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沒那麼容易!”

“對,沒那麼容易!”……大家又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只不過這回是將讚美轉變成對某人的批鬥了。衆人那犀利的言辭着實把黃淑珍給嚇得不輕,豆大的汗珠就猶如雨後春筍般從她的額頭那兒一顆顆的冒出來。黃淑珍就是做夢也沒有想到她會落得今天這樣被衆人批鬥的下場,她把這一切的責任都歸咎到了方勝利的身上,要不是他在背後慫

“對,沒那麼容易!”

……

大家又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只不過這回是將讚美轉變成對某人的批鬥了。

衆人那犀利的言辭着實把黃淑珍給嚇得不輕,豆大的汗珠就猶如雨後春筍般從她的額頭那兒一顆顆的冒出來。

黃淑珍就是做夢也沒有想到她會落得今天這樣被衆人批鬥的下場,她把這一切的責任都歸咎到了方勝利的身上,要不是他在背後慫恿她,她那天也不會當着衆股東的面做出那樣的糊塗事兒來。

這就叫有因必有果,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只見黃淑珍狠狠的瞪了一眼方勝利,剛想要開口說些什麼,方勝利就立馬開口搶先了一步。

“我說黃懂事,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阿男再怎麼說也是公司的總裁,你就是對她有再多的不滿,也不能對她大打出手吧,那樣豈不是以下犯上,這要是在古代,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你……”

黃淑珍現在的狀況就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讓她更沒有想到的是方勝利這個老狐狸居然反過頭來倒打一耙,把所有的罪名都強加在她的頭上,自己倒是撇的一乾二淨。

看着方勝利那張醜惡的嘴臉,黃淑珍恨的咬牙切齒的,恨的腸子都悔青了,她當初怎麼就會受了他的蠱惑了呢?

看來這回在公司是混不下去了,唉,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就在黃淑珍低下頭感到大勢已去的時候,方雅男說話了。

“大傢伙靜一靜,先聽我說兩句!”方雅男嬌聲喊道。

片刻之後,整個辦公室就安靜下來了。

方雅男現在的身價果然是大不一樣啊,就簡單的一句話,就讓現場立刻變得鴉雀無聲,這要是換做之前,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大家就不要再爲難黃姨了。再說了,我現在不是沒事兒了嗎?黃姨也是一時急火攻心,我相信她不是故意要爲難我這個晚輩的!”

這聲音這麼聽起來那麼像觀世音的聲音?

黃淑珍突然覺得她活了四十幾年,從來就沒有聽過這麼好聽的聲音。當她再次擡眼,將目光投向方雅男的時候,卻發現她的身上多了一層閃着亮光的光暈。

“阿男,我……”

這時的黃淑珍腦海裏唯一的想法就是直接找個地縫鑽進去,她發誓這件事兒之後,她無論如何也會支持方雅男、力挺方雅男的。

“黃姨,你什麼也不用說了,你的歉意我已經心領了,以後這件事兒誰都不要再提了!”方雅男看上去十分嚴肅認真的說道。

就在這時人羣當中又有人說話了。

“方總果真是大人大量啊,我相信咱們公司以後在方總的領導下一定會輝煌騰達,走向全中國的!”

“阿男,你真是了不起啊,果真有你父親老方的風範啊!”

“有如此心胸,真是了不起啊!”

“是啊!”


……

哼,阿男這臭丫頭還真是不簡單啊,居然讓她拉來了翹楚集團那樣的大公司,真是走了狗屎運了。現在就連大部分的股東也都偏向她了,以後想要把她從那個位置上給拉下來,那就更困難了。

現在心裏最不甘心的就屬方勝利了,本來他可以借這個大好的機會將方雅男從總裁的位置給拉下來,而且方雅男還跟他立下了三日之約,只可惜最後功虧於潰,錯過了這個千載難逢的大好時機了。

就在現場股東大加讚賞方雅男的時候,方雅男眼珠子一轉,一個主意便悄悄的爬上了她的心間。

“既然大家都在,那我就宣佈公司的一個新任命,我決定任命任菲菲爲公司的副總,專門負責城北那塊地皮的開發項目,要是各位叔伯阿姨沒有意見的話,那就這麼定下來了!”

好一招趁熱打鐵,這丫頭果然有些小九九,看來我以前是小看她了。 好一招趁熱打鐵,這丫頭果然有些小九九,看來我以前是小看她了。

不行,絕對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這個臭丫頭一步步掌控公司的權力,否則自己想要進一步掌控四方那就難上加難了。

只見方勝利朝他身旁站着的一箇中年男子使了一個外人難以察覺的眼色,中年男子心領神會,立馬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方總,這事兒不太好吧,以任總現在的資質直接升任到公司的副總,我恐怕會引起公司員工的非議啊!”

