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秦偉很慶幸,當他開始修煉《皇極經世》之後,他就發現自己不管是視力還是感知力都得到了快速的提升,即使在夜晚也照樣能看清楚暗中的物事!

第一次修煉《皇極經世》就一口氣衝到了黃級中期巔峯,秦偉還以爲自己真是修真的天才,但是當他再想進一步的時候,他卻是無奈的發現自己的靜脈像是鋼筋水泥禁錮了似的,再也無法拓展半分了。衆所周知,修煉者的靜脈修煉是修煉的必由之路,甚至可以毫不客氣的說沒有靜脈的修煉根本就無法修煉高深的功法!只有靜脈足夠寬,那

第一次修煉《皇極經世》就一口氣衝到了黃級中期巔峯,秦偉還以爲自己真是修真的天才,但是當他再想進一步的時候,他卻是無奈的發現自己的靜脈像是鋼筋水泥禁錮了似的,再也無法拓展半分了。

衆所周知,修煉者的靜脈修煉是修煉的必由之路,甚至可以毫不客氣的說沒有靜脈的修煉根本就無法修煉高深的功法!

只有靜脈足夠寬,那些被吸收的天地靈氣才能夠在體內形成周天運轉不息從而漸漸的被轉化爲真氣儲存在丹田裏面。

針對自己的情況,秦偉詢問了道靈很多次,但每次可惡的道靈都會無比鄙夷的將秦偉給臭罵一頓,因此他是再也不敢輕易去問道靈了,想來師傅做到這個份兒的,除了道靈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可是秦偉又沒有辦法,你說是打道靈一頓吧,秦偉比誰都想,但問題是打道靈還不是打的自己啊?

秦偉快如閃電的移動着,無聲無息就放倒了不下十幾個看守的人,只是讓秦偉疑惑的是看守的人竟然沒有一個是昨晚遇到的那些手拿軍刺的漢子….

在樊少的別墅裏面,李墨言正靜靜的沉睡着,在她的身邊何緣(第二章介紹的,小言的後媽)眼角還掛着淚水。


突然,小言的身體劇烈的抽搐了起來,時而冷如冰窟時而熱如火爐,整個身體當真是冰火兩重天。

沉睡的何緣一下子從夢中驚醒了過來,身上的冷汗都顧不得擦就開始使勁的叫喚着“醒醒啊小言,小言快醒醒,媽媽在這裏,別怕別怕….”

李墨言毫無所覺,夢中她感覺到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剛纔還是白雪皚皚大雪漫天下一刻就猶如九幽地獄的熊熊烈火,只是她自己沒有一點兒感覺,就像是失去了感覺功能一樣似的!

何緣驚慌失措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纔好,看着女兒在受苦,她的眼淚再也忍不住落了下來。

樊少乍聽到樓上房間裏傳來的斷斷續續哭啼聲,也被驚得再也睡不着了。

“通!通!通!….”樊少快速的穿上睡衣走到了李墨言的房間外面,看着緊閉的房門,臉上擔憂神色沒有一絲作假,使勁的敲起了房門,一邊大聲問道:“是小言嗎?怎麼了?把門打開吧!”

聽着裏面似乎沒反應,樊少叫起了何緣,道:“何阿姨,你怎麼了啊?小言出什麼事兒了?能不能先把門開開啊?”

當樊少看到李墨言的身體一邊發紅一邊泛白的時候,他再也不能淡定下去了,這像是什麼啊,他不敢想象,二話不說就撥通了電話。


同一家醫院同一間病房,樊少坐在椅子上,走廊裏何緣焦急的走來走去,臉上的擔憂樊少全都看在眼裏,嘆道:“哎,真是苦命的孩子啊!姨夫,你….”

當最後一個守衛倒地的時候,秦偉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看在鋼釺還在呼呼的熟睡着,秦偉嘴角一陣嘲諷道:“就是這樣的朧包?呵呵,高昊天你拿什麼和我鬥?”

無聲無息,鋼釺陷入了沉睡中,至於什麼時候醒來他自己不知道,秦偉也不知道……

夜如常,靜似鍾。

秦偉疲倦的閉上了眼睛,他哪裏知道早上的事情將再一次的引發一場地震,或者說是第一輪衝擊的前奏吧!

