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駕鳥之上就只剩下了無憂宮的使者和馭魔老人的童子。

「有人來了……嗯?不要緊一些送死的人罷了。」童子約摸只有七八歲的樣子,突然他張嘴如此說道。無憂宮的使者閉目感受了下,果然感覺到有著一行人匆匆趕往長生宗不過境界應該不高,距離還在數十裡外,他自然感知不甚清楚。他驚異地看了眼這個童子,突然笑道:「馭魔……育魔……原來如此。」此時雨夜裡的長生宗,四處狼煙

「有人來了……嗯?不要緊一些送死的人罷了。」童子約摸只有七八歲的樣子,突然他張嘴如此說道。

無憂宮的使者閉目感受了下,果然感覺到有著一行人匆匆趕往長生宗不過境界應該不高,距離還在數十裡外,他自然感知不甚清楚。他驚異地看了眼這個童子,突然笑道:「馭魔……育魔……原來如此。」

此時雨夜裡的長生宗,四處狼煙戰火,靈力激蕩間早已經將整個山門打的面目全非,空中鍾無期假寐盤坐在巨石雕像上,力戰四位靈台境強者。山下秋浮生,臨若夢兩人帶領著崔烈他們百名弟子,對戰南域六宗……

這基本是一場必輸的對局,可是他們無悔,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要比生命珍貴的東西要守護,總有一些人為夢想,為信仰而活著……

。 空中巨石雕像一時間兇猛無敵,四個靈台境強者也不敢直面其鋒,這畢竟是靈台境圓滿啊!

紳公候和紳天命兩人額頭的印記都變成了冰藍色,他們都已經是開啟了家族血脈。而馭魔老人則是祭出了一把巨大的黑色鐮刀,其尾部系有黑色的鎖鏈,柳公滿手持三尺青劍,身影飄蕩,不過在雕像的狂猛攻擊中一時也顯得有些狼狽!

四人分開,四角合攻,他們想著這鐘無期乃是借術法之利,稍稍拖延,等到術法時間過去他的境界回落,再畢其功於一役。

鍾無期融入的巨石雕像,他可不會讓他們如此去做,巨大的雕像早已經也是御空而起,先是朝著馭魔道人飛奔而來,馭魔老人與其相比如同一個蒼蠅,自然是身影晃動間直接閃開。雖說巨石雕像因為身形巨大並不是很迅速,但是其身形所過帶起的氣流卻是偏偏讓馭魔老人的所預判的落點出現偏差,馭魔老人身形未穩間就是被巨石雕像一腳踹飛,直接踢破了護體靈力,馭魔老人像是流星般飛逝而去……

紳天命看著這一幕對於老一輩的馭魔老人隱有不屑,手掌一招,一把丈八鋼矛出現在手中,腳下一動,整個人勢若奔雷,身影晃動間躲開了巨石雕像那巨大的手掌攻擊,爬上了它的手臂,鋼矛上閃爍著幽藍的靈力,目標明確,直奔巨石雕像的喉部,他這一連串的動作行雲流水,氣勢洶洶,使得幾人眼神一震,眼看他鋼矛插入巨石雕像咽喉時……猛然間,巨石雕像三十丈的身軀,如同熱水煮沸,磅礴的靈力成塊狀破體而出……

「龜靈防禦!」

紳天命所有的氣勢都在那護體靈力衝出的剎那蕩然無存,整個人像流星一般整個人被直接彈飛!

我愛做好事(快穿) ,雙手合十,像拍蒼蠅似的,要將紳天命就此拍死……

紳公候迅速奔出,將落於空中的紳天命接走,脫離了那駭人的手掌。

柳公滿望著這幕眼神微縮,「怎麼可能如此強?難道說些巨石雕像本就留有封印的力量?龜天壽?不,應該是林仲澤!」

……

此時正在山下浴血奮戰的長生宗眾人,見到四位靈台境強者居然被巨石雕像壓著打,一時六宗之人也心頭惶惶,不過已經撕破了臉自然沒有絲毫迴轉的餘地。

「月弄影,柯旭,你們真是好深的算計!虧我臨若夢還敬重你們二位,沒想到問道宮和百花宗也不過是一丘之貉!」臨若夢見到百花宗與問道宮也參與到此事之中氣憤罵道。

柯旭是個中年文士聞聽此言,面有愧色,無言以對。

月弄影則徹底拉下臉來道:「你們打破了這裡的平衡,一尊獨大,自然容不得你們!」

「哈哈哈……說的好!」臨若夢美麗的臉龐此時湧上無限的冷厲,顯得更加凄美!

