘴硬罷了,把它一個人留在這裡,那兩條蛇不會放過它的,更何況它現在不能應戰,把它留在這裡的下場就等於放縱它去死!

可是說來也怪,她為什麼要幫它啊?它明明把自己傷成那樣還要殺了自己,她本應恨它才對,不過,不知為什麼,看它為了幫助自己和小瞳而傷成這樣,之前的怨恨也就消失了。

……這難道就是人類的感情嗎?還真是挺奇怪的。

「回家?」噬靈獸愣了愣,但見他們的眼眸中沒有絲毫的殺意,心裡的警惕也放下些許。

「對吖,回家后乾爹就能幫你治傷了,你就不會這麼疼了。」小瞳的語氣就如同哄一隻流浪貓一般,讓噬靈獸感到一絲莫名的諷刺,不過……這些年來……它活得的確如一隻流浪貓一般。

終於,噬靈獸放棄了反抗,淡淡的點點頭,道:「本尊既然已經完成了任務,確實該回到主人那邊復命了,不過你們要搞清楚……本尊不會和你們回家,只是同路而已。」

「好啦,同路就同路,少廢話啦趕緊走吧,不然那兩條蛇回來就廢了!」

說罷,冥希吩咐小瞳拿出瞬移術的符咒,念動符咒上的咒語,下一秒便徹底消失……

而此刻,沼澤旁的姬灧懷抱著滿是泥濘的蛇蛋,簡直被氣得咬牙切齒,不滿的哭鬧著。

「太過分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過分的人類!居然敢這麼干!」姬灧越想越氣,險些沒背過氣去。

「行啦!他們沒砸了你的蛋你就謝天謝地吧!」玄夜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你說什麼風涼話?元丹被盜的又不是你,蛇蛋被扔到沼澤地的也不是你,被耍得如此狼狽的還不是你!」姬灧緊咬利齒,不甘的道,「氣死我了……簡直氣死我了!我不會放過他們的!這筆賬……一定要算!!」 姬灧說著便抬起頭,不滿的盯著玄夜抱怨道:「還有你!他們搶蛋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出手幫我?你要是出手的話他們根本逃不了的!」

「拜託,這件事跟我一毛錢關係沒有,我幹嘛要出手?」玄夜無所謂的聳聳肩,將目光向遠處瞟去。

而姬灧心裡十分清楚玄夜的意思,毫無顧忌的質問道:「你是不是故意放他們走?」

玄夜一驚,頓時轉過頭,呆愣了片刻。

而見他這樣的反應,姬灧更為肯定了自己的推斷!

「你是不是還在惦記當年的事?」姬灧斗膽問道,見玄夜突然沉默了下來,咬著牙默不做聲的模樣,姬灧心底湧出一股莫名的怒火,「你想放他們走,任憑他們找到那個符咒師,然後你去為當年的事討一個說法?」

「……」

「夠了玄夜!這都多少年了,有些事該忘就忘了吧!這麼執著做什麼?」

「閉嘴!你什麼都不了解就別給我吱聲!老實看好你的蛋就夠了,再敢亂吱聲信不信老子徹底砸了它!」

玄夜聽了此話不知怎麼,竟頓時怒火中燒,狠狠的瞪著姬灧,就彷彿訓斥姬灧是家常便飯一般。

又是這樣……每次不論發生了什麼,玄夜都必然要拿姬灧出氣……從不顧及姬灧的感受。

「你……你就知道凶我!」姬灧依舊跪在地上,抿著嘴,本就被那兩個人類搞得狼狽不堪,而玄夜對她也沒有絲毫的同情與安慰,一如既往的訓斥她。

這一次,也不例外。


姬灧越想越委屈,終究忍不住跪倒在地上,肆意的抽泣起來。

玄夜聽了這不對勁的聲音,遲疑了片刻,旋即轉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