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迅速的行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以後,林楓看到了一個山洞。

“東西就在這裏面嗎?”看着眼前的這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山洞入口,林楓感覺到有些不敢相信。不管怎麼看,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山洞而已,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這事在外面都能夠看清楚裏面有多麼的深。“是的,主人,這就是我找到的地方,不要從外面看,這裏面是一個別有洞天的地方。” “哦?真的是這樣嗎?”林楓有

“東西就在這裏面嗎?”

看着眼前的這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山洞入口,林楓感覺到有些不敢相信。不管怎麼看,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山洞而已,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這事在外面都能夠看清楚裏面有多麼的深。

“是的,主人,這就是我找到的地方,不要從外面看,這裏面是一個別有洞天的地方。” “哦?真的是這樣嗎?”

林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沒有想到在這片山林裏面居然還有另外一處洞天福地,這裏在以前到底是做什麼的?爲什麼會有這麼多洞天福地在這裏。

想了一下,林楓就把這個問題拋到了腦後面,這不是他目前能夠接觸到的,只有等待接觸的更多以後,才能夠知道這到底是爲什麼。

“好吧,那咱們一起進去吧,白墨,你和小鳥妹妹留在這裏,以防意外。”

停頓了一下,林楓還是將白墨留在了外面,一方面能夠在外面照應一下,另一方面也能夠監視一下小鳥妹妹。

爲什麼說要監視她,那是因爲在路上的時候,林楓發現雖然妹妹對姐姐沒有什麼感情了,但是姐姐還是對妹妹有着深厚的情感。

爲了防止小鳥姐姐在裏面耍什麼花招,所以留下了白墨和小鳥妹妹,這樣就不怕有人從中做什麼手腳,更不怕做些什麼意外。

“好的,老大。”

在腦海當中,林楓將心中的疑慮告訴了白墨,這一次收服這對姐妹實在是太容易了,容易得讓他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這兩對姐妹生活了這麼長時間,心智非常的聰明,如果這個時候兩隻鳥默契的將以前的恩怨放在一邊,在這個時候齊心協力的對付他的話,那麼也不是沒有這種情況。

在林楓說出留下他們兩個的時候,眼睛的餘光一直看着這兩個小鳥,果然發現她們有些不自然,更加的確定兩隻小鳥一定在祕密地想着什麼計劃,現在卻被自己的這一個決定給打破了,所以纔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心裏面雖然有些發怒,不過現在並不上來教訓她們的時候,只要能夠得到裏面的東西,只要裏面的東西能夠修復空間,那麼就算是龍潭虎穴自己也得走一趟。

等到完成這件事情以後,有的是時間**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鳥,讓她們知道什麼纔是主人什麼纔是僕人。

輕聲的催促了一下,小鳥姐姐有些不情願的帶頭走了進去,兩隻鳥剛纔的計劃已經全部失敗,如果他們都進去的話,小鳥姐姐非常的有把握,在林楓來不及發動腦海中的契約的時候,就把他們全部滅殺在此地。

畢竟裏面可是有一個護陣大法,雖然只能夠發動幾次的攻擊,但是她還沒有見過有什麼的人可以抵擋得住的。

仰仗這樣的陣法,小鳥姐姐才能夠在最爲虛弱的時候,安然無恙的活了下來。現在要把這樣的祕密地方拱手相讓,心裏面明顯都覺得不願意。

不過現在她也沒有什麼辦法了,雖然和自己的妹妹鬥爭了好多年,但是畢竟是血濃於水,所以還是沒有辦法看着她就這麼的死去。

林楓在剛纔可是留了一個心眼,在剛纔救她們的時候,雖然只是把她們的傷勢給治好了,但是也只是將她們外面的傷勢給治好,而對於內部的傷勢還是維持現狀,並沒有治好。


這樣做的好處就是爲了在這樣的環境當中,不讓她們在這一個關鍵的時候出現什麼的幺蛾子,因爲空間裏面的狀況已經拖不下去了。

小鳥姐姐無可奈何的在一個隱祕的地方,伸手拍了幾下,將護着這個地方的大陣給解除,然後不情願的向前面走去。

雖然不明白小鳥姐姐爲什麼要在那一個地方拍出那麼幾下,不過林楓還是牢牢的記住了方位和手勢,以免到裏面還能夠用的上。

當剛走過去的時候,只見前面一陣的水紋波動以後,林楓彷彿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裏面。

只見這裏生機勃勃,靈草更是隨處可見,花香一陣陣的飄來,蒼天大樹密密麻麻,更是在這裏聽到了流水的聲音。

林楓對於這一切還是能夠接受的,畢竟在當初遇到的那一個神祕的山谷裏的時候,也是看到了這一切的東西,不過那裏可是有生命存在的跡象,比這裏更加的繁榮,比這裏更加的食物鏈完整。

如果說神祕的山谷就像是一方成熟的小世界,那麼這裏就像是一個剛剛開始的,還沒有成長的世界而已。

對於這裏的一切,林楓感覺到有些驚喜,自從那一個神祕的山谷消失不見以後,他就再也沒有見到過類似的地方。

原本以爲這一輩子都不會見到那麼美的地方,但是卻沒有想到在這裏居然會遇到這樣的環境。

仔細的查看了一番,林楓忍不住有些失望,這裏面所有的人生或者是其他的的東西年分太少,有的僅僅只是十年左右,更大的也只不過是三十年左右。

“你來的時候這些靈草就已經存在嗎?”