秋浮生和臨若夢兩人都是離識境大圓滿,面對六宗的宗主依然不懼。

「浮生若夢,珠聯璧合!」兩人牽手同時喝道,他們兩人的境界並沒有提升,但是此時兩人更加空靈,契合度卻是更高。

「風馳電掣!」

「星離雨散!」

兩人不守反攻,秋浮生直奔雷震宇,臨若夢術法施展間直奔印江海。印江海和雷震宇與秋浮生臨若夢同為離識境大圓滿自然是不懼,渾身靈力蕩漾間就要抵擋……

「嘣!」一聲令眾人目瞪口呆的景象出現了,卻見玖幽宗宗主陳道長卻是被臨若夢一掌拍飛,恰恰落在了秋浮生的劍尖上,一劍透體而出……

「嗚嗚……」陳道長想說說話,卻被嘴角流出的鮮血堵住,說不出話來,逐漸瞳孔放大,一代宗主電光火石間就此斃命!

從一開始兩人就是瞅准了實力最低的陳道長,他不過離識境初期,自然抵不住兩人有心算無心,前後夾擊!這一切他們沒有進行任何的交流,連眼神交流都沒有,一切發生出人意料又行雲流水!

五宗宗主望著這一幕都是心有餘悸,太過可怕,凌厲的殺招,卻突然同時折反,殺了陳道長!月弄影此時看著臨若夢狠厲的樣子真有些害怕了,平日里臨若夢比之淑女還要文雅,沒想到發起瘋來,下手竟如此很辣,她張嘴道:「好狠厲的心啊!」

「你們毀我家園,屠我子弟了,我還要對你仁慈?是不是我要把脖子伸長等你來砍,你才滿意?」臨若夢指著一片狼藉的宗門和時有戰死的子弟咬牙切齒地說道:「今日我就要告訴你們,任何貪婪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死,也不會讓你們開心的活!」

句句誅心,冷厲狠毒的話語,讓得印江海五人心頭一震!印江海海咽了口唾沫道:「一起上,都機靈點!」

……

「風之術,風殺!」雕像之上閉著眼睛如同睡著的鐘無期,掐決施法。猛然之間高空中方園百丈的空氣像是颳起龍捲風一般,朝長生宗主峰匯聚,形成高越百越百丈的風暴!

「嘣」隨著鍾無期術法的完成,風暴團像是炸開一般形成數以千萬的風刃向著四人砍殺而來。

紳天命望著密集的風刃他的臉頰的皮膚都隱隱被吹的生疼,更別說緊接其後的上萬風刃了!

「血鈞門!」紳天命和紳公候同時掐決抹向額頭的菱形印記,猛然間從他們額頭的印記里流出了一絲絲血線,血絲迅速在面前纏繞編製,形成了一道凸起的門盾,將他們各自的身體籠罩在了凹點處,風刃劈砍在門盾上,一時間血液翻飛,可是偏偏藕斷絲連,堪堪抵禦住了風刃。

「羅漢掌」馭魔老人不守反攻,面向密集的風刃直接迎上就是一掌,數丈的掌印不過是撕開了鳳刃的一部分,後續的風刃接踵而至。

馭魔老人面色一緊,「手……」他面色微紅,提起全身的靈力,又是狠狠一掌拍去,這才將風刃撕開了一個豁口,免受傷害。

柳那是雖說被風刃逼迫的有些狼狽不過,他手中的劍光大作,卻是抵禦住了風刃的侵襲。

「水之術,水殺」

當他們四人剛剛為抵禦風刃都消耗了不少靈力,卻不想鍾無期連發狠招,他們根本毫無反手之力,四人心中一時都有些揣測不安,如此下去怎麼得了?

