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聞言,臉色瞬息蒼白,苦笑道:「也就是說一個月後,掌源者就會殺來,那我還有什麼活路,」

「你的確沒得選擇,若是掌源者發現這塊碎片,不只是你,就連整個秦天界也會一同毀滅,」星老眯著眼道,「鴻蒙紫氣做為萬物之始,也許有辦法能夠蒙蔽掌源者的窺視,然而一切都是未知,」林浩閉目深吸一口氣,數息后,林浩張開雙眼,堅定的走向那團鴻蒙紫氣,唯有呢喃之語,隱約傳來:「自我修道至今,儘力生死無數,唯一的

「你的確沒得選擇,若是掌源者發現這塊碎片,不只是你,就連整個秦天界也會一同毀滅,」星老眯著眼道,「鴻蒙紫氣做為萬物之始,也許有辦法能夠蒙蔽掌源者的窺視,然而一切都是未知,」

林浩閉目深吸一口氣,

數息后,林浩張開雙眼,堅定的走向那團鴻蒙紫氣,唯有呢喃之語,隱約傳來:「自我修道至今,儘力生死無數,唯一的信念便是守護,要動我的逆鱗,除非拼盡我身死道消,否則就是掌源者殺來,我也會咬下他的一塊肉,」 林浩深吸一口氣,索性放開了身體和內心的渴望,

越是靠近鴻蒙紫氣,那股強烈的感覺越發強烈,到最後不光是身體,就連神魂和體內世界都劇烈翻滾起來,特別是他的體內世界,反應格外強烈,

體內世界中已然穩固的陸地地火迸發,大量塌陷,虛空更是電閃雷鳴,密布著恐怖的空間裂紋,就連陰陽之道衍化的日月也急速交替,一息間竟循環了數次,一切徹底混亂起來,

數息之後,林浩費勁心思構建的體內世界驟然毀滅,爆炸成最本源的顆粒,匯聚成巨大的光柱從體內世界中衝天而起,直接衝破林浩的身體,竟宛若飛蛾撲火般全部湧向那團鴻蒙紫氣,

於此同時,林浩驚駭的發現,隨著體內世界融入鴻蒙紫氣之中,四周虛空居然產生出一股極端詭異的力量,直接引動天聖九轉神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瘋狂運轉起來,瞬息達到了林浩肉身所能達到的極限,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感受到體內世界的毀滅,感受到肉身即將爆炸的感覺,林浩徹底駭然,可無數次的生死磨礪和堅持使他咬牙強自鎮定,

「冷靜,冷靜下來,若此次失敗,神魂俱滅,一切成空,」

「這一切的根源是那團鴻蒙紫氣,我能夠確定那團紫氣根本就是無主之物,這一切全部是本能而為,而且天聖九轉神功玄奧無雙,定沒有問題,那問題出在哪裡,到底出在哪裡啊,,」


咔咔咔,碎裂之聲爆響,堪比純陽法寶的肉身出現無數裂紋,如玉般的骨頭遍布細密的裂縫,鮮血順著皮膚噴涌而出,林浩瞬間成為血人,劇烈的疼痛不能動搖林浩心神分毫,面對生死危機,他的心竟然徹底平靜下來,

