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作為一名優秀的醫生,就必須不怕臟,不怕臭。」李寒煙瞥了一眼江帆。

「有道理,下次你聞聞我的尿,看看你能聞出什麼來。」江帆走到尿液和大便前,媽的!真是又騷又臭!江帆立刻捂著鼻子,默念茅山原光咒:「天圓地方,還原真相,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天目穴屏幕上立刻出現了尿液和大便主人的影像,江帆立刻就知道了這個人患有腎結石,並且是個聾啞人。我靠!這道測試真的不容易,僅憑尿液

「有道理,下次你聞聞我的尿,看看你能聞出什麼來。」

江帆走到尿液和大便前,媽的!真是又騷又臭!江帆立刻捂著鼻子,默念茅山原光咒:「天圓地方,還原真相,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天目穴屏幕上立刻出現了尿液和大便主人的影像,江帆立刻就知道了這個人患有腎結石,並且是個聾啞人。我靠!這道測試真的不容易,僅憑尿液和大便確定這些真的很難。

「停止交診斷結果,請評委點評患者疾病。」甜美的聲音響起。

「論到『聞』的功力,當然是本草專家李時本了,請李老點評。」孫海劍道。

李時本拿起尿液和大便聞了了聞,「此尿液騷氣熏人,並且夾帶腥味,可以斷定此人定有腎結石病,大便味臭中帶有酸味,可見腎氣先天不足,應該是個耳聾之人,在下只能斷定這些,見笑。」

「請出患者!」

給讀者的話:


我每天按時更新,你每天按時砸磚投票收藏! 望著封時奕深情的眸,慕卿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算他會說話!

「什麼?」風嫣然不敢置信的望著封時奕:「時奕哥,你這話是把我置於何地?明明伯母都已經跟我爸爸商議訂婚的事情了啊!」

訂婚? 轉生成聖 ,豎起耳朵聽他們的對話。

「關於訂婚的事情,我會給你一個解釋的。」封時奕眸底劃過一抹複雜。

「解釋?」風嫣然隱隱明白了什麼,堪堪後退兩步:「不、我不要什麼解釋,我要你跟我訂婚!」

「風小姐,抱歉……」

「我不要什麼道歉,我要你跟我訂婚!!」風嫣然撕心裂肺的怒吼一聲,打斷了封時奕未說完的話。

封時奕微微蹙眉,對這樣的風嫣然有些無奈。

他要不要讓人把她丟出去?

「嘖嘖……」一旁的慕卿忽然搖了搖頭,眼底滿是嘲諷:「剛剛風小姐還一口一個我沒有家教,現在看來,不知道是誰沒有家教啊。」

慕卿上前挽住封時奕的手,嘲諷的看著風嫣然:「畢竟我可做不出逼人娶我的事情。」

望著慕卿挽著封時奕的手,風嫣然眼底閃過一抹嫉妒,恨不得將她扔出去!

慕卿卻絲毫不懼風嫣然的目光,下巴微揚,迎上了風嫣然憤怒的眸子。

四目相對,風嫣然危險的眯起雙眸,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好樣的慕卿,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重重的哼了一聲,風嫣然轉身大步離開了封氏集團。

看著風嫣然的背影,封時奕擔憂的望著慕卿:「卿卿,你們剛剛發生什麼事情了?」

「沒什麼啊,怎麼?擔心你的未婚妻?」慕卿鬆開封時奕的手臂,故作氣惱的別過臉。

見狀,封時奕頓時一陣無奈:「什麼未婚妻,你才是我唯一的妻!」

「呸!不要臉!」慕卿瞬間紅了臉,羞惱的瞪了眼封時奕:「我有說過要嫁給你嗎?」

「你可以不嫁。」封時奕伸手揉了揉慕卿的頭:「我娶你就夠了。」

「你娶我就要嫁嗎?再說,你母親認準的兒媳婦可不是我。」慕卿傲嬌的別過臉。

「我母親那邊我會處理,至於你,無論你想不想,都得嫁給我!」封時奕語氣不容置喙的在她耳邊宣布著。

「喂!你這樣也太霸道了吧?憑什麼我一定要嫁給你?」慕卿臉頰鼓鼓的,氣呼呼的瞪著封時奕。

「因為……」封時奕伸手挑起慕卿的下巴,深情的凝望著面前的小女人:「我喜歡你啊。」

低沉的嗓音說著肉麻的情話,慕卿瞬間紅了臉,莫名有些手足無措:「你……」

一個俊逸的男人,說著喜歡她,聲音還酥的不行,任由誰都招架不住吧?

更何況,眼前的男人,也是她心裡的那個人啊!

慕卿輕咬唇瓣,望著封時奕,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封時奕望著眼前的少女,忽然心念一動,驟然吻住了她的紅唇。

「唔!」慕卿毫無防備,感覺到唇上的炙熱溫度,詫異的正大雙眸。

眼前放大的俊顏令她十分無措,一時間,該做什麼都不清楚了。

看著慕卿純情的模樣,封時奕忍不住低低的輕笑一聲:「笨蛋,閉眼睛。」

磁性的聲音令慕卿莫名順從,乖巧的閉上了雙眸,任由封時奕予取予求。


與以往的溫柔不同,這一次,封時奕的吻帶著侵略性,放肆的在慕卿唇角攻城略地。

男人無師自通的吻技令慕卿難以招架,雙腿一陣發軟,慕卿癱軟的靠在了他的懷裡。

良久,直到慕卿覺得有些窒息的時候,封時奕才不舍的鬆開了慕卿的紅唇。

兩唇分離之際,一縷銀絲從兩人的唇角牽扯而出。

見狀,慕卿瞬間漲紅了臉,羞澀的推開封時奕。

只是她卻忘了自己的腿早已經軟了,頓時一個趔趄!


