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揹包立刻噴氣,將本來要墜落的葉塵反向衝了回來,他順勢就抓住了57號刺客的手臂,死死拖着,就是不肯讓自己掉下去。

而那57號刺客則是淡淡一笑,他拿出手槍,對着葉塵的額頭,剛一伸出來就準備扣下扳機,這回,不論葉塵怎麼閃避,都不可能奪得過去了,就算是避開了頭部,子彈也會順着自己的肩膀打進肺部,再怎麼都得死。而就在扳機即將觸發的一瞬間,57號刺客身後的玻璃窗頓時碎裂,一顆子彈精準地擊穿了他的腦袋,而這傢伙,就如同斷

而那57號刺客則是淡淡一笑,他拿出手槍,對着葉塵的額頭,剛一伸出來就準備扣下扳機,這回,不論葉塵怎麼閃避,都不可能奪得過去了,就算是避開了頭部,子彈也會順着自己的肩膀打進肺部,再怎麼都得死。

而就在扳機即將觸發的一瞬間,57號刺客身後的玻璃窗頓時碎裂,一顆子彈精準地擊穿了他的腦袋,而這傢伙,就如同斷電了一般瞬間倒在了地上,葉塵也得以從這千鈞一髮之際中存活了下來。

他爬上走道,看着地上的光頭刺客,發現這傢伙的西裝上有一顆獨特的扣子,上面印着一個像是抽象的蠍子一般的徽記。

他取了下來,轉過一看,原來,這是一個追蹤器,並且在鈕釦的背後,也印有57的字樣。

葉塵取下了追蹤器的核心,在手中捏碎,並走到伊森的身邊。

伊森此時全身都還處於短路的狀態,腹中的那個尖刺仍舊在徐徐往裏放點,葉塵抓住那柄尖刺,扯出來之後順手就丟進了鐵水池。

過了兩分鐘,伊森這才恢復了正常:“隊長,我錯過了什麼好戲嗎?”

葉辰笑了笑,拿出煙點上了一支:“你錯的多的去了,走吧,那個光頭已經玩完了。”

雖然不知道是誰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救了自己,但是葉塵猜測,救他的肯定會是一個老熟人。

果然,兩人剛走到大門口,一輛道奇的肌肉車就開到了他們跟前,車窗降下,裏面的人,正是葉塵多年不見的老友,約翰維克。

“你要是早點開槍,我就不用玩得那麼刺激了,老兄。”

約翰只是淡淡一笑:“上車吧。”

葉塵和伊森上了車,三人一塊開到了約翰所在此處的安全屋,跟葉塵的一樣,那也是一處獨立的房子,只不過,在城市南邊的國家森林裏。

“給,零件都在後院,有什麼要換的自己去找。”約翰丟了一個機器人專用的可調節扳手給伊森,拿着兩瓶啤酒走到了葉塵身邊。

葉塵看伊森點了點頭,拿着扳手自己到了後院,對約翰說道:“怎麼?看你好像有點兒心事啊,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嗎?”

約翰打開啤酒遞給葉塵,嘆了口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說道:“唉,和上次一樣,這一次我要滅了查爾曼。”

“滅了查爾曼?你沒搞錯吧夥計,難不成他們又…”

看着葉塵驚訝的神情,約翰點了點頭,喝下一口啤酒說道:“我的小狗被他們打死了,他們本來應該刺殺我,可是沒有放過那可憐的小傢伙,這種事我絕對不能容忍。”

又是一條小狗,這約翰就要滅了人家整個組織,不過要說也的確,在約翰的眼裏,任何生命都是唯一的,只不過他有自己的精神寄託,如果那條小狗對於自己十分重要,或許別人不理解,而葉塵知道,它對於約翰而言,一定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需要幫忙嗎?”葉塵遞上了一支中華煙。

而約翰則是笑着接下,點上之後用普通話說道:“輔車相依,脣亡齒寒,你幫助我,我也幫助你咯。”

“你怎麼知道我也需要幫助?”

約翰淡淡一笑:“我好歹也是個沒事愛聽新聞的傢伙,這點事情,總不能不知道吧。”

葉塵也跟着笑了笑:“行,那咱們就先解決你的事情,之後,你要幫我搞定我幽冥的問題。”

“噢隊長,這個約翰先生靠譜嗎?我看他文文靜靜,秀髮翩翩,怎麼看都是一個斯文人呢。”一幫給自己手指頭換新螺絲的伊森問道。

“呵呵,伊森,你可要知道,這個約翰先生,在我不穿這身裝備的時候,跟我可是對等的水平,說不定比我更加老練呢。”


聽見葉塵這麼說,伊森連忙站起身來,走到約翰的身邊伸出右手:“約翰先生,很高興認識你,以後我會竭盡全力依照隊長的指示爲您服務。”

