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不管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幽冥教主轉世,自己既然遇見他了,也算是有緣分。雷克頓直接施展開風遁術,化作一陣狂風卷向場中。

被圍攻的黃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這陣狂風給捲走了,那些圍攻的人也吃了一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雷克頓現在的發力還不夠,法術和招式也沒有,自然不會出手戰鬥。他將黃羽救走,藏到了山谷當中。「你是什麼人?」黃羽驚詫地看著眼前的這頭人形鱷魚,「你是天妖域的?」雷克頓也是鬱悶,自己還沒有到天境,雖然肉身已

被圍攻的黃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這陣狂風給捲走了,那些圍攻的人也吃了一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雷克頓現在的發力還不夠,法術和招式也沒有,自然不會出手戰鬥。

他將黃羽救走,藏到了山谷當中。

「你是什麼人?」黃羽驚詫地看著眼前的這頭人形鱷魚,「你是天妖域的?」

雷克頓也是鬱悶,自己還沒有到天境,雖然肉身已經變成了正常大小,但還是鱷魚的樣貌。「小子,你說天妖域?」雷克頓忽然問了一句。

「你這樣子,不可能是人族的,自然是妖族的。不過你們天妖域的人,怎麼會跑到這北荒來?」黃羽好奇地打量著雷克頓,「還有,你為什麼要救我?」

雷克頓笑了笑:「好吧,我就算是天妖域的人,我救你是因為有話要問你。」

「問我?」黃羽有些搞不明白。

雷克頓想了想,問道:「那些人為什麼要追你?」

黃羽遲疑了一下,回答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雷克頓說道:「為什麼?如果你告訴我,我說不定可以救你。不然的話,我只要隨便喊一聲,那些人就能進來把你給抓回去。」

黃羽咬了咬牙,這才解釋道:「那些人,本來是我的同門。我是這北荒東面東洲地界的修真者,我的門派叫做荒木門,乃是東洲五大門派之一。最近修真界有傳聞,說這北荒之中有異寶出現,許多門派都派人前來爭奪,而我因為是荒木門第七十九代弟子中最優秀的,所以跟著前來了。」

「但是我不久前在野外發現了一塊破天石,本來按照規矩這破天石是歸我的,誰知道我一個師叔起了貪念,想要把破天石據為己有,乾脆誣陷我偷了他的破天石,讓我歸還。我忍不下這口氣,就和他打了起來,違反了門規,被他手下的人追殺到此。」

雷克頓皺了皺眉頭:「一塊什麼破天石有這麼重要嗎?」

黃羽詫異的看著雷克頓:「你說什麼?難道你不知道什麼是破天石?」

雷克頓搖了搖頭。黃羽解釋道:「任何一個修鍊之人,要想突破到天境,都需要有破天石的幫助,不然會被天地規則制約的。」

雷克頓眼前一亮:「哦?我自小生活在蠻荒之地,倒是不清楚這個事情,你給我講講。」

黃羽本來不想和眼前這個妖族之人說這麼多的,但別人畢竟救了自己的性命:「破天石,乃是相當珍貴的東西,任何一個修鍊到玄境頂峰的人,會被天地規則制約,不能繼續修鍊。每一顆破天石,能夠給你提供五分之一的機會突破到天境。」


「天下間修鍊之人無數,九成都沒法到天境,就是因為破天石實在是難得,而且要賭運氣才能成功。一顆破天石,絕對可以讓一群玄境的人爭得頭破血流。」

聽得黃羽這麼一說,雷克頓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個神魔宇宙的天地規則還有這麼一檔子事。想來也是,這神魔宇宙乃是繼承了荒古大世界的規則,當初的荒古大世界歷史久遠,高手無數,如果沒有這麼一個規則制約,那麼早就亂套了。

說到這裡,黃羽忽然緊張地看了看雷克頓:「你是玄境頂峰?」


雷克頓愣了一下,笑道:「你放心,我這個人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還不至於搶老朋友的東西。」

老朋友?黃羽也愣了,自己和這個鱷魚妖認識嗎?