「鴻蒙紫氣,萬道之基,」

「天地初開為一,一為太極,一為鴻蒙,」

「一生二,二為陰陽,」

「二生三,三生萬物,」

「萬物以五行為基衍化,既然鴻蒙紫氣是吞噬六重天的五行,陰陽而衍化,那……」

「我懂了,,,」林浩心中怒吼,

「我的體內世界亦是以五行之基衍化,以九種大道,陰陽構建,它們本屬同源,好恐怖的天聖九轉神功,竟模擬混沌宇宙成型,,」

「這鴻蒙紫氣居然是要吞噬我而壯大,,看來它這是誕生了簡單的靈智,居然能夠引動我的天聖九轉神功,不行,這絕對不行,,」

林浩內心出現強烈的不甘,本來欲要淪為滋養林浩身軀養分的鴻蒙紫氣,如今竟然成為吞噬林浩壯大的妖魔,角色陡然翻轉,如此可怖,

「要麼你吞了我,要麼我吞了你,,」

林浩瘋狂怒吼,目眥盡裂眼角血柱長流,他狀若癲狂咬牙咆哮中化作閃電,竟直奔那團可怖的鴻蒙紫氣而去,

宛若水**融,宛若冰火相撞,在林浩雙手握住那團鴻蒙紫氣的瞬間,它竟極為配合的鑽入了林浩的體內,

一場大戰轟然爆發,

鴻蒙紫氣滿心歡喜,剎那間覆蓋林浩全身,彷彿要張開貪婪巨口享受眼前的美食,但這美食卻是帶刺的,

林浩低吼一聲,雙目驟然睜開,深邃的眸子之中黑白之芒陡然綻放,曾經作用於魔煞修士的毀滅奧義與生命奧義,在自己體內轟然爆發,

同樣的吞噬與毀滅,鴻蒙紫氣展現出的玄妙何止是林浩的千萬倍,

那可是鴻蒙紫氣啊,一切大道之基的鴻蒙紫氣,蘊含著整個混沌宇宙的道,這些道彼此相互糾纏影響,才滋養出神源,衍化出整個天地宇宙,

若將鴻蒙紫氣展現出的毀滅奧義比作濤濤大河,那麼林浩展現出的就是一朵浪花,

僅僅是瞬間而已,林浩的身軀幹癟,毛髮掉落皮包骨頭,宛若骷髏,他全身的血肉精元化作最精純的能量全部湧入遍布全身的鴻蒙紫氣中,

「不,,,,」

感受到身軀內從未有過的虛弱和生死危機,林浩內心湧現出無邊的恐懼,

若自己死了,和自己相關的無數生靈都會滅亡,自己的父母親人,自己的好友們,還有小白天瑤都會死,都會死啊,,

彷彿眼前閃爍著無數親人的死亡,巨大的毀滅滋生出強烈的恐懼,更是滋生出強烈的不甘,不甘心,


忽然……

一道微弱但極為凝練的黑暗波動從林浩的眉心釋放開來,那股黑暗波動蘊含著的讓人驚恐的毀滅意志,這股意志之強足以驚天動地,這股意志所展現的毀滅奧義雖然依舊比不上鴻蒙紫氣,但因為意志極端的強大,卻凝練至極,

也就在這股意志毀滅波動釋放的剎那,便帶著林浩的不甘,帶著林浩的瘋狂,宛若黑色巨蛇般,猛地咬向身旁的一縷鴻蒙紫氣,吞入腹中,

在鴻蒙紫氣被吞噬的剎那,在鴻蒙紫氣被林浩展現出的毀滅奧義煉化的瞬間,一股精純的本源之力,倒灌林浩的神魂,

本來投擲到極致的神魂驟然澎湃,並且瘋狂的增長起來,做為開天辟吞噬鴻蒙紫氣而且成功煉化的第一人,林浩感受到了無邊的震撼,

彷彿擁有一絲鴻蒙紫氣的記憶,這記憶橫貫萬古,從宇宙的誕生,到萬物的滋生,到萬物的毀滅,循環往複,極盡宇宙的奧妙,極盡萬道的精華,

轟轟之聲,立刻從林浩的身體中驚天而起,虛空翻滾,天地震動,

甚至在這一瞬間,林浩的身軀剎那恢復如初,而且更近一步,直接突破純陽法寶的瓶頸,邁入了堪比先天靈寶的層次,接著一道璀璨的光柱直接從林浩身軀衝天而起,直衝聖境屏蔽,竟將那遮天大陣穿透,

剎那之間,這通關光柱,從那塵埃之中爆發開來,瞬間沖向四面八方,

穩固無比的星路驟然震顫,隱隱有碎裂的趨勢,若是星路碎裂,麒麟子和林浩立刻會被捲入虛空亂流,進入未知之地,

在外鎮守的九靈驚慌尖叫,立刻化出本體,鎮壓虛空,就連酣睡的麒麟子也是立刻清醒,卻是不知所措,

「林浩,遮天法陣被破壞,這裡的動靜暴露了,,」一直焦急等待的星老大喝示警,

沉浸在神魂和肉身瘋狂提升中的林浩,立刻探出一絲神念,在他發現外面情況時,果斷爆喝:「星老,控制聖境遁出星路,否則麒麟子必死無疑,而且我們也會被掌源者立刻發現,」

「好,」星老聞言,連忙控制著聖境破開星路,


而就在聖境破開星路的瞬間,無數時間和空間光纖扭曲形成的龐大虛空亂流驟然涌來,立刻卷著聖境和化作流光飛入聖境的九靈劍,剎那消失不見,

唯有驚慌失措的麒麟子帶著哭腔跌落在地,茫然道:「這是怎麼回事,林浩呢,」

叮的一聲,一枚儲物戒跌落在麒麟子身旁,一道神念從儲物戒中竄入麒麟子腦海:「麒麟子,我有事迫不及已遁入虛空亂流,你帶著這些資源先前往道聖星購買軍陣返回秦天界,浩劫已來,切不可貪玩,,」