約翰與他握了握手,略帶賞識的說道:“伊森,下一次與別人打交道的時候,最好先了解一下對方的實力哦,要不然別人會認爲,你比自己更厲害。”

伊森點了點頭:“那我就當您在誇獎我了,謝謝約翰先生,我會好好考慮您的意見。”

幾個人相互望了望,今晚打算就在這個安全屋中度過了。

葉塵脫下了自己的那一身超級戰術裝備,用約翰這兒現有的材料製作了一個建議的充電器,爲自己的動力系統充電,吃了一份簡單的晚餐,就在房間裏倒頭睡着了,沒有辦法,這幾天下來,葉塵實在是太累了,一直都沒有好好休息過,這會兒儘管睡的不是自己的牀鋪,但是有一個地方給他躺下,這就已經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了。

約翰檢查着自己的彈藥裝備,還順便看了看葉塵身上的那把高熱能短刀:“嗯,東洋刀,原來葉塵還喜歡用這個呢。”

伊森則是在一旁解釋道:“這個啊,不是東洋刀,你可以仔細看看,這刀身的結構,是華夏的古代兵器,苗刀,只不過經過了高科技改造,已經沒有了曾經古典的樣子。”

約翰拿在手裏把玩了一下,點了點頭:“不錯,這是一把好刀。”只是混了會,約翰就把這些裝備全部收回了葉塵的戰術外骨骼上。

傭兵的高科技產品,在約翰眼裏其實已經不是什麼特別稀罕的東西了,只不過這些對於自己這個殺手而言,都是一些“鬧着玩兒”的東西,他雖然也喜歡高科技產物,但是更旨在於殺敵的兵器,而不是穿在身上這些花裏胡哨的東西。

要說可能這個世界上,約翰唯一不算反感的,也就是幽冥的機動裝備了,畢竟光是在外形上看起來,還是比較符合約翰自己審美觀的。

將一些武器的高科技瞄具調整好之後,約翰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朦朧中,葉塵看見身前有一個身穿幽冥戰術機甲的身影在奔跑,她的背影如此清晰,好像在執行一項什麼任務,忽然,在她的身後出現了一雙巨大的紅色“眼睛”,看起來像是個非常恐怖的大型機器人。

忽然,十幾條如同尖針一般的機械臂飛竄而出,將那個奔跑的人當場刺穿,她的頭盔落下,露出凌妃煙慘白的面龐。

“妃煙!”葉塵大叫一聲,頓時從夢中驚醒,他渾身大汗喘着粗氣,不知道爲什麼,最近總能夢見一些這種令自己恐懼的事情。

他實在是有些耽心凌妃煙的安危,於是自己一個人走出了房門,開着約翰的道奇跑車到了城鎮上,拿出一顆硬幣投入電話機中,打通了凌妃煙的號碼。

凌妃煙看着手機,此時打來了一個顯示不出歸屬地的號碼,她本想着不接,但是總有一種衝動,好像這個電話那頭,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人:“喂您好,請問您是?”

“是我。”

聽見這低沉的迴應,凌妃煙呆愣了幾秒,支支吾吾不知道怎麼開口,最後說道:“哦,你…怎麼樣?現在在哪兒?”

葉塵嘆了口氣:“我沒事,就是有點兒想你了,你怎麼樣,這陣子還好嗎?”

“葉塵,我知道你的狀況了,我現在是你們外編最後的一個人,那套衣服…我已經用過了,很不錯。”凌妃煙索性一鼓作氣,撿乾的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委婉說了出來,她知道現在絕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只要葉塵在外面多閒逛一秒,就會多一倍的危險。

聽見到凌妃煙這麼說,葉塵很欣慰:“那你應該明白現在我的狀況了,好好保護好資料,我這陣子應該要去找你老東家的麻煩,到時候有什麼新的情況,我會再跟你反應。”

“嗯,葉塵我…”

“好了妃煙,堅強點兒,到時候我回來,一定會好好疼你的。”葉塵打斷了凌妃煙的話,自顧自的說道。

“你說什麼?老孃是想說我現在還有事兒要去辦,你以爲我沒了你就不行了是吧?太自戀了吧你,我告訴你,就算你哪天死外面了,我要是流一滴眼淚就算我輸!行了,懶得跟你扯淡,就這樣!”