PS:更新送到,求支持求包養啊! 黎明如約而至。

當第一縷陽光照亮寧靜公寓119宿舍的時候,秦偉第一個睜開了眼睛。

一覺醒來,他覺得全身舒爽無比,雖說有道靈爲媒介修煉,但是秦偉還是很清楚的感受到了體內充盈的力量感。

當秦偉從操場上跑滿了三十圈回到宿舍的時候,張鵬和大海,老畢三個纔開始磨磨蹭蹭的穿起衣服來。

看了看時間6:50,秦偉實在不忍心看着幾個兄弟遲到,故意大吼道:“哎呀媽呀,怎麼這麼快就七點了啊?”

瓦擦,一聽說七點了,三人像是坐上了火箭似的立即從牀上爬了起來,快速的將衣服穿好,等到出門的時候掏出手機一看,頓時傻眼了。

再看秦偉,哪裏還有他的影子?


手機上赫然寫着7:00,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對秦偉實在是無語了,大呼道:“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秦偉走進教室,隨便瞄了一眼,發現已經沒有什麼空位了,心想開來以後得早點起牀了,都是那幾個懶蟲給害的,明天早上…嘿嘿,讓你們嚐嚐什麼叫獅吼功!

隨便的坐了下來,秦偉也沒有帶書本,反而想起了最近一連串的事情來。

自打從泰山回來之後,秦偉發現似乎所有的事兒都直接的或是間接地扯上了自己,這讓他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就像是設定好了似的,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情。

稀裏糊塗的撞上了雪兒,還成了自己的女朋友,救一個無辜小女孩兒竟然還扯到了黑社會,出去逛一次街還他媽的遇到了地陷…..

現在回想起來,秦偉都覺得有些擔驚受怕。

而最讓他無語的還是,自己莫名其妙的接受到了修真界,還他媽的認識了一個萬年不滅靈魂——道靈!

不知道什麼時候,秦偉身邊坐了一個女生。

課是馬克思主義原理,巖力還沒等上課就急匆匆的衝進了教室,看到秦偉在教室就叫道:“秦偉,你出來一下。”

秦偉正在想事情,哪裏聽到巖力在叫自己,感覺到胳膊被人碰了一下,秦偉迴轉了精神看了看身邊的女同學,名字到是不記得了,道:“怎麼了?”

萬羽楞了楞眼睛,意思是往外面看。

秦偉看到是巖力,頓時就來氣了,上次巖力做的事情他可是記憶猶新。

哼,竟然敢在背後給老子捅刀子,那你就等着吧!

脾氣硬上來的秦偉直接扭轉了腦袋,看着毛概老師管他什麼導員不導員的。哥心裏不爽,你愛咋滴咋滴吧!

同學們見秦偉竟然敢公然和巖力唱反調,一個個像是打了雞血似的看着兩人。

巖力站在教室門口,秦偉就坐在第三排靠近窗戶。

說起巖力,就不得不提到工程系三班了。

山大是國內排在前五的高等學府,每年的招生分數線基本都比其餘省市的要四五十分,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進入山大的學生到了別的大學,那絕對會受到貴賓級別的待遇。

巖力畢業於師大,今年已經三十出頭了。

大一的時候,別的班級交班費每人20元,而巖力讓每人交100塊,說什麼畢業了用不完會退給學生的。

結果呢,據內部消息透露,大一學年終的時候,班費只剩下1000塊不到了!

工程一系三班有學生84人,可想而知巖力從裏面拿了多少。

這還不算,別的班級都弄什麼元旦晚會,出去郊遊,支教….但是三班呢,什麼都沒弄過,唯一的一次還是全班到學校的食堂一塊兒吃了頓餃子!

巖力見秦偉沒有動靜,頓時就慌了神,自己可是得罪了他了,要是他以後找自己的事兒,咱可是死都沒處喊冤的。

全班同學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着巖力,腆着臉放低了身段慢慢的向秦偉走去,那模樣那架勢就像是古時候皇帝出巡,地方官見駕似的。

秦偉是弄不明白了,你說要找咱有事兒你就不能等下課了再來啊?

因此秦偉童鞋覺得很蛋疼,人家老師都做到這個份兒上了,自己要是還不做點啥的話,估計馬上自己的大名就會再一次的引發校園狂潮了。

爲了哥們的名聲,秦偉這次可是真的霍出去了。

然而就在秦偉正要站起來的時候,他們班的毛概老師,一個六七十歲的老頭不幹了!

巖力見老教授屈步富氣勢洶洶的衝向了秦偉,頓時大驚,暗道“要壞事兒了!”

全班同學都在懷疑屈步富是不是真的已經68了,看他那走路的架勢,擦,活脫脫的一個兵痞子!