林楓有些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情況,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樣的一個地方,長得居然只是一些這麼垃圾的東西。

“是的,主人,當初我發現只有一個地方的時候,也是吃了好多東西,才把傷勢給穩定下來。”

對於林楓的話,小鳥姐姐有心不想回答,但是腦海當中的印記讓她不由自主的回答了出來。這就是主僕契約的可怕之處,會在不知不覺當中改變奴僕一方的思維。

聽到了小鳥姐姐的話,林楓深深的感受了一下這裏的空氣,心裏面漸漸的明白了這裏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這裏的空間密度雖然比外界好的太多,但是也不是那麼的好,所以這些靈草纔會成長得如此的慢。

“算了,既然知道東西在這裏那就先讓它放在這裏吧,最主要的還是先找到可以恢復空間的東西。”

林楓沒有立刻出手,將這裏的東西全部都搬到空間裏面,畢竟現在空間的穩定程度非常的不好,如果沒有找到可以穩定空間的東西的話,那麼這一個洞天福地就是他最後的倚仗。

“好了,你就好好的呆在這裏,我去看一下。”

對於剛剛收服的這一個小鳥姐姐,林楓還真的不敢讓她知道的太多,以免出現什麼禍事。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林楓纔會將她們收入到玉令裏面,讓她們能夠好好的修煉。

林楓邊走邊四處張望,希望能夠找到可以讓玉令裏面的空間恢復平靜東西,不過僅僅過去了二十分鐘左右,林楓有些鬱悶的回到了原地。找了一圈,什麼也沒有發現,也沒有看到玉令有任何的提示。

那麼對於眼前的這一切,恐怕都無法恢復玉令的傷勢。

“你在這裏住了這麼長的時間,有沒有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既然沒有找到,那就只能夠詢問這一個在這裏住了這麼長時間的小鳥姐姐,原本並沒有什麼希望,但是林楓眼睛突然聚了起來。

他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問了一句這樣的話,就引起了小鳥姐姐的眼睛的躲閃,看到這一個情況,林楓立刻就明白,眼前的這一隻小鳥肯定會知道些什麼,於是毫不猶豫的追問起來。

“我只知道這裏面有一個大的陣法,其餘的就不知道了。”

小鳥姐姐不得不感慨,人類果然是最狡猾的一種生物,一些細微的變化根本就瞞不過他們。所以非常不情願的將安身立命的東西給暴露了出來。

“快帶我去看看,我想那就是我找的東西。”林楓聽到了這一句話,跟打了雞血一樣,整個人變得非常的興奮。他有一種預感,那一個陣法裏面就是有自己要找的東西。

“好吧。”

小鳥姐姐沒有任何的辦法來拒絕這一個要求,只能夠無奈的走在前面,來到了這一個空間裏面的最有價值的地方。

“果然是這一些東西。”

當來到了這裏以後,林楓手心裏面的那一個印記變得格外的發燙,顯然是對於眼前的這一些晶瑩剔透的石頭非常的有興趣,恨不得立刻就飛過去把它們給吸走。

“這些到底是什麼?爲什麼能夠引起玉令的自動的變化?”

既然明白了眼前的這些石頭能夠幫助到玉令,林楓也不會有任何的客氣,直接將眼前的這一切全部都吸收到了玉令當中。

但完成這一切以後,林楓快速的將心神沉浸在空間當中,想要看看這些石頭到底有什麼作用。

然而當林楓剛剛走進去以後,就看到了烏龜正在激動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堆剛剛丟進去的石頭。

“老大,你從哪裏得到的這些東西?”

烏龜看到了林楓,一臉激動的望着他。

“這到底是什麼,至於你這麼的激動嗎?”

林楓有些不明白這幾塊石頭有什麼不同的,至於這麼激動嗎?

“這是靈石,是蘊含着天地靈氣的一種非常奇特的石頭,它可以加快我們的修行,你說我能夠不激動嗎?”

林楓一把抓住爬在自己身上的烏龜,然後默默的把臉上的唾沫星子給擦乾淨,惡狠狠的盯着烏龜。

“呵呵。”

烏龜乾脆將四肢和頭全部縮回來烏龜殼裏面,他也明白自己實在是太過於激動,所以纔會做出如此沒有禮貌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這些石頭對於空間的恢復是有用的了?”