“嘟嘟嘟…”

葉塵聽着掛斷的電話聲,此時還有一點兒懵比,不過要說這也不錯,最起碼幾天下來心裏的擔憂緩解了不少,這妮子還是那倔脾氣,要說他現在也還真挺想臨江的,他也想回去看看,自己曾經送外賣那家店,現在怎麼樣了。


葉塵放下電話,靠着車子抽了一根菸,這才準備回去。

只是在上車之前,葉塵從兜裏掏出了事先準備好的消聲手槍對着電話亭旁邊的灌木叢,看都不看就是一槍,一個身穿黑衣的人應聲倒了下去,看樣子應該是跟蹤葉塵的,只不過葉塵這種連氣壓變化都可以感知到的人,對於這樣的跟蹤者,簡直就不屑一顧。

這個可憐的跟蹤者,連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發現,就已經死在了這偏僻的小鎮。

臨江市,凌妃煙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神情明顯愉悅了不少,聽見葉塵久違的聲音,凌妃煙自己全身都有一種十分放鬆的感覺。 蘇媚兒走進辦公室,看見凌妃煙一臉愜意的神情,說道:“凌總,什麼事情讓你這麼開心呢?是不是找到小男朋友了?”


凌妃煙立刻收起笑容,一臉嚴肅道:“哪兒有?別亂說啊我告訴你,我凌妃煙可是有老公的人。”

這一下給蘇媚兒嚇傻了,她呆愣着雙眼站在原地盯着凌妃煙目不轉睛的看着:“你該不會…”

凌妃煙立馬起身,跑到她面前一把拿下手中的資料:“哦,終止藥廠合作啊,那就終止吧,反正那個元昊也玩完了,咱們沒有什麼好合作的,到時候咱們看看是誰來接替傲天地產的位置,找時間安排一頓飯。”

“不是,凌總…你剛纔說…”

看着蘇媚兒還在爲自己剛纔那句話發呆,凌妃煙索性推着她出了門:“哎呀我什麼都沒說,你什麼都沒聽見,就這樣啊。”

“哐!”蘇媚兒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辦公室的門就關上了。

她這才轉過身,歪了歪腦袋:“邪門兒了啊,難道剛纔真是我聽錯了…”

而凌妃煙則是縮在辦公室裏不斷喘着粗氣:“天吶,我咋說出那種話了,希望媚兒能當做沒聽見吧。”她輕輕打了幾下自己的嘴巴:“臭嘴!就不該亂說話!”

而葉塵在開車回到森林裏的路上,也是點着煙放着歌,一路小哼小唱,就好像這幾天的壓力,瞬間都煙消雲散了一樣,什麼都沒有了,只有短暫的幸福和快樂。

天際的邊緣逐漸破曉,一抹魚肚白正在讓俄州上空的陰影退卻,這一天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或許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但是張葉塵和約翰知道,今天,查爾曼這個全球最大殺手俱樂部的美瑞克總部將會迎來他們最大的災難,除非查爾曼自己出面協商,否則,這個事情誰說都不好使。

葉塵換上了那一身標誌性的超級戰術外骨骼,充滿能量的熱能長刀,一把手槍以及身上配備的電子追蹤**,並且還跟約翰拿了一把全部改裝完畢的G36自動步槍。

而約翰則是氣定神閒的穿上了一件輕便防彈衣,腰間,身前還有小腿都放上了小巧便攜的M9手槍,並且將幾乎房裏所有可以用的連發***全部裝在了車裏,經過兩人一早上的攻擊識別分析,幾乎所有美瑞克的已知殺手都被設定進了識別模塊,由葉塵共享到約翰的高智能墨鏡中。

兩人可謂是武裝到了每一個細胞。

在查爾曼俱樂部,一名黑人高管此時正在接待新來的重要顧客,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眼前的門廊中走進來了一個衣衫襤褸,渾身是血的傢伙。

“總管!出事了!”

黑人總管走到這個人的身前:“年輕人,請你冷靜,告訴我出了什麼事情?”

“是他,他回來了,他要來滅了查爾曼,他肯定會這麼做的!”

看見這個傢伙如此恐慌的模樣,給人高管立刻就聯想到了一個人,他連忙拿起牆上的便捷電話撥通了老闆的號碼:“查爾曼先生,有人來找咱們的麻煩,是約翰。”

“什麼?怎麼回事?我們不是已經不再內部肅清他了嗎?爲什麼他還要來找咱們?”查爾曼聽見這句話,頓時嚇得臉都清了,自打自己繼承俱樂部以來,他可以說是什麼都沒有害怕過,唯獨除了一個人。

這個人,就是曾經第一個任務,就殺死了上一屆查爾曼俱樂部,有着傳奇刺客支撐“夢魔”的人,約翰維克。

也許現在的俱樂部裏,有的年輕小夥子多少隻是聽過這個名字,要麼就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號人,但是但凡在這兒工作超過三年的,沒有人不知道,這個約翰維克究竟有多麼恐怖。

“你是怎麼知道的?這到底是什麼回事?總管,你現在必須給我一個答覆!”