無憂宮的使者早已經騎乘著駕鳥飛離了這一處戰團,他看著被鍾無期假借雕像之力打的狼狽的四人,他衣袖輕輕一揮,駕鳥之上的雨幕像是有了靈性一樣飛落向了兩邊,他遠遠地看著主峰上的戰鬥,面無表情。

馭魔老人眼神幽冷,他盯著安坐在雕像額頭上的鐘無期向其他三人喝道:「不要藏著掖著了,攻擊他本尊,將他打醒,破了這大轉生術!」

三人微言一震,紳公候和紳天命對視一眼兩人聯合馭魔老人,三人直接正面迎接上了巨石雕像……

同時柳公滿身影飄渺,從巨石雕像身後迂迴上升,向巨石雕像上的鐘無期掠去!

……

此時山下的秋浮生和臨若夢正陷入苦戰,六宗宗主及長老,還有一部分的宗門子弟,他們人數足足是長生宗的五倍。他兩個人的境界不過是離識境大圓滿,雖說離靈台境只有一步之遙,但畢竟不是靈台。

兩人面對五個離識境左右的宗主,以及一些坐照上境的長老,雖說起初憑藉兩人合功之力尚有優勢,但是好漢終究難敵四手!

崔烈代表著南域年輕一代的人傑,號稱南域五傑之首,此時與他相敵對的正是乘仙道的丁雷,丁橋,雷神閣的戰塵,問道宮的呂青,百花宗的周茜。

「曾經南域號稱有南域八傑,我劈死兩個……還有我們六個被稱為南域六小主……不知今日之後又會怎樣稱呼?」崔烈一身黑衣,眸子如幽靈望著他們。

「無論如何都不會再有你了!」丁雷沉聲說道。

全能Siri ,抽泣道:「師門之命,我也是迫不得已……崔……」

崔烈心裡一陣厭煩,坐照上鏡的氣勢直接爆發,抽出懷中的龜劍直奔問道宮的呂青而去,速度奇快。幾人只聽到他劍出鞘的聲音,發現他已經到了呂青身前!

「萬古道音!」呂青猛然大喝,他口中吐出的音節,像是有了實質形態一樣形成水波似的漣漪,將崔烈的劍氣抵消,摸出背後的短刀,朝著崔烈反手就是一刀,一刀命中卻發現已經是殘影!

戰塵和丁雷兩人不敢怠慢,他們自然要迅速合攏圍攻崔烈。

「不能讓他逐個擊破……周茜?你犯什麼傻!」丁雷往呂青那邊趕去卻發現周茜愣在那裡不為所動。

「你們上吧,我不能這樣……也下不了手!」周茜楚楚可憐道

戰塵別有用意地看了周茜一眼,沒在多言。

正當戰塵渾身靈力蕩漾向呂塵那邊混合時,耳邊卻傳來一道聲音「你知道為什麼我被鬼劍嗎?」

呂塵回首卻是發現一個灰色半透明的幽魂,他嚇了一跳,一劍揮去,那個幽魂卻是又消散了,他大喝道:「有個幽魂!難道是分身?小心他的術法!」

戰團一時間被分割開來,戰塵和丁雷沒有再去援助呂青。兩人靠攏,一時間卻又找不到崔烈和那個所謂的幽靈,一時兩人心有揣揣,這種如鬼一般的敵人讓人難以提防。

呂青全身早已經開啟了護體靈力,他全神貫注一絲不苟地盯著周圍的任何波動,他不知道崔烈離開了沒有,一時間並沒有輕舉妄動,見到戰塵被襲擊,心下稍微松,往他們那邊趕去,突然背後一股森冷的劍芒襲來,雨珠兒落在劍周圍,讓雨珠都迅速地凍結起來,這是森冷致命的一劍,呂青感受到時候他沒有回頭,他知道回頭必死,靈力激蕩間做迅速從後背躥出想要去消耗掉劍勢,可是劍太快了……

「噗」呂青艱難回頭看著崔烈如同幽靈一般的眸子喃喃道:「怎麼可能?」

戰塵和丁雷望著毫無預兆的一幕,驚怒不已他們發現這崔烈完全如同一個幽靈,簡直更像是一個殺手,而不像一個正經宗門出來的修士。

崔烈看也沒有去看呂青一眼,他道:「好了,現在開始正面打吧……因為問道宮的音波術法很克我!」

戰塵和呂青幾人一時間如臨大敵!