巖力緊趕慢趕還是落在了屈步富的後面幾步,接下來的一幕巖力都不敢繼續看了,暗罵道:“屈老頭,你個老傢伙找死莫拉上我啊?哎….我咋就這麼倒黴啊!”

屈步富氣勢凌人的站在過道里面,冷眼望着秦偉,吼了句:“給老子站起來!”

蝦米?你跟我稱老子?

秦偉聽到屈步富竟然給自己稱老子,心裏對於一個老者的尊敬全部拋在了腦後。

心想“真以爲自己是一個老人,我就不敢打你了?可是你先罵人的!”

慢悠悠的站了起來,秦偉淡淡的問道:“老師,啥事兒?我還要聽講!”

誰知道屈步富也是一個急性子燥脾氣,聽完秦偉不鹹不淡的回答,瓦擦,那個臉啊,頓時變成了豬肝色。

氣呼呼的罵道:“哇哇哇….這還翻天了啊?來來來,你不是要打人嘛?老子今天就站在這裏讓你打,不打你就是孫子!”

說完還挑釁似的震了震身子,讓自己看起來更有氣勢了起來。

秦偉指着自己的鼻子,道:“老頭,你沒吃錯藥吧?要不….學生送你去醫院吧?”

巖力大呼道:“完了完了!這下麻煩大了!”

只是事情的發展早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正朝着不可預知的方向發展着,要是任其發展下去,巖力不敢想象。

糟糕就糟糕在了“送你去醫院”上!

只見屈步富聽完秦偉譏諷加調笑的話之後,一張臉由青變白再變黑,然後就聽得“噗”的一聲過後,“噗通”一聲巨響,屈步富口吐黑血一下子就倒地不起了。

秦偉也被嚇傻了,暗道不是吧,這都可以啊?孃的,你表嚇我哇!

教室裏面早已被圍成了一個大圈,巖力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擠了進去,看到屈步富倒在了地上,他雙腿一軟再也站不住了。

緊急時刻還是秦偉率先反應了過來,一邊叫道:“快叫救護車!”一邊俯下身子去探查屈步富的情況。

識海里面道靈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趕緊在心裏指導起了秦偉來,一招真氣活血讓秦偉不知不覺的打在了老者的腹部,然後就假裝着去摸屈步富的心脈,因爲按照道靈的說法,有皇極真氣在保命麼得問題!

當山大里面震驚的時候,泉城北邊最大的國際機場上一架從京城起飛的客機緩緩的降落了。

整個飛機場頓時沸騰了,上萬名平頭老百姓使勁的往前擠着,只因爲飛機裏面坐着對親愛的火總理!

全國上百家媒體,上千臺攝像機頓時聚焦在了機艙門口,他們都想見證一下這個歷史性的時刻。

9:29,飛機安全着陸。

9:30,機艙打開。

華夏國總理火家保微笑着從機艙裏面邁出了第一步,剎那間鎂光燈耀眼奪目,所有的攝像機都對準了火總理,畫面定格在了火總理出機艙的那一秒隨着歷史流傳了下來。

泉城市市委所有領導一字排開成扇子結構,市委書記齊天明第一個跨出了腳步,快步的走到了移動機梯的下面。

第二個出來的是省委常委副省長紀民廉,依次是省委祕書長楊葉,紀省長祕書郝齊鵬等十來個領導。

接待工作井然有序的進行着,突然變故橫生…..

PS:更新送到,求支持收藏哦! 急救室裏面屈步富直接被送上了手術檯,卻是當真應了秦偉的那句“學生送你去醫院”。

秦偉知道這不是巧合,但爲什麼偏偏就發生了呢?

這讓他很苦惱。

張鵬,大海還有老畢都站在急救室門口,秦偉着急,他們又何嘗不是?

教室裏的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作爲秦偉的兄弟,他們三個這時候要是再離開,那可真是豬狗不如了。

而巖力早就癱坐在了椅子上,他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要不是學生提醒他連給院長打電話述說情況的事兒都差點給忘記了。

秦偉的心裏很煩躁,他一個人離開了走廊,走在小石頭鋪成的小路上,秦偉覺得自己好變得陌生。


屈步富再怎麼說也是一個老人,導員再怎麼不是也是自己的長輩,可是….我都做了什麼?

我想打他們啊!

秦偉想着想着差點就打起自己的耳光子了,一股深深地懺悔感在心底滋生着,揮之不去。


公園一角,樊少接通了電話。

“爺爺!”

“小樊哇,在泉城還住的習慣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