雷克頓不多解釋,心念一動,問道:「你叫黃羽是吧?我叫雷克頓。我問你一件事情,你知道哪裡能搞到破天石嗎?」

黃羽想了想,答道:「我所知道的,就是追殺我的那個師叔他們,他手中有三顆破天石,他為了湊夠五顆破天石保證成功的幾率,所以一直在找。他的兒子現在到了玄境,需要破天石才能突破。」

「那剛才追你的那群人呢?」雷克頓問道。


黃羽回答:「都是我那個師叔門下的人,我一個人打不過他們一群人。」

雷克頓忽然笑了笑,說道:「有意思。這樣吧,我幫你解決那個師叔如何?不過我需要你幫我一下。」

黃羽詫異的看了雷克頓一眼:「你開什麼玩笑?看樣子你也不過是玄境頂峰的修為,我那師叔可是天境二重天的修為,在東洲也是有名的修真者,你怎麼可能對抗他?」

雷克頓搖搖頭,嘆息道:「真是的,不就一個天境二重天的嘛,就算我法力大不如前,也至少有一百種方法玩死他。」


怪人,哦不對,怪妖,黃羽心想,眼前這個妖族真是怪,居然想要和天境高手對著干。

雷克頓當然不是說大話的人,他敢這麼想,就一定有這麼做的把握。現在的雷克頓雖然法力還遠遠不足以和天境相比,但是他有豐富的戰鬥經驗,更有神兵在手。

「好了,你現在幫我一個忙。」雷克頓看向黃羽,「我馬上會把那群追殺你的人召喚過來,你幫我拖住他們,然後我將他們全部制服。」

黃羽上下打量著雷克頓,心想自己是不是碰到一個發了瘋的妖族了?對方可是十幾個玄境的人,這傢伙居然還想著制服對手。

「反正,你做不做也是死,不如相信我一把。」雷克頓笑著拍了拍黃羽的肩膀,「當初的你,可不是這麼怕死的人啊。」

當初?這個妖族簡直是瘋了!黃羽搖搖頭,心想自己反正也沒有退路了,還不如賭一賭。

於是黃羽飛出了山谷,朝著外面大吼起來:「黃羽在此!」

「黃羽在此!」

「黃羽在此!」

三聲大喊,頓時十幾道流光飛了過來,赫然是那些追殺黃羽的人。

「哼,黃羽,怎麼了?想明白了?乖乖交出破天石,跟我們走吧!」為首一個中年人冷笑著看向黃羽。

其他人也都訕笑著,彷彿黃羽只是待宰的羊羔。

便在此時,一陣狂風拂過!

都末日了還不網戀麼 !這一刀毫無花巧,毫無技術,就是以絕對的力量劈下!

目標,直指那為首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吃了一驚,但他也不是好惹的,瞬息之間揮劍去格擋。沒錯,這一擋確實是擋住了,中年男子對於自己的反應還是很滿意的。

但很可惜,他錯誤地估計了這一刀的可怕。

黑色的妖刀,幾乎是瞬間粉碎了他手中的長劍。中年男子還沒有想明白,到底是什麼樣的神兵利器可以輕易劈碎自己的寶劍,就已經化作了兩段飛濺的血肉!

秒殺!

所有人都驚呆了,突然的變化讓他們不知道如何是好。

「好久,沒有試過這樣的戰鬥了。」一頭面容猙獰的恐怖巨鱷出現在眾人面前,鱷魚爪中握著一把黝黑的斷刀,鮮血正在慢慢地滴落。

一旁的黃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天啊,這個鱷魚……難道他真的不是瘋了,而是真的有實力對抗這麼多人?可他不過是玄境頂峰而已啊。 雷克頓笑著看向場中剩下的十來個人,彷彿這些人都是他熱身的對象。

第一次在神魔宇宙出手,不過可惜現在雷克頓還遠不是巔峰。他並不知道,黃羽等人已經嚇了一跳,雷克頓一刀斬殺的那個人,可是黃羽師叔的心腹啊,這下子麻煩大了。

「該你們了!」雷克頓淡淡地說了一句,身子陡然化作狂風飄飛。

這些修真者哪裡見過這等神奇的手段,一個個愣住了,頓時一股血霧爆炸,又有兩人直接被劈成了肉泥。

「妖孽,休要囂張!」一個修真者趕緊大喊,「大家聯手!」

不過很可惜,雷克頓的法力雖不佔優,但是戰鬥經驗和兵器差距太大,霸鋼刃隨意地揮動幾刀,這些人就和草芥一樣被收割掉。

鮮血飛舞,黃羽都看得呆住了,這頭鱷魚也太兇悍了吧?