聽見電話那頭非常嚴厲的回話,黑人總管只好捂住話筒,問了問身旁這個失魂落魄的小子:“年輕人,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請你說清楚。”

“我…我們接到了刺殺約翰的契約,然後在咖啡店埋伏他…我不知道那條狗是他的…我…我殺了他的小狗!”這傢伙幾乎是帶着哭腔說出來的。

總管一聽,又是因爲小狗,這下可真把他嚇壞了,他沉思了一會兒,最終拿起話筒說道:“查爾曼先生…我們的人在殺他的時候,失手殺死了他的小狗…”

“可惡…你們不把他殺了,幹嘛要…難道你們忘了三年前那場辛爾嘉社團滅門的事情嗎?”

這種事情,可能之後加入的成員不太明白,但是黑人總管那是親身經歷過的,他非常擔心:“查爾曼先生,那咱們…”

“唉,事到如今還能怎麼辦?約翰那傢伙是個偏執狂,只要他想殺掉的人,那是沒有一個能活着離開的,反正現在到處的契約也都在殺他,既然是這樣,那就把這些契約加高價錢,統統散出去,咱們也只能先人一步了,助你好運吧總管,美瑞克的分部就交給你了。”

說罷,查爾曼三世直接掛斷了電話,沒有人知道他會去哪裏,黑人總管站在原地,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小夥子,接着又望了望站在一旁的保鏢,使了個眼色說道:“把這個小夥子帶到房間讓他休息一下吧。”

保鏢點了點頭,扶着這個人走進了客房樓層,不一會兒,樓上傳來了一陣沉悶的槍響。

這時,俄州的大街上,很多人都同時收到了一條信息,他們紛紛拿出手機查看,屏幕上顯示的都是一樣的內容:“目標:約翰維克以及同行人員,契約賞金:七億。”

面對如此高額的賞金獎勵,很多人都默默地接受了任務,這對於他們而言,可以說是絕佳的翻身機會,只要這一次成功刺殺了約翰維克,自己就能直接脫離殺手這種職業,過上完全不同的生活。

一時間,大街小巷的人都開始往城中集合而去,聲勢相當浩大。

約翰還在開着車,這時從旁邊忽然衝過來了一輛福特猛禽皮卡車,上面站着四五個人,他們手裏拿着AK47,不由分說就開始對葉塵兩人瘋狂掃射!


“噠噠噠!”子彈猶如傾巢而出的蜜蜂一般,瞬間講約翰的車打得千瘡百孔。 而葉塵則是淡定地拿起後座上的一把烏茲***,快速鎖定幾個敵人之後,將手伸出車窗就是一通精準打擊,子彈分佈的非常均勻,每個人的腦袋上都結結實實捱了三槍,四人跌落皮卡,而剩餘車上的人也在一下子間失去了意識,只見那卡車左右亂拐了兩下,撞在了街邊的樹上。

“這些人這麼快就找到咱們了?”葉塵看着車內滿是彈孔的慘狀,問了問奇蹟般沒有中彈的約翰。

他笑了笑:“咱們一出來就已經被人盯上了,看來這回是傾巢而出啊,兄弟,看來咱們今天是不成功便成仁了。”

聽見約翰這麼說,葉塵會心一笑:“嘿嘿,那正好,咱們今天就給他玩一個破釜沉舟,我還就不信了,咱們兩個人聯合起來連個查爾曼都搞不定。”

“你還真是輕鬆啊…”約翰話說道一半,車子忽然“砰砰”兩聲噴出一股黑煙,看樣子是玩完了,這會兒徹底拋錨了,距離查爾曼總部還有十公里。

看着周圍緩緩聚攏的人,葉塵意識到,這會兒不殺出條血路看樣子是不行了。

“咱們車裏的槍咋辦?還有那麼多槍和子彈帶不走,留在這兒豈不是可惜了?”葉塵往車裏看了看,還有好幾條自動步槍放在裏面,甚至還有一把裝滿了子彈的輕機槍,這要是就這麼留在這兒,怎麼想都心疼。

約翰想了想,說道:“這樣吧兄弟,咱們要不就在這兒把這些大傢伙都給它打光,反正外來的俱樂部成員也是他們的人,在這兒給他們削弱一層對咱們接下來的進攻同樣有幫助。”

葉塵點了點頭:“伊森,你把裏面兩挺最大的給我拿出來,好好用,識別模塊我已經分享給你了,只要是個敵人,你就別給我省子彈,打成馬蜂窩再說。”

“好的隊長,今天真是一個血霧瀰漫的日子呢。”伊森說着,從車裏拿下了兩把M50輕機槍,一邊一百發子彈。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