封時奕眼疾手快的將她撈進懷裡,唇角噙著一抹玩味:「你這算是變相的投懷送抱嗎?」

「呸!不要臉!」慕卿恨恨地瞪了眼封時奕。

明明他就是始作俑者,居然還敢在這裡打趣她!

看著慕卿氣鼓鼓的模樣,封時奕忍不住輕笑一聲,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好了,逗你的,中午想吃什麼?」

「什麼都可以。」只要是跟你在一起,什麼都好……

慕卿臉頰微微泛紅,低垂著腦袋,不敢看封時奕的眸。

他的眸彷彿藏有星辰大海,令她每次都會陷進去,根本無力自拔。

看出慕卿的意思,封時奕眼底滿是愉悅,在她額間印下一吻:「好,那你乖乖等我,我忙完了帶你去吃飯。」

「好。」慕卿乖巧的點點頭,老老實實抱著筆記本電腦坐在了沙發上。

封時奕也沒有耽擱時間,動作利落的處理著文件。

因為中午慕卿還要著急趕論文,所以兩人中午只是簡單吃了一口,就繼續一起忙碌著。

夜幕降臨,慕卿終於完成了自己的萬字論文,長長的鬆了口氣。

按下保存鍵,慕卿活動了下脖頸,現在只要等著後天的學術研討會就好了。

雖然不在意職稱什麼的,但是既然那麼多人都希望她參見,那她就去混一下好了。

疲憊的打了個哈欠,慕卿抬眸看向封時奕,頓時挑了挑眉。

書桌前,俊逸的男人認真的看著手裡的文件。

時而用鋼筆寫了些什麼,專註的神情令人不忍打擾。

望著封時奕,慕卿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認真的男人是最帥的!

精緻的側顏,深邃的五官,無一不是完美的。

慕卿獃獃的望著封時奕,久久沒有回過神。

不知過了多久,封時奕感覺到一道火熱的視線正在看著他,不禁微微蹙了蹙眉,下意識抬起頭。

不期然的四目相對,令慕卿瞬間紅了臉。

尷尬的輕咳一聲,慕卿低聲詢問道:「我已經寫完了,你忙完了嗎?」

「嗯,我也好了。」封時奕微微頷首,放下手裡的文件,起身朝著慕卿的方向走了過來:「我送你回去休息。

「好。」慕卿雙頰微微泛紅,低低的應了一聲。 簡單收拾了下,慕卿跟著封時奕,一同離開了封氏集團。

封時奕親自將她送到門口,看著她進了房間,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公寓內,慕卿望著逐漸遠去的車,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原來,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

甜蜜蜜的,彷彿置身於蜜罐之中,令人無法自拔……

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慕卿躺在柔軟的大床上,忍不住笑彎了眉眼。

不多時,慕卿便帶著一絲甜蜜,進入了夢鄉,與周公約會去了。

另一邊,封家老宅。

封時奕回到別墅,正打算回房間休息,赫然看到坐在沙發上,臉色不愉的柳兮兮。

不用想也知道是因為什麼事情等著他,封時奕無奈的嘆了口氣,邁步來到沙發旁,低低的喚了一聲:「媽。」

「真不容易,封少還認識我這個媽。」柳兮兮冷冷的睨著封時奕,顯然心情很不好。

封時奕眸光微暗,對柳兮兮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低聲詢問道:「媽,您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我知道風嫣然肯定跟你告狀了。」

「你別污衊嫣然,人家什麼都沒跟我說,是我自己查到的消息!」柳兮兮下意識維護著風嫣然。

「呵。」封時奕冷笑一聲,對這個解釋不置可否。

的確什麼都沒說,只是跑過來哭一場而已!

看著封時奕眼底的不屑,柳兮兮頓時惱火不已:「你這是什麼態度?難道嫣然受了委屈,還要忍著嗎?」

柳兮兮絲毫不覺得哪裡不對,她是風嫣然未來的婆婆,風嫣然受了委屈找她不是很正常的嗎?

見柳兮兮毫無原則的護著風嫣然,封時奕頓時一陣頭疼:「好,您說的沒錯,她不需要忍著。」

現在除了順著柳兮兮的話,他根本懶得跟她吵。

反正他也已經決定好了,他絕對不會聽柳兮兮的,但是這話暫時還不能告訴她。

「你這孩子,說話的語氣怎麼這麼敷衍?」柳兮兮頓時惱火不已:「難道慕卿那個小妖精把你的魂都勾走了?否則你怎麼會魂不守舍的?」

「媽!」封時奕低低的喊了一聲。

柳兮兮好歹是個貴婦,怎麼可以說出這種話來?

聽出封時奕是真的生氣了,柳兮兮心情也不怎麼好。

母子兩人互相對望著,誰也不肯先服軟。

半晌,封時奕終是嘆息一聲:「算了,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