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小青一聽到藍海進來,便快速收回自己的手,順勢臉一紅說道:“猥瑣哥……啊不,藍海兄弟回來了。”

本來藍海一聽猥瑣二字就氣不打一處來,後來一聽這個神武連自己的真名都告訴了孫小青,便一臉憤怒的看向神武。“你聽我解釋……”“混蛋!!”藍海憤怒的一拳對着神武那張隨意擺放的垃圾站一樣的臉上就打了下去了。“她也是上古八大家族的!”藍海的拳頭停在了神武的頭頂:她對你說實話了?”“沒錯,小青是上古八大家族暗

本來藍海一聽猥瑣二字就氣不打一處來,後來一聽這個神武連自己的真名都告訴了孫小青,便一臉憤怒的看向神武。

“你聽我解釋……”

“混蛋!!”

藍海憤怒的一拳對着神武那張隨意擺放的垃圾站一樣的臉上就打了下去了。

“她也是上古八大家族的!”

藍海的拳頭停在了神武的頭頂:她對你說實話了?”

“沒錯,小青是上古八大家族暗器家族孫家的嫡系,這次隨家族來與其他八大家族商談三年後的事情,不料咱們提前碰面了。”

“原來是這樣啊,三年後的那件事麼,恐怕會推遲。”藍海默默的說了一句。

“啊?”神武和孫小青齊聲問道。

“啊,沒什麼,你們還沒聊完啊。”

“嘿嘿,那必須的……”說着藍海便加入了二人,當了一個非常專業的電燈泡,這次他可不想出去了,萬一再碰到什麼夜月牙之類的就太不划算了,藍海算是看開了,每次來獨一樓絕對沒好事,所以也就乖乖留了下來。

可能都是上古八大家族的嫡系,三人相談甚歡,不久便熟絡起來,談起其他家族的嫡系來。

“聽說半月後的實力榜挑戰賽八大家族的嫡系都會來,你們都接到了請帖麼?”神武突然說了一句。

“恩,我有接到。”

“我也是,前兩天接到了。”

藍海實力榜十七,神武實力榜十八,孫小青則是實力榜二十五,所以三人均被髮送了半月之後的挑戰賽請帖。

“還有啊,這次聽說第一的軒明子也會來。”孫小青像是八卦中心一樣。

“什麼真的麼,哈哈,這次可要好好看看這實力榜與影響力榜均爲第一的風雲人物了。”藍海笑道。

孫小青則一臉鄙視的看着藍海:“猥瑣哥,救你這點實力恐怕那軒明子不會屌你吧。”

“混蛋,我說了不要叫我猥瑣哥,還有你怎麼知道那軒明子不會屌我,我可是很厲害的。”

由於藍海強烈的流氓氣質,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讓孫小青看出了藍海的本質,藍海本就是那種很容易接觸的人,二人也開始開玩笑起來。

“不過這倒不是一個適合暴露實力的比賽,畢竟我最近稍微有點高調,哎,長得帥也是錯啊。”藍海無限自戀中。

“拜託,猥瑣哥,你一直很高調好伐,你的仇人恐怕遍佈整個大陸了吧,怎麼會是你長得帥的錯,你根本沒有神武兄弟好看好麼。”孫小青立刻打擊道。

“啊~~”

藍海聽到孫小青的話,直接捂着心臟倒地,一旁的神武則紅着臉摸着後腦勺說道:“呵呵,不要這麼誇我了,雖然我長得帥,但是我可不會自戀的喲~”

就這樣,幾人在聊天中快速熟悉起來,因爲同爲上古家族的關係,幾人分外親切,最後由於天黑也不得不各回各家,走前神武和小青還戀戀不捨的久久不能分離。

藍海則一臉鄙視的在一旁斜着眼看着二人。

終於二人經歷了泰坦尼克號一般的纏綿後,神武帶着一臉花癡和藍海一起走向羽化門,因爲之前神武帶着全部手下去找藍海的麻煩,因爲路途遙遠所以也就安排手下住在了羽化門。

“呵呵……嘿嘿……”


“我說,豬頭三,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花癡,很影響我智商的好吧。”藍海一臉不情願的說道,本來藍海準備一個人回來,畢竟神武的長相實在嚇人,藍海所在的地方畢竟還是有靈魂存在,所以鬼……呵呵,你懂得。

終於看到了那熟悉的山頭,熟悉的宮殿,還有那熟悉的……詩薇。

“海哥哥,啊!!!”本來靜謐的站着的林詩薇看見藍海一臉溫情的叫了一聲海哥哥,但是隨即便將目光停留在藍海身後的神武臉上。


“啊啊啊啊!!鬼啊!!”正所謂一個女人的尖叫等於五千只鴨子,神武好像也知道自己長得太嚇人了,連忙躲在藍海身後。

“詩薇,乖,不要害怕,這是我兄弟,只是長得太隨意。”藍海一把將詩薇抱在懷裏,林詩薇被藍海抱着,心情稍微淡定了一點,不過從上下起伏的豐滿胸脯來看,娃子被嚇得不輕吶。