「虛空亂流,」麒麟子聞言臉色瞬間蒼白,

這虛空亂流之中遍布各種空間和時間裂紋,甚至有各種強大的半神洪荒妖獸,那裡時空層層疊疊,稍有不慎,就連祖境高手都要隕落,甚至強大如掌源者,真身也不會輕易離開自己界域進入虛空亂流,

掌源者一旦進入虛空亂流,他們失去了來自本身真界的浩瀚本源力量支持,也就與道神高手相當罷了, 虛空亂流就像真實世界中的夾層,永恆死寂的灰茫茫空間,沒有一絲天地靈氣,若是將外面的生存環境比作天堂,那這裡就是地獄,

這裡充斥著無處不在的時空裂縫,狂暴的混亂能量,還有強大到令人絕望的妖獸,即使祖境高手面對這些稍有不慎都要隕落,

虛空亂流雖然混亂,但億萬年的衍變卻也逐漸達到了某種平衡,所有的狂暴都在一定程度上被消磨,不會突然爆發出巨大的波動去毀滅外面的世界,

然而,就在某一刻,極為突兀的,一個不速之客帶著轟鳴不絕的巨大震動驟然降臨,極為粗暴地撞入虛空亂流中,

它最初只是一顆細小的塵埃,可這塵埃卻在劇烈顫抖中有濃郁的光柱向四面八方濺射,然後轟的一聲,塵埃炸開,半空中出現一個巨大的,被無數霞光迷霧遮掩美輪美奐的宮殿群,

在宮殿群出現的瞬間,所有的光柱匯聚成一道通天徹地光柱驀然衝出,直接將周圍方圓億萬里範圍內的虛空亂流絞滅,更是在其上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

這漩渦黑到了極致和純粹,這漩渦看似緩緩旋轉,卻蘊含著驚人的偉力,無論什麼,凡是靠近黑色漩渦的,都會被吞噬,碾碎,

無窮無盡的混亂能量自虛空而來,沖入漩渦之中使得漩渦瞬息擴大了數倍,從而產生出出了更加強悍的吞噬之力,

沖入漩渦的浩瀚能量被毀滅之力徹底湮滅,再由生命奧義轉換為最精純的能量,轟然撞入林浩的身軀之中,

濃郁到了極致的能量灌注下,林浩的身軀瞬間恢復如初,而且突破到先天靈寶級別的身軀更是光芒大放,有無數規則絲線幻滅,有無數玄奧的天地符文烙印,通體舒暢的感覺使林浩仰天長嘯,

感受到林浩突然恢復而且越來越強大的肉身,那一團鴻蒙紫氣徹底驚呆,露出了宛若看到了美味食物的貪婪,然後它便開始瘋狂汲取林浩肉身中精純的本源之力,

「戰爭才剛剛開始,」

感受到寄生蟲般存在的鴻蒙紫氣,林浩眼中閃過濃郁而冷冽的煞氣,這煞氣仿若瘋魔,帶著極致的瘋狂和執著,

林浩盤膝在虛空亂流中,眉心急速閃爍,雄渾的念力一邊控制著毀滅奧義吞噬鴻蒙紫氣,一邊觀察鴻蒙紫氣釋放出的毀滅奧義,感悟宇宙中蘊含的毀滅奧義規則,

林浩和鴻蒙紫氣的戰爭陷入了僵持,

做為戰場的林浩身軀,宛若百鍊之鋼,在濃郁的能量灌注和鴻蒙紫氣的吞噬中瘋狂提升著,經脈更是以恐怖的速度在擴大,

隨著林浩不斷吞噬鴻蒙紫氣,天地轟鳴震顫,一股詭異的波紋瞬間擴散,數息間竟穿透整個混亂虛空,而後以可怖的速度迅速蔓延整個鴻蒙宇宙,甚至在這股震動被宇宙本源感知的剎那間,整個鴻蒙宇宙都轟然震動,