(PS.今天迎了來本書第二個粉絲「江夏馮京1990」,還送了紅包,真心感謝有你們來就好,不必破費,送送鮮花點個收藏就好,不用花錢的。今天沒了網費,過的好凄慘,我還是冒雨來網吧了!謝謝你們,看到你們讓我能夠有動力,繼續孤獨地堅持,謝謝,謝謝,今天加一更!)

。 周茜立於戰局之外,對於崔烈動手似乎顯得於心不忍的她,在崔烈突然發難殺掉了呂青之時,她眼睛微縮心頭巨震:「這是劍靈!」她盯著場中的局勢,微不可查從虛彌戒里取出了一把黑色的匕首……

此時秋浮生和臨若夢兩人力戰五個宗主,印江海他們五個早就收起了之前的鬆懈,五人一起上,絲毫不給他們兩人任何機會,眼看局勢將危……

山頂上鍾無期盤坐於巨石雕像額頭上,巨石雕像根本不怕任何攻擊,所以也並不防禦,雖與五人相戰,但是卻一時間並不落於下風。

「嘭!」五人戰團中,靈力沖盪,一片混沌,有些看不清幾人身影。猛然間卻是又一人被巨石雕像右手拍飛,重重地落在了地下的廢墟里,正是紳公候,他臉色煞白,額頭上的菱形印記散發出一絲絲藍色的光線,籠罩在他的身體上治療著傷口,眼看已經是重傷!

盤坐在巨石雕像上的鐘無期,面容卻是更加衰老起來,雪白的頭髮變得和稻草一樣沒有任何生氣,他似乎更加衰老了。不過他卻是不肯放棄如此機會,巨石雕像直接脫離幾人的纏鬥,直奔地面而來,紳天命見此心頭大驚,狠狠咬牙大喝道:「漫天血舞!」

只見得從他額頭的印記里突然飛出一大片雪花,不過它們卻都是血色的,這些雪花如同是一群螢火蟲一般在空中扭轉突然形成了一枝長矛,直奔巨石雕像上的鐘無期而去,裹挾著無盡威勢,想來也是他的至強一擊了。

鍾無期不得不止住去勢,撤手回防,一記大慈悲掌破了這血色長矛,而紳天命此時卻趁此抱走了紳公候,他心頭隱怒,如此大豪華的陣容來到這窮山僻壤之地,收拾一個落魄的宗門,卻是被一個離識境大圓滿的人仰仗術法和一尊破雕像打的難解難分,他朝柳公滿和那個和尚大罵道:「柳公滿,死和尚!你們在搞什麼鬼?還不打醒他,讓他持久保持如此狀態我們都會死!」


柳公滿和老和尚,臉色有些不好過,他們也是愁苦,攻擊巨石雕像他根本不回防,而巨石雕像攻擊他們,他們卻必須防禦,這可是堪比靈台境圓滿的巨石怪物啊!

「星羅封」老和尚突然脫掉了他披著的紅色格子袈裟,朝天上扔去,只見得袈裟迎風高漲,變成了一大團紅色的雲朵,將這近百丈區域徹底覆蓋,

「收!」他掐決猛然喝道:「趁現在!」

馭魔老人,柳公滿還有紳天命,哪有不知道的道理,在巨大的紅色雲朵往巨石雕像身上纏繞而去時,他們幾人同時動了殺招,直奔雕像上假寐著的鐘無期而去……

「這就是血和尚在九星棋局中所獲得的星羅旗嗎?」無憂宮的使者看著這一幕,他盯著巨石雕像上已經無限衰老著的鐘無期嘆道:「這又是何必呢?曾經也算是鍾家嬌子,卻是如此結局……一切結束了!」

山下此時秋浮生和臨若夢的結局也是岌岌可危,在他們五人心有提防的前提下,即使他們倆再配合默契,心有靈犀,也再難以有所建樹,畢竟同為離識境,且都能為一宗之主,自然不會太差!