林楓纔不管這些石頭到底是什麼,也不管它們到底是有什麼用,現在的心裏面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能不能恢復空間。

“可以,完全可以。”

烏龜趕緊的承認了下來,在這個時候它可不敢再讓林楓發飆。 “那就好,只要有用就行了。”


聽到這些晶瑩剔透的石頭對空間有用,林楓終於放下了心中的憂慮,只要玉令沒有任何問題,那就是一件非常高興的事情。

通過這件事情以後,林楓暗暗的下定決心,以後除非在生死關頭的時候,絕對不會再用玉令來對抗外敵。

“看來這裏還需要一段時間,烏龜,你在這裏好好的看着,如果有什麼不好的現象的話立刻通知我。”


雖然心裏面還是有些不放心,不過外面還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去處理,所以只能夠把這個任務暫時交給了烏龜,等到出去以後再和白墨交代一下,讓他來看着,以免出些什麼意外。

“走吧,我在這裏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林楓淡淡的看了一眼還站在旁邊的小鳥姐姐,心裏面對着這對姐妹充滿着不滿,一個把自己好不容易種植好的果園給糟蹋了,另一個心裏面一直打着別的主意,兩隻鳥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在他的心目當中,已經想好了如何處理這兩隻鳥,如果不能夠在近期就收復的話,那麼就把這兩隻鳥全部都給殺了,做兩次湯喝,這樣的話也算是廢物利用啦。

心裏面都在想着這樣的事情,雖然有些感覺到太浪費了,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兩隻小鳥實在是太厲害了,如果讓她們恢復了傷勢以後,說不定還真的有可能會反抗他這個主人。

雖然沒有聽白墨說過有過這樣的例子,但是也不排除可以逆向解除這種契約的方法,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個地步,那麼不正是養虎爲患嗎?

想到這裏,林楓眼神當中露出了兇狠的目光,帶着陣陣的殺機看向走在前面的小鳥姐姐。

原本正在想着,如何脫離林楓的控制的小鳥姐姐渾身一顫,有一股不祥的預感瞬間充滿了她的頭腦,後背也變得有一些難受,一股股實質的殺氣讓她忍不住想要逃離這裏。

不用看,小鳥姐姐也知道究竟是誰這麼多看着她,心裏面的那一點小心思也瞬間收了起來,她腦海裏面所有的記憶當中,都沒有任何解除這種契約解除的方法。

在這一個時候,爲了能夠不讓林楓再一次的產生殺她的想法,於是小鳥姐姐只能夠非常溫順的帶着林楓走出了這裏。

“白墨,怎麼樣?有沒出現什麼意外?”

當林楓走出這一個洞天福地的時候,就看到白墨有些無聊的趴在一個樹上,而另外一個小鳥妹妹只是乖乖的呆在那棵樹下面,一動也不動。

看到這樣的情況,林楓有些好奇,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實在是他們兩個這樣的姿勢有點不太對勁,所以飛快的走了過去。

不過如果真的是下面的那一隻小鳥不聽話的話,那麼林楓絕對不會對她們姐妹兩個客氣,直接在這裏毀滅。

“沒什麼大事兒,老大,只不過是這隻小鳥有些不安分,所以我給了她一點教訓!”

白墨聽到了林楓的話,迅速的從樹上爬了下來,然後來到了白墨的手心當中。

“你呀,還不是趁着她現在沒有什麼還手的能力,所以纔會這麼欺負她吧。”

有些無奈的笑笑,林楓自然能夠想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定是一隻小鳥有些不安分,所以想要趁這個時候迅速的離開這裏。

不過渾身的傷還沒有完全的好,所以白墨纔會不費吹灰之力的將這一隻小鳥妹妹給好好的收拾了一頓,不僅狠狠的出了一下心裏的惡氣,而且還完成了自己交給他的任務。

“算了,不說這些了,空間已經完全的修復好了,讓我把這一次的事情都處理完畢,就回到村子裏面去。 ”

看了一下兩隻小鳥不斷的在那裏說着話,林楓眼神當中出現了一些的殺氣,既然不能夠爲我所用,而且還有可能出現別的可能,與其養虎爲患還不如早早的將危險處理在萌芽當中。

“哦,好吧。”

雖然感覺到有些可惜,不過白墨也沒有做出任何的反駁。畢竟他對於這兩隻鳥也沒有多麼深的感情,相反還有一些仇怨。

“不要,我們答應你臣服於你就是了。”

林楓說話的聲音並沒有刻意的縮小,也沒有通過腦海裏面的特殊渠道向着白墨說明,所以正在那邊說着悄悄話的小鳥姐姐快速擡起了頭,通過契約的力量將她心裏的想法說了出來。

“這一次爲什麼答應的如此的迅速,我又憑什麼認爲你們說的是真的?”

有些疑惑的擡起頭,林楓面無表情的看着她們兩個,如果不是看在小鳥姐姐帶他來到了這裏,找到了能夠治癒空間的辦法,林楓早就將她們消滅在此地了。


“我和妹妹已經商量過了,雖然我們受制於你,但是你也不能夠要求我們做一些非常難做的事情,否則的話我們哪怕是玉石俱焚,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