這個中年男子也是公司的股東之一,只不過他早就和方勝利狼狽爲奸了,一切都以方勝利爲馬首是瞻,他這個時候跳出來,明顯就是和方雅男唱反調的。

看到有人反對,方雅男的原本微笑的俏臉立馬就陰沉了下來,道:“什麼非議,你倒是說說看?”

那個中年男子不由得看了一眼站在辦公桌前的任菲菲,然後故作姿態的說道:“大家也都知道,方總和任總是表姐妹關係,方總要是在這個時候升任任總爲公司的副總,難免會別公司的員工說是以權謀私,這樣對方總您的大好名聲可就被破壞了,不是嗎?”

那個男人的話剛說完,在場的股東就又忍不住開始紛紛議論起來。

“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這樣肯定會落人口實的!”

“我覺得沒什麼不行的,任總的能力是擺在那的,升任副總那是早晚的事兒!”

“方總這麼做自然有她自己的道理,咱們要做的就是全力的支持她!”

“對,全力支持她!”

……

看着現場議論紛紛的股東,任菲菲就感覺渾身的不自在,她不想別人說她今天的位置是靠連帶關係得來的,那樣對自己這麼多年來的努力付出太不公平了。

思慮再三,任菲菲還是忍不住準備站出來,她不想讓表姐爲了這點破事兒爲難,得罪公司的股東,那就得不償失了。

就在任菲菲準備要站出來的時候,那個黃淑珍就突然開口說話了。

“我贊同並支持方總的任命決定。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這麼一句古話,叫做舉賢不避親。任總雖然是方總的表妹,但是她的能力一直都是擺在那兒的,這回這事兒要不是她跑前跑後,公司能這麼快就度過難關,而且還跟京城的翹楚集團簽訂了合約,要我說這裏面一大部分的功勞當屬任總。所以我覺得這個副總的位置,任總足夠勝任有餘的!”

“嗯,黃懂事說的不錯,我也同意由任總接任公司的副總!”

“我也同意!”

“還有我!”

……

真沒有想到黃淑珍的一席話居然能引起這麼大的共鳴來,在場的超過半數的股東已經表態要支持方雅男的決定了,這無疑是天大的好事,即便是上了董事會做舉手表決,方雅男也可得到半數以上的支持,方勝利他們就是再反對也是無濟於事的!

正所謂得饒人處且饒人。正是方雅男的的善良,才讓黃淑珍在關鍵時刻力挺她。

看到半數以上的股東都倒向了方雅男的一邊,方勝利的老臉頓時就陰沉了下來。他原本想將這趟水攪渾,可沒想到最後反倒是幫了她,特別是黃淑珍這個傻女人,竟然反過頭來替她說好話,這讓方勝利的心裏感到極爲的不甘極爲的不平衡,想着自己的如意算盤落空了,方勝利就感覺如鯁在喉難受極了。

但是這裏畢竟是方雅男的辦公室,他方勝利就是在有不甘也只能在心裏默默忍受着,表面上也只能笑臉相迎了。

看着在場大部分股東的支持,方雅男心中不禁有些小激動,她着實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她之前有想過最壞的結果就是以最大股東的身份,直接一票通過,下達對任菲菲的任命決定,即便是公司所有的股東舉雙手雙腳反對,她也要堅決的下達這個任命,身爲公司最大的股東兼總裁,她還是有這個權力的。

然而,她猜到了開頭,卻沒有猜到結局。

確實是有人出來反對,但是她卻沒有想到會有人直接站出來堅定不移的支持她,而且這個人居然是之前一直跟她唱反調的黃淑珍。

這讓方雅男的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成就感,頓時讓她短暫的忘卻了之前的失落與哀傷!

而站在一旁的任菲菲此刻心裏莫名的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愧疚感,她剛纔還對黃阿姨說了那一番得理不饒人的狠話呢,現在反過來她居然還替她說好話,這讓她這個晚輩頓時有些無地自容。

其實方雅男心裏清楚,在公司裏反對她的人除了她二叔方勝利就沒有其他的人。

現在趁着絕大多數股東的支持,剛好來個趁熱打鐵,先把這事兒給定下來,等到了下午的董事會上,即便是有人再反對,那也已經是生米煮成熟飯,米已成炊了。

“我先謝謝各位叔伯阿姨對我的支持和信任,那麼這個任命就這樣定下來了,我等會就將任命決定下達到公司的各個部門。”方雅男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看了一眼辦公桌前的任菲菲說道,示意她該站出來說幾句話。

任菲菲是何等聰明的女人,自然是能聽得出來方雅男話裏的意思了。

“各位叔伯阿姨,謝謝你們對菲菲的信任,也請大家相信我,我一定會將城北的那個開發項目好好的做起來的。”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任菲菲被任命爲公司的副總已然是勢在必行了,方勝利就是再想反對也是枉然了。


“二叔,你還有什麼意見嗎?”方雅男故意將矛頭指向方勝利,她想看看事到如今他還能憋出什麼壞主意來。

那方勝利是何等的老奸巨猾,他怎麼會看不出來方雅男的說這一番話的真正用意。

只見他的老臉上擠出一抹微笑道:“阿男你是公司的總裁,況且咱們還是一家人,二叔我當然是無條件的支持你的決定啦!再說了,在座的大部分股東都已經表態了,二叔我自然也是全力支持了!”