臨若夢和秋浮生都注意到了天上的一幕,他們倆相識一眼,眼裡都有了些酸楚之意,是啊,該結束了!

緊接著兩人眼裡猛然凌厲起來,秋浮生和臨若夢眼裡已有死志!

「烈日向暗」秋浮生掐決大喝,他的身體猛然爆發出他八百丈丹海所有的靈力,一輪巨大得烈日在他背後冉冉升起……


「新月朝陽」臨若夢也同時掐決喝道,在她的身後一輪巨月在她背後浮現而出!

「融!」兩人同時喝道,緊接著他們兩人逐漸聚合在一起,她們身後那十丈方圓的巨月和巨日也是逐漸相容,變得更加巨大,直朝著印江海等五人而來!

秋浮生和臨若夢兩人相互牽手,深深凝望,彷彿周圍的什麼都沒有了,只有了眼裡的彼此……慢慢的她們相互融入了背後那變得做來越大的灰色巨輪里,劃為了真沒……


「瘋子,瘋子……都是一群瘋子……」印江海早在他們祭出巨型的日月術法時,他就在後撤,也許有人不知道,但是他可是曉得這日月相互融術法乃是雙修的禁忌之法,更何況他們竟然以自己的生命祭獻給了此術,他感到頭皮發麻,同時心裡由衷地佩服起這個宗門而來。

「大人,救命!」印江海背後被龐大的能量波動逼近,他沒有信心抵抗,一時向駕鳥上的無憂宮的使者跑來,無憂宮的使者有些厭惡地看了印江海一眼,再瞅了瞅他背後龐大的能量波動,眼神也是有些震動,他喝道:「我說了,我只是個看客!」說罷驅使著駕鳥遠遠避開……

「啊……啊!」印江海起先驚愕,緊接著就驚叫起來,因為術法攻擊已經是到了……一時間印江海五人無論是躲避還是防禦都被巨輪攻擊所打到,雷神閣的雷震宇乃為離識境中期當場斃命其餘幾人落入廢墟之中,一時間生日不知……

「咚」山頂上突破有一人也被打落下來,定睛看去卻是刀瘋子,此時山頂上的吳老,卻是被冷峻青年一臉刺入了後背心……他沒有回頭,望了眼山下死的七零八落的長生宗弟子還有屍骨無存的秋浮生和臨若夢,他渾濁的眼角落下兩行清淚,喃喃道:「我們死也就罷了,他們還都是孩子……」突然他仰天大喝道:「蒼天不公……」

冷峻青年拔出了劍,看都沒看他一眼,轉身離去……

嚴小方和林校他們幾人剛剛進入長生宗的勢力範圍就是看到了,長生宗上方有著一片火紅的雲朵在修鍊擴大,在這寒冷的雨夜裡顯得格外刺眼……

嚴小方從伊水南返,沒有多久卻是被林校,饒猛等紅了眼的幾人追上,沒有任何言語,他們一同奔向了長生宗!

「雷神封印,第一印開……二印開……三印……四印……」林校猛然間四印全開,從引靈大圓滿直接登臨了坐照境,朝長生宗方向更加迅猛地衝去……

「術法,萬古長青!」嚴小方也是在疾馳之中掐決迅速施法,一路所過的靈力迅速嬋他身上匯聚,形成了一道疾馳的氣浪……

「五行之術,馭風」饒猛也是紅著眼,不顧一切的趕往宗門!

嚴小方最為快速,他剛到山門處就看到了崔烈正與丁雷,丁橋,戰塵三人的大戰……

只見得崔烈作戰之時單手持劍,但總有一道詭異的黑影與他一起戰鬥,崔烈目標直指戰塵,黑色劍靈猛然催發,直劈丁雷!崔烈更是猛然爆發,一劍摔向了戰塵,封了他的後路,腳下一動化成一道黑影,人劍合一,從戰塵已經開啟到最大化的靈力鎧甲中透體而過,戰塵驚愕地低頭看著他胸口一個巨大的傷口他從血肉模糊的傷口間看到了一朵花兒瓢向了崔烈,他扯了扯嘴角想要笑出來……卻已是倒地不起!


「小心!」嚴小方猛然向一時力竭的崔烈大喝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