宇宙的運轉,居然出現了靜止,

八方震動,整個蒼穹宇宙內的強者,全部在這一刻,心神悸動,抬頭望向虛空臉上露出了駭然之色,

在同一瞬間,有六道磅礴的蒼穹意志從六大真界中迸發而出,彷彿六方世界從沉睡中醒來,接著六道不可見的波紋瞬息蔓延,在皇陰界一處名為滅神谷的絕地匯聚,這方絕地半神境以下入內必死,因此聞名整個浩瀚宇宙,

這滅神谷實際上是掌源者們見面商討事項之地,只有當一件足以影響到整個鴻蒙宇宙的事情發生時,掌源者們才會來此見面,

滅神谷終年被數股絕強的力量籠罩隔絕,億萬不變,從未被哪位生靈真正的進入過,因為這滅神谷是當初的八大掌源者一同構建,而且均有自己一方真界之力鎮守,

時至今日,各自掌握一方宇宙的八大掌源者都只剩下六個,而上次八大掌源者們會面是因為涉及永生之秘的第九真界出世,

誰也不知道他們會面,誰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只是在八大掌源者會面之後,整個鴻蒙宇宙徹底動蕩,陷入了無邊的動亂之中,

而且八大掌源者組建了仙魔倆大陣營,為了爭奪第九真界連年征戰,爆發了前所未有的星空大戰,那時蒼穹碎滅,星空淹沒,辰皇真界和陰煞真界雙雙碎裂,第九真界頃刻間敗退,詭異消失,不知所蹤,

八大神源者,倆人身死,

六大神源者,盡皆重傷,,

同時,倆大真界的滅亡造成了天地震動宇宙失衡,本源碎滅,生靈塗炭,萬物將毀,

六大掌源者,不甘天地自此傾覆,失去執掌的真界天地,於是再次強行聯手穩固宇宙平衡,定下乾坤,其六人也因此陷入沉睡,

萬年以後,倖存的六大真界,重新建立了新的秩序,

時至今日,想不到滅神谷再次開啟,,

此時在滅神谷的中央一處高達數萬萬丈的高山上,被人憑空砍去山尖露出一平台,而在平台上有八個巨大寶座,此時八個巨大寶座中的六座緩緩浮現出人影,正是如今的六大掌源者:星羅,道聖,幽冥,亂魔,滅生,黃泉,

在他們六人出現之後,整個滅神谷驟然間風雲變幻,有無數雷霆降落,每一道都能瞬間滅殺普通的祖境大能,更是由億萬雷霆組成了陣法不是劈落,威能徒贈百倍,真正的成為一方絕地,

「想不到區區萬年,滅神谷再次開谷,上次死了倆個半神,毀了倆個真界,嘿嘿,滅神谷起的好名字啊,」寶座上的滅生幽幽說著,眼中儘是譏諷,隨其話落,整個天地都微微震顫,

「滅生,我們可不是那些不知好歹的半神,我們都是一界之主,偉大的掌源者,」道聖雙眼微眯,不悅道,

「嘿嘿,掌源者,神源碎片你煉化了幾成,半成還是一成,要不是當初你好運第一個撿到神源碎片還輪的到你來做一界之主,」亂魔咧嘴一笑,毫不客氣的說道,

「亂魔,我看你是手癢了吧,有本事來我道聖界,我斬你狗頭,」道聖立刻惱怒吼道,

「道聖你腦子壞掉了吧,去你的真界,你來我亂魔界,我一根手指頭捏碎你的狗蛋,」亂魔瞪眼冷笑道,

道聖聞言怒氣更勝,剛要答話,身旁的其餘掌源者頓時相勸,倆人才怒氣稍消,

「你們如此爭吵是演示自己的心虛嗎,」一直沒有說話的星羅掌源者冷冷道,「你們應該感覺到了,在那引動整個鴻蒙宇宙震動的氣息中,有第九真界的味道,天宮聖境又出世了,我感覺到了成神的秘密,成神的機緣就要到了,」

「成神,」

「永生之謎,」


「宇宙共主,,」

眾多掌源者聞言,頓時正襟危坐,眼中露出貪婪和渴望,甚至在都在一撇中,充滿敵意的環顧四周,警惕的看向身邊的每一個人,

「不知道這次我們誰會死去,誰能活下來,」黃泉抬頭冷笑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