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貝貝看了我一眼,就站到了一旁,一句話都沒有說,看樣是有些生氣了。

“好了,不要生氣了……”我推了推她的肩膀,說道:“等會救了人,我幫你找你媽媽的下落。”“真的?”蘇貝貝立刻高興了起來。我點了點頭,說道:“我說話算話!”“你?”不過,一旁的吳哥卻眼中冒火的看着蘇貝貝,恨得牙根癢癢。“啪!”胖子甩手給了吳哥一巴掌,說道:“草,少廢話!剛纔問了你半天不說,現在我們自己

“好了,不要生氣了……”我推了推她的肩膀,說道:“等會救了人,我幫你找你媽媽的下落。”

“真的?”蘇貝貝立刻高興了起來。

我點了點頭,說道:“我說話算話!”

“你?”不過,一旁的吳哥卻眼中冒火的看着蘇貝貝,恨得牙根癢癢。

“啪!”

胖子甩手給了吳哥一巴掌,說道:“草,少廢話!剛纔問了你半天不說,現在我們自己找到了,你特麼還不服麼?”

吳哥無話可說,恨恨地低下了頭。

我看着他笑了笑,然後轉過臉對着平頭,問道:“說吧,怎麼打開?”、

“機關在牆上。”平頭看了吳哥一眼,然後說道。

我點了點頭,就看向了牆上,只見光滑無比的牆面,有一塊磚那麼大的地方,微微地凹了進去,然後它的顏色和周邊也不一樣,看來這就是開門的機關了。

我連忙走過去,然後伸出手往裏面一按,只聽得“咯噔”一聲,那扇門便緩緩地開啓了。

我和周洋他們當先衝了進去,不過心裏卻“嘭嘭”直跳,不知道李信怎麼樣了?

“我說有人會來就我們,你偏偏不信。”這是李信的聲音。


“我當然不相信了。你以爲江曉會來救你?他現在還不知道躲到哪去了。你不知道李洪譚是個多麼……”這是小刀的事情,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了我和周洋他們,然後張大了嘴巴,一臉的不敢相信!

“臥槽,我說他們會來吧?你特麼還不相信?來來來,掏錢,快點!一萬塊錢,少一分的話,老子就揍死你。”李信一隻眼都成了熊貓眼了,嘴角的血跡也都凝固了,身上不少的腳印……饒是這樣,他竟然還有興趣和和小刀打賭,這心態簡直是好的不要不要的啊!

只不過,他等我們走到近前的時候,立刻說道:“洋哥,江曉,你們可是終於來了啊!我在這都受死罪了……哎喲,胖子也來了啊,快快快,給我解開!”

胖子看了看他,然後說道:“李信,尼瑪,老子以爲你在裏面快餓死了,沒想到還這麼生龍活虎啊?早知道,你和那小子在這裏這麼快活,那我們還不如等會再來救你。”


“別啊!臥槽,有你這樣的麼?”李信用嘴指了指小刀,說道:“這小子說你們不會來救我……你想想,你們可都是重情重義的人,我能不爲你們證明麼?”

胖子聽了李信的話,感覺有理,一時半會也不好反駁。

“得了,快給他們把繩子鬆開。”我招呼人把他們鬆了綁。

李信被揍得不輕,身上有不少的傷,只不過看他精神還不錯;那邊的小刀,也沒好到哪去,渾身上下也是鮮血淋漓,但是和李信一樣,沒有任何的不快,也是精神抖擻。

我去,這兩人倒是沒把這些事情當成一回事啊!

“走吧!”看他們倆沒什麼大礙,於是就催促他們快點走。

可是,小刀卻對着我說道:“不行,我還不能走……” 我讓小刀趕緊跟我們走,可是他卻不識相,對着我他不能走。

“你什麼意思?”我很詫異的問道。

小刀看着我說道:“我還沒有拿到李洪譚罪證,而且我屬於我的東西,我也沒有拿回來……所以,我是不會走的。”

萬世繁花一生情 你有毛病是不是?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着拿東西?等以後有機會了,我們再過來吧!”我可真是服了他了,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想着那些事情。

“不,你們走吧!等下我們上到地面,你就走吧!我自己想辦法。”小刀很堅定的說道。

我看了一下小刀,搖了搖頭,說道:“行吧!隨便你了。等會我們上去,就分道揚鑣。”

“蘇貝貝沒來麼?”小刀伸着頭,不停的朝着外面看去。

我朝着外面努了努嘴,說道:“在外面呢!你自己去看吧!”