在這個時候,方勝利也只能這麼做了,眼下他只能忍下這口氣了,等到下次機會來了,他再拉這對錶姐妹下水,到時候股東們也就無話可說了。

事情這麼順利就解決了,這是讓方雅男和任菲菲事先沒有想到的。等事後股東們都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方雅男才意識到,其實這件事兒之所以會這麼的順利,主要原因就是在京城的翹楚集團,

從與馬氏集團簽訂合作協議那天起,直到今天能有這樣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最重要的轉折點就是中間突然參和進來的翹楚集團。要是沒有這一突發的變故,指不定她現在已經要被迫辭去公司總裁的職位了。

這讓方雅男不得不去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這翹楚集團爲什麼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而且還是主動找上門來尋求合作,這根本就不是他們的風格。


這其中到底隱藏着怎樣不爲人知的真相呢?

到目前爲止,方雅男可以做出肯定就是這回翹楚集團跟自己的公司合作絕對是帶着誠意來的,因爲在呂情操回京城後第二天,翹楚公司的頭筆高達一億五千萬的款項已經打過來了,公司的財務部門也已經確認過了,的確是京城翹楚公司的財務部打過來的。

現在讓方雅男想不通的是這個翹楚集團出現的時機實在是太過巧合,太過詭異了。

不過值得慶幸的一點是翹楚集團似乎是帶着滿滿的誠意來的,那第一筆預支高達一億五千萬的款項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這也讓方雅男心裏一直懸着的那顆心總算是稍稍放下了些許。

一想到翹楚集團,就不得不讓方雅男想到京城的另外一家集團——項家的輝煌集團。

突然,方雅男的腦海裏閃過一道光芒!

難道這兩家公司和九爺都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嗎?

想到了這裏,方雅男突然就覺得眼前頓時變得豁然開朗起來。

他突然有種預感,那就是孫九爺一定跟這件事兒脫不了關係。

先是項家的輝煌集團因爲九爺的關係,項老爺子特意給他的孫子項陽打了一個電話,催着他日夜兼程的趕回京城,而自己公司城北的那塊地皮也因此倖免於難,沒有拱手讓與他人,緊接着另一家鼎鼎大名的集團——翹楚集團便及時的跳了出來,不僅解決掉了公司的燃眉之急,而且還第一時間打過來了那麼一筆巨大的款項,這兩件事兒前前後後實在是太過巧合了,不得不讓方雅男將懷疑的目光轉移到孫九的身上。

嗯,看來是時候跟那個九爺溝通一下了,要是能跟他見上一面,那就更好了,不僅可以探探他的口風,也許還能從他嘴裏探聽到葉三平那個傢伙的下落。

想定之後,於是,方雅男就拿出手機撥通了孫東的手機號碼。

手機很快就接通了。

“喂,是二哥嗎,我是雅男啊!”


“哈哈,方總啊,怎麼這麼有空找二哥我敘舊啊?”電話那頭傳來孫東那夾帶着笑聲的聲音。 “喂,是二哥嗎,我是雅男啊!”

“哈哈,方總啊,怎麼這麼有空找二哥我敘舊啊?”電話那頭傳來孫東那夾帶着笑聲的聲音。

方雅男淡淡一笑道:“呵呵,二哥最近還忙嗎?”

“哈哈,我還是老樣子!怎麼樣,上回給你派過去的那個女保鏢還滿意吧?”

“這事兒還真是得謝謝九爺和二哥了,那天晚上要不是小云及時的出現,我恐怕又有麻煩了。這不我特意打電話給二哥,要好好感謝九爺和二哥呢!”

“說到感謝這你可得好好謝謝我那個兄弟了,要不是他臨走交代我大哥,我大哥也不會這麼快就幫你物色好人選了!”

“對了,你大哥有空嗎,我想選個時間,請你們兄弟兩吃頓飯。二哥你看方不方便幫我去問一下你大哥?”

“呵呵,這個有什麼方不方便的,舉手之勞的事兒,你放心吧,這事兒交給給二哥辦好了,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聽到孫東這麼爽快就答應下來,方雅男心中掩不住的有些小激動,道:“那雅男先在這裏謝謝二哥了,等到了飯桌上,雅男一定好好的敬你幾杯酒!”

“哈哈,二哥最喜歡就是你這樣爽快的女子,那我可等着你的酒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