“海哥哥,這是什麼鬼,哦不,這是誰呀。”林詩薇發現言語不當,連忙改口。

“這是我兄弟,神武,上古八大家族神家嫡系長子。”

林詩薇一臉可惜的看着神武,哎一個不錯的嫡系就這麼毀了。

“呵呵,神武哥好。”

“哎哎,嫂子好,我不好,嚇着嫂子了。”

林詩薇聽到嫂子對神武的態度一瞬間變好了:“呵呵,哪裏哪裏,是詩薇失禮了,既然是海哥哥的兄弟,那就是我林詩薇的朋友,羽化門隨便轉。”

“哦,對了,那我就先去休息了,藍海兄,嫂子,我就先告辭了。”說着神武便快速離開了二人。

林詩薇對着神武的背影投出一個讚賞的目光,然後轉過頭。

“海哥哥。” 天空之上,穆凌和白羽二人化作了兩道流光朝這祭月秘境的邊緣之處飛掠而去,剛才被蕭寒楓的一擊讓他受傷不輕,不過並沒有影響到他的飛行速度。

只是極速飛行的路上,白羽對他的責備卻是沒有絲毫的減少,她甚至要中途返回去尋找月神之心,也幸好穆凌本身的實力要強於白羽,否則的話還真不一定能攔住她。

「穆凌,你這個白眼狼,你這個混蛋,你竟然將月神之心給了那些畜生,我看你和他們根本就是一夥兒的,你,你放開我,我要回去……」

穆凌的右手緊抓著白羽,後者想要掙脫卻也並不容易,而且事情過後,她也是意識到,當時那種情況,穆凌的舉動的確是他們逃走的最佳手段。

聽到白羽的話,穆凌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我說,你不聽我的勸告,讓你找機會毀了那最後一道符咒印,你出賣了我不算,現在我救了你,你就這麼待我的?」

白羽卻是一個大力,直接將穆凌甩開,然後雙眼之中冒著火焰怒喝道:「誰要你救了,你要後悔救了我,現在把我送回去啊,我看你根本就是貪生怕死的小人,竟然利用月神之心爭取逃走的時間,你真是暴斂天物的敗家子,對方這麼多人,現在我要怎麼才能弄到月神之心。」

是人都是有七情六慾的,所以穆凌的身上自然也是有著火氣的,只看是否是有什麼事情能將他體內的火氣激發出來。

而現在,白羽的話的確是點燃了他內心的那一縷火焰,一步踏出,然後右手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揪住白羽的衣領。

「我貪生怕死?我貪生怕死我會跑到那幾十個人的跟前去救你?我利用月神之心逃走又怎麼了,貌似你和你們那個什麼白起從頭到尾都在騙著我玩兒吧,我看你祭月族人不錯,誠心誠意的和你們合作,你們竟然不將月神之心這麼重要的情報告訴我,什麼意思,我就只是給你帶個路嗎?」

穆凌話音落下,然後直接將白羽大力扔了出去,這個舉動自然是傷不了白羽,但無疑是將兩者之間的關係再一次完全僵化。

「我本來對你是抱有三分信任的,但真是想不到你從頭至尾都在欺騙我。」

穆凌的話音落下,他的手中憑空多出了一滴鮮血,看到這滴鮮血的時候,白羽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抹極度的蒼白。

「你,你……」

「我怎麼?你將我從天陽族的那個高手手中救走之時就故意在我的傷口上面噌了一下,本來我還不太在意這個舉動,但現在看來,你們根本就沒打算和我好好合作,拿我當猴兒耍呢?你們找錯了人,還有,你想去找月神之心,你去啊,你以為那是什麼好東西么,蕭寒松已經死在了月神之心的手中,本想救你們祭月一族,現在看來,老子真他.媽白瞎了眼。」

話音落下,穆凌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朝天際飛掠而去,留下白羽還在原地發獃。

她說不清自己現在到底是什麼心情,穆凌的怒罵沒有絲毫的錯誤,從頭到尾都是他們祭月族在利用穆凌。

就連現在,白羽依舊只是關心月神之心的存在,穆凌替她擋住了蕭寒楓那至強一擊,她卻沒有半個感謝的字說出。

穆凌挺身而出,施展了陰陽太極印將白鶴從黑雲子手中救走,她同樣沒有認真的感謝過穆凌,現在想想,還真是可笑之極,似乎祭月族還真不配讓穆凌來拯救。

「對不起,穆凌,都是我不好……」

「孩子,既然知道錯了,就要勇於承擔責任啊!」

就在此刻,一道溫柔的女聲陡然傳進白羽的腦海之中,已經死寂的心也是在此刻出現了一絲驚疑。

「誰,誰在說話!」

「孩子別怕,還記得月王城的那座雕像嗎,我是寄存在月神之像內殘存的一縷月神之魂,月神之心並非是拯救祭月族唯一的手段,穆凌正是清楚這一點,所以才會挺身而出的,好好對穆凌承認錯誤,祭月族,靠孩子你了!」

