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播放的畫面正是肥王店裏的情景,小火山的電腦竟然連着肥王餐館的監控視頻。

9點03分,楚一凡出現在肥王的餐館門口。“他今天竟然穿了套西服?”杜半仙說。“因爲他不想再送外賣了!”花千枝心裏閃過一絲笑意。“你猜,他到肥王的餐館要做什麼?”杜半仙又說。“當然是掀桌子了!”小火山的話音未落,楚一凡就掀翻了一張桌子。“這小子,火氣不小!你猜他還會掀桌子嗎?”杜半仙語氣中,帶着一絲

9點03分,楚一凡出現在肥王的餐館門口。


“他今天竟然穿了套西服?”杜半仙說。

“因爲他不想再送外賣了!”花千枝心裏閃過一絲笑意。

“你猜,他到肥王的餐館要做什麼?”杜半仙又說。

“當然是掀桌子了!”

小火山的話音未落,楚一凡就掀翻了一張桌子。

“這小子,火氣不小!你猜他還會掀桌子嗎?”杜半仙語氣中,帶着一絲讚許。

“還會!”小火山點點頭,肯定地說。

果然,電腦中的楚一凡又掀翻了第二張桌子。

“他這是要把肥王的店全砸了!如果全砸了,我們要賠多少?”

“給肥王十萬,他在夢裏都會笑醒了!”

“他應該不會再砸了!”花千枝肯定地說。

果然,電腦中的楚一凡和肥王對視了一會兒,轉身就走了。

總統單親奶爸 ,只用時5分鐘,乾淨利落,絕不拖泥帶水。

“恩怨分明,衝動但又不失理智,果斷而又利索!不錯!”杜半仙最後評價道。

“肥王坑了他,他掀肥王的桌子很正常!但他只掀了二張就停下來了,說明他並沒有失去理智,看來,大哥沒有看錯人!”

花千枝滿意的點點頭。

小火山把電腦畫面從肥王餐館的監控視頻中退了出來,入侵天眼,一路追蹤着楚一凡的行蹤。

他們看見畫面中的楚一凡騎上了電摩托,然後朝城南的方向而來。

城南方向,也正是他們所在的方向。

“他來了!我們先帶他去公司現場,把情況跟他介紹一下,之後,我們也該出去走一走了,閒得太久,手藝都要荒蕪了!”

杜半仙看着花千枝,花千枝沒有表態,而是說:“我們得想辦法讓他儘快溶入到我們中間了!你和一劍去東湖一趟,把情況瞭解清楚了,我們就下地。”

“這樣也好!小火山你在APP上給他推一波《盜墓筆記》!先給他打打底!”杜半仙告訴小火山。

小火山在APP上,很快就給楚一凡推薦了一波盜墓網文。

“好了!我們就耐心的等他來吧!如果沒有意外,他很快就要到了!”花千枝讓他們各做各事,不要第一天,就嚇到人家了。

楚一凡是第一次大白天來到黃白路004號。

之前,他連續十三天三更半夜都到過這裏送外賣,但都沒有一次是大白天,現在終於可以看清這鬼地方了,怎麼會藏着那麼多鬼鬼祟祟的人。


這裏,比楚一凡晚上看到的情況更破敗,幾幢磚木結構的平屋,蓋着紅瓦,牆體都斑駁了,甚至開了很大的裂縫,被人用一張已經變了顏色的塑料紙蓋在上面。

由於冬天的原故,路邊的雜草荒蕪枯敗,黃葉積了一地,一段朽木橫臥在那裏,已經中空,一隻灰色的野貓,骨瘦嶙峋,無力的趴在朽木的空洞中。

現在天冷人少, 醫統三宮:傻皇要爬床 ,這也難怪,黃白路004號,很少見到這種一本正經的穿着西裝,打着領帶的人了,更何況還是大冷天。

黃白路004號4幢是這裏唯一的一幢樓房。

楚一凡到了樓下,把電摩托剛停好,就看見花千枝從樓上走了下來。

“你回來了!”

