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被那怪物殺死後的形態。”

刁老闆一臉平靜地解釋道。他似乎對這種形態,和這種屍體腐爛的味道早已習慣。看起來很輕鬆地走進房間裏,在房間裏找了一根空心鐵棍。“嗡!”冷不防出手,直接插入一具屍體的肚子裏。屍體內立刻流出鮮血。從空心鐵棍裏緩緩流出來的鮮血,是草莓色的。那草莓色的鮮血,如清泉一般流在木質地板上。那草莓色的鮮血內,夾雜着

刁老闆一臉平靜地解釋道。

他似乎對這種形態,和這種屍體腐爛的味道早已習慣。看起來很輕鬆地走進房間裏,在房間裏找了一根空心鐵棍。

“嗡!”

冷不防出手,直接插入一具屍體的肚子裏。

屍體內立刻流出鮮血。

從空心鐵棍裏緩緩流出來的鮮血,是草莓色的。那草莓色的鮮血,如清泉一般流在木質地板上。

那草莓色的鮮血內,夾雜着許多帶着火焰的小螞蟻。

“火蟲?”

楊九天見此一幕,禁不住驚呼一聲。

他雖然沒有親眼見過火蟲的形態,但他看到這種火焰小螞蟻,立刻就聯想到了火蟲。

“你說什麼?”

丁琳和刁老闆同時看向楊九天。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火蟲洞窟裏的火蟲了。”

楊九天也同樣沒有多作解釋,只是一臉凝重地問:

“刁老闆,你這麼把他們綁在這裏,有多久了?”


“他們都是剛剛死了一天的人。而其他死去的人,早已經我們這些苟活下來的人,用火把燒掉了。”刁老闆道。

“那你爲什麼這麼做,把他們留在這裏,到底有什麼好處?”楊九天一臉不解地問道。

“因爲我想看看,他們最後到底還會變成什麼樣子。”刁老闆道。

好奇心殺死貓。

聯盟科技 ,直覺告訴他,這些人最少也會還有三天的壽命。

而在這三天的時間內,他們將會變得無敵,無論如何,都是殺不死的。

“別看了,現在就燒了他們!”


楊九天說着,放下捂着口鼻的手,就準備上去動手。

卻被刁老闆擋住了去路。

“你要做什麼!”

刁老闆不允許楊九天燒死他的試驗品。

楊九天道:“如果不燒死他們,他們將會變得和那個妖怪一樣。”

“你怎麼知道!”

刁老闆並不相信楊九天的話。

楊九天一陣無奈,便說道:“你們見過越軍的活體煉屍人麼,他們就是被這種火蟲附體,所以纔會那樣強大….”

實屬無奈,楊九天還是將活體煉屍人的事情,跟他們大致地說了一遍。但其中,他還是隱瞞了葉括叛變,和葉括變成青峯的那件事情。

聽到這一切,刁老闆非但沒有要放棄,反而一臉興奮道:

“如果我們能夠利用這些活體煉屍人,把這些活體煉屍人變爲己用,那豈不是可以給我們戰勝那個妖怪,提升極大的勝算了麼!”

刁振東果然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商人,無論任何事情,都會計算一個概率出來。

但楊九天卻是一臉凝重道:

“嶽鐮能夠操縱那些活體煉屍人,是因爲他擁有活體煉屍訣的功法,而我們並不懂得這種功夫。更何況…”

他想說,更何況即便強如嶽鐮,最後還是遭遇到了葉括的背叛。

但他並不想讓人知道這件事情,便是隱瞞了下來。

“更何況什麼?”

刁老闆當然看得出,楊九天一定對大家隱瞞了什麼。

“別問了,還是先燒燬他們再說!”

楊九天不想解釋的事情,無論任何人問,他都一定不會說。

刁老闆和丁琳雖然都心有疑惑,但卻也沒有繼續問下去。

房間裏一陣沉寂,最後,刁老闆還是同意了楊九天的說法。畢竟,他是一個商人,他的預見能力自然也不可小覷。在他的內心深處,自然也會害怕這些活體煉屍人叛變。

於是,三個人一起將那些臭烘烘的屍體從鐵架上放下來。

然而在他們準備放下最後一具屍體的時候,他們都開始後悔了…… “嘭!”

“嘭!”

“嘭!”

正當他們開始爲最後一具屍體,解開身上沉重的枷鎖之時,耳邊突然傳來這樣一陣鐵棍敲打木地板的聲音。

楊九天、丁琳、刁老闆,三人同時轉臉過來。

“怎麼可能!”