雷克頓的身形浮現,場中只剩下最後一個活著的修真者,臉色都已經嚇得一片蒼白了。

雷克頓獰笑著對那人說道:「對了,你是荒木門的人吧?我留你一條命,回去告訴派你來的人,就說人是我殺的,要報仇就讓他來。還有,你們的黃羽也在我這裡。」

那個修真者聽了,話也不敢說就飛逃出去。一旁的黃羽有些慌張,正要上去追趕,卻被雷克頓一把拉住。

黃羽問道:「你幹什麼?這人要是回去,帶著我師叔殺來,咱們都得完蛋!」

「哼!」雷克頓笑道,「我正要等你師叔來。」

「我師叔可是天境二重天的高手,你根本不可能對抗天境!」

雷克頓聳聳肩,並不多作解釋:「好了,你去歇著吧,我估計你那個師叔要不了多久就會來了。我先去練練刀法。」

「練刀法?」黃羽一愣。

「當然,要對付你師叔一個天境的,我還得研究出一套厲害點的刀法。」

瘋了,這個鱷魚妖一定是瘋了,居然想要以玄境對抗天境,更氣人的是,他現在居然才開始練刀法。黃羽已經氣炸了,這個傢伙是不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大?

雷克頓當然不是這樣的人。

他讓黃羽乖乖去山谷裡面等著,自己卻來到一片空地之上,開始練刀。

刀法,是一種相當有意思的東西。雷克頓當初在三界宇宙之中,已經可以說是刀法上的至尊,連九靈元聖都被他超越。

不過來到神魔宇宙之後,放棄了一身的修為和法力,就要從頭開始。以前雷克頓的刀法是來自三界宇宙的天道,吸收了九靈刀法的精髓,而現在則是要創造出完全屬於自己的刀法。

那麼要依靠什麼來創造刀法呢?

雷克頓所擁有的,就是對刀的領悟,對了,還有時間法則。

沒錯,雷克頓捨棄了三界宇宙得來的一切,但是時間法則是屬於無盡虛空至高規則的,不僅僅是在三界宇宙的天道之中。雖然現在雷克頓法力不足,無法施展時間法則,可是他對於時間法則的領悟還在。

雷克頓取出妖刀霸鋼刃,緩緩地握在手中,雙目緊閉。

天地萬法的境界,不過是從有形到無形,最後又回到有形。最初的刀法是有形有招的,當進入了深奧的境界之後,刀法就無形無招了,隨心所欲,然而真正偉大的刀法,還是要回歸到最原始的招式上。

雷克頓緩緩地舉起了刀,朝著前方揮落下去。

這一刀,沒有任何的力量,沒有任何的氣勢,有的只是雷克頓對於刀法的感悟。

這一刀之中,蘊涵了天地大道的變幻,蘊涵了古往今來,蘊涵了鴻蒙初判,蘊涵了蒼茫歷史。雷克頓透過時間,看到了命運的盡頭,也看到了刀的盡頭!

厚積薄發,雷克頓無數年來浸淫於刀道之中,此時就是要把這一切與永恆的時間凝結到一起,創造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刀法。

轟!

天空之中忽然響起一聲炸雷,風雲變色,大雨滂沱。

荒蕪的大地之上,一個巨大的身軀靜止不動,彷彿他已經站在這裡千萬年之久。

「滄海不往,桑田不來,一念成古今!」

雷克頓陡然睜開雙眼,精芒乍現,手中的妖刀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

這一刀之中,是歷史的浩蕩,是滄海桑田的變幻,是無盡的古老與飄渺的未來。時間,彷彿伴隨著刀尖在流動。

刀,終於停下。

雷克頓笑了,笑得相當隨意。「這一招,便叫做滄海桑田吧。」雷克頓輕輕地撫摸著手中的霸鋼刃,「滄海桑田之變幻,無人能夠逆轉!」

忽然,霸鋼刃黝黑的刀身之上,隱隱地浮現出一個金色的古老文字:兵!

九字之一的兵字,終於被激活了。雷克頓心有所感,原來自己能成功地創造出這一招,是兵字訣在暗中起作用。

不過雷克頓也感覺到,自己這一套刀法,還有相當多的可能性,目前只是創造出第一式來而已。雷克頓想了想:「未來的這一套刀法,便叫做永恆刀法,第一式為滄海桑田!」

良久,雲消雨散,天空又是一片晴朗。

短短的半天時間,雷克頓就成功地領悟到了滄海桑田。可惜這北荒沒有美酒,不然雷克頓當浮一大白。


「雷克頓!」一聲高呼傳來,原來是黃羽急匆匆地跑了過來,那條紅色的小蛟龍居然也跟著過來了。

雷克頓問道:「何事?」

「來了!」黃羽有些驚慌,「我師叔他們已經來了,咱們趕緊逃吧!」

雷克頓笑道:「逃?開什麼玩笑,不打就逃,這可不是我的風格。」

什麼?難道這個鱷魚妖還想打?黃羽已經要抓狂了,這鱷魚妖難道以為自己練了半天的刀,就能逆天不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