小刀活動了下手腳,然後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去。


反正和小刀沒有什麼交情,隨便他和蘇貝貝怎麼樣吧……我已經把他救了出去,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我們大夥出了房間,便遇到了難題,這密室的門到底能不能打開?如果真的如吳哥說的那樣,從外面才能打開的話,那我們就必須在這等一會了,因爲還有十分鐘這個樣子,他們的人就會下來換班了,到時候,給他們來個出其不意的攻擊,我們就能安全的上去了。

只不過,我還有事情要做,那就是這裏面還有一個房間是緊閉着的,不知道里面有些什麼,結合李洪譚的人品,我感覺裏面肯定有些不一般。

於是,我讓周洋他們去找開門的機關,然後我一個人走到了那個房門跟前,仔細的打量了起來,卻發現這個房門和關李信他們的房門不一樣,根本找不到開門的機關在哪!

這裏面會是什麼呢?是人還是他犯罪的證據,或者是別的什麼東西……

我想來想去,也不知道里面到底關的什麼,而且這門也是很特殊的門,現在想打開,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能搖了搖頭,回到了周洋他們的身邊。

“怎麼樣?找到開門的機關了沒有?”我站在周洋的身後問道。

周洋回頭看了我一眼,說道:“怕是和那個什麼吳哥說的一樣,這上面的機關,似乎只有外面能打開。”

我看了看時間,大概還有兩分多鐘,就會有人來換班了,於是讓人把吳哥和小平頭他們的嘴堵上,然後我們大家就躲在了拐角處。

大約過了有三四分鐘,頭頂上才發出了聲響,看來是有人來換班了。

這個時候,我給大夥做了手勢,等一會,他們只要一走到拐角處,就給他們來個突然襲擊。

“噔噔噔……”

聽着雜亂無章的腳步聲,估計對方也應該是五六人。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他們一邊走着,一邊無際無邊的說笑着,直到第一個人露出了身體,然後我們幾人,就像是餓狼一樣的撲了上去。

“臥槽,你們是誰?”我第一個衝過去,然後幹倒了第一個衝過來的人,而在後面的那幾個人,立刻喊了一嗓子,緊接着也衝了過來。

“是你祖宗!”李信看見他們是分外眼紅啊,剛纔因爲還沒有機會出去,就沒有對吳哥他們下手,現在機會就在眼前,再加上他之前被揍的挺慘,所以罵了一句之後,就揮舞着拳頭衝了過去。

其實,對方也都是壯漢,但是我們這邊的實力也不弱,所以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們全都撂倒在地。

“草!”我踢了踢被我放倒的那人,然後讓手下用繩子把他們,全都綁在了一起。

全都辦妥當之後,我朝着大夥招了招手,然後帶頭就出去了。

等我們的人,全部出去來到院子裏之後,發現外面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看見。

“是不是有點太靜了?”我看了眼周洋。

他搖了搖頭,說:“不管這麼多了,讓蘇貝貝帶來,把我們全部都帶出去。”

我回頭看了眼蘇貝貝,正想和她說話,卻發現小刀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不見了,於是我看了看四周,也沒有發現他的影子,這小子真他媽的犟,說不走,真的不走,連聲招呼都不打。

“蘇貝貝,你是回去找小刀,還是和我們一起出去?”我看着蘇貝貝問道。

她被我說得一愣,然後嘆了口氣,說道:“我先帶你們出去吧!等你們都出去了,我再回去找他!”

看着蘇貝貝,感覺愛情的力量還是蠻大的,因爲她之前一直不敢回頭,她對李洪譚已經有了最根本的恐懼,可是現在爲了小刀,竟然還想回來,真是一個傻女子啊!

“那行,咱們走吧!”既然蘇貝貝同意帶我們出去,這是最好的了,不然的話,這麼多人,就算是翻牆頭,都比較麻煩。

我們一行人都跟在了蘇貝貝的身後,然後大搖大擺的朝着大門走去。

今天營救的任務,即將圓滿的完成了,只要我們走出了大門,就萬事大吉了,所以當我們越是靠近大門的時候,我的心裏越是“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害怕在關鍵時刻,會出現什麼意外……

好在,等我們走到大門口的時候,也沒人過來盤查,只不過又遇到了剛纔看門的那個小子。

“喲,蘇夫人,你剛剛回來,怎麼又要出去啊?”那人可是學乖了,笑嘻嘻的看着蘇貝貝。

“剛纔,李總打電話給我,讓我出去一趟,晚上回不回來,還不一定呢!”蘇貝貝裝得有模有樣的,只是她這麼一說,等會回來的時候,怕是就不好圓了吧?