說到這裡,聲音戛然而止,白羽的臉上瞬間出現了一抹格外複雜的神色,這個聲音給了她一盞指明燈,就看她自己願不願意去做了。

穆凌自然是不知道白羽得到的指點了,他現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逃命,因為他已經能感受到身後那道尾隨而至的強大氣息。


猜之不錯的話,那應該就是殺死蕭寒松的元兇了,所幸的是邪方的存在讓穆凌還保留著一絲底氣。

他已經不想知道為什麼這道氣息並沒有被這祭月秘境限制修為,他現在腦海裡面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逃,逃的越快越好。

他敢斷定,即便是自己施展赤魔變,估計都不是身後這道氣息的對手,也許那個黑蛋偶爾也能幫上他的忙。

可惜因為時間的緣故,穆凌一直也沒找到什麼難得的天材地寶,導致黑蛋的吸收的能量也是越來越少,因此恢復也越來越慢,所以這條路是不指望了。

「我就看看你到底是人是鬼。」

穆凌深吸一口氣,將速度施展到了目前的極限,可惜身後那道氣息猶如跗骨蛆蟲,兩者之間的距離瞬間拉近不到百米的距離。

「來吧來吧。」

前方的大地之上,似乎是一處石林,衝天而起的石柱有些甚至高達上千米,只是這石林似乎並非那種普通的林子。

每一塊巨石之間彷彿都有著玄妙的規則,整個石林看起來彷彿是一處充滿詭異的陣法之地。

看到這個石林的出現,穆凌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欣喜,然後他沒有絲毫猶豫,身形直接沒入了這石林之內。

同樣的,那道血褐色的身影也沒有遲疑,緊緊尾隨穆凌而去,二人闖入的瞬間,整個石林似乎都是震蕩了一瞬。

「嗯?這裡竟然有祭月族的秘術!」

血褐色的影子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自己體內那強大的修為竟然被生生的壓制了下來,半晌過後,影子卻是出現了一聲冷哼。

「玄體五重境殺你也足夠了,戰魔族的血脈必須要清除掉。」

話音落下,他直接闖進了石林之內,尋著穆凌的氣息飛奔而去。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看着月光下的林詩薇,藍海心中突然對這個世界有了一絲牽掛,以前復仇是自己的全部,現在想想,好像自己已經不孤獨了,自己有了流氓班,有了師父端木楓,有了自己的勢力殘餘的藍家,甚至神武,萬明軒,赤紅,紫魂,羽化門在自己身後,呵呵,自己並不是孤獨的一個人,自己有了家,有了朋友,有了親人,有了自己想要保護的人,有了會保護自己的人,哈哈,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詩薇,你……真美。”

“唔……”

林詩薇一下撲到藍海身上:“爲什麼,爲什麼你收到傷害時我不在你身邊,每次都是這樣,每次……”

藍海一愣,隨後便明白了,肯定是小公主將自己今天遇到夜月牙的事情告訴的了林詩薇,不過想想自己每次遇難時,都是自身難保,怎麼顧得上林詩薇,不過如果詩薇當時與自己在一起,恐怕自己會第一時間保護她吧。

這麼想着,藍海的手輕輕攀上了林詩薇的肩膀。

“詩薇,我不想讓你受到傷害,那個我想保護的人,是你,那個我想一輩子疼愛的人,是你,我不會讓你受到一絲傷害,但是暫時我沒有能力保護你,你可以等我麼,終有一天,我會讓你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可以,可以,只是下次不要讓我離開你……”

原來她的要求只有這樣子麼,自己一直以來都忽略了詩薇的感受,把她當做一個毫無戰鬥力的人來保護,但其實回頭看看,現在的林詩薇已經是七級巔峯的存在,比起自己也不遑多讓,即便是在實力榜上也是第十三的存在,超越千羽飛成爲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人。

“呵呵,好呢,詩薇這些年也成長不少,真的吃了很多的苦啊。”

“爲了海哥哥,詩薇什麼都願意。”

今夜的月亮格外皎潔明亮,月光下一對戀人相擁,藍海和詩薇,從小的青梅竹馬,今天終於將那層薄薄的隔膜揭開,今夜對於藍海是一個特殊的夜晚,也是藍海的一個轉折點。

“大河向東流啊……”

清早伴隨着一聲刺耳切嘹亮的歌聲來臨,發出這難聽的聲音的人便是神武,這一嗓子直接將整個羽化門都吵醒了。

咻!

一個枕頭因爲速度太快甚至燃燒了起來,照着神武的腦袋就砸了過來。

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