花千枝很自然地問楚一凡,就好像他只是偶爾出去趟,現在纔回來一樣。

楚一凡聽了,一愣,卻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好喃喃地說:“我沒事,就過來看看!”


“好呀!那我帶你去公司生產現場,先看看,瞭解一下情況!”

“好吧!”

楚一凡覺得自己被花千枝左右了,只好跟着她去公司的生產現場。

花千枝帶着楚一凡一直往裏走,就到了原來軸承廠廠區,廠區原本有四個車間,他們租用了其中一個車間,其它三個車間大門緊鎖,也不知停工了多少年了,窗戶破損,玻璃全碎了,鏽跡斑斑。車間四周枯敗的荒草都有一個成年人高了,寒風吹過,讓人不寒而慄。

花千枝一邊走,一邊告訴楚一凡,這個車間是他大哥一年前租下的,裏面按大哥的意思又重新整理了一下,大概半年前,這裏就開工了,可是大哥在三個月前卻去世了。

花千枝說着,他們就到一座車間門口,車間是兩扇鐵製的大門,大門有排鐵鉚釘,中間又開了個小門,看來,平時他們都是從小門進出。

“王力他們在裏面!”

花千枝告訴楚一凡,隨後她的手很快的在大門上的那排鐵鉚釘上按了一遍,動作眼花繚亂,但楚一凡還是看清楚了。

還好,楚一凡的眼力和記憶力都非常好,他從小就學習珠心算,這些本事就是那時候練出來的。 楚一凡發現那排鐵鉚釘總共十顆,花千枝以很快的速度在這幾個鐵鉚釘上按了一遍,順序是35368。那扇小門“噠”的一聲開了。

原來,這十個鐵鉚釘是密碼鎖的開關,35368就是開門的密碼。

楚一凡也是第一次見到生產車間用密碼鎖開門的,這裏又不是什麼軍事絕密單位?做個實體娃娃有什麼機密可言?

昨天晚上回去,楚一凡在網上搜了一個實體娃娃這個關鍵詞,才知道它與充氣娃娃又有不同,它更接近於真人,不需要充氣。

有些人,因個人喜好,會讓廠家按照某個真人,定製一款實體娃娃,這就是個人隱私!但也不置於用僞裝的密碼鎖吧?

尊重隱私?

現在的社會又有幾個公司會主動尊重客人的隱私權呢?

想不到,他們竟然做的這麼好!

楚一凡有現代意識,對他們這種做法,由衷的欣賞。通過這種事,可以看出來,他們不是不良商人,雖然行爲古怪,但也還有自己的道德底線。

花千枝正要開門,身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她忙着掏手機,不小心又把門又帶上了。

“你開一下門,我先接個電話!”

花千枝不經意的說,掏出電話退到了一邊。

楚一凡推了一下門,見門又鎖住了,就按照花千枝的方式,在大門上的鐵鉚釘上按了一遍。



35368!

“噠”的一聲!車間的小門開了。

花千枝見了,臉上閃過一絲不容察覺的笑意。如果這時候有人看她的手機,她的手機界面調到了錄像模式,把楚一凡剛纔的動作全部錄製了下來。

這段錄像被她傳送給了小火山,杜半仙在電腦上看見楚一凡行雲流水般的動作,中間沒有半絲停頓,只有對這組數字非常熟悉,纔會表現的如此自信。

要知道,他只是看了花千枝按了一遍密碼,而且是在沒有任何人提醒下,他就完全記下了那組數字。

可見,他非常細心,而且也很有心,時刻都留意着周圍的變化,才能做到這一點。

“潛力無限!”杜半仙頻頻點頭,充滿了讚許。

如果自己在他這個年紀,絕對做不到如此謹慎、細心、用心!

做他們這一行的,無不是在危險中打滾的,如果粗心大意,神經大條,分分鐘就去臥屍荒野。

“他是大哥看中的人!”小火山非常認同。

小火山自認爲在計算機領域,可以說是頂尖的存在,但在行爲能力方面他就是個宅男、一個巨嬰。

看來,他們兩人對楚一凡又增加了幾份認同。

看見楚一凡打開了門,花千枝滿意的收起了電話,帶着楚一凡走進車間。

車間很大,然後按實體娃娃生產的工藝流程要求,將車間完全分隔開來,從注塑、冷卻、修補、清潔、保養、化妝……一直到最後的成品,被分隔成了十幾個密閉的房間。

“工人呢?”

楚一凡見車間裏冷冷清清,異常安靜,就看了花千枝一眼。

“大哥死了之後,公司就停工了!工人都全走光了!”

“現在還有客戶下訂單嗎?”

“小火山開了家網站,凡是購買實體娃娃的人,都會在網上選購,客人下單之後,我們就按客人的要求進行定製!”

“沒有工人,怎麼完成這些定製的訂單呢?”

“你先看一下就知道了!”

花千枝把他楚一凡帶到第一個注塑成型工序,那裏陳列着幾個模型外殼,和一些石膏模型,其中有一個模型還散發着餘溫,應該是注塑PTE軟膠之後沒有多久。

“這裏就是注塑成型工序,通過注塑機把PTE軟膠注塑到模型外殼裏,之後,還要經過6—8個小時的冷卻,才能將PTE形體模特拿出來。拿出來之後,就通過那條流水線,進入另一個房間,那就是修補工序!”

花千枝帶着楚一凡一邊參觀,一邊介紹說。

隨後,他們又進入了第二間房子,第二間房子是修補工序。

在這裏,楚一凡竟然看見了陳一劍。

陳一劍正在修補一個形體模特,他手握一把修形刀,非常仔細地修補形體模特注塑出來的瑕疵。

這把修形刀很奇特,很小,可以輕易地夾在指縫裏。刀鋒非常犀利,刀尖帶着圓弧往上揚,這樣可以防止刀尖劃傷PTE軟膠。

花千枝和楚一凡走進來,陳一劍頭都沒有擡一下,他一隻手拿着熱吹風,一手握着修補刀,他的手很穩,沒有一絲顫動。

花千枝和楚一凡沒有打擾陳一劍,出來之後,就參觀下一工序。

“你現在知道我們是怎麼完成客人的訂單了?”花千枝說着,笑了笑。

“我想問一下,你們爲什麼要開一間這樣的公司?”楚一凡問花千枝。

現在,雖然人的意識很開放,但開一家實體娃娃公司,卻是很前衛,因爲產品受衆少,企業也難做大,也就是說很難掙到錢。

“練手!”花千枝想都沒想就告訴楚一凡。

花千枝有意無意的透露一些事情,這也算是鋪墊吧,等楚一凡以後瞭解到事情的真相時,也容易接受一些。

“練手?”

楚一凡有些懵,開公司就是爲了練手?難道他們都是富二代?家裏有礦?可怎麼看都不像呀?

花千枝並沒有再繼續說下去,有些事情點到爲止就好。

花千枝繼續帶着他參觀清潔、保養工序,到了化妝工序時,在這裏意外地發現了王力。

看着五大三粗的王力正仔細地給一個實體娃娃化妝,楚一凡憋着沒笑出聲來。

王力粗大的手掌,握着一隻細絲的狼毫,一手端着多格顏料托盤,托盤中每個格子裏的顏料都不同。

他手握狼毫,在托盤中醮了醮色,然後,小心而熟練地給實體娃娃畫脣線,這個畫面反差太大,讓楚一凡一時無法接受。

王力殺雞,楚一凡覺得很正常,但他能熟練地給實體娃娃畫脣線、塗脂抹粉那就很另類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