那人見胖子他們都是橫眉冷對的樣子,沒敢再多問,立刻打開了大門讓我們出去。

這個時候,我才長長的出了口氣,終於可以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雖然沒有拿到什麼有用的東西,但是能救回李信,就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我們又往前走了幾步,我正想問蘇貝貝是跟我們一起走,還是回去救小刀,可是李信卻走到了我的身邊,然後趴在我的耳邊耳語了幾句。

聽了李信的話,我突然睜大了眼睛,問他:“兄弟,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你別千萬看錯了……因爲,這要是真的話,我一定還要回去一趟的。”

李信皺着眉頭看我,好像是思考了一會,才朝着我點了點頭…… 看着李信很肯定的朝我點了點頭,於是我轉臉看向了蘇貝貝,說道:“你要回去陪小刀是吧?”

蘇貝貝也沒有說話,和李信一樣,和我點了點頭。

“好!我也陪你回去!”我朝着她笑了一下。

蘇貝貝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確實,我之前的目標,就是救出李信,現在目標達成了,她見我還要和她一起回去,自然驚訝不已。

“什麼?你還要回去?”周洋皺着眉頭問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我回去有些事情,時間不長就回來。”

“那怎麼行?等會萬一要是李洪譚他們回來了,不就壞事了麼?”胖子也不同意我回去,而且他說到這裏,又朝着李信吼道:“李信,你和江曉說了什麼?我們爲了救你,頭髮都快掉了。你怎麼在關鍵時刻,還他媽掉鏈子啊?”

“我,我,我……”李信結結巴巴的說着,不過我給了他一個眼神,讓他不要亂說話,他看了看我,然後又看了胖子一眼,接着點燃了一支菸,就蹲在了那裏。

“胖子,冷靜點!老子又不是去送死的。你着什麼急?你們趕緊帶着李信去包紮一下。我最後一兩個小時就回去。”我衝着他們交代了一番。

鳳歸江山暮 ,我就帶着蘇貝貝往回走,畢竟多耽誤一秒鐘,就是浪費時間和機會。

“江曉,我們也陪你回去吧!”周洋在我的身後說道。

我擺了擺手,說道:“不用了,我一個人過去比較方便一點!”

“唉!”就聽見周洋嘆了口氣,然後又聽他說道:“那你一定要小心點!”

“好了,好了……你們都放心吧!我去去就來!”我沒有回頭,只不過擺了擺手說道。

我和蘇貝貝並肩走着,我倆誰都沒有說話,因爲等下就會遇到剛纔的那個門衛了,不知道她會用什麼藉口進去……當然了,如果被對方看出了馬腳的話,我只有帶着她先走再說了。

“哎喲,蘇夫人,你又回來了?你……”那個門衛還想說什麼,可是蘇貝貝只是瞪了他一眼,然後邁開步子就往裏走去。

我一見,笑了一下,然後跟着她後面,也很順利的走了進去。

這辦法也不錯,虧她想得出來,一句話沒說,就直接往裏走,顯然是告訴對方,不該他問的事情,最好閉嘴,不要多舌。

我們倆進來之後,也不知道往哪去,但是我們卻明白不能再耽誤時間了,因爲吳哥他們兩撥人,雖然被綁在了密室裏,但是時間長了的話,上面的人肯定會發現問題的,所以我們必須要加緊時間去找小刀。

“怎麼辦?”我們倆同時說出了這句話,然後又同時搖了搖頭。

“還是一間房間,一間房間的找吧!”我想了想,只有這種笨拙的辦法了。

蘇貝貝低着頭,沒有說話,她應該是在想着什麼……突然,她擡起頭,對我說道:“我知道他在哪了。”

我看了看她問道:“你知道?那他在哪?”

“你跟我來!”她轉身就朝前走去。

不知道她爲什麼和我賣關子,但是我只得跟着她,畢竟在這裏,她比我熟悉的多。

我們倆穿過院子,然後來到了樓裏,蘇貝貝好像帶着我,準備去她的房間。

“喂,我們怎麼又回來了?”我轉臉問她。

她一邊快步地走着,一邊說道:“剛纔我們從下面走出來的時候,你去看了隔壁的房間,是不是?”

“是啊……哦,你的意思是,小刀猜到那個房間裏,肯定放了李洪譚的重要東西,所以他回去就是想拿東西的,是不是?”我突然想到了這個可能。

蘇貝貝朝我點了點頭,說道:“你和我想的一樣。”

不一會兒的功夫,我們來到了蘇貝貝的房間,然後打開機關,我們倆人就走了進去。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