丁琳和刁老闆被眼前驚悚的一幕給震撼住了。

映入眼簾的,竟是十九具站立起來的屍體。

他們的臉開始扭曲,像是體內有什麼東西在上下亂竄,皮膚上蕩起陣陣波浪,五官也被擠壓得有些扭曲。

他們剛剛得到復生,腳跟站得還不是太穩。但好在這房間裏,有許多空心的鐵棍。他們就人手一根,用鐵棍支撐着踉踉蹌蹌的身體。

這樣的形態,楊九天早就見識過了。

“是活體煉屍人!”楊九天眉頭緊蹙說道。

他不知道這些活體煉屍人,到底是善良還是惡毒。

丁琳在南陵城的時候,也同樣見過這樣的活體煉屍人。

“沒錯,真的是活體煉屍人。”丁琳也用肯定的語氣說道。

但眼前的活體煉屍人,顯然和他們之前所見過的有所不同的。

眼前這十九具活體煉屍人,面孔在極速地扭曲,而且臉色由淺色變成暗色,又從暗色變得銀白透亮。

最後,他們的五官變成了一塊銀盤,就如同高懸於空的明月一般,銀白透亮。

而在他們肚皮上的人形面孔,卻是帶着幾乎相同的憨笑。

“主人,你們誰纔是我們的主人?”

連同他們身後的那個活體煉屍人,也異口同聲地向他們三人問道。

那聲音並非由氣息推動發聲,略有一些沙啞,顯得極爲怪異。

“主人?”


三個人面面相覷,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但他們三人都並非尋常之輩,否則見到這樣的一幕,恐怕早就嚇得落荒而逃,或者嚇得尿褲子,甚至直接暈倒。

他們都儘量保持着鎮定,而且緩緩從身後那個“活體煉屍人”的身前走開。


背靠着背,移動到房門口,才一臉平靜地正視着那些“活體煉屍人”。

那些“活體煉屍人”也踉踉蹌蹌地將身體轉向他們三人。

“你們到底是什麼東西?”刁老闆率先問道。

“我們是銀玉種魔,你就是我們的主人嗎,主人。”

這些“活體煉屍人”竟然自稱銀玉種魔,而且分明還在提問,又直接稱呼刁老闆爲主人了。

看他們語無倫次的樣子,靈智發育似乎並不完整。

楊九天、丁琳、刁老闆三人,再一次面面相覷。

“銀玉種魔?”

丁琳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輕語說道: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有個上古傳說,天羅大陸曾經出現過九種魔,其中最下品的魔,好像就是叫作銀玉種魔,難道…”

刁老闆也聽過這個傳說,眉心立時鎖成一個川字,滿目凝重說道:

“上古傳說中的魔,的確有九種,其中最下品也的確就是銀玉種魔,但數千年來,從未任何書面記載有過銀玉種魔的出現。但傳說中,比銀玉種魔更強的是金色母魔,比金色母魔更強的,是赤妖魔;比赤妖魔更強的,是綠毒魔;比綠毒魔更強的,是青玄魔;比青玄魔更強的,是藍翼魔,比藍翼魔更強的,是紫電魔;紫電魔更強的,是五色狂魔;比五色狂魔更強的,是最強的上古魔神。如果他們真的是銀玉種魔,那麼其他的魔,會不會也將出現在天羅大陸?”

這些傳說在天羅大陸廣爲流傳,幾乎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但數千年來,從未有任何人見過魔的存在。

楊九天自然也聽過這樣的傳說,但在他從軍以前,一直都只當那是一些不切實際的傳說而已。

而在自從軍,遇到那些令人匪疑所思的怪事以後,他早就開始相信這些上古傳說,都是有根有據,真實存在過的了。

認真地審視着眼前這二十具看起來酷似活體煉屍人的銀玉種魔。

心道,既然這些銀玉種魔稱呼刁老闆爲主人,那麼不如就利用這些銀玉種魔,來替他們打開那秦家寨凡人莫如的屏障。

便是在刁老闆的耳邊輕語道:

“刁老闆,不如你嘗試一下命令他們做些事情,如果他們照做了,那麼說明,你把他們留下來,是對的。”

刁老闆極爲認可楊九天所言,便是又挺了挺腰板,正色看着眼前這些怪物,聲嚴歷正地命令道:

“來,你們聽話,把手裏的鐵棍輕輕地放在地上。”


“是,主人!”

二十個銀玉種魔齊聲響應,而且動作完全一致地彎下腰來,將手裏的鐵棍,輕輕地放在地上,而且還嚴格執行刁老闆的所言,生怕鐵棍在地板上放出任何一點聲音。

他們將鐵棍悄無聲息地放在地面,那樣子看起來極爲小心翼翼。

見此一幕,楊九天三人都無比興奮起來了。

沒想到這銀玉種魔竟然還能爲人所用。

但見他們放下手裏的鐵棍以後,再次想要站起身來,卻就